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玉桥

小说: 鬼喘气 作者: 鬼喘气 更新时间:2015-02-18 03:15:49 字数:3244 阅读进度:100/1069

冯鬼手比较谨慎,当即开了头灯,将灯光透过砖孔打了过去。只见墓室后方,根本看不到地面,似乎后面是个很大的洞窟。而墓砖背后,便能看见一架桥,一直延伸到我们看不见的黑暗中。一见此桥,豆腐便倒抽了一口凉气,说道:“乖乖,这桥不是给人走的,是给鬼走的吧?”

透过砖孔,只见那桥十分古怪,桥身很窄,不过半尺,人若走上去,就跟走独木桥差不多。更古怪的是它的材质,灯光打过去,有点儿像玉石,桥身非常薄,灯光甚至可以穿透,别说走人了,估计就算一只狗走上去,没准儿都会将这薄薄的玉桥给压断。

那玉桥并非平行向前延伸,而是呈拱形,弧度非常大,我们视线受阻,一时也看不到桥的全貌。

旁边的任铃却忽然低声道:“难道玉桥飞瀑,指的就是这个?”

我心中一动,心想:看来这后面,没准儿就是主墓室了。按理说,进入主墓室,应该看见尸床和公主金棺才对,谁知金棺没有,却出现一架玉桥,又是什么意思?

豆腐听了任铃的话,挺高兴的说:“太好了,总算是到地方了,也不枉费我们一番辛苦,只可惜……唉,不提了,不提了。”他神色微微一变,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他这人,嘴上一向没个把门的,这会儿安安静静,估计是想到了卫南京两人的事,难得没有胡乱搭腔。

我也只能佯装不知道,发生了的事情再后悔也没用了。

这就好比儿女对老人,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孝敬,死了才大办丧事,半点儿意义也没有。办丧事为了什么?为了让自己心安啊。说白了,也就是一种自私的行为,生前没有好好侍奉,死了之后,心里内疚了,不舒服了,该怎么让自己不内疚?给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吧。

我这人想的比较透,既然发生的事情,我也懒得去后悔,人都死了,后悔都是假的,大不了事后烧两个纸钱,让自己心里好受些,卫南京两人能不能收到纸钱,还不一定呢。

此时探明了墓墙后面的情况,冯鬼手便着手去拆其它墓砖。他技术十分精湛,手指的每个动作,都和仪器一样精准,由不得我不佩服。我们其余人在旁边,完全插不上手。摸约两个钟头,冯鬼手清理出了一个可供人钻出的大洞,众人便顺着洞口鱼贯而入,爬到了对面。

我是最后一个,临别前,回头看了看地面的几具尸体,暗暗告诫自己可千万不能布他们后尘,谁知这一眼看去,我就觉得尸体有些不对劲,再仔细一看,顿时脊背一寒,心说:尸体怎么多了一具?

死的一共是五人,都是任铃的手下,这会儿晃眼一看,居然有六具尸体!灯光晦涩,再加上对于那几人的印象都不深,因此具体哪一具是多出来的,我还真分不清楚。

我不由眨了眨眼,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谁知再睁开眼时,原本倒在墙角阴暗处的那具尸体,竟然站了起来,黑糊糊的只看得见一团影子。瞬间我就明白过来了,这黑影,肯定就是从鬼镜儿墓室中窜出去的那个。

我心知这东西肯定不是人,立刻叫了声:“吕肃,快回来!”

我身手虽不算差,但实在没有降妖捉怪的本事,若是什么豺狼虎豹,到还能拼死斗上一斗,若是鬼物,我可真是一点儿没办法,有劲儿也没处使去。

这队伍中,唯一能对付这些东西的,也就只有吕肃了。话音一落,吕肃反应极快,从洞中一个打滚儿穿了回来,长刀提着手中,侧头问我:“陈兄弟,出了什么事?”

我伸手,指了指墙角一直站立着的黑影,吕肃一见,却是大吃一惊,叫道:“老罗!”

老罗?

他这么一叫,我不由得一愣,骇然道:“难道是罗德仁?”吕肃不是说罗德仁和卫南京被恶蛟给吞了吗?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吕肃一声叫出,身形便奔了过去,我站在原地,只瞧见那个黑影微微一晃,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吕肃奔了个空,一直含着微笑的神情,霎时严肃起来,他低头思索,似乎是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边想,一边慢慢后退,退到了我身边,随即压低声音道:“离开这里。”

我道:“刚才那个真是罗德仁?”

吕肃微微点头,说:“身形轮廓一模一样。”

我道:“人不可能瞬间消失。”

吕肃叹了口气,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大概是……冤魂不散吧。”

我一愣,心里升起一股寒意,如果真的是罗德仁阴魂不散,那他是来报仇的吗?

吕肃说完,神色恢复如常,又是一派温和带笑的神情。

他属于典型的好人脸,外貌不赖,再加上喜欢微笑,因此给人的感觉比较和煦可亲,但不知为何,我始终对吕肃不满意。我一向认为,任何人都有缺点,比如我这个人,大多数人一见面,会觉得比较傲慢;不好相处;而豆腐的缺点则是容易犯怂,让人有时候忍不住想揍他;冯鬼手又太阴狠;顾美女正义感太强,有时候做事有些死板和不近人情;

一行人中,唯有吕肃,我到现在都挑不出毛病。

对我,他很客气;对豆腐,他很照应;对顾文敏,温和又保持距离;几乎没有让人讨厌的理由。

但一个人的性情,怎么会这么完美?唯一的理由就是,或许,这都是假象,伪装的假象。

这样能把自己从里到外伪装起来的人,才真正可怕。

当然,我跟吕肃无冤无仇,自然不会去招惹他,但防备还是很必要的。我虽然这么想,其余人就没这么想了。爬到洞后,我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豆腐立刻问:“没出事吧?”可惜,这话不是对我说的,是对吕肃说的,这小子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被吕肃给收买了,两人称兄道弟,俨然一副相见恨晚,就跟上辈子认识,这辈子再续前缘一样。

除了豆腐,顾文敏也被收买的很彻底,比起我这个心狠手辣又屡次欺骗她的盗墓贼,吕肃这个温文儒雅又本领高强的,自然更受欢迎。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暗骂自己:不舒服个屁,姓顾的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此刻,我们站在墓室后面,前方是一处落脚的平台,铺着黑色的墓砖,平台尽头便是玉桥。我们将灯光聚集在一处,顺着玉桥拱形的走势往上看,只见这玉桥造型奇特,高处足有十多米,也不知为何要修建成这样奇特的造型,而玉桥之下,则是一眼望不到的深渊,也不知有多高。

吕肃蹲下身摸了摸桥身,随后说道:“果然是玉石。”他皱了皱眉,随即微微一笑,问一旁被捆起来的两人,说:“任小姐,我有个疑惑,还希望二位能够解答。”任铃神色不善,看了吕肃片刻,忽然娇笑一声,道:“是不是想我告诉你该怎么过这桥?你放了我,我亲自教你。”

豆腐听见她软绵绵的声音,不由得浑身一抖,说道:“美人计,吕老哥肯定不会上当。”

我冷冷道:“你怎么确定?你自己就是男人,还不了解男人吗。”

豆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老陈,你这是心里不平衡,一看就是嫉妒人家的风采。咱们这种小丝,抵抗不了美女投怀送抱很正常,你看吕老哥是一般人吗?”

我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心说这个吃里扒外的怂货,不教训教训他,他还真打算胳膊肘往外拐了。

没等我开口,便见吕肃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他手里的刀一挥,任铃身上的绳子应声而断,不过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刀的力度没控制好,在任玲雪白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顾文敏微微皱眉,忽然对我说道:“陈悬,你不能再跟这帮人混在一起了。”她声音压的很低,侧过头,几乎是耳语了,唇间的热气吹过,让人耳朵有些发痒。

我挺意外,说道:“敏敏,你有什么高见?”

她听我这么一叫,脸上闪过一丝薄怒,在我手臂上掐了一把,低骂道:“没正经的,尽瞎叫。”顿了顿,又道:“这吕肃看起来人挺好,事实上,我觉得这人恐怕比冯江一更狠辣。我见过的人不算少,相信我。你虽然做事有些……有些离经叛道,但我看得出,你本性是个好人,我不想看到你和小豆,跟这样一帮人混在一起。”她声音说的很低,再加上我俩站在靠墙的地方,也没有其余人听到,让我不禁愣了愣。

我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肖静,不管我做什么事,她都是支持我的,从来不干预,哪怕我以前做生意,经常跟黑道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进局子,她也从不在意。只要我舍得给她花钱就行了。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顾文敏这样,劝我不要和这些所谓的恶人在一起。

当然,豆腐会说,但他是男的,男的滚蛋。(鬼喘气../2/2608/)-- ( 鬼喘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