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纳头便拜

小说: 斗战齐天 作者: 梦回千百世 更新时间:2018-12-06 22:09:48 字数:3430 阅读进度:342/647

眼看着灵感大王就要逃出庙去,猴子顾不得唾骂金蝉子嘴欠坏事抬步去追,突然间整个灵感大王庙中,漫天金色佛光亮了起来。

正往外逃窜的灵感大王瞧见这一幕突然定住了身子,紧跟着更让猴子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境界绝对在天将第六重以上的灵感大王突然双膝跪地,朝着那佛光的源头金蝉子跪倒。

猴子手中的金箍棒眼看都要砸在灵感大王的脑袋上,见到这一幕心中疑虑顿生,硬生生的收回了手里的金箍棒。

金蝉子已经完全现出了本来面目,不~还不止这样,这厮全身上下都在放着金光,好像一桶直接被点燃的灯油一般。

猴子甚至忍不住想,要是佛教的都有这样的本事,晚上便不用点灯费油了。

宝相庄严的金蝉子可不知道猴子心中的想法,对着匍匐在地的灵感大王说道:“你和我西方佛教究竟有何瓜葛,为何身上会有我佛门莲气。”

那拜倒在地的灵感大王不答反问道:“不知圣僧和南海观世音菩萨作何关系。”

金蝉子道:“这一世我称他作师兄。”

灵感大王一听这话不再有丝毫的犹豫,两掌间突然出现了一柄九瓣铜锤,猴子在旁看到了只当是这妖怪反复准备动手,可紧接着那柄九瓣铜锤突然变了形状,呈现出了一直含苞待放的莲花来。

这一下别说金蝉子,就连悟空也感觉出了,这莲花上的气息分明和观音菩萨有关。

金蝉子皱眉道:“这是南海的金莲,你从何处得来的。”

这时的灵感大王真个乖巧的好比家养的狗儿一般,真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这灵感大王本是南海观世音道场莲池中的一尾金鱼,只因为观世音菩萨经常坐在莲池旁讲道说法,这金鱼活得年久通灵,竟然知道每日浮头听讲,时日一场渐渐开窍修成了精怪。

这之后金鱼便在莲池内偷偷修炼,观世音菩萨早知道它的存在,只是怜它得道不易,也就听之任之没有多做考虑。

可谁知这金鱼精通了神智之后,便觉得莲池实在是不够宽阔,趁着观世音菩萨不在南海的时候,偷偷摘下了一朵未开的莲花从南海莲池跑了出去。

起先也只是想开阔下自身的眼界,甚至最初一路还做下过不少的善行,直到来到了这通天河畔,看到了遭灾的陈家村,一时意动保了陈家村风调雨顺。

后来陈家村献上的牛羊贡品算是让金鱼精开了荤腥,这之后胃口大开的金鱼精便在通天河里住了下来,他一身修为那是在南海练出来的,放眼通天河中也少有对手。

最初因为金鱼精的到来,还有几个通天河本土的精怪来寻衅,结果都被金鱼精一柄九瓣铜锤给打死了了事。

金鱼精的名声也就在通天河这一带传开了去,慢慢的就有当地的精怪前来投奔,金鱼精手底下的喽啰多了,性情也跟着潜移默化发生了改变。

最初还只是惦记着陈家村那些牛羊供奉,后来听手下的一个喽啰说童男童女更有滋味,最初金鱼怪还不太肯,只是耐不住手底下喽啰的闹腾,终是吃了一个手下喽啰带回来的童男。

这一吃可就上了瘾了,那童男童女不但滋味鲜美,更让金鱼怪惊喜的是,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滋补修为。

又见那陈家村人逢年过节宰杀河中生灵,心中便动起了念头,你们这些人既然吃得水族,那我又怎么吃不得你们,只是毕竟出身南海不是天生天养的妖怪,故而心中仍有顾忌,不敢把陈家村赶尽杀绝,只能偷偷摸摸的每年让村子里献上一对童男童女过过嘴瘾罢了。

即便是这样心中仍是瑞瑞不安,生怕有一天自己这里干的事情会传到南海那边去,金鱼精也可以说是观世音菩萨的半个徒弟了,这才有了先前灵感大王见金蝉子现了法相,捕捉到一抹气息后的战战兢兢。

猴子听完,撇撇嘴挤眉弄眼道:“好个贪嘴的金鱼怪,怎么?那童男童女真这么好吃么?”

灵感大王身子一抖,他一身修为远比面前的悟空和金蝉子要来的高强,但是它从莲池中逃出来后只和水怪山精斗过法,还从没和佛教中人动过手,那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影子深深印在灵魂里,对无边佛法天生便有畏惧之心。

面漆这金发提棍少年头上也有佛印,问话它万万不敢不答,只是又不知对方究竟是怎么个想法,只能偷眼往金蝉子的方向看去。

见金蝉子面无表情,便含糊道:“最初也就吃个新鲜,吃的多了味道也就那样......”

猴子眼睛眯了起来,金蝉子和猴子处的时间久了,知道猴子怕是忍不住要动手了,一步跨前隔开了猴子和金鱼怪。

悟空打量了金蝉子一眼,刚刚提起的气势便又散了去。

金蝉子对着金鱼怪说道:“你既然出自南海莲池,也算是和我佛教有些渊源,保陈家村一方风调雨顺本是功德,但你以童男童女为食却是为祸......”

金鱼怪不等金蝉子说完已经哀求道:“求圣僧可怜我修道不易,只是一时糊涂错信妖孽之言注下大错,我愿意戴罪立功求圣僧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改过自新?嘿嘿!好个改过自新!那些个被你吃了的男娃女娃你还能吐出来不成。”猴子显然并不愿善罢甘休,他在方寸山上时下山诛邪,杀多了这样吃人的妖怪,其中又以这种吞食婴孩的妖怪为最。

金蝉子却是做的另一番打算,淡淡道:“佛门广大无不可度之人,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既然你愿意悔过我就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和尚你~”猴子一听这话就要翻脸。

只是突然耳边传来了金蝉子的传音“猴子你老实点,咱们这一次来主要是为了找到那头赖头大鳌寻回我师父的遗物。”

猴子冷哼一声也传音道:“那陈家村里的人就白死了不成。”

金蝉子冷冷道:“陈家村里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要是没有这金鱼怪保一方风调雨顺,这些年死的人未必就会少了,更何况人死不能复生你就是灭了面前的金鱼怪,那些个早去投胎的魂魄就能召回来不成。”

“就算死的人活不过来,咱们也不能任这妖孽胡来去害更多的人。”

“这点我自有计较,管保不会让它再去害人就是了。”

“管保什么,还不如让俺老孙一棍子打死来的比什么都干净。”

“好啊~这金鱼怪起码也是天将第六重震雷宫的修为,你倒是一棍子打死给我看看,要是你有这本事我绝不拦你。”

“怎么?孙大爷千辛万苦陪你来这破地方,你敢眼睁睁的看着不上来帮忙么~”

“别说的那么高尚,你还不是观世音菩萨派来的,一方面算是借机积攒功劳提高在婆娑净土的地位,一方面说不定还得监视我。”

“呸~小贼秃你休要血口喷人,孙大爷要积攒功劳确实不假,但还不至于下作到偷偷摸摸的出卖别人......”

这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传音骂了起来,这传音的功夫说神奇也神奇,说破了也不过是将声音束成一线传到指定的位置。

灵感大王修为不低,一句两句或许还注意不到,他们这你来我往的骂起来了,怎么也瞒不过灵感大王的灵觉。

他也感觉到面前的两个佛教中人,似乎对怎么处置他起了争议,殊不知他心里这时也正在挣扎,一方面实在是对佛教尤其是观世音菩萨怕到了骨子里,一方面又舍不得自己在通天河里经营的一切。

要是面前的两个僧人卖个面子放他一马那么自然一切好说,要是真拿定了主意要拿他开刀,金鱼怪自问也不是引颈受戮之辈,尤其是在通天河里称霸一方作威作福惯了,手下笼络了不少的精怪自认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金鱼怪自身挣扎着,那一边的争吵也总算是有了结果,终于是能言善辩的金蝉子说服了猴子暂不动手,一方面自然是要询问那赖头大鳌的下落,另一方面也实在是以两人现在的实力,未必能有十足的把握将灵感大王擒下。

金蝉子开口道:“灵感大王~”

“圣僧言重了,叫小的灵感就行。”

“也好~灵感既然你诚心悔过,这通天河便注定不能再待了,你可愿意回南海莲池?”

金鱼怪两眼阴晴不定犹豫道:“那这里的事情?”

“小僧能承诺的是,只要观世音师兄不主动问起,我便不会提及此间的事情。”

金鱼怪脸上明显露出了喜色,有这位圣僧的承诺,他就算是回了南海莲池也有了很大的余地,实在不行就假意答应下,等这二位走了在回来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金蝉子随后的话绝了金鱼怪的这份念想。

“我稍后会施展秘法传讯南海观世音师兄,说在通天河中感觉到了南海莲气,该怎么做灵感你应该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