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山人自有妙法

小说: 古玩大亨 作者: 红薯蘸白糖 更新时间:2016-11-05 09:37:27 字数:3208 阅读进度:280/1900

听到魏玲月说起送情书,薛晨立刻意识到这中间出现了一些误会,他的确是送过情书,但那是给王东送的啊。

可是魏玲月为什么会认为是他送的呢,那只有一个可能,王胖子在情书上没有写上自己的大名,他回头一问,果然如此。

他心里这个郁闷,当初他送情书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直接就递给了魏玲月,谁能想到王胖子没写名字啊,竟然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也就是说,魏玲月一直以为他追求过她,那封情书也是他写的,阴差阳错,也拒绝了他。

“靠,这事闹的。”

薛晨心里奔腾过一万匹草泥马,心里也很郁闷,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一个女人给拒绝过,还有王胖子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写情书也不署名,谁知道是你送的啊。

薛晨和王东二人的一问一答,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了,情书不是薛晨写的,而是王东的。

薛晨朝着魏玲月耸了耸肩,无奈道:“你听到了,那封情书不是我写的,而是替王东送的。”

魏玲月的小脸上的神色飞快的闪烁起来,目光转向王东,咬着牙质问道:“那封情书是你写的。”

王东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咳嗽了一声:“虽然这件事提起来挺丢人的,但这口锅不能让老薛背,不错,情书的确是我写的,想当年,我……”

“闭嘴!”魏玲月打断了王东的话,脸色迅速涨的通红,身子轻颤起来。

她一直以为那封情书是薛晨写的,所以再次遇到薛晨后,心里一直隐隐的有一种优越的感觉,吩咐薛晨开车接送她的时候没有一点的感觉不妥,因为在她想来薛晨肯定乐意至极服务自己大学时的女神。

可是现在真相大白了,情书是王东写的,和薛晨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完全是自己自作多情,更让她难堪的是当众揭穿了。<>

得知真相的同学也都低声议论起来。

“原来是王东写的啊,闹了一个大乌龙。”

“我就想不太可能,薛晨当时好像已经有女朋友了吧,也不比魏玲月差。”

“哈哈,王东还真不愧是色公子,竟然还给魏玲月写过情书,有意思。”

听着同学们的小声议论,魏玲月心中尴尬无比,而王东脸皮还是很厚的,只是嘿嘿笑了笑。

但心中的愤然被魏玲月很快就压下去了,现在当务之急是陈昂的事,而不是大学时的陈芝麻烂谷子!

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缓了一下心中的情绪,魏玲月望向薛晨:“薛晨,其他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但是你为什么要报警让他们抓陈昂,你应该清楚他的身份的,你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他的身份?薛晨看向被两名刑警牢牢擒拿住的脸色铁青的陈昂,轻笑一声,语气嘲弄的说到:“他的身份不用我说,很快就会查清楚的,但绝对不是所谓的开国少将的曾孙。”

陈昂青着脸,看到薛晨驽定的神情悄悄的咽了口唾沫,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现了纰漏,心中飞快的思考了一下,说道:“薛晨,我想这中间一定出现了什么误会,你让他们立刻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薛晨看着还想要试图逃脱的陈昂冷笑一声,心里感到很可笑,淡淡的说道,“你不用费心机了,你碰到我,那就算你倒霉了。”

在场的同学脸上的神情和眼中神采都闪烁不定,似乎也都在徘徊,拿不准究竟是薛晨搞错了,还是陈昂真的有问题。<>

魏玲月更是急躁的再次怒斥:“薛晨,你有什么证据说陈昂是骗子?我和他认识了一个月了,如果他是骗子我会看不出来么,我又不是傻子,眼睛也没有瞎。”

“你眼睛的确是好的,可是受骗也的确是事实,我看同学们都不相信,那这样吧,我现在就当场揭穿这位开国少将曾孙的真面目好了。”薛晨一脸的淡定。

刘晴霜也不急于一时,双臂抱在怀里,等着看薛晨如何揭穿这个骗子。

薛晨抓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眼神闪烁不定的陈昂,说道:“陈先生,不,你应该不姓陈。”

陈昂反驳道:“我就姓陈,不信你去网络上搜,就能搜到关于我的新闻,上面还有我的照片,如果你说我不姓陈,那姓什么?”此人表现的义愤填膺,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我猜你姓赵。”薛晨目光微动,说道。

陈昂脸色陡然一变,虽然强行想要掩饰,但是那份震惊却是无法掩盖下去的,在场的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其中就包括魏玲月。

魏玲月见到陈昂脸上一闪而逝的惊慌,她心里一颤。

“放屁,我不姓赵,我就叫陈昂,是开国少将陈杰夫的曾孙,你们快放了我,否则,你们这身皮我都给你们扒了!”陈昂言辞激烈的对抓着自己的警察怒吼道。

“好了,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我既然敢叫警察来,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都到了这一步,你认为你还能够逃脱吗?”薛晨摇了摇头,回头对刘晴霜道,“把他带回去吧,记得,他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伙,不要让他打电话,免得出现意外。”

“这些不用你说,我自己清楚。”刘晴霜娇俏的白了一眼,然后朝着带来的人挥了下手,立刻压着陈昂出了棋牌室。<>

魏玲月立在原地,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男友被警察押出去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整个人都呆立在原地。

薛晨起身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和警察一起过去吧,记得这边没搞清楚前最好别给家里打电话,免得人财两空。”

得到了薛晨的指点,魏玲月稍微回过来了一点神,咬着嘴唇艰涩的问道:“薛晨,你真的确定陈昂是骗子,没有搞错?”

薛晨看向他处,平淡的说道:“我也希望他不是,但是很可惜,你们家应该和他最近有过大笔的一些资金交易吧。”

魏玲月困难的点了下头,最后看了一眼薛晨后,匆匆的跑了出去,跟着警察一起去警局了,显然是想要搞清楚事实的真相。

等警察和陈昂还有魏玲月离开后,棋牌室内聚在一起的一帮同学全都面面相觑,低声议论起来。

突然,齐小伟脸色有些难看的站出一步:“他真的是骗子?我行,我也得去警局。”

“怎么了?”大家都问他。

齐小伟嘴角苦涩道:“他说能和我们公司老总说上话,把我提升到部门主管,今天早上我给他转了五万块钱作为答谢。”

在第二天,所有的同学都没有急着离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消息,陈昂究竟是不是一个骗子。

到了中午的时候,知道了此事的杨光带着几个同学亲自去了警局,询问案情的进展,按理来说,正在办理的案件是不会向外透漏的,但是刘晴霜给了一个确切的答复,人的确是骗子,而且还将陈昂过去服刑的资料打印了一份。

看着资料上剃着短发,穿着囚服的人,不正是昨天还威风八面自称开国少将曾孙的陈昂吗?赶过去的一帮同学心里都涌起愤怒来,因为他们差一点就上当受骗,将自己辛苦积攒的钱财转给此人。

杨光心里一阵后怕,如果自己的一帮同学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全都被骗了,虽然责任不在他,但他心里也很不好受,更是脸上无光,好在有惊无险。

很快,消息在所有来参加婚礼的同学之间传来了,全都知道了陈昂的确是骗子无疑,让不少人都抹了一把虚汗,因为已经有不少人决定昨天晚上回去后就给打钱,也就是说,距离被骗只差了一步!

而这一步被薛晨给阻止住了,就如同一只脚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硬生生的被薛晨给拉了回来,心中都油然的生出对薛晨的感激来。

一时间,不少同学纷纷私下商量了起来,决定一起答谢薛晨,是薛晨搭救了他们,挽回了他们的损失。

而此时,薛晨正在卓越古玩店和王东、杜涛和赵铁凯三人喝茶,三人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确切的消息,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尤其是杜涛,他在赌桌上赢的兴起,也口头上答应了陈昂投资五十万,只差一步,这五十万就打了水漂了。

“薛晨,杨光他们去过警察局了,已经确定了消息,陈昂的确是骗子。”赵铁凯一脸凝重的说道。

“哦。”薛晨点了下头。

王东嘿嘿一笑:“你们现在见到老薛的本事了吧,没看到我没急着答应吗,那就是等着老薛来决定,他不张口,那肯定是有问题。”

杜涛咧了下嘴,感叹道:“我真的服气了,这个陈昂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骗子,吗的,演的实在是太逼真了,就这演技,去演戏妥妥的影帝,何苦来当骗子呢。”

“哎,话说回来,薛晨,你是怎么确定这个人就是骗子的?”

杜涛问完后,王东和赵铁凯也都眼巴巴的看过去,等待着答案。

“山人自有妙法,说了你们也不懂。”薛晨品了一口茶,眼目中透着一丝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