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见杨唯

小说: 创业路:步步钱程 作者: 凤凌苑 更新时间:2019-10-10 02:27:58 字数:2127 阅读进度:599/611

最痛苦、最艰难的一个环节算是通过了。

杨政丞说出这番话,觉得自己身子都变得空,透明起来。有时候,人一旦定了位,整个人就顺畅起来,事情也会有更积极的方式来解决。

唐宇光说支持杨政丞,赵青莲也点点头,对老杨家这次出手,固然是欺负人。但事实上是,老杨家不站出来,也会有其他的人站出来,想将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一口吞掉。这是避免不了的一个死结,既然如此,能够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自然是更好。

杨政丞能够看透这一点,对他接下来的人生是有好处的。而老杨家如果给出的东西足够好,未尝不是一次转变的机会。从内心来说,杨家和唐家,都希望杨政丞能够进入体制,这才是一个家族兴起的根本。

家族兴起,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也就少受到来至外界的欺压、吞食。同时,家族也才聚起更多的资源,培养年轻一代,使得家族延绵长久。

如果,杨政丞在今后有机会变得强大起来,老杨家那边对他的态度肯定会有很多转变。不求将怀东省这边的分支,融入京都主支,但提升这一支在老杨家的地位,也是有好处的。

赵青莲和唐宇光所想,自然会更远一些,不仅是杨政丞这些年的生活与事业,还想到后代的延续,他们的生活环境与状态。

唐家辉在一旁看着,他这时候插不上话,但也在想事情。假如他遇上杨政丞这种事,该如何面对、如何选择这是一个假设的问题,可对他而言又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唐家相对于京都的那些古老大家族,确实不算什么,可在江添市也是有一定实力。与杨家联手之后,自家实力表面上没见变化,实际上却是稳稳往前了。对于杨政丞离开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的事,对唐家的影响是非常直接的,唐钰彤可不承担这样的变化,唐家辉却无可回避。

还有就是,如果自己遇上杨政丞这样的事情,自己能不能像他一样冷静地对待显然是难以做到的,如此,唐家辉也看到自己的差距,要担负起唐家以后的责任,确确实实要好好努力了。

唐家辉是体制里的人,但心并不在上班之中,做生意也没专心。想起来闹一下,然后又丢开,使得到如今三十岁了,还没有任何上得台面的成绩。

相比杨政丞的成就,唐家辉自知难以赶上,但也必须咬牙追赶。至于接下来具体怎么做,唐家辉心是定下来了。

对唐家、对他本身,都是一件很好的事。一个人成长,不一定都要经历苦难,旁观了、看到了,只要能够深思,换位站立,还是有可能触及灵魂,浴火重生。

当晚将处理这件事的大方向定下来,随后赵青莲与杨再裕沟通,对于儿子选择做出退让,杨再裕也缓下一口气。硬抗老杨家不是不可以,但引发的后果,确实很难预料。

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固然是儿子的心血,自己能够支持儿子捍卫自己的成果,可要说退让,对未来的生活还是最有利。

知道杨政丞虽勉强,但也能够想通,而且还准备找机会再生,杨再裕确实放下重压,长舒一口气。和儿子没多说,随后,也在琢磨儿子该如何选择今后的路。

这一夜,无论是杨家、唐家,还是鹰飞有限公司的几个高层,都是无眠的夜。贾梓潼和刘燕在刘燕的住所,喝一夜的茶,也在讨论这个事情。

虽说京都老杨家针对的是杨政丞,但对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的决策、经营、话语权等等核心的东西,必然会受到影响。

对她们这两人,老杨家或许会有更好一些的福利与待遇,来稳定公司、笼络人心。可正如她们之前所说,公司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是杨政丞这个董事长,她们虽强,一开始彼此之间的定位,已经深入公司的每一个人意识里。

第二天早起,唐钰彤准备陪杨政丞到桔城市的,可唐宇光却叫住听,要她安心在公司上班,有什么新消息,都有电话沟通。

杨政丞和赵青莲母子俩早早开车走桔城市,在车上,因为有司机在,也没多讨论要面对老杨家的事,甚至都不谈论杨政丞接下来选择什么路更好。

到桔城市还没中午,杨政丞不急着去找杨唯他们。到酒店要了两间房,让老妈也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才能更好地面对杨唯和杨正宇。

和贾梓潼、刘燕电话,两人也不多说,态度还是和昨天一样。刘燕那边提到礁岛再传来消息,是京都的人有一次找上洛克斯迦家族,想要拿到进军欧美市场的机会,至少,也可将洛克斯迦家族食品到国内市场销售代理权。

杨政丞也知道,给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的时间不多,老杨家肯定也会感觉到这些压力,双方的面谈或许会变得简单。

稍作休息,吃过午餐,才给杨唯电话。问他们在哪里。

“我在桔城市等你回复,杨政丞,其实,给你和给我的时间都不多。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得知,李家和刘家已经在礁岛行动,建议你那边提速与洛克斯迦家族的人谈判。”杨唯语气有些沉闷,他肯定也感觉到压力了。

如果,在礁岛那边,李家或刘家将洛克斯迦家族截住,鹰飞食品和鹰飞有限公司的价值就大为缩水,老杨家拿不拿下这边,作用都不大了。而且,杨唯要是失败,对老杨家无疑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打击。

“下午见个面吧,看你对鹰飞食品有多少诚意。”杨政丞冷冷地说,“我不介意鱼死网破,也不介意死战到底,无论是李家、刘家,想要吞下鹰飞有限公司和鹰飞食品,恐怕也是需要承受代价的,只要他们不怕付出代价,我这个穿草鞋的,还怕什么

当然,老杨家有诚意、肯付出,那就是谈生意,完全可谈的,没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