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能传染的愤怒

小说: 古墓密码(伍一书) 作者: 伍一书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7:05 字数:2508 阅读进度:302/302

<=""></>

这些尸体被铁钩子钩着。在我们眼前跳來跳去。场面非常刺激人。

我控制不住心情怒道:“我靠。怎么还有这种机关。”

这些尸体虽然外形各不相同。但却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它们的肚子都是高高隆起。好像都怀了孩子一样。

不过。它们很快就用实际行动否定了我的猜测。

只听“噗噗”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那些被钩挂着的尸体竟然不是打嗝就是放屁。放出一团团有臭味但是沒有颜色的气体。而在这个过程中。它们隆起的肚子竟然缓缓干瘪了下去。

沒一会。在“哗啦啦”响声中。已经干瘪的尸体竟然又被钩了起來。

我皱眉抬头上望。猛然发现这座石屋竟然沒有顶。能够直接让我们看到最上方悬挂着的那些棺材。

红皮蛊婴这时不知是哪根筋错位了。竟然沒有攻击我们。而是一左一右分别抓起两只红色小蛇。并暴力的将它俩扯成了好几截。

沈大力忽然大声冲我喊道:“伍一书。你他妈搞毛呢。”

自从我俩认识以來。他还从來沒有用过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让我闻言就是一愣。沒明白过來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我自己听错了。

“大力你……”

我刚要皱眉问沈大力怎么了。却听到身后传來指甲挠墙的声音。一下下的发出“叉叉”响声。听得我心脏发痒。浑身不舒服。

回头看时。我惊讶的看到冷月正一手拎着那一对铁筷子。另一只手则在用力抓挠那面石墙。

“你这又是怎么回事。”我说着。快步走到冷月旁边。却见他根本不理我。只是挠石门。

挠石门这种行为已经很不正常了。而我却看到了更不正常的事。那就是冷月此时竟然龇牙咧嘴。满面怒容。

我正要问冷月他在犯什么毛病。却忽然感觉心脏抽痛了一下。紧接着便感觉到怒火中烧。莫名其妙的非常愤怒。恨不能将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砸毁。

愤怒的情绪如同传染病毒一样。快速的弥漫在这石屋之内。就连一直贴在墙边的张毅和幺朵都被感染了。

沈大力怒气冲冲的左顾右看。最终将实现锁定在红皮蛊婴的身上。

红皮蛊婴停下手里的动作。将红蛇碎断的身体丢在了地上。抬起头。盯着沈大力。喉咙间挤出声声低吼。

紧接着。烦躁而愤怒的我看到红皮蛊婴的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红色的长毛。使得它看起來就像是传说中野人的婴儿一样。

沈大力缓缓取出折叠工兵铲。暴躁的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然后大喊一声。向着蛊婴冲了过去。

我冲冷月怒吼:“你他妈在那沒完沒了的挠墙干屁。还不快过去帮忙。”

远处传來张毅的喊话:“你们都是怕死的东西。”

我怒问:“你骂谁呢。”

张毅掏出手枪对准了我。暴躁的大喊:“不止骂你。我还要杀了你。”

然后。他扣下了扳机。

“咔……咔……”

他的手枪里早就沒了子弹。根本就是个摆设。沒有任何杀伤力。

“还想开枪打我。行。你狠。看我弄死你。”我大喊着。抄起家伙就要去和张毅拼命。

但是我刚走出两步。便立刻停了下來。

我的脑中好像有一道光芒闪过。使得我立刻清醒了过來。心中那股暴躁的情绪瞬间被压了下去。使我得以恢复了平静。

不对。我们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要自相残杀了。

对了。前一个石屋里面的是贪。这个石屋里面的是嗔。我们这一次竟然都中招了。

张毅见我止步。冷笑道:“來啊。不敢了。”

恢复了冷静的我沒心思再去理会张毅。忙转向去支援沈大力。

沈大力毕竟不是冷月。加上他此时已经明显失去了理智。一旦与蛊婴遭遇。恐怕会非常的危险。

我刚想到这里。不远处就传來了打斗声和沈大力的怒骂声。

“糟糕。”

我大喊一声。加快了速度。几步就冲到了沈大力附近。

那只蛊婴体型小。速度快。不仅成功躲过了沈大力的几次攻击。甚至还在沈大力的身上抓出了不少伤痕。

在我赶到时。蛊婴已经绕到了沈大力的身后。将嘴张的老大。似乎要吐出什么东西攻击沈大力。

此时的沈大力所有行为都毫无章法。反应液迟钝了许多。根本就沒有察觉到來自身后的威胁。甚至还在胡乱挥舞工兵铲到处找蛊婴。

千钧一发之际。我动手已经來不及。只好猛的一个助跑。抬腿踢在那只蛊婴的身上。

蛊婴的嘴里已经吐出了什么东西的小半截身体。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跑过來的我。连躲都沒躲一下。就被我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墙上。软绵绵的滑到地面。

它嘴里的东西在蠕动着向外挤。将它的嘴巴撑得很大。

不多时。一只浑身红黄色彩纹的蜥蜴从蛊婴的嘴里挤了出來。带着浑身黏糊糊的液体。看起來非常的恶心。

冷月这时停止了挠石门。扭头眨着绿眸望着那只蜥蜴。喊了一声“喂”。然后身子忽然一矮。竟然向着那只蜥蜴冲了过去。

蜥蜴甩着尾巴。左右扫视半圈。注意到了正奔向它的冷月。然后张大了嘴。将鲜红的舌头迎着冷月吐了出去。而随着它舌头吐出。一大片口水跟着被吐出。如雨点般斜撒向冷月。

冷月忙用那一双铁筷子在地上撑了一下。像是撑杆跳一样。身体猛的弹起。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刚好避过蜥蜴吐出的舌头和口水。双脚在蜥蜴身上用力一踏。又跃了起來。落到距离蛊婴不远的地方。

蜥蜴的口水看样子具有难以想象的腐蚀性。竟然将坚硬的地面灼烧出了一片小洞。

冷月这一脚踏的力道十足。直接将蜥蜴的骨头踩断。趴在地上跟熄火了的汽车一样。一动也不动。估计它离死已经不远了。

蛊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张嘴似乎又要吐出些什么。却被冷月用筷子夹了起來。

冷月快步走到蜥蜴脑袋一侧。用脚将蜥蜴的嘴踢开。紧接着竟然将长满红毛的蛊婴强行塞进了蜥蜴的嘴里。将蜥蜴的嘴巴直接撑得爆裂开來。

“清净了。”冷月说着。快步回到的石门旁。抬手继续一下下的挠门。

我平复了片刻的心情。冲冷月大喊:“你别挠了。试着推一下行不行。”

如果这道门沒有机关可以将之拉升。那很有可能可以推的开。

冷月听了我的话。收起铁筷子抬手用力推门。竟然真的推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