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感觉你不怀好意

小说: 帝医狂妻 作者: 甄萌 更新时间:2019-04-06 13:39:05 字数:3325 阅读进度:918/1858

小÷说◎网】,♂小÷说◎网】,

不仅仅是秦沐阳,即便是秦家的每一个人在看到归来的秦玉阳之后,那种惊愕之情都难以言表。

当初毫无任何玄修资质,被家族长老们判定为废材的秦家三公子,如今转身归来摇身一变,成为了巅峰武修大宗师。

要知道,一个废物和一个巅峰武修大宗师,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根本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摆在面前,人谁也无法撼动。

秦玉阳的努力,作为二哥的秦沐阳都看在眼底,也正因为有姜逸心这些朋友,玉阳才会有今日的成就。

而且他相信,等待着玉阳的未来将会是更为广阔的天空,绝对不护拘泥于秦家这一方小小的天地。

秦家水榭,姜逸心四人加上柳江蓠被安排在同一张桌子上,珍馐百味应有尽有,能叫出名字都不能叫出名字的,总之就是一个奢华。

“逸心,听说你们前往赵国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儿,并且找到了一张藏宝图,是真的假的。”

柳江蓠一手拄着下颚,半眯着一双笑眸看着姜逸心,这眼神让姜逸心背后发毛。

“柳兄,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总觉得你不怀好意,再说了,那张藏宝图是赵毅所有,怎么,你想从赵毅手中拿走藏宝图么。”

听闻姜逸心的话,柳江蓠笑了起来,笑的那叫一个谦和,可越是如此,越像是一只腹黑的老狐狸一样。

“非也,听闻当七张藏宝图合在一起的时候,就能找到前朝殷朝的宝藏,我只是好奇殷朝宝藏中的一本书而已。”

“什么书?”

宝藏什么的姜逸心不是很关系,但是能让柳江蓠注意的那本书,必然不是凡品。

“具体是什么书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听传闻说,那本书中记载着一种无上的秘法,按照秘法上的步骤修炼,不日便可成神成仙。”

“拉倒吧,成神成仙是需要修炼的,你真的以为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让一个凡人得到成仙成神么,那都是传说中骗人的把戏。”

姜逸心挥了挥手,明确的告诉柳江蓠他所说的都是假的而已。

所为的神,所为的仙,也只不过是比寻常人过早的修行得道,力量更为强大之类的,而不是人们口口相传的那些意义上虚无的神。

因为爹爹和娘亲就是神,所以她对神的理解和寻常之人的理解有着既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在别人看来,甚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可以帮助人们实现愿望的存在,是无生大能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上仙。

可实际上,大部分的神大部分的仙都是由凡人修炼而来,一步步踏入了正道,进入了正规。

用娘亲的话来说,神和人只是世界观和文明不同。

但姜逸心也没有给柳江蓠解释清楚这两种概念是什么意思,即便是说了,怕别人也会当她说的这些话是风言风语。。

“柳兄,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肥了不少。”

“有么,为兄导师觉得这段时间瘦了不少,都是思念逸心所致,茶不思饭不想。”

“你俩能不这么恶心么,我们都快吐了。”

霍蓝和魏雨萌无言三人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姜逸心柳江蓠,示意他们吃饭就快点吃饭,别叨叨有的没的让人倒胃口。

“明日就是燕京黑市一个月才开张一次的日子,里面有不少宝贝和有趣的东西,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不过你花钱,我们现在身无分文!”

姜逸心表示他们四个穷的叮当响,去黑市的一切开销都需要柳江蓠来支付。

“身无分文?柳某怎么记得你们刚刚才敲诈了张崇十万两银子,怎么会没钱呢。”

听着柳江蓠前后两个不同的称呼,前一秒和为兄为兄的,下一秒就柳某,这狐狸真真的现实。

“这个不同,十万两银子是无言的又不是我们的,咋,柳家少主莫不是没钱,没钱就早说啊!”

姜逸心咬了一口肉,满眼的鄙夷之意被踢有多么的嚣张。

此类激将法若是用在别人身上,尤其是用在张崇身上,保证一诈一个准,奈何姜逸心蛮对的是一直腹黑的死狐狸。

柳江蓠笑着,唇角的笑意温柔之际,却也让人心中寒意更浓。

“我警告你,你要是在这么笑的话,我就把当初长生塔女儿国的事情宣布出去。”

果然,姜逸心一句话落下,柳江蓠唇角的笑容瞬间消失。

哼,还没法子治你!

晚宴过后,姜逸心魏雨萌无言和霍蓝四个人准备回四合院休息,张崇说什么也要和魏雨萌聊聊家常,三人以蛮横态度的霸权之下,张崇最终被踹出了四合院。

临走的时候,张崇还恶毒的指责着姜逸心三个人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

“知我者摸过与崇哥哥也,慢走不送!”

他们在乎的当然只是张崇的钱了,要不然是啥,肉。体么!!

咦,恶心!!

正当姜逸心准备入睡的时候,一道轻声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

“逸心,是我玉阳!”

秦玉阳站在门外轻叩着房门,姜逸心穿好了衣服打开门有些不解的看着秦玉阳。

“怎么了,这么晚还不去休息。”

“逸心,我有事儿找你,你跟我来!”

秦玉阳并没有说明是什么事情,而是带着姜逸心离开四四合院,七拐八拐的来到了秦家主屋旁边的书房。

而此时,月光之下,秦沐阳也在书房门前等候了多时。

“你们哥俩怎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有啥事儿?”

姜逸心更是不解了,秦玉阳神神秘秘的或许还情有可原,怎么秦沐阳这货也是一脸戒备的表情。

秦玉阳推开书房们,轻手轻脚的进入了书房,断后的秦沐阳在进入书房之后关上了房门,兄弟二人的举动和做贼没什么区别。

这俩人不会真的要偷自己家的东西吧,可拉着她干啥!!

姜逸心越来越糊涂了,直到跟着二人进入了书房的暗室中,看到躺在石室寒冰玉床上的男人。

“这是?”

“这是我兄长秦天阳吗,三年前因为一次事故昏睡不醒,找寻了各大名医也无济于事。”

秦玉阳说着躺在寒冰玉床上的男人叫做秦天阳,是秦家的嫡长子,也是本应该接手秦家继承人之位的不二人选。

但是在三年前,秦天阳身陷一场重大的事故之中,尽管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可就是无法醒来。

秦家耗费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寻找世间名医,可无论用什么方法,秦天阳都是昏睡不醒。

这一觉,便是三年的时间。

秦玉阳跟在药不倒身边学习医术,本以为以自己现在的医术能治疗兄长,可他还是想多了,所以这才会想到姜逸心。

“你的意思是,让我治疗你哥,那为何偷偷摸摸和做贼一样?”

治病救人多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有必要如此么。

“若是如逸心所言便好了,我们也不想像贼人一样,只是大哥昏迷的消息除了秦家的几个重要之人知晓之外,外人一概不知。”

秦玉阳继续说着他们这般举动的因由。

秦天阳作为秦家的继承人,嫡长子,修为高天资卓越,可以说是十大家族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更是十大家族前三的天才。

而且,秦家和墨家联姻,两大家族已经在着手婚礼的事情。秦家更是对外宣布秦天阳出去历练,等待归来之际便于墨家女子举办婚礼。

这是原因其一,还有第二点,那便是三年前的事情除了秦天阳之外无一人存货下来,他们接收到了消息,当年之事的凶手会出现在这一次群英会上,所以,秦家要利用这一次群英会的举办引出凶手。

“有点复杂!”

听着秦玉阳说着三年之前的事情以及秦天阳昏迷的种种原因,再加上他们的举动因由,姜逸心觉得这事儿复杂得很。

但有一点她明白,秦玉阳和秦沐阳是想让她来救治秦天阳。

“我试试看吧,但不保证可行。”

姜逸心并未将话语说死,毕竟她现在还是凡人之躯,不是娘亲的身体,即便通晓医术也无法做到将一个昏睡了三年的活死人从阎王殿里面拉回来。

姜逸心走上前的那一刻,感觉到寒冰玉床散发着的寒气,也正是因为这寒冰玉床的寒气和特殊材质,才能让秦天阳活到现在。

伸出手,双指探寻着秦天阳的脉象,感受着那缓慢跳动的节奏。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姜逸心收回了手,双手端着肩膀闭着双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般。

站在一旁的秦玉阳秦沐阳兄弟二人并未打扰姜逸心。

等姜逸心再一次睁开双眼之时,回过头看向二人。

“怎么说呢,你哥身体里面的这种毒十分难解,需要很多种名贵的药草,而且让他苏醒的几率只有两层,不会,是两层半!”

姜逸心在思索了片刻之中,缓缓开口与秦玉阳和秦沐阳说着自己诊治的结果。

秦天阳内里和外伤已经恢复,之所以长睡不醒,便是因为体内的一种烈性毒游走在奇经八脉,让他陷入了无止境的沉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