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了解

小说: 重生之工业首富 作者: 彩铅飘飘 更新时间:2019-10-10 02:56:45 字数:2224 阅读进度:244/254

逆来顺受,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恐怕得惊掉一地的眼珠,偏偏小六如受气的新媳妇一般,发作不得,只能抱着脑袋将求救的眼光望向了一旁正看热闹的齐峰,那意思是说“你还管不管了?”

而齐峰那货,此时哪还管什么兄弟情义,谁让小六这二货多嘴呢,齐峰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敢帮着求情的话,那火肯定会在自己,所以关键时刻还是明哲保身比较重要。c∮八c∮八c∮读c∮书,⌒o≈

什么?我们是兄弟?对,我们确实是兄弟,可兄弟不就是用来‘出卖’的吗?

于是,齐峰这货心安理得的将头扭向了别处,故意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小六真是欲哭无泪,心里那个悔啊,“这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大金牙从外面直接闯了进来,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齐峰,你听说了没?”大金牙拍了拍自己,长呼了一口气,说道:“咱宁海出了一个,听说一人单挑邻龅牙张一百个员工,真是的太彪悍了。”

“噗”齐峰一口喷了出来,倒不是因为大金牙带来的这个消息,而是那个称呼这么有才啊,这个称呼实在是太符合小六了。

因为这家伙就是一头桀骜不驯的大野驴。

“我混蛋,有机会真想认识认识这驴,”大金牙一脸羡慕的说道:“啧啧。”

“你想认识?”齐峰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大金牙,同时示意他往后看,说:“诺,那驴就在你身后。”

大金牙将信将疑,本能的往后扭头看了一眼,可谁知这一看,差点没吓得他小心脏跳出来,满头红手印的小六,此时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我混蛋,大金牙,你刚才说我是什么?”

“啊我我”大金牙此刻真是,刚才风风火火的,再加上秦琴挡住了视线,他根本就没看到小六。%∷八%∷八%∷读%∷书,≮※o

此刻看到小六这咬牙切齿的样子,再联想到齐峰刚才的话,大金牙脑袋就算是秀逗了,也知道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就是小六。

大金牙别看平时反应有点迟钝,可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直接转身狼狈的逃窜了。

“混蛋,大金牙,你给我站住。”小六也是借此机会,‘深仇大恨’的就追了出去,至于出去以后还追不追,那谁知道啊?

不过,大金牙可不这么想。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敢暴揍龅牙张的是什么人,但是作为皇罗汉皇爷却是清清楚楚,在齐峰和小六离开宁海去南河的时候,便已经有人将他们的行踪报告给了皇罗汉。

齐峰和龅牙张他们之间的事情,除了双方当事人之外,恐怕就只有皇罗汉知道的最清楚了,而且由此也可以看出来皇罗汉的势力之大;虽说只有一个皇家一号,但却是力压群雄所在,虽说平日不出门,却能总是在第一时间知道所发生的事。

今天的皇爷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平淡无奇,与世无争的样子,右手不断的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却又能发现皇爷不时的稍皱眉头,一丝淡淡的忧容也是时隐时现。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居然还能够让大名鼎鼎的皇爷感到担忧?

“也许,这次真的看走眼了,”皇爷说话的声音平淡无奇,让人捉摸不透,似在说给自己听,又似在说给房间内的判官笔听,“没想到连他身边的人都是藏龙卧虎之辈。”

“这要不是‘刺狼’亲眼所见,说出去谁敢相信?”简单的一句话,透漏着淡淡的欣赏,但更多的则是心惊。

当初齐峰在皇家一号动手打云遮天的时候,皇罗汉就已经注意到他了,不说别的,单凭这份胆量,齐峰就比好多人强了很多,虽然那时齐峰在宁海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但是还不值得让皇罗汉将他放在眼里,尤其是齐峰敢在他的地盘动手的时候,皇罗汉认为他只是个草莽之汉,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可是,后来风天杀手组织的头目天风却是极力的保他,甚至不惜和皇罗汉闹掰,这又让皇罗汉重新审视了齐峰,能让天风如此维护的人,必定不是平凡之辈,于是让人彻查了齐峰的底细。

看到齐峰资料的时候,就算是皇罗汉这个自负极高的家伙,也不得不对齐峰另眼相看。

雷五、云中鹤、大金牙这些人在宁海哪个不是名噪一时的大老板,可是最后呢,不是像大金牙那样,彻底的被齐峰给打服了,就是像雷五和云中鹤那样,钱财散尽、家破人亡,甚至这辈子辛辛苦苦打拼的那些产业,都落入了齐峰之手。

当初齐峰拒绝皇罗汉,成为第二个‘云中鹤’的时候,皇罗汉就有些生气,曾经暗中派人捣乱,却被齐峰给轻易的化解了,这让皇罗汉更加摸不清齐峰的底细。

而现在,原本跟随在齐峰身边并不起眼的一个员工,居然是一挑百的猛人,这实在是大出皇罗汉的意料之外,就凭他那份身手,在宁海恐怕就是神级人物的存在,就算是在这藏龙卧虎的大城之内,那也是能够数的上的。

不过,更让皇罗汉担心的是,员工的身手都如此了得,那作为大哥的齐峰,实力究竟该有多恐怖呢?

皇罗汉感到有些头疼。

“如果能把他拉拢过来,他将会是我们屹立不倒的顶梁柱,”判官笔有些可惜的味道,不过,可以看出他对齐峰的重视。

“不可能的,从他拒绝我们的那一刻开始,就能看出他不是一个甘心在别人手底下的人,即使这能给他带来荣华富贵和高高在上的地位,也不行,”皇罗汉一针见血的指出。

要不人家都说,往往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敌人。

“你我也算是阅人无数,当然能够看出此子必非池中之物,”皇罗汉叹了一口气,说道:“给他足够的时间,将来必定能够龙腾天空,虎啸山林。”

“到那时,这小小的岳东又岂能容的下他。”

“怕只怕给我们带来的却是一场旷世灾难?”判官笔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有些话不必明说,他们都明白。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