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反转

小说: 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作者: 琴九花钿 更新时间:2017-11-25 06:37:01 字数:2246 阅读进度:1160/2137

一千一百六十七章反转

绝地反转,这是什么情况,此时此刻,刘先生完好的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对那个被大家痛恨责骂了好几天的恨天,感激涕零,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令众人目瞪口呆。

“刘先生,您不是不是搞错了!他是恨天啊,凤霞山的三大王恨天,您就是被他医治之后才会昏迷不醒的!”一个大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先生,指了指恨天说道。

刘先生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地看着恨天,再次拱手道谢道:“恨天先生乃是高人,一手医术通玄,出神入化,在下这身病,不知看过多少大夫,都没有办法,只有恨天先生,不禁给在下治病,而且在下身上多年的顽疾,竟然就这么好了!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在下感激不尽!”

这下在场众人呆住了,纷纷愣愣的看着囚车内的恨天,讷讷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刘先生,您的病真的好了?”一个中年农夫上下打量着刘先生,小心翼翼地问道。

伸开双手,晃晃身体,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刘先生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很是传神,儒雅俊秀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满眼欣喜的点点头道:“已经好了!困扰在下多年的旧疾,也完全根治,这都是恨天先生的功劳!”

恨天呆愣愣的坐在囚车中,这位刘先生的病他很清楚,他的医术自认比一般的医者高明一些,但却并没有能完全根治刘先生的能力,因此将刘先生治好的人,绝对不是自己的功劳。

突然之间,他眼睛一亮,心中有些复杂起来,感动,感慨,自愧不如,如今在这凤霞县里,能治好这位刘先生的,还能有谁。

笑了笑,虽然不愿意去占别人的便宜,但那个人,就是为了自己才会如此,自己若是不领情,真的就浪费了她的心思了。

“刘先生客气了,也怪在下学艺不精,没有第一时间帮你解决身上的病症,以至于拖延至今,不知刘先生可找大夫再瞧了?”略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恨天第一次如此心虚。

“看了,家里的医生已经专门给我把过脉,说在下的病,虽缠绵已久,但幸好得遇良医,虽然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但病症已除,听说乡亲们误会先生,在下特来解释清楚!”那简单的衣着,装束,头上毫不起眼的簪子,完全看不出此人身上的贵气,但他那一举手,一投足间,却甚是威严,让人忍不住信服。

“痊愈就好,痊愈就好!”恨天笑了笑,心中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同时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要学习,要努力学习,自己的医术,还完全不够。

虽不能像先祖那样,济世救人,也不能像皇后那样医术通玄,但就算如此,杏林世家出身的恨天,还是对医术有着强烈的要求,他的仇,他的怨,还需要自己慢慢去报,他不能在这里懈怠,也不能在这里止步。

“多谢大家对刘某的关心,刘某感激不尽,只是现在误会已经解除,可否将恨天先生放了,在下,家中备有薄酒,愿请先生畅饮!”

误会已经解开,刘先生,便提议道,他的话,众人大多信服,一些不知道情况的人,并不发表意见,因此,瘦猴在听到刘先生这句话的时候,忙抢着回答。

“放了放了,刘先生既然没事,是我们误会刘先生了,乡亲们,锁在谁哪里?”

众人相互看了看,纷纷赞同,瘦猴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巡视,大家也都面面相觑,因为钥匙并不在他们身上。

“啊,我知道了,钥匙在那伙人身上!”人群中一个至始至终都在这里的人,忙高声喊道。

听到那人的声音,众人纷纷往被捆成粽子的一堆人走去,上下其手外加拳打脚踢的往王髯等人身上招呼而去,却并没有摸到钥匙,众人疑惑。

刘先生还在看着恨天,缓缓靠近,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相互看着,小声说着什么。

“饶命啊,饶命啊,钥匙在汪庆首领身上,我们真的没有!”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子,实在受不了,哀嚎着说道。

“什么?”瘦猴大惊,众人也跟着一愣,汪庆已经死了,且还被水清远先生带走,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如此一来,恨天岂不是出不来了。

就在众人发呆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手中握着大刀,一刀劈砍在囚车上,囚车从恨天身后那侧瞬间裂成两半,劈啪声响起,囚车一侧倾倒,恨天也差点跌倒在地上。

“啊……”一声惊叫,恨天从囚车上突然摔下来,却被瘦猴等人接住,缓缓站起来。

待众人去看那天空中的人影的时候,那人影已经如风消失不见,没有在空中留下任何痕迹。

这时候,白应龙和白琉璃两人缓缓走出来,白应龙身上并没有穿官服,也没有当官的架势,一脸平易近人的缓缓走来。

众人见此,纷纷让路,只是,白应龙那消瘦的脸上,苍白无比,满脸疲惫,显然是疲累到了极致,没有休息好,看起来比以往苍老很多。

双眼再不像从前那般有神,脸上带着一股令人心疼颓废,然而眼中却并没有对百姓们的厌恶和痛恨。

人们纷纷让开道路,白应龙和白琉璃两人缓缓来到刘先生面前,抱拳行礼道:“刘先生!”

“知县大人!”

短短四个字,刘先生便已经承认了白应龙的地位,知县大人。

“哎,刘先生客气了,我白应龙本是一阶草莽,蒙皇上看中,才有了知县的官职,原以为当官是件简单的事情,却没想到如此艰辛,在下为国为民做的太少,日后还请刘先生教我!”

几句话下来,白应龙竟是要请刘先生帮忙!

刘先生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见白应龙一脸莫名,不由缓缓解释道:“在下少年得志,不愿做官,只是若知县大人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刘某愿效犬马之劳。”

“多谢刘先生,日后少不了麻烦您!”白应龙感激抱拳,而后看了看恨天,说道:“委屈你了,三弟!”

“无碍,咱们都是中了小人的奸计!还请大哥不要跟百姓们计较,他们也是被利用的!”恨天苦笑,摇了摇头。

想想这一切,他们将guān chǎng想象的太简单了,以为有皇帝招书,有guān fāng文牒,一切就可以理所当然,顺顺利利,这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