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呦呵,醒了!

小说: 帝医狂妻 作者: 甄萌 更新时间:2019-05-27 21:02:01 字数:3311 阅读进度:1444/1858

姜逸心和冥夜二人半夜出现在皇宫,将本就受伤的二皇子墨天晟伤的剩下一口气。

这一件事情让两个人很是费解。

“墨恒,贫道的话你还不相信么,昨晚上贫道一整夜都没有睡,若是二人出去的话,贫道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还是那句话,李长生敢用自己的人格来担保,姜逸心冥夜二人非但没有离开客栈,更不会进入皇宫伤害墨天晟。

虽说这熊孩子很是欠揍,可以小丫头与冥夜二人的伸手,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在天牢外面的时候就可以把墨天晟给弄死。

“一整夜都没睡道爷,难不成你又在想风月楼的那些姑娘”

姜逸心笑的发贼,抓住了李长生话语中的用词,那一脸笑意别让李长生背后发毛。

“还是说,道爷一整晚都在想那个叫如梦的姑娘。”

说起如梦,李长生还是没有将这个叫如梦的女子告知他们,只是说了一些简简单单的信息,可完全满足不了姜逸心的好奇心啊。

“哦,长生道爷难道还念念不忘如梦前辈么”

墨恒听到如梦二字的时候眼神也是一亮,虽说是皓镧帝国的皇帝,可那脸上的八卦之情与姜逸心比起来不相上下。

前辈

看来墨恒应该知道些什么。

“陛下,您口中的如梦前辈和道爷关系很密切么”

“密切这两个字用的不算是太准确,如梦前辈可是道爷的师父之一呢。”

师父之一

卧槽,这也太劲爆了吧

姜逸心睁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长生。

“真的假的,李道爷和我们说,这如梦姑娘是他的未婚妻啊。”

“长生道爷真的是和你们这么说的么,啧啧,若是如梦前辈地下有知,听到长生道爷这么一说的话,怕是也能含笑九泉了。”

皓镧帝国的帝王墨恒和姜逸心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李长生都插不进去话。

“你们俩到底是哪一边的,怎么联起手来戏耍贫道。”

黑着一张脸,今儿明明是来给姜逸心和冥夜洗脱嫌疑的,怎么到了如今,姜逸心墨恒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却是处处针对自己。

“那怎么能说戏耍呢,韩家发生的事情我们科室看的真真切切,在幻境阵法之中的红衣女子那叫一个国色天香,若非道爷心中最深处的爱人,又怎么会在幻境中看到那样的景象。”

“哦,这位小友快和朕说说,长生道爷在韩家幻境中都看到了什么。”

“喂,你们行了,今天又不是来探讨贫道感情生活来的,是为了你儿子墨天晟的事情。”

李长生不得不提醒墨恒和姜逸心今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也是,差点把这些事情给忘了,两位小友,若是没有被的事情就暂时在皇宫住下把,一方面也要洗脱两位小友的嫌疑,二来,与朕说说长生道爷和李家的事情。”

“如此,我们二人变打扰陛下了”

姜逸心看了一天李长生,应答了下来。

像是墨恒说的一样,他们要给自己洗脱嫌疑,竟然敢假扮成她和冥夜的样子行凶作恶,很好,别让他们抓到,若不然,非要拧断那二人的脖子。

至于第二么

“干嘛这么看这么贫道,那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贫道有权利沉默。”

“是么,长生道爷这一次离开天幕山怕是因为修行停滞不前这事儿吧,朕猜测道爷的修为止步不前也心中这个结有莫大的关系,倒不如说出来,让朕来替你分析分析。”

“就是就是,陛下说的很对,冥夜你说是不是。”

“夫人说什么都对。”

冥夜轻轻地拥着姜逸心入怀,眼中满满的温柔,就算姜逸心说的是错的也是对的。

“你们你们到底是关心墨天晟的伤情幕后真凶,还是关心贫道个人的私事。”

“自然是两种都关心了。”

墨恒虽然身为皓镧帝国的君主,平日里威严的很,但是一遇到自己的老友,尤其是李长生,这恶趣味就不打一处来了。

再说了,又让他遇见了姜逸心和冥夜这两个有意思的后生。

姜逸心和冥夜便在皇宫住下了,直到抓住凶手位置,李长生自然也住进了皇宫中。

“陛下,您若是放心的话,我和冥夜去二皇子所在的宫殿看一看,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好,朕便将这件事情交给你们自己处理,这段时间你二人可以随意在皇宫中自由出行,不用禀告。”

姜逸心和冥夜二人离开了御书房,只剩下李长生和墨恒二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你说说你都多大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和一个小孩子似的,更何况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都是皓镧帝国的君主了,如此小孩子性情。”

“长生道爷这就不懂了吧,朕虽说是皓镧帝国的君主,但也是如梦师尊的门徒,关系一下道爷还是应该的。”

墨恒触动了墙上的机关,镜子再一次关合了起来。

“对了,道爷说方才那二人要前往天幕山”

“对啊,怎么了,有啥不妥的么。”

李长生端着一杯茶水,滋滋的喝了下去,抬起头看了看墨恒,怎么又提起天幕山了。

“并没有,只是朕感觉到两位小友身上的气息不简单,甚至超脱了诸多天幕山的大能者。”

“哈哈哈,还小友,方才贫道都没有好意思开口,小丫头是光明神的继承者,这个身份牛吧,但是小丫头身边的那个男人,更牛”

怕隔墙有耳一般,李长生探出头,小声的锁着冥夜的身份。

“就那个一脸冰山像是谁欠了多少钱的男人,可是上古魔神,黑暗神的继承者。”

“怪不得二人身上的气息如此强大。”

原来是光明大神和黑暗大神的继承者,圣墟之后的事情他也听闻了一些,没想到黑暗光明两尊大神竟然都已经陨落了。

“不过那丫头确实没多大,就是脾气不好,不过贫道还是很打包票,墨天晟的事情和二人毫无关系。”

“朕自然相信道爷,而且方才镜中所迎出来的影响,那一男一女的身上有微微红色的光芒,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异人。”

虽说那二人很有可能是异人的模样假扮的,但目的是什么,为何要攻击天晟,这些都尚未查清。

现在只希望天晟能平安无事,就算修不成道,但至少能安然无恙便可。

“放心吧,你儿子会没事儿的,小丫头是神医,虽说你那个儿子到处惹是生非,小丫头一定会看在钱的面子上医治天晟的。”

“如此,最好”

另一边,来到二皇子宫殿的姜逸心和冥夜站在床前,看着脸色煞白满目昏迷不醒的墨天晟,不禁有些唏嘘。

昨儿还活蹦乱跳的主今儿半死不死的躺在床上,差别也太大了。

“两位神尊,陛下传话,还请神尊医治二皇子殿下,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听到太监的话语,姜逸心微微皱了皱眉头。

算了,看在钱的面子上,毕竟不能和钱过不去,而且,她也想知道墨天晟有没有看到什么关键的东西。

“啧啧,有点惨啊,全身的经脉都被震断了,骨头都被打折了。”

也难怪,像墨天晟这种人四处惹是生非,结仇结缘自然免不了,只是那二人扮作自己和冥夜的模样,这点让人很是不爽。

玉手一挥,姜逸心拿出银针,宫女们褪。去了墨天晟的上衣,姜逸心拿着银针刺入墨天晟的穴位上。

但墨天晟所有的经脉都断了,姜逸心也只能以修为渡入银针,再加上丹药的作用,让墨天晟的经脉愈合,而后在着手医治。

虽说过程很简单,但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

站在一旁的冥夜心疼的看着姜逸心,伸出手擦拭着她额前的汗珠。

“为夫来吧,夫人休息片刻,莫要累了。”

“没事儿,你的魔气和他相克,马上好了。”

还是那句话,看在钱的份上,以及要从墨天晟口中问出当日情况的一切,毕竟作为当事人的墨天晟所看到的要比镜子中映出的影响要真切的多。

夜色,弥漫着整个皇宫。

冥夜做了姜逸心喜欢吃的菜饭,盛了一碗粥,轻轻地搅动着白粥,吹凉了才放在姜逸心面前。

姜逸心笑着,端过碗筷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一碗白粥。

虽说只是一碗普通的白粥,可粥中夹杂着的馨香之气却是别人做不出来的。

“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又胖了”

坐在椅子上,姜逸心捏着自己的脸,怎么感觉她又肥了一圈了。

“并没有,夫人不管是胖了还是瘦了,都是为夫生生世世唯一爱着的女子。”

“哎呀,别这么说,人家会害羞的么”

红着脸颊,姜逸心笑的那个叫一个猥琐,正巧,床上躺着的墨天晟刚刚醒来,便看到不远处的灯火之下,一对男女秀恩爱的场景。

“是你们”

虚弱的声音响起,姜逸心寻着声音回过头,一手拄着下颚一手掏着耳朵的笑出了声。

“哎呦喂,醒了,我还以为你活不过来了,冥王怎么不收了你这条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