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阁老

小说: 帝医狂妻 作者: 甄萌 更新时间:2019-09-06 20:53:37 字数:4473 阅读进度:1839/1858

对于宁馨来说,她所希望的后半生夫君是赫赫威名的盖世英雄,绝对不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可是,宁将军定下来的事情,即便是宁馨一百二十个反对也没用。

结局很明显,在姜逸心的陪同下,宁馨很是不情愿来到了明月楼。

宁家和阁家的你相亲安排在了明月楼,燕国最为驰名的酒楼,随随便便一道菜都要几十两银子,可想而知,这么一桌子慢慢的菜肴要耗费多少真金白银。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菜如此之贵,也是贵得有理由,每一道菜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天上飞的本就很少见,但面前这一盘不知道是什么飞鸟的东西更是稀奇,肉质也很是鲜嫩。

在场的除了有宁将军,宁家大公子宁彻和宁馨以及陪同的姜逸心外,还有文圣阁老,以及阁家的大学士以及宁馨相亲的对象阁海。

初次见到阁海,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是文雅,但是偏于沉闷的那种类型,不是宁馨所喜欢的种类。

而阁海的目光从进入明月楼雅间开始,就没有看宁馨一眼,当然,宁馨也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没有将目光落在阁海的身上。

怕是一个时辰的时间,阁海和宁馨都不知道彼此长什么样。

除了两家人之外,姜逸心的出现稍微有些尴尬,毕竟是宁家和阁家的相亲宴,她一个外人出现在酒席上,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妥。

奈何宁馨思思拉着姜逸心的手,无奈窒息啊,姜逸心也只能陪着一起吃了。

很快的,饭桌上的美食吸引了姜逸心的目光,一口一口菜吃着,吃的那叫一个欢乐。

“早就听闻三王妃大名,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模一样。”

阁老手中端着酒杯,将话题落在了姜逸心身上,正在啃鸡腿的姜逸心连忙放下手中的鸡腿,也举着酒杯矮了一身子回敬着阁老。

“阁老言重了,我只是一介妇人罢了,能入了阁老的眼,本王妃三生有幸,更何况自打小时候开始就听闻我爹爹提起阁老,如今见到阁老本人,比传闻中还要厉害数倍。”

马屁话谁不会说,更何况爹爹有事儿没事儿就和她说七圣的故事,武圣卓老和文圣阁老,这二人年轻的额时候可是燕国叱咤风云的人物。

再者,就算她是燕冥夜的妻子,终究是小辈儿,对长辈说上几句恭维的话也不算是狗腿卑微。

“哈哈哈是吗,老夫曾前往见过见过你姜侯爷,不得不说,在小辈儿之中,还没有多少人能及你爹爹千分之一。”

阁老被姜逸心的话逗得异常的开心,亲自斟了杯酒给姜逸心,这一举动让姜逸心没来由的一哆嗦。

为了表达自己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不给姜国父老乡亲丢人,也不给燕冥夜丢人,姜逸心起身来到阁老面前,举止优雅且敬重得给阁老斟满酒杯。

按照常理来说,阁老作为八十高龄的老人,是不可能给一个十五六岁的她斟酒,因由为何?

姜逸心想不明白,但礼数不能少,还是要还双倍还回去。

阁老很是满意的看着姜逸心,方才所有的试探举动都是阁老故意而为之,他早就听闻姜逸心的行事作风,性格不拘一格而且甚至可以说是恶劣,但如今一见,与传闻中大相径庭。

“来,老夫在敬你一杯!”

“打住,阁老您收了神通吧。”

阁老本打算在敬姜逸心一杯酒,却被姜逸心急忙制止了。

“您若是在敬我的话,估摸着一会我就要趴在地上回敬您了。”

“哈哈哈哈,你个鬼灵精的丫头,罢了罢了,老夫也不作弄你了,安心坐下吧!”

阁老笑着,听到阁老这句话,姜逸心总算是吐出一口气,回过头瞪了一眼宁馨,宁馨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就是拉着姜逸心来陪吃陪喝而已啊!

“三王妃。”

“在,阁老您说。”

刚坐下,阁老的一句话又让姜逸心提心吊胆,这老头子还想做什么。

“别激动,老夫就是想问问你和三王爷的事情,那孩子能瞧上眼的人不多,老夫当初还想把自家的孙女儿嫁给三王爷,奈何人瞧都没瞧上一眼就让老夫吃了个闭门羹。”

要说起这事儿,也算是阁老人生之中为数不少的耻辱,不过阁老知晓燕冥夜的性子,也就不去计较了,要是换做别人的话,早就和三王府结下了梁子。

“还有这事儿么?”

阁老这么一说,姜逸心才发现她似乎从来没有了解燕冥夜过去的事情。

“大概是五年前吧,老夫的孙女儿也算是燕国的美女,谁知那小子看都没看,老夫这颜面不禁有些挂不住了呢。”

“没什么颜面挂不住的,男女之间的缘分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缘分到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若是缘分没到,就算是强行捆绑在一起,那也只会朝着悲剧的方向发生。”

姜逸心这话,一方面是给燕冥夜解围过去的事情,一方面是在告知宁将军和阁老,下一辈儿的事情就让他们去操心,老人不能一辈子都把住子女的手,将他们当成操控的傀儡。

宁将军端着酒杯无奈的笑着,感情这丫头还是在给宁馨撑场子,兜兜转转将这话题给拉了出来。

“哦,那三王妃可能解释一下,什么是缘分,又怎么知道缘分到或者没有到呢。”

阁老发问,姜逸心凤眸微调,看来这老头子今儿是打定主意想要坑她了。

早知道是这个么局面,打死她都不会来躺着一摊子浑水,明明是宁馨和阁海两个人的事情,今日她到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怎么,难不成三王妃这话只是随口说说,敷衍咱们而已么?”

“非也,缘分这东西奥妙的很,看不见摸不到但却实实在在存在于我们身边,就好比我和相公公,若是没有缘分,今生怎么会相遇,好比我和宁馨,若是没有缘分又何来相识,在好比我和阁老您。”

“老夫我?”

阁老笑着,等待着姜逸心要说的下文。

“对,缘分使然,让晚辈在此遇见了阁老,阁老的文学当属七国第一,遇见阁老可是晚辈今生的福分。”

姜逸心又是一顿猛夸,反正话挑好的说准备错。

果然,阁老被姜逸心这话逗得大笑起来,不愧是姜侯爷的女儿,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行了行了,老夫也不为难你了,不过就如你说的下一辈的事情还需要他们自己来做主,我们既不插手你作为长辈的也不能插手才是。”

长辈?什么长辈?

哦!

片刻之后姜逸心这才反应过来阁老口中的长辈是什么意思。

宁将军和三王爷是一个辈分的人,那她是燕冥夜的妻子,自然要比宁馨大上一辈,得!自己说的这些话反而将自己给套进去了。

姜逸心回过头,撅了噘嘴嘴巴,那表情似乎在对宁馨说,老娘也无能为力了,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你们两个小娃娃出去溜达溜达吧,我们大人还有事情要谈。”

两个小娃娃,指的是宁馨和阁海二人,在宁将军和阁老的示意洗啊,宁馨和阁海离开了明月楼。

见二人也走了,姜逸心也准备离开,不过,就在姜逸心起身的时候却被阁老再一次叫住了。

“三王妃慢走,老夫找你有事儿。”

“啥事儿啊?”

不会还想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吧,摆脱,她现在不想喝酒也不想吃东西了!

“老夫想请你医治一个人。”

“哦,就这事儿啊,我还以为是啥事儿呢!”

姜逸心吐出一口气,将提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请问阁老让我医治的是何人,不过有言在先,我出诊的费用可是很贵的。”

“放心,诊金老夫一文钱也不会缺三王妃的。”

阁老挥了挥手,侍卫将一封信呈上,姜逸心拆开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人的病情,越往下看姜逸心越是皱眉。

“就是这个人。”

阁老端着酒杯清浅一口美酒,半眯着笑眼等待着姜逸心的答案。

“阁老,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大罗金仙了?这人和死了有啥区别?”

信纸上罗列着病者的信息,男,二十九岁,姓甚名谁并没有说明,但信件上的症状告诉姜逸心,此人已经大限将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埋了,属于那种两只脚都他进了鬼门关,只剩下头发丝儿还留在阳间,基本上没啥能挽救的价值了。

“三王妃的师父是神医杜仙仙,老夫找了许久都为层找到杜仙仙,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三王妃身上。”

阁老说起这话的时候,眼睛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笑意中没有任何的温度,言语中也异常的冷静郑重,可见这个人对阁老十分的重要。

“这个么!!”

咬着嘴唇,姜逸心一手拿着信,一手敲击着桌案发出咚咚作响的声音。

“说不能医治吧,也不是绝对不能,只不过需要准备一些珍贵的药草,切调理上三个月的时间,只要熬过这三个月,我就有法子医治他。”

姜逸心告知阁老,并非她不想医治。

只是从信上来看,这人已经病入膏肓,而且属于差一口气驾鹤西游的那种。

想要医治,就要调理好身子,最起码适应治疗之时药草带来的副作用,要不然就算是救活了也会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等于死亡。

说着,姜逸心从阁老侍卫手中拿过了纸笔,在纸上写下了几十种药草,并且将服用的方式一一详细的列举出来。

“过一段时间我和相公公要去碧海山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面,如果阁老真心想要我医治那人地话,每天三次服药,并且严格遵守这张纸上所写的一切。”

“三王妃不需要去看一看病患,亲自诊脉么?”

阁老本想说姜逸心连病人都没有看,就如此武断的写出了药方,无疑等同于杀人,他们不可能如此轻信。

姜逸心自然明白阁老心中的顾虑,缓缓的站起身,从怀中拿出一颗小珠子,这珠子是姜逸心从姜国带来的,本来打算在没钱的时候换了,好在留到至今。

“这个珠子留给那人,至于其他的阁老不必担心,九死一生的毒我还是会解的,虽说麻烦一些。”

当九死一生四个字出口的时候,阁老眼中的疑虑与担心渐渐消散,出手将那珠子握在手中。

“敢问三王妃,这是”

“续命珠,我从师父哪里顺……顺手拿来的,如今赠与那人,也算是缘分一种。”

险些说漏了嘴,这珠子是她下山的时候从师父宝贝匣子里面偷出来的,也不知道师父发现了会是什么表情。

但管她什么表情,自己徒弟下山非但没有表现出依依不舍的表情,反之还请来了乐队奏乐,并且还拉了横幅来庆祝,试问天底下哪有这样丧心病狂的师父。

“还是那句话,若是阁老想要那人活下来,就要按照我说的法子去做,不可断一天,我和相公公从碧海山庄回来之后,便会着手给那人治疗。”

“三王妃!”

在姜逸心即将离去的时候,阁老再一次叫住了姜逸心。

“三王妃将续命珠给了老夫,那三王爷怎么办?”

阁老是知道燕冥夜身有顽疾而且命不久矣,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那为何三王妃还将续命珠如此珍贵的东西给他。

“续命珠而已,我有很多啊。”

姜逸心一点也不心疼,在身上东找西找又找出来三个续命珠,她下山的时候可不仅仅拿了一个,而是拿了一串。

再说了,她早就准备好了给燕冥夜的续命珠,而且又大又圆效用高。

和阁老宁将军拜别,姜逸心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离开了明月楼,正巧离开明月楼的时候看到了三王府的马车。

“相公公!”

一声相公公,惹得不少人回头去看。

此时,只见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从马车中走下来的一个白衣长衫的男人俊美至极,而深邃双眸中的柔情也让人深陷其中,只不过那柔情只为一人。

“夫人,天这么冷,怎么又跑出来了。”

“当然是来接相公公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走走走赶紧回家,好冷!”

“好,我们回家!”

一抹笑意更是润开在燕冥夜的唇角,二人上了马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