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55章 番外

小说: 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 作者: 叙年 更新时间:2018-12-06 22:04:52 字数:6858 阅读进度:355/355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最新资讯,全是晋江文学城。“这是怎么回事?”

沈子夏怕看错了,还借着月光看了眼地上,还真的多了一块湿土。

她咽了又咽口水,只觉得今晚很玄幻。

她很想跑回去睡觉,睡一觉,当作这是一场奇怪的梦。

但是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劝着她留下来。

小心翼翼的蹲着看那一团湿土,沈子夏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的。

她紧盯着地上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眼睛酸涩也舍不得移开,生怕错过了什么?

而地上的湿土,就这么在她眼前,以肉眼的速度,从土里长出一撮草,依旧是臭草,这一块地最多的就是臭草生长。

看着草长出来,她整个人再次跳了起来。

这一次,就算心里有万分的好奇,沈子夏也知道,这土里的草会长出来,全是这水的作用。

而这水,是从她手里流出来的。

她抓着食指看了好几遍,依旧正常的很,那么,这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还会不会再流呢?

正想着,她的手指尾紧贴着指甲位置的地方,再次流出了水,手指刚好向上,她能感觉到水顺着指甲的位置顺着食指缓缓流向手肘。

这回,沈子夏没法淡定了,直接瘫坐在地上。

再后来,听到有人半夜开门的声音,沈子夏连忙回到了房间睡觉。

第二天沈子夏起的很早,一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困扰着她,二是因为一大家子人起床之后闹哄哄,想睡也睡不着。

李丽敏迎面看着自家二女儿一脸青黑的脸色,关切上前:“夏夏,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额头被贴了一只滚烫的手,沈子夏还处于魂游的状态。

“妈,我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等会缓缓就好了。”

“嗯,那你多休息一会,等会我让你姐忙完早点回来。”

张金花嫌弃的看着这母女俩,“小姐的身子丫鬟命,没那福气就别病着,贤国媳妇,没事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去上工了,别扣了工分不划算。”

李丽敏闻声,一张脸黑沉到底。

最后还是应了声,“我自己知道。”

李丽敏和沈贤国都是劳动拼命三郎,不用张金花催促,他们也是会早早去上工,希望来年评测工分的时候,能拿高点。

张金花被一呛,没想到这个平时性子软的大儿媳妇,居然干和她顶嘴。

她刚想骂不尊敬长辈,看到沈栋材出来,想到他前几天打她那事,现在还在发怵,只好气着出了去。

看沈子夏状态不对,李丽敏最终还是让沈子秋留下来陪着姐姐。

沈子夏说了没事,但是李丽敏执意要让沈子秋留下来,她也没再说什么?甚至心底里还是希望沈子秋留下来陪她。

昨晚那些事情历历在目,她就算比眼前这群人还要见多识广,但是也忍不住后怕。

不过后来想想这手指流出的液体也不害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沈子秋得了命令自然尽心照顾自家姐姐,洗衣服这些事情,全揽了自己做。

沈子夏看她要走,连忙带着二叔的小儿子沈家宝跟上,“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现在害怕一个人待着。

“可是……”

“我不洗衣服,就一旁看着就行了,再说,我还要看着家宝呢。”

家宝今年三岁,正是最活泼好动的时候,见姐姐牵着,忙点头,“嗯嗯,夏夏姐姐要跟我玩。”

沈子秋见状,倒也没有再阻拦,只是让沈子夏难受要告诉她。

沈子夏笑着应了声,只觉得心口暖暖的。

如果说能说服她留在这里的,就是这一家对她好的家人。

虽然沈贤国有些窝囊,李丽敏性子也软,但是这一家人,对她却是真心的好,什么好的都紧着她来,生怕她累了苦了。

在这样的时代里,遇上这样的家人,也是少见的,有些人心里会有所妒忌。

原来的世界沈子夏享受的亲人关心的时间太短暂了,后来的十多年,都是跟着奶奶过的。

就算叔伯对她还不错,可毕竟不是家人,没有家人的那种关怀。

去了河里,除了姐弟三人,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同村小女生在洗衣服,大家都是认识的,互相喊了声,就继续洗衣服。

沈子夏牵着沈家宝魂游太空,还没拉回来,带着家宝坐在边上的石头上,暗暗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盯着手指看了又看,依旧什么也没看出来。

她想,是不是自己最近疯魔了,昨晚那些只是一个梦,可来的路上,昨晚长出来的两撮小草,可都还在,还长高了一大半,张金花今天出门看见了,还顺嘴说了句,然后把草全部拔了。

沈家宝看岸上有同龄人在玩着小石头,拉着沈子夏的手,糯糯的声音询问:“姐姐,我能去玩吗?”

家宝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很懂事,沈子夏想了想,就在跟前,点头同意了,只让他别走太远,等会就回去的。

“好。”

家宝跑去玩了,剩下沈子夏一人百无聊赖的环顾四周。

目光一旁的草丛上,她心里想着,如果把手放这里,会不会出水呢?

脑海这么一想,没想到真的有水从手指流出来,很小,吓的她连忙把手指放一撮小草上。

水流的速度很小,不一会就流完了,算起来也就几毫升。

即便昨晚手指流过三次,可再次看见,她还是有些震撼。

又怕自己的诡异动静被人发现,她连忙用左手把食指抓在手里,让别人看不到。

她盯着地上刚才滴过液体的地方,果然,地上本来就有小草的地方,小草突然以肉眼的速度长高了!

“靠,真长了!”

她有些惊喜又有些惊险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难道,这就是老天爷派她来这里,给她的金手指?手会出一种能指使植物生长的液体。

那么,是不是说,只要用这种液体灌溉,植物就能快速生长呢?

沈子夏的脑海千转百回,想了很多,来洗衣服的人越来越多,她却不敢拿着自己的食指再去试验。

等回到家里,晾晒了衣服,沈子夏在院子里看着靠近墙根的几根杂草,伸出食指,想着有水流从手指流出来。

可她想了半天,手指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多怕这手指坏了,好不容易才了解清楚这些液体的功效,该不会就失效了吧?

她拍了拍手指,就像以前家里电视机信号不好,爸爸总喜欢伸手去拍一拍电视机,仿佛只要拍一下,这电视就能看了。

而且偏偏每次拍了之后,还真的有奇效。

可她拍了好几下,一点动静都没。

“夏夏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手?”沈家宝胖乎乎的走过来,学着沈子夏的姿势蹲在那里。

看着乖巧可爱的堂弟,沈子夏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胖脸,“姐姐没事,你去玩吧!”

小家宝没走,他是小孩子,沈子夏又没有上工,平时两人相处的时间很长,所以他也很喜欢这个堂姐。

沈子夏倒是没有再赶他走,反正一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倒是沈子秋发现自家姐姐蹲在墙角,连忙劝着进屋。

“外面太阳晒,二姐,你要不要先进来啊?”

“不用了,我晒晒太阳,也好,毕竟不晒太阳,身体更难受。”

沈子秋见劝不动她,也不再说了,让家宝看着夏夏姐姐,自己去菜园里摘了菜,又洗干净,等晚点张金花回来拿了钥匙开门再放进去。

沈子夏没有继续蹲在墙根下晒太阳。

虽然现在十月份了,晚上凉爽多了,但是粤省的太阳火辣辣的,白天跟夏天一样,二十度三十度。

她从墙角捡了个丢弃的瓦缸,再从边角的地方挖了泥土罐满。

沈家宝这个跟屁虫跟上跟下,还会帮忙挖土。

沈子夏做这些,其实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虽然现在是吃大锅饭,但是生产队给每家都会给一点自留地种菜种点自家的粮食稻谷,不过一般地方都是比较偏僻贫瘠的,所以家家户户都会留种种植。

家里的种子都是放在厨房边上的仓库,包括里面的粮食,钥匙在张金花手上,没法拿的得到。

想到这里,沈子夏郁闷了。

没有种子,怎么验证她的想法呢?

不过,粮食种子是没有,但是她很快就从菜园里找到了菜种——刚种下没多久的蒜!

七月葱八月蒜,现在是阴历八月,蒜头是前两天刚种下的,上头的芽还没冒,倒是已经长了写白须根出来。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二姐会放开嗓子嚎起来,更没想到的是,爷爷打的人不是他们两个,反而是后奶。

这样的事情,是从来没有过,让沈子秋这会也没反应过来。

“爸……”

进来沈贤国刚想说话,却被沈栋材摆手制停。

可沈贤国这会早就听了邻居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今天的事情,连忙开口,“爸,你也看见了,咱们这样像什么话?天天这么闹腾。”

沈栋材气的很,也不说话,嫌弃的看了一眼张金花,又掏了烟叶卷了抽起来。

沈贤国见他不说话,也不傻,这看着老子是在教训他这个后母做错了事,不如说是因为他被那么多人看着,下不来台,怕被人嚼舌根子把事情作大,然后捅上面去,到时候这剥削压榨的名声,就算沈栋材张金花不至于坐牢,支书一顿教育是少不了的。

沈栋材爱面子,可丢不起这个人,自然自己动手更能挽回名声,让别人知道,他才是家里当家的人。

沈栋材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没读过几个书,但是想事情想的比年轻人活络的多。

沈贤国可不管他老子今天这出是因为什么,只说道:“爸,咱们一大家子,人太多了,平时住一起,难免会发生矛盾,这牙齿和嘴唇都有打架的时候,都说远香近臭,这个道理,爸你应该知道的吧?”

沈栋材抬起头,睨了沈贤国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爸,一般儿子娶老婆之后,都要分家出来单过,早年贤武没结婚,咱们住一起也不奇怪,但是现在我和贤业贤文他们几个,都结婚那么多年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再过几年,我们也要当爷爷外公的,总不能一家子人还住一起,这人太多,也是该分家了。”

张金花一听,忙喊道:“分什么家,这主席老人家都说了,人多力量大,拧紧一股绳才好,分家不是把绳子拆了吗?家里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这张金花虽然大字不识,但是她活那么大年纪了,当然知道捡什么话说,那嘴皮子利索的,村子就没几个人能斗的过她。

看着家里的动静,李丽敏这个做妻子的倒是想说话,但是想到这毕竟是老子和儿子的事情,她一个儿媳妇不好插嘴,又只能压了下去。

她抬头,看向刚到家的沈贤业。

只见沈贤业也走了上前,开口劝了起来。

“爸,我大哥说的对,咱们家这样挤在一个屋子里,难道等我们孙子孙女,都住一起吗?分家了也好。”见沈栋材要说话,沈贤业又说道:“你是我爸,分家我和阿翠一样会孝敬你,只是咱们分家煮食而已,没什么区别。”

沈贤国满意的看了沈贤业一眼,“爸,我是老大,以后你还是可以跟着我们过。”

他们这边的县镇,不像其他地方,老子老娘跟着老大过,相反,是跟着小的过,因为一般分家的时候,爷奶辈年纪不会太大,还能照顾小孩,而小的那个,孩子会比大的小太多,所以会跟着后面两个小的过。

不仅如此,而且一般情况下,家里老人跟着谁过,就吃谁的,毕竟还有劳动力,等于增加了一个劳动力,所以其他儿子不需要另外给赡养费,如果儿子有钱孝顺,平时给点钱也行的,只有在需要出大钱的时候,才会兄弟平摊。

当然,以后老子老娘手上的东西,也都是跟着的那个儿子的。

这些,已经成为了大鹰村甚至是他们白镇,化临县的一种约定成俗的做法,当然,每家每户条件不同,也不是死定着的规矩。

张金花一听,老脸涨的更红,“不可以,不可以。”

分家了到时候她就要跟着老四过了,就算跟着老三过,又能怎么样,两个儿子多大能耐她也知道。

如果她是亲娘,轮换着在几个儿子家住也是可以,可偏偏她是后娘,就算沈栋材跟着前头两个儿子过,但是照顾老子的主要重担,还是她的两个儿子。

一想到这里,张金花整张脸气的通红。

沈子夏知道张金花在担心什么,毕竟分家不只是失去了两大金山,连赡养老子的职务都分不到沈贤国两人身上,就算每个月给赡养费,那又如何?

“不行,不行。”张金花连连摆手。

沈贤国没看她,目光盯在面前的沈栋材身上,“爸,你说说看吧!”

张金花急了,“沈栋材……”

也许是听烦了,也许是根本没动过分家的念头,沈栋材拍了桌子一下,站了起来。

“行了,整天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赶紧去做饭,都什么时候了?”他这话对着张金花说,随后转身,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而去。

“爸……”

“爸……”

两个儿子在身后叫唤,沈栋材也只是停了一下脚,低喝了句,“我还没死。”

沈子夏知道结果是这样的,毕竟沈栋材也不笨,他两个亲亲儿子没了两个哥哥当靠山,吃土他都吃不起。

不过沈贤国这个便宜爸爸废了那么多口水也没白费,至少,沈栋材说了,家里的事情分工明确,自己干自己的事,谁都不能吃白饭。

所以,一大家子的洗衣服喂猪喂鸡等事情,都被一一分散开来。

沈子秋吃完饭,就回了房间,一脸欢喜。

沈家玲脸色差到了极点,她以前不用干那么多活儿,有上头的奶奶宠着,没想到沈子夏沈子秋两人,居然那么能耐。

她站在门口,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说了一下酸话,才砰的一声把房门关的震响,以发泄自己的怒气。

看着沈家玲吃瘪,沈子秋乐了。

她看着一旁正在铺床的二姐,抱了过去,把沈子夏吓了一跳。

“姐,你今天可能耐了,居然打败了咱们家的慈禧。”

要说家里那么多人,谁打败张金花她都没那么稀奇,但是自家二姐打败了张金花,却是她没有想到的。

沈子夏笑了笑,“她其实就是只纸老虎,看着吧,咱们还能战败她。”

听到二姐这话,沈子秋想到她爸今晚说的分家的事。

她一喜,“姐,你说的是咱们分家的事吗?”

沈子夏没瞒她,点点头,“当然,爸今天虽然没能分成家,但是,总有一天能分家的,看着吧!”

沈子夏的话说的十分有信心,沈子秋刚听着觉得有几分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她爸说了那么多次分家,爷爷都不分,不免又失望了。

“姐,你说,会不会真的像家玲姐说的那样,除非咱爷奶都走了,才能分啊?”

沈子秋走的意思是去世的意思。

她消极悲观的心态,沈子夏并没有再去解释,毕竟,不止沈子秋,连她便宜爸妈估计也愁着呢。

这事情随着沈栋材的一巴掌,总算也结束了,张金花这几天夹紧尾巴做人,也不敢使唤这几个不是亲生的孙女,免得又让林大娘抓了把柄在那说,就连串门这爱好,她也戒了好几天。

没了那么多活儿要做,沈子秋赶紧让沈贤国去大队长那说,说她也要上工。

沈子秋平时也有上工的,但是因为家里活儿多,所以她上工的时间不长,只能得个两工分。

两工分虽然少,但是折合人民币,那也是八分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两块多,这可不少呢,毕竟现在读书也只需要几块钱。

沈子夏恢复了几天,身体已经好了。

虽然她体质不好容易生病,但是还不至于跟个死弱鸡一样瘫在床上,只是重活干不了太多,倒是自家的活儿她一个人都能揽下来。

沈子夏没有工分,早年有读书,去年开始和沈子秋都没了读书,只读到四年级。

李丽敏想让他们再去读书,但是家里之前出了事,张金花说没钱了,不知道怎么的,沈栋材就拍板说不要去读了。

现在家里读书的,只有沈家旺还有沈家龙两人,就连张金花宠爱的沈家玲,也没再读书,不过按照她的话说,她根本不想读书,同岁的沈家强也没读书,他喜欢有钱的感觉,宁愿挣工分。

这几天老大家这边安生了不少,张金花却没少明里暗里的骂着。

沈贤国是个男人,被后娘一次次的编排着,心里也有气。

晚上,夫妻两人刚躺下,沈贤国揉着眉心,累的全身不想动弹。

李丽敏用水漱了口才进来,见他一脸愁,上前问道:“怎么了?还在想着分家的事情。”

沈贤国也不避讳着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咱们再不分家,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丽敏也想分家,但是公婆死活不想分,他们根本没办法。

重重的叹着气,她是闹不明白这家里人怎么能那么恶心。

要不是丈夫对她好,她早受不了带着几个孩子回娘家了。

虽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她要真回去,她妈和她哥几个不会不管他们的。

“可我们能怎么办?”

能怎么办?沈贤国轻笑了声,他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如果沈子夏的哭喊声让人心疼,心里头不忿张金花的话,那么沈子秋的话,顿时让围观的邻居大妈忍不住开口职责。

“我说金花啊,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虽然贤国贤业不是你的儿子,但是他们都是你照看长大的,这孙子孙女,和贤文贤武他们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啊。”率先说话的依旧是大队长的老娘。

她这一开口,其他女人也纷纷应和。

他们都知道张金花对沈栋材前头媳妇生的孩子孙子不关心,毕竟是后母,对这几个孩子,以及他们膝下儿女,不像对自己亲生的那么好,那也是正常的,但是也不能逼着两个孩子去死啊!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只是普通人,两个半大的孩子,也不能这样骂他们,让他们去死。

张金花被沈子夏的哭声唬住了老半天,还没回过神来来,沈子秋又哭了起来,她憋了一张老脸通红。

这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又被一圈人指责起来。

人要脸树要皮,就算张金花在家里再怎么耍横,但是知道自家那口子要面子,见状,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

她冲着地上坐着的两人吼道:“行了,哭什么哭,我什么时候叫你们去死了?你们两个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乱冤枉人,啊?这都是谁教你们的?我不是你们亲奶,可也是为了你们好,这样诬赖长辈,看来是你们爸妈没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