【450】大结局

小说: 重生原始部落 作者: 林二十一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3:10 字数:2407 阅读进度:455/455

数年后。

春去秋来,大地萧瑟。

当第一朵雪花从天空之上飘落下来的时候,意味着寒季与大雪又要来了。

伸手,握住一块石头,随着炁从体内浮现而出,这块石头缓缓融化,变成了一堆粉末,但下一刻,这些粉末突然间在沈农的手掌心当中旋转飞散,宛若一道小旋风。

“终于是有了点初步的进展。”沈农笑道。

融合巫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沈农努力了很多年,也仅仅只是做到了让土巫术和风巫术稍微融合在一起运用,相当于可以直接使用出沙风暴。

然而这与沈农想象当中的威力还是差距太远了。

这几年来,除了在不断尝试着融合巫术以外,沈农对通泰的炼制也是非常上心,在让族人外出搜寻来大量通泰的同时,他却是成功炼制出了大量的十通泰,然后再进行下一层的炼制。

到如今,沈农手中掌握着三个五十通泰,一个八十通泰,却是在大量的尝试当中才勉强得到的产物,虽然说依旧没有达到盘祖给的那把百通泰的程度,但是也够沈农日常补炁使用了。

将手中的石粉随便撒到地上,沈农正打算拿出怀中一个东西来看看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小软软的身体便一把抱住了他的后背。

根本就不用猜,沈农闭着眼睛都能判断出来是谁在袭击自己。

“阿父!”一个糯甜糯甜的小奶音在沈农耳边响起。

“不好好在你阿母身边待着,跑我这里来做什么?”沈农反手把小精卫抱到自己怀里,很是宠溺的笑道。

小精卫今年已经三岁半了,模样变得越来越可爱,再加上是沈农女儿的关系,直接就成为了整个黄丘部落的掌上明珠。

不管是熊镰、仓颉、胄甲、磐、北邦,还是蚩、少昊、啄骨、飞壳、娲都非常疼爱她,部落里的其他孩子也是都特别喜欢来找小精卫玩耍。

其中骆蛮更是化身为了终极宠孩子的慈祥老爷爷,没事就带着小精卫去欺负欺负凶兽,逗她开心。

可以说小精卫每一天的生活就是玩,从天亮玩到天黑,从精力充沛玩到昏昏欲睡,完全没有受到一点来自生活的压力。

与其他小部落的孩子相比,小精卫的生活环境和条件绝对是让他们非常羡慕的。

虽然说沈农是第一次当爸爸,没什么经验,但是他知道要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一切。

“蛤蟆哥哥和蛤蟆弟弟它们要去狩猎了,我,我不想去,就来找阿父。”小精卫抱着沈农脖子,一脸开心。

见她说着说着,一条口水就从嘴角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沈农连忙用手背将其擦去,同时还不忘捏一捏小精卫那胖嘟嘟的脸蛋。

可能是因为父母双方都是战士,甚至白芙还是四级战士的关系吧,小精卫的体质一直都非常好,身体健康并且不容易生病,这是让沈农感到非常庆幸的地方,毕竟在这个时代,如果有人生病,就算是巫也不一定能够百分百的医治好。

是小病还好,万一是大病,那就非常麻烦了。

“阿父,你在做什么吖?”

“研究巫术。”

“能陪我玩吗?”

“嗯……不能,阿父现在很忙。”

“阿父你好像都不怎么喜欢陪我玩,花花她们的阿父都会带她们到黄丘城外面去摘果果。”

“哈哈,因为你的阿父是巫啊,阿父当然也想陪你玩,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沈农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小精卫的脑袋,没想到因为自己不怎么经常陪小精卫玩耍,竟然让这个孩子心里误以为是自己不喜欢陪她。

这个误会可是太大了。

“那这样吧,等下大雪后,阿父就带着你去打雪仗、堆雪人。”沈农挠了挠头,最后丢出这么一个增进亲子感情的活动。

“真的吗?!”小精卫眼睛顿时就睁得巨大,一脸激动的看着沈农。

印象当中,沈农好像还真没有在冬季里陪着小精卫打过雪仗,说到底他骨子里还是一个非常怕冷的南方人。

“那既然阿父都已经答应你了,你现在先去找阿母玩好吧,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做。”

“我能待在旁边看看吗?”小精卫歪着脑袋,奶声奶气的问道。

“呃,这个嘛……”沈农顿时陷入了犹豫,如果换在以前,他在研究盘祖留给他那块骨牌的时候,让小精卫在旁边看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倒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自从盘祖消失之后,沈农对于这方面的问题便敏感了很多。

那种存在是否还是仍然存在?

它们会不会一直在某个地方注视着自己,只要自己一敢涉及长生就会赐予自己盘祖那样的待遇?

沈农并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为了不让其他人扯入这场关于长生的因果,沈农不希望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块骨牌的存在。

“不行哦。”沈农果断的摇了摇头。

“那好吧。”小精卫拖了一个大长音,随即乖巧的跟沈农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转身离去。

“这孩子还真是怪懂事听话的。”沈农欣慰的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随即便将骨牌从自己的怀中拿出。

这块骨牌这几年来一直都被沈农贴身收藏,不让别人能有见到的机会,因为这其中很有可能牵扯着什么因果之类的东西,沈农可不想再有人被那种存在给盯上了。

看着手里的骨牌,沈农没有说话,虽然说明知道里面隐藏着小长生之术,这小长生之术可能没有大长生之法厉害,但是同样具有着让人长生的能力,这是盘祖亲口说的。

但是几年过去了,沈农却一直都没有学习过这个小长生之术。

他在犹豫。

首先长生真的好吗?

自己真的需要长生吗?

虽然没有体会过长生,但沈农随便想想都能够猜到自己长生后的情况。

周边认识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最后曾经面熟的族人们全部新代换旧代,直到自己成为别人口中的传说,历史的见证者。

看了骨牌几眼,沈农又把骨牌给重新收了回去,就像是之前那样,这个步骤他在这几年时间里已经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了。

“长生啊……谁人不想长生……但谁又承受得起长生……”

沈农遥看着远方,默默叹了口气。

【本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