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醉酒的夜

小说: 村野男医 作者: 天天向下 更新时间:2015-11-08 07:23:58 字数:2253 阅读进度:356/669

见王艳也是满满的一碗,刘旭就道:“我就怕王姐待会儿醉得不省人事了。”

“反正咱们是邻居,你直接送我回去呗!”轻轻晃了晃碗,王艳继续道,“旭子呀,我就怕我把你给灌醉了,到时候我跟玉嫂要合力把你扛回去。”

这时,陈甜悠插嘴道:“我家房间很多的,你们都喝醉了都没事,都有床睡的。”

“先吃点菜垫肚子,”李燕茹道,“旭子现在应该算是在打通关,艳子你就别为难旭子了。要是你想跟旭子整碗整碗的喝,就等旭子通关打完再说。”

既然李燕茹都这么说了,王艳自然就不为难自己的男人,所以笑了笑的她就道:“喝一口吧。”

“成!”喝下一口,刘旭的目光就落在了四娘身上,“四娘是我诊所边上那理发店的老板娘,人很好也很热心,诊所搞卫生的时候四娘就跑来帮忙,四娘,来,我敬你一杯。”

跟余下的几个人都敬过酒,并简单介绍了一番后,刘旭就看着坐在自己边上的玉嫂。

看着玉嫂那别致的五官,想起这些年玉嫂的付出,感动不已的刘旭就立马将半碗红米酒都灌进了肚子,随后又给自己倒上半碗。

笑着,刘旭道:“其实啊,在这么多人中,我最该感谢的就是我嫂子,或许我应该叫她一声妈的。”

被刘旭这么一说,很不好意思的玉嫂就微微低着头。

夹了点菜送进嘴里,有一点儿醉的刘旭道:“我三岁的时候,我爸妈因病过世,后来玉嫂就收养了连我亲戚都不愿意收养的我。在这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里,玉嫂为我付出了非常多,甚至在自己挨饿的时候把持的往我嘴里送。”

“旭子,别说了,”玉嫂呢喃道,“今天大伙儿都很高兴,就别提以前的事了。”

“可能是我喝多了,”端起瓷碗跟玉嫂碰了下,刘旭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今天的我。谢谢,又当嫂子又当妈的你。”

因为大家都在看,玉嫂就非常的不好意思,所以话都说不出来的她就喝了口橙汁,随后就有些局促不安地拿着筷子。

都敬完后,刘旭就让她们随便吃。

在刘旭敬酒的过程中,豆芽这小妮子一直端着碗,她也希望刘旭能敬她一杯,可等了好久她都没有等到。这会儿见刘旭正边聊天边吃着菜,豆芽那小嘴儿就嘟起,两腮还鼓了起来,那阵势就好像她被刘旭抛弃了般。

正想给玉嫂夹菜,注意到这一幕后,刘旭就急忙端起碗,道:“豆芽,来来来。”

听到这话,脸上笑开了花的豆芽当即将碗往刘旭那边伸,并道:“祝爸爸生意兴隆!早日跟妈妈生宝宝!”

要是没有人在,豆芽这么说是完全没有问题,可现在一桌子的人啊!

所以,王艳忙解释道:“豆芽她爸常年在外,她现在见人就喊爸爸,你们不要在意,呵呵。”

王艳这解释很自然,谁也没有往歪处想。

倪喃双目失明,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就是腼腆地笑着。至于她吃的菜呢,都是紧挨着她的艾美丽帮忙夹的。每次给倪喃夹菜,艾美丽就会附到倪喃耳边说一下是什么菜。要是夹了鱼肉,艾美丽还会嘱咐倪喃得吃得小心一点。

吃到八点,大家基本上都吃饱了,不会喝酒的基本上也下桌了,所以这会儿桌上就只剩下刘旭、李燕茹、王艳以及四娘,他们四个多少都能喝点。

其实呢,还有一个酒量超级好的女人,那就是陈寡妇。

自从她得了那怪病后,她就怎么也喝不醉,甚至觉得喝酒就跟喝白开水似的。以前怪病缠身的时候,陈寡妇就.觉得酒一点味道都没有,不过自从跟刘旭做了爱,又被刘旭射里面后,怪病暂时得到抑制的陈寡妇就能吃出酒味,这也让她觉得生活变得更加的多姿多彩。

因为,很多菜都会倒点酒调味,要是她都吃不出酒味的话,很多菜的真实味道她其实都没办法吃出来。

就这点而言,陈寡妇很感激刘旭。

其实,陈寡妇有很多方面都得感谢刘旭。比如刘旭让她找回了做女人的感觉,让她又能够像正常人那样在外头行走,让她跟女儿的关系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融洽。

不过陈寡妇没有跟他们拼酒量,她甚至都没有喝多少的酒,这会儿陈寡妇正跟女儿坐在客厅聊天。

诊所开了起来,刘旭确实很高兴,所以就算喝得有些高,他还是在敬酒。

担心刘旭喝多,李燕茹就故意将半壶的红米酒藏到了桌下。

快到八点半,刘旭已经醉得连头都有点抬不起来,所以坐在刘旭边上的李燕茹就特意给刘旭泡了杯茶,逼着肚子已经很撑的刘旭先喝下半杯。

这时,还没有上次醉的四娘起身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跟美丽还有倪喃要先回去了。”

“要不要我送你?”刘旭站了起来。

见刘旭都有些站不稳,四娘就乐呵呵道:“不用的啦,有她们两个在。”

说完后,四娘就摇摇晃晃地往外走。

“四娘!路上小心点啊!”

“知道啦,知道啦。”

艾美丽正在听倪喃唱民谣,所以看到妈妈走出来,知道妈妈喝得有点多的艾美丽就急忙上前去扶。

倪喃双目失明,走石子路的时候必须有艾美丽扶着,可现在艾美丽得扶着她妈妈,所以艾美丽就在倪喃掌心写字,让倪喃拉着她的衣角。

见状,生怕她们路上出事的陈寡妇就走上前拉着倪喃的手,道:“我跟我女儿也要回家,干脆一起走吧。”

“顺路吗?”

“从你们家往左一直走就是我家了,”说着,陈寡妇回头道,“素素,该回家了。”

苏素素早就想回家,所以听到妈妈这话的她就立马收起手机站起身,并小跑着跟上她那已经往外走的妈妈。

聊了片刻,连续打着呵欠的王艳道:“旭子,咱们差不多该回家了。”

“留下来过夜吧,”李燕茹道。

“我女儿她认床,要是让她睡这边,她准会吵得你们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不碍事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