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散打王之争

小说: 混世小色医 作者: 悠然钟声 更新时间:2016-01-29 15:46:25 字数:5452 阅读进度:162/776

【161】散打王之争

【161】散打王之争

蜀南省国安局。

副局长张殷殷被一把手陈汝南叫去谈话。

“殷殷,最近都在忙什么呀?”陈汝南笑容可掬,他知道张殷殷的身份背景,也承认丫头做事认真,有闯劲,有冲劲,仅仅二十五岁,就已经坐到了正处级,不完全是家庭背景的作用。

“没有啊!陈局。”张殷殷冷冷的答道,她本来就沉默寡言,自从许子陵死后,就连国安局都被勒令停止一切相关的调查,她就连这个部门领导也责怪上了。

陈汝南摇摇头,素有笑面虎之称的他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今天能够找到张殷殷前来谈话,自然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陈汝南摇摇头:“殷殷,你要知道,是国家培养了你,你所做的一切都要对国家负责,对组织负责,我听说最近你擅用职权去调查已经完结的案子,有这回事吗?”▌▌bsp;hp:.

张殷殷瞪视着陈汝南:“难道我连这点权力都没有!还有,你是不是也在监视我?”

陈汝南答非所问:“这么说就是有了,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违反了组织纪律!好了,从现在开始,交出所有设备,暂时放假吧!”

张殷殷一听眼圈立刻红了:“你——凭什么?”本来她有很多反诘的话,可是到了嘴边却只说了这三个字,因为国安局性质很特殊,确实就是一把手说了算。

陈汝南眼睛一闭,他可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否则也不会轻易得罪张殷殷,张德功可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但是给他递话的这位更不是省油的灯,位置也比张德功高了许多,他是没得选择。

看到陈汝南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张殷殷一跺脚,向门口走去,放假是什么,难道长期下课?张殷殷心中甭提多委屈了,她要找爷爷诉苦去。

就在张殷殷走到门口的时候,陈汝南终于开口道:“殷殷,别怪我,我是有苦衷的,这样吧,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心情好了,就到北京国安局四处报道。”

张殷殷听到这句话,回头看了眼陈汝南,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不过,她还是要去找张德功的。

陈汝南坐在大班椅子里深深叹了口气骂道:“他妈的,什么国安局,还不是大佬们的工具,国家安全?我看就你们几个人,哦不,是几家子的安全!”

蜀南省军区。

今天一大早,守门的警卫就感觉自己右眼皮一直在跳,虽然他是一位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但是这个身份并不妨碍他小小的违心一把。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警卫刚刚念叨完,就瞥见一辆北京吉普以时速六十公里以上的速成冲了过来,他“啊”的一声本能的跳下了岗墩,然后就瞠目结舌的看着吉普车擦着岗墩而过,发出一阵难听的摩擦声。

不过,吉普车丝毫没有降低速度,警卫也没有丝毫脾气,因为,他已经看清了车牌,并且看清了车里的那位。

张殷殷开着一辆北京吉普直接闯了进去,以前每次都是如此,能到这里来,都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看门的众多警卫对这种情况早已是司空见惯,每一次都要躲着这个瘟神。不过他们绝不否认,这个政委的孙女,叫着张殷殷的女孩,确实算得上一个美女。

司令部政委办公室。

张德功早已康复,身体似乎比以前还好了不少,他正在那里批阅一份文件,就听见“咚”的一声,门被人撞开了,他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宝贝孙女,腮帮子鼓着,眼睛红红的,毫无疑问,小丫头在哪里受了气。

张德功太了解自己这个孙女了,平日里她都是很要强的,只有受了莫大的委屈,她才会想到自己。也难怪,张殷殷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在一次国外执行特殊任务时牺牲了,从此,张殷殷就跟着爷爷过。

警卫员小陈在一旁红着脸,毕竟作为一名警卫员,就算是首长的亲戚,也应该经过自己的通报,得到首长的允许才可以放行的。

张德功摆摆手,“小陈,给殷殷倒杯水。”

小陈如蒙大赦,赶紧倒了杯碧螺春,然后知趣的带上了门退了出去。

张德功慈爱地笑了笑,站起来走到长条沙发上坐下,又拍了拍旁边道:“丫头,过来坐,给爷爷说说,又在哪里受了委屈。”

张殷殷红着眼睛,走到张德功面前抓着他宽大的手掌,先是啜泣了一阵,然后才将陈汝南找她谈话的事说了一遍。

张德功听完一拍扶手道:“过分,真是太过分了,谁给他的权力,我现在就给北京打电话。”

“爷爷!”张殷殷看到爷爷义愤填膺打算为自己出气的样子,气也就消了不少,她柔声道:“爷爷,陈局长好像有苦衷。”

张德功刚才有点气坏了,现在才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你在查许子陵的案子?”

张殷殷毫不犹豫点点头。

“为什么?”

“因为他救过爷爷,救过耀辉,是我们张家的恩人哪!我怎么可以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就这么简单?”在张德功如炬目光下,张殷殷脸蛋慢慢红了起来,娇声嗔怪道:“爷爷,你干嘛这样看着人家。”

张德功一声怪笑:“我们堂堂省国安局的张局长也会脸红的吗?”

“讨厌了,老张同志,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好,不开玩笑了。”张德功正色道:“你不会真对许子陵动了心思吧!”

“爷爷——”

“好了,这么说你很快就到北京去了。”

张殷殷点点头有些悲切:“以后就本能经常来看爷爷了。”

“去去去。”张德功笑道:“凭良心说,过去一年你来看过爷爷几次?”

“可是,我不想去。”张殷殷知道爷爷有这个能力。

张德功附在她耳边道:“告诉你一个消息,但是组织纪律你是知道的,就是……”

张殷殷一听两眼放光:“我要去北京。”

“唉,人家说女孩向外,我还不信,现在算是信了。好吧,什么时候走,记得给张司令带点蜀南省特产。喂——这个死丫头。”张德功摇摇头,已经听见了张殷殷吉普车引擎的轰鸣声。

……

北京军区基地。

今天的选拔将进入白热化阶段,剩下的一百名精英将在今天淘汰掉百分之九十,剩下的十位若无意外,将会成为中央首长的特级警卫。

上午十点,首都的天空一碧万里,偶尔有银色的战斗机划过蓝天,拖着长长的白色焰尾。

许子陵举头望了望,暖暖的冬日阳光照在脸上不是很刺眼,却让人如同喝了醇酒,有种微醺的感觉。

“子陵,我就知道你在这里,马上就要比赛了。”东方雨菲走过来道。

许子陵点点头,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二人刚往外走,聂抗天大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自信和善的笑容,他看了东方雨菲一眼,然后朝许子陵伸出手道:“子陵,交个朋友。”

许子陵看了看他,发现一夜之间,这小子好像成熟稳重了不少,他伸手同他一握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太好了!”聂抗天伸手勾住许子陵的肩膀道:“咱们边走边说。”

许子陵笑了笑说:“好。”

两个大男人居然好像将东方雨菲当成了空气,她气得一跺脚:“一对同志。”然后自己先笑开了,一路小跑追了过去。东方雨菲对于聂抗天和许子陵能够成为朋友还是很高兴的,她虽然对聂抗天没有男女之情,但是不可否认,聂抗天从小到大,都像一个兄长保护她,她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哥哥。

聂抗天说:“子陵,你知道吗,这次来了多少精英,我自己就不用说了,截拳道的唐海龙,八极拳的霍云霆,八卦掌的董青山,十二路谭腿谭林,洪拳的赵千羽……”

“打住啊,你这么说我也记不住,你都认识?”

“当然。”聂抗天道:“这些可都是全军的精英,我那啥也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我们还算认识。”

“好,那就让我会会他们!”

聂抗天叹息一声:“唉,其实他们虽然算是精英,但是跟你一比还是有差距,我看今天这个自由搏击的冠军,除了我没人可以跟你争了。”

许子陵笑了:“你比我还有自信?”

“那是,我是对自己有自信!那些人不是我的对手,又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不过想想,今天以后,我们这些人就会在你的指挥下,完成一次又一次保护首长的任务,真的好期待呀!”

“是不是真心的?”许子陵嬉笑着问道。

“当然!”

上午,十点三十分,在特卫团副团长周卫国的宣布下,自由搏击大赛正式开始,一百名选手正好有八十名男同志,二十名女同志,于是分成男子、女子两大组。

这场比赛采用分组循环赛,连败两场就会被淘汰出局。

现场有十个擂台,数不清的士兵,首长和记者。十个擂台同时进行比赛,其中有两个归女子组使用。

女子组很快就决出了冠亚军,冠军是东方雨菲,亚军是一位来自江南的女子,身材娇小,皮肤白皙,黑发披肩,曲线玲珑,她叫做孟雪。

男子组自然有一番争斗,第一场许子陵打的轻松写意,就用武当长拳将对手逼下了擂台。他这边刚完,聂抗天也将对方轰出擂台,他笑着来到许子陵跟前道:“不出所料,第一场胜出的就是我给你说得那些精英,电脑随机抽都能抽那么准。”

一个小时后,男子组的一轮比赛结束了,电脑根据各人的成绩再次随机组合。

很快,广播开始播报对战人员名单。

这一场,许子陵的对手是聂抗天口中十二路谭腿高手谭林。

两人往台上一站,互相打量着对方。

谭林身体高挑,眉清目秀,可能是长期练腿的缘故,双腿又长又直,不当模特真是有点浪费。

裁判宣布可以开始以后,双方一抱拳互报了姓名。因为大家都是战友,都是精英,这一次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

“谭林。”

“许子陵。”

“请。”

“请。”

二人开始对峙起来,突然,谭林脚下一错,左脚脚下一滑,人已冲了过来。

终于,许子陵领略到了传说中的“北腿”,好一个十二路谭腿,头路出马一条鞭,二路十字鬼扯钻,三路劈砸车轮势,四路斜踢撑抹拦,五路狮子双戏水,六路勾劈扭单鞭,七路凤凰双展翅,八路转金凳朝天,九路擒龙夺玉带,十路喜鹊登梅尖,十一路风摆荷叶腿,十二路鸳鸯巧连环。

十二路谭腿招招相扣,一气呵成,许子陵节节败退,只感觉漫天腿影扑面而来,短时间里,他只有招架之功,却无还手之力。

不过,许子陵再次对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感到震撼,从聂抗天的红砂掌、铁砂掌,到如今的十二路谭腿,到底还有多少精妙绝伦的武功自己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两个人一直绕着圈子,整整饶了三圈,许子陵仍然没有找到对方的弱点。

谭林也是越战越惊,对方也就二十岁的年纪,或拆或挡之间,就化解了自己的打遍军区无敌手的腿功。他自己很清楚,要说程咬金是三板斧,那么他就是十二板斧,以往交手中,他还从没有过将这十二腿全部使尽。

谭林记得,不久前跟着军区首长到泰国交流,人们都知道泰拳里腿功很厉害,可是他们的散打王被谭林的第二腿就给砸晕了。

这个叫许子陵的到底有多少能耐?谭林甩了一下汗珠,一边运腿如飞一边想着。

他们对战的高台边,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因为其它台子上全部已经分出了胜负。聂抗天、东方雨菲、孟雪和很多士兵全都围了过来。而作战指挥室的大屏幕上,几位首长根本就一直观看着许子陵的比赛。

谭林有些郁闷,他的十二路腿法从头到尾已经踢了三遍,这一会大腿都有点抽筋了,但是没办法,大家都看着呢,硬着头皮第四遍开始。

突然,许子陵也挥舞起双腿,每一招每一式都同谭林一般无二,二人的腿部不断交击,发出“噗噗”的声音。

谭林不是一般的郁闷,什么人嘛,当众偷师,但他更郁闷的是,自己苦练了二十年的谭腿,对方就这样学会了?

这一遍打完,谭林那边已经气喘吁吁,本来他也托大,而且也有卖弄的成分,可是这一下他再也不敢大意,他要一击定胜负,大家都在看着呢,他可不能堕了师门和军区的威名。

谭林喘息稍定,右脚在地上一划,已左腿为转轴,一个膝撞,就要砸向许子陵的腰部,许子陵伸出双手一挡,谭林右腿伸直,小腿扫向许子陵的左腿。

许子陵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变招竟然如此流畅,自己已经没有闪避的时间,只能采取围魏救赵的办法,于是右拳毫不犹豫直接轰向谭林的胸口。

这一刻谭林笑了,你仓促的出招又如何能同我苦心酝酿的后招相提并论,受我一腿,你不残也会失去战力。

眼看着,二人就要攻到对方,场边诸如聂抗天、东方雨菲等明眼人都不忍心再看,尤其是聂抗天,他认为许子陵处置太过粗糙,这样下去,他对今天的散打王又产生了觊觎之心。

下一刻,先是谭林眼前一花,奇怪了,自己明明腿还没到,对方就向侧方倒了下来,而那一拳偏到了谭林的右肩,接着,许子陵左手在地上一撑,完成了一个华丽的侧翻。

谭林一脸难以置信,捂着自己已经脱臼的右胳膊,冷汗涔涔。

现在观众惊呆,还有这么处理的,简直太变态了。过了足足三秒,大家才发了疯的鼓掌叫好起来。

指挥室的大屏幕前,东方云一拍桌子笑道:“好小子,真行。”

比试还没有结束,但是看到场边大家欢呼的样子,好像自己已经败了,确实,自己现在胳膊脱臼,已无力再战。

“我输了!”谭林声音不大,但是现在都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承认失败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他们也看到谭林的功夫,没有人会小瞧于他。

许子陵一抱拳:“承让。”然后走上前去,下意识的在谭林左肩一拍,然后搂着他肩膀道:“下去吧!”

谭林听到右臂“嘎巴”一声,马上就能活动了,他顿时心服口服,只能用看待妖孽的眼光看这个家伙了。

下台后,谭林走了,聂抗天和东方雨菲迎了上来,聂抗天捣了许子陵一拳道:“你到底是不是人?就这么一会,居然就学会了人家的功夫。”

许子陵伸手一挡,摇头道:“要不给我演示一遍你的绝技,看我能不能学会。”

聂抗天头一昂:“台上见。”

聂抗天看到东方雨菲似乎有话要说,他找了借口走开了。

东方雨菲脸蛋微红道:“子陵,我看这次散打王冠军非你莫属。”

“我跟看中的是能够这些高手切磋。对了还没恭喜你,你可是女子散打王,真是看不出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东方雨菲被许子陵夸得受用无比,娇笑道:“那要看本小姐有没有时间。”

这时,周卫国走过来道:“许子陵,首长们找你。”

“好的,我就来。”许子陵对着东方雨菲微微一笑,回头望了望,高台上又有人如火如荼的比拼起来。他一扭头,向周卫国的方向跑去……——“为全村妇女检查身体:混世小色医”:##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