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放不下的是执念

小说: 古墓密码(伍一书) 作者: 伍一书 更新时间:2019-03-29 14:12:54 字数:2304 阅读进度:303/1008

<=""></>

我们互视一眼。绕过地上的红毛蛊婴和红黄蜥蜴。向着那道石门走去。

防毒面罩应该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否则我们会成什么样子真是无法估量。

经历了贪、嗔。理论上。我们接下來要面对的是代表痴的蛊婴。

在佛语里。痴是迷惑。是无知。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是心生痛苦的來源。

我正在皱眉猜测着下一个石屋里可能面对的危险。刚要穿过石门。却眼前黑影一闪。冷月又钻了回來。

众人疑惑。纷纷问冷月石屋里有什么。冷月则郑重的说:“都等着。”然后他看向我。说:“你來。”

沈大力急道:“要进一起进……”

“在这边等一下。”我打断沈大力的话。嘱咐了一句。便随着冷月进入了石屋。

这座石屋里面空荡荡的。看起來好像什么都沒有。但当我的手电将眼前照亮。立刻看到墙上和地面上画了许许多多的线条。看起來非常的混乱。无法分辨出具体想要表达的内容。

冷月低声对我说:“小心。”然后便向前走去。

我凝神倾听周围的动静。全副戒备的挨着墙壁向一侧移动。不断变换手电光束照亮的位置。寻找那只之前见过的紫色蛊婴。

冷月走到石屋中央。左右看了一圈后站定。沉思片刻后。猛的望向我这边。大喊道:“上面。”

我闻言大惊。本能的就要抬头去看。却忽然听到有“呼呼”风声从头顶传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砸向我一样。

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再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落下。连忙就地一个跟头。向旁边滚出一段距离。紧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闷响。看到紫色蛊婴落在了我刚刚站着的地方。

冷汗从我的额头和鼻尖渗出。我大气不敢喘。紧紧盯着那只蛊婴。暗暗猜测它接下來可能做出的动作。

因为已经接触过三个蛊婴。我知道它的攻击手段最主要都是靠张嘴放出。但是这只蛊婴显然与我的猜测不同。它竟然低吼一声。直接向着我扑了过來。

我先是一愣。随即甩起手中的铁钎迎着紫皮蛊婴刺了过去。

那蛊婴的反应出人意料的快。而且行动非常的敏捷。就在我刚刚刺出铁钎的时候。它竟然身子在空中用力一挺。凭空翻跃而起。由直冲变成的俯冲。直奔着我的脸而來。

因为刚刚挥铁钎的时候使足了力气。使得我现在想收回力道已经來不及。身子竟是不受控制的前倾。反而迎着蛊婴贴了上去。

蛊婴面容扭曲。挥起的一双利爪直接奔着我的脸抓了过來。

就在我即将被破相的时候。冷月拎着铁筷子匆忙赶到。一双筷子尖猛的探出。像夹菜一样直接将蛊婴夹住。而后用力将之甩向墙面。

出乎我的意料。那蛊婴竟然在空中完成了半圈旋转。四肢触墙完成缓冲。然后像是壁虎一样沿墙爬上。不一会又躲进了黑暗之中。

我惊魂甫定之余。忙举起手电用光束寻找紫皮蛊婴当前所在的位置。但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也不知是不是防毒面罩太挡视线造成的。

冷月似乎也跟丢了那只蛊婴。缓慢的退到我的旁边。与我背对背站立。以极小声问我:“伤沒。”

这家伙居然也会关心人。我微微一愣。心中一暖。摇头说:“沒有。”

“那就做事。”冷月淡淡说道。

我皱眉。一时间沒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似乎也意识到了沒和我表达清楚他的意思。直接用铁筷子在我的防毒面罩上轻轻敲了敲。

原來。他是想让我把防毒面罩摘掉。

我的听觉非常敏锐。但因为戴上了防毒面罩。听力受到了一些影响。

如果连冷月都无法定位那只紫皮蛊婴。看样子就只能依靠我了。这应该就是他单单让我进來的主要目的。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摘下防毒面罩塞进背包。静心倾听。

在这石屋之内。除了我和冷月二人的心跳声外。还有轰隆的瀑布声透过墙面传进我的耳中。

再仔细听。我能够听到沈大力和张毅在石门外紧张的交谈。在担心我和冷月此时的状况。因为刚刚我们这边还有打斗声。现在却忽然静了下來。也确实挺让人担心的。

可是。除了这些。我沒有再听到任何的声音。

我皱眉问冷月:“那蛊婴连呼吸和心跳也沒有吗。要不然我不可能听不到它的声音。”

艰难的等待了许久。冷月稍稍松懈下來。淡淡道:“继续吧。”

说完。他转身就向出口处走去。

出口沒有门。只有方形门洞。冷月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我见状。连忙招呼沈大力他们进來。之后就向着冷月追了过去。出了石屋。

当我走出石屋。用狼眼手电照亮眼前的场景时。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冷月就站在我前方不远的地方。也被眼前所见所惊。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我们前方不远处。有一座莲花形的石座。座上坐着一人。看长相与我们之前见过的祝由科虽然不同。但是脸上的彩绘和身上的穿着却非常相近。

它盘膝坐在莲花石座上。双手掌心向上搭在膝关节上。托着一根金杖。

金杖的尖端上。竟然挂着什么东西。我仔细一看。立刻认出那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紫皮蛊婴。

这祝由科竟然有如此的本事。能够在冷月的眼皮底下。在我的全心关注下。无声无息的用金杖将紫皮蛊婴捅死。并且沒被我和冷月察觉。

沈大力等人此时也已经赶到。慌乱的停在我的旁边。惊愕的看着莲花石座上的祝由科。

就在我们惊疑不定的视乎。那祝由科忽然睁开了双眼。面无表情的看向我们。嘴唇微动。似乎在说着什么。

几乎是对着它的口型。我的心中又一次响起那奇怪的声音。听出它在对我说:“不舍贪嗔痴。自然难新生;若无贪嗔痴。何必求新生。放不下的是执念。放的下的。又何尝不是曾经的执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