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浩篇 第2616章 他是怎么啦?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9-01-11 16:52:07 字数:2264 阅读进度:2603/2807

易修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宠溺地说:“就算是你的地盘,我当哥哥的还是会担心你的,本能地就想保护你。”

章晓轻轻地拿开他捏她脸的手,“你别捏我的脸,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啦。”

“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好了,你去看看尔东浩过来有何贵干吧,我也去忙了。今晚不想加班,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

章晓笑着催他:“那你还不快点回去做事,做不完,就得加班。”

“到时候你的好嫂子提着菜刀去找你,可别找我求情哈。”

易修杰调侃了章晓一句。

叶晴当然不会提着菜刀找章晓,不过易修杰要是天天加班,叶晴就会跟章晓抱怨,自己受到了冷落,易修杰不爱她了,然后,章晓赶紧让人分走易修杰的工作量,让易修杰不用加班,可以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回家陪娇妻爱子。

一个是自己的继兄,一个是自己的好闺蜜,章晓哪肯让工作霸占他们的幸福时光。

等易修杰走后,章晓才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尔东浩坐在她的办公桌外面,背对着门口,此刻正在写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他扭头,见是章晓,便放下了笔,站起来,拉开椅子就走向章晓。

“你怎么有空过来,傅xiao jie那里离不得人,她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能依靠的人就是你……尔东浩,你干嘛!”

章晓未完的话,被尔东浩突然拉她入怀的动作打断,随即她用力地推着尔东浩,想把尔东浩推开。

尔东浩用力地捉住她推拒的手,把她按入自己的怀里,低头就想堵上她的嘴

章晓避开他的亲吻,又低头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他痛得松手,她的手获得zì yóu,抬手,她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

一声响,在这个安静的办公室里特别的刺耳。

尔东浩放开了。

他后退几步,捂住被章晓打了的脸,那双眼睛如同狼眸一般,死死地盯着章晓。

章晓气得骂他:“尔东浩,你混蛋,你说过不会再那样对我的,你出尔反尔,你混蛋,你这样子对得起傅xiao jie吗?”

她是真没想到尔东浩竟然又会突然非礼她。

他说过,他以后都不会那样对她的,说过会祝福她和慕宸的。

今天发什么神经,让他变回了以前那个他。

“章晓,我……”

尔东浩放下了捂住脸的手,有点无措,有点悔恨地说:“章晓,对不起,我,我不是……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大概是他情不自禁地亲吻了傅青婉吧,他想求证一下自己是否还爱着章晓。

他还是爱章晓的,并没有移情别恋于傅青婉。

傅青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才几天时间,怎么可能挤得走章晓?

尔东浩后悔自己一冲动之下又做出伤害章晓的事,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和平共处了,他今天这个举动,等于亲手毁了他们的和平局面。

“章晓,我爱你。”

尔东浩低低地说,“我爱的人是你。”

这样子说,就好像能抹掉他亲吻过傅青婉的事实。

“尔东浩,我已经嫁人生子,我的儿子都八个多月大了。”章晓有时候拿这个男人没有办法。

尔东浩有爱她的权利,只是她不会也不能回应他罢了。

“我知道,我知道。”尔东浩痛苦地低喃,“我来得太迟,我要是早点过来,早点见到你,你就是我的,哪有慕宸什么事。”

尔东浩总是认为,他输给慕宸是输在时间上。

他见到章晓时,章晓已经和慕宸领了结婚证,哪怕未举行婚礼,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他也曾经想过使用坏,拆散夫妻俩,可是两个人的感情很深,又相互信任对方,他根本就拆不散他们。

在凌红玉落入法网后,他最终选择了成全,成全章晓与慕宸的幸福,这才换来章晓待他为友。

“尔东浩,你听着,就算我先认识你,我也不会爱上你的,咱们不合适,你就要和傅xiao jie订婚了,我希望你能放下对我的厚爱,好好地待傅xiao jie,我看得出来,傅xiao jie也是喜欢你的,她是个好女孩。”

昨晚尔东浩打电话给她,请求她代他照顾一下傅青婉的时候,章晓还对慕宸说,尔东浩应该会彻底放下的,因为他对傅青婉并不是无动于衷。

“你别跟我提傅青婉,她,就是她的出现才让我变得让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章晓,我不知道怎么的,明明不喜欢傅青婉,偏偏又对她特别,念叨着她的名字,我都会心绞痛,活像她是我心底最痛似的,你不知道,在来之前我竟然,我竟然亲了她,我怎么会?我喜欢的人是你呀。”

尔东浩烦躁地扒扒自己的头发,烦躁地把自己的心事倾诉出来。

章晓愣了一下。

她没想到尔东浩过来找她,还差点非礼她,竟然是因为被傅青婉影响了情绪。

虽说她觉得尔东浩对傅青婉不是无动于衷,却知道想让尔东浩完全放下对她的感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

傅青婉是通过应选,相见,才成为尔东浩的未婚妻,在傅青婉过来之前,做主的完全是尔姑姑,并没有看出尔东浩有多看重这桩婚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短短的数天内,就让青婉有能耐影响尔东浩的情绪了?

章晓很好奇,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好奇追问的时候,她没有再指责尔东浩差点非礼她,而是温和地说:“东浩,你坐下,我去给你倒杯水,咱们好好地聊聊。”

尔东浩很听话,果真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章晓去帮他倒水。

也过去看到了他刚才在写的东西,其实是在画,他在画她,不过由于时间的问题,他仅是勾画出她的轮廓,画,还没有完成的。

章晓把那未画完的画收起来,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免得被她家那个醋桶来看到又得解释几百遍才能让他消疑。

“东浩,喝杯水。”

章晓把倒来的那杯温开水,轻轻地放到了尔东浩的面前。

“你有心事,可以跟我说说,我帮你分析分析。”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