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出尔反尔

小说: 斗战齐天 作者: 梦回千百世 更新时间:2018-12-22 21:49:15 字数:3394 阅读进度:344/647

金蝉子站的远远地冷眼旁观,见到悟空被妖精围住之不见有什么动作。

水鳌洞天一边的精怪却是自以为站到了上风声势顿时雄壮了许多,有那性子急的等不到悟空这边决出胜负,就一股脑的往金蝉子这边涌来,看那模样分明是想要双管齐下,赶紧解决了这边的事,好在回水府中享用大王带回的贡品快活。

金蝉子冷哼一声,眼角都不去看这些涌上来的精怪,腰间系着的降魔杵无风自动,仿佛一只只游鱼在水里活了过来一般。

那些个抢上的精怪初时看到金光四射的寸许降魔杵,还天真的以为是金银,有那贪心异常的看降魔杵速度不快,竟想要伸手将其抓落。

可是往往手才刚探出去,眼前的降魔杵突然从游鱼变成了嗜血的狂鲨,速度骤然提升了何止百倍,直接刺穿了探出的手掌,在这精怪的眉心处钻出一个小洞来。

那些个慢慢游弋的降魔杵,突然好似被激怒的蜂群一般,开始疯狂的追逐袭杀胆敢靠近金蝉子身前三丈的精怪。

一时间已落入金蝉子身周的精怪哭爹喊娘,远处的精怪却瞧不真切,仍在往这个方向涌来想要立功。

正在这时,被精怪团团围住的悟空一边也发生了变化,之间那精怪身躯组成的人球当中,点点金光洒出。

紧跟着精怪当中的那点点金光好像爆裂一般,那些个围拢着的妖精,被金光一刺就好像被尖锥透体一般。

可那迸射出的金光何止万千,围在悟空身边的那一整圈妖精,几乎在瞬间化成了一大片血沫碎肉。

浓重的腥气开始在水鳌洞天外面汇集,正好朝向水鳌洞天的方向飘去,水鳌洞天前面那些个没有出手的精怪,被这股子血肉气息一冲,顿时就有几个胆小的骇得双腿颤抖。

不是说他们这些个通天河里的妖怪没见过血,但是平素里作威作福惯了,流的往往都是敌人身上的血液。

这一次却是头一回被敌人杀的一片血水,似他们这些个跟着大王的喽啰,往往有两个特性。

一个就是善打顺风仗,一旦自家这边占了优势,往往就穷追猛打耀武扬威,可是要是敌人厉害,起初可能还有拼上一拼的勇气,但是这点勇气一旦用完了,那就是自己第二个特性体现的时候了,只管自家性命,哪还顾得上旁人的死活。

总算是记着自家大王还在水府之中,未必就是一败涂地,溃散的一众妖精连滚带爬的缩回了水鳌洞天之中。

一片水域中,只留下被金蝉子降魔杵点杀的十几具精怪尸身,和猴子那边金箍棒打杀的一地碎肉。

猴子这时正是杀的兴起,一看精怪们潮水般退去,哪里肯这么放过,衔尾追去手里金箍棒利落非常,寻常精怪一棒子下去就是一滩肉泥。

少有那几只龟精也被直接捣穿了甲胄,总算是能留下了大半的尸骸,只不过猴子在水里驾不得筋斗云,单比起速度实在是远远不如这些通天河里的土著精怪。

一番冲杀也只是留住了几个老弱病残,大多数精怪一股脑的缩入了水鳌洞天之中,作为闸门的几支千年铁珊瑚快速合拢。

把通往水鳌通天的通道挡了个严严实实。

猴子本来不怎么看得起,这几支红彤彤的珊瑚去,原想着直接撞破了珊瑚杀进里面去。

谁知道等自己撞到了珊瑚上时,就犹如撞到了一面铁壁上一般,这还不算珊瑚表面参差尖锐着实在猴子身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猴子怒火顿起,不管不顾抄起手里的金箍棒就往面前的几株铁珊瑚上砸去。

两两交击,整片水域都好像动荡了起来一般,就连那水鳌洞天四字牌匾都有些摇摇欲坠。

几丛铁珊瑚虽然坚若金铁,可是终究比不上猴子手里这杆奇珍,被猴子一连几次全力轰击,终于轰然碎裂。

连带着水鳌洞天的门廊都被轰塌了半边,猴子若无其事的擦了擦,脸颊上被飞溅的铁珊瑚划出的几道血痕,拖着金箍棒往水鳌洞天里面走去。

金蝉子看着猴子的背影,只觉得这时的猴子和先前陈家村里的有些不同,似乎多了几分暴戾和嗜血,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迈步走了进去。

这水鳌洞天终究不过是个赖头大鳌修建出的水府,里面陈设摆放的东西自然都是陆上少见的珍宝,可整个洞府的设计实在是没什么亮点。

除了大门处还能看到些恢弘气派,到了里面几乎就和一座金银堆砌的山洞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金蝉子一路前来,并没有看到什么阵法,甚至就连岔路都没有看到一条,路边尽是些惨死的精怪,看那死亡时的模样,多半都是先进来的猴子做的。

再往里去便听到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眼看着金蝉子就要走到水鳌洞天的最深处,几只先前逃进来的精怪,正狼狈的从洞穴深处往外逃。

看到孤身的金蝉子竟然直接扔下了兵器“求圣僧开恩,放我们一条生路。”

金蝉子不言不语径自从这些跪倒的精怪身边走过,几支降魔杵刹那间飞出,很快便带着几丝腥气回到了金蝉子的腰间。

水鳌洞天的最深处是一处寝宫,说它是寝宫其实也不过是一片较为开阔的水底山腹罢了,唯一值得称道的恐怕也只有一点,那就是这处寝宫中设有一小块避水阵法,阵法可以将寝宫的大半空间笼罩在内,形成一个大致半圆形的气罩。

这种气罩金鱼怪多半是不需要的,想来还是洞府前主人赖头大鳌的手笔,这时这处让大鳌透气的避水区域中,两道身影正纠缠在一起。

一个是满头金发的持棒少年,另一个是金甲金盔红丝绦做腰带的灵感大王,除了这两人和刚刚走进这里的金蝉子外,寝宫中就再没有半个能喘气的生灵。

寝宫之中的妖怪死的一干二净,金蝉子只是粗略的看过去,就知道其中大半死在了悟空的金箍棒下,只有灵感大王身边少数几个,应该是死在灵感大王的手下。

想来这灵感大王最后关头才彻底拿定了主意,准备把通天河里的基业舍去,谁知道他亲手手刃了手下的喽啰后,猴子却假戏真做起来,不管不顾的和他交上了手。

交手不说,这分明是准备下了死手,就连金蝉子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的皱了皱眉。

金鱼怪本来正在一边应付悟空手里的金箍棒,一边大声喝骂猴子反复无常,他手里那柄九瓣铜锤现在也变成了五瓣铜锤,五瓣中的一瓣也出现了裂痕,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要变成四瓣铜锤了。

说起来金鱼怪在南海莲池成道,如今是实打实的天将第六重震雷宫修为,又有九瓣铜锤这样的宝物护身。

遇上天将第三重兑泽宫的猴子......不对,看着猴子身上翻滚的气势金蝉子忍不住瞳孔一缩,现在应该说是天将第四重离火宫的猴子不该这么的狼狈。

可是事实上金蝉子进来时,却是金鱼怪被猴子手里的金箍棒几乎完全压在了下风。

这其实倒也怨不得金鱼怪,一者他先前在灵感大王庙中许诺了金蝉子放弃通天河中的基业,甚至准备里应外合将一众手下出去早没了争胜之心。

二者猴子一路从水鳌洞天外面,一人一棒直直杀到了金鱼怪的面前,杀气浓的让吃惯了童男童女的金鱼怪都有些胆寒。

三者猴子本身的玐玖玄功乃是最上乘的道法之一,修炼有成之后自然要比同等境界的人强上很多,猴子在门派大比时初入天将第三重就能强杀高过自己两重的同门,这时突破到了天将第四重离火宫。

就算金鱼怪气势鼎盛时都未必能讨得好,现在气势一衰这才被死死压住。

金鱼怪本正咒骂着,突然看到金蝉子也走了进来,心里一慌险些被猴子擎起金箍棒一棍打到脑袋上,索性身法滑溜关键时候让过了要害,却还是被刮掉了身上几块鳞片鲜血淋漓。

自打悟空动手一来,金鱼怪就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个大嘴巴,要是自己不鬼迷心窍有手下这百多喽啰的配合,未必就没有一搏之力。

可是现如今手下都被自己给送出去受死现在轮到了自己,仅面前这一个金发贼就不容易对付,要是那边的金蝉子在插手,恐怕就要死在通天河里了,那南海莲池也就不用回了。

正要心如死灰的当口,却看到金蝉子并未上来助阵,反而眉头皱起看向金发少年,心中竟然起了一丝生机,冲着金蝉子大喊道:“圣僧,咱们之前在庙里分明是说好了的,我现在已经任由两位毁了水府,杀光了麾下的喽啰,圣僧却为何出尔反尔,难不成这就是圣僧修得佛法么?”

金鱼怪抽冷子喊了这么一嗓子,那正和金鱼怪斗得火热的猴子突然回头看了金蝉子一眼,平日里剔透的眸子现在却慢慢开始布满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