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短暂休整

小说: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作者: 万里龙城 更新时间:2018-11-02 02:16:22 字数:4278 阅读进度:931/1243

饱食过后我又叫众人各自迅速休息一番,然后我们就要开始准备前往……或者说是逃往东口省的事情了。

目前我们对东口省的情况依然一无所知,因为几个对东口省情况有些了解的人,比如赵天,比如圣女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尤其是赵天,他如果现在还在我们身边的话,那就要省力许多了,起码在我们去之前就可以和那边的游荡者势力先行取得联系,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流血冲突。

我并没有太多休息的**,一来是因为灵能的支持让我的疲累感可以快速消失,二来也是因为我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去歇息。

我坐在角落里把之前那个芊芊的骨头取了出来。

自从我把芊芊的灵能逼退之后,我对她的畏惧感也逐渐消失了。

同样的,对这骨头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忌讳。

这玩意儿现在并不烫手,我猜测肯定是因为芊芊的灵能已经不在附近的缘故。

我把这骨头拿在手里左右看了看,接着便开始试图利用这骨头进入清明梦,因为我还是很想知道那些美国人在截取了芊芊尸体后,到底还干了些什么,尤其是这些美国人到底去没去过那第二个岛上……这事关他们到底有没有撒谎的关键问题。

不过我很快就发觉即便不去纠结清明梦里的事情,也能基本断定他们是在撒谎了,要知道我在之前返回我们那岛上的时候,曾经接连在微型岛屿和我们的岛上都遭遇了一些美国人,现在可以得知他们也都是牧师团的人,不过他们应该属于非核心的成员。

在微型岛屿上遭遇的正是那三个被我们最开始俘虏的美国人所在的队伍,他们当时的目的应该是在找压轴药,但却找错了地方。

而后来在我们的那岛上,我在地下楼房里更是遭遇了成编制的美国蛙人队伍,这些人一看就是经历过专业潜水训练的人,器具设备和经验都很足。

后来的证据表明他们也同样是那些牧师团的人,而且就是来找压轴药的。

压轴药……

这药给我的感觉越来越不简单了,因为不仅美国人在找,就连月灵自己在我刚才去过的那栋放有灵能传播器的楼内也贮存了很多的压轴药。

在刚才和美国人的对话中,我也提到了他们当时找这些压轴药的目的,但让我意外的是,这八个美国人对这些药物的事情并不知情,按照他们的说法,我当时在岛上所遭遇的那些牧师团的人应该是其他被派遣执行任务的分队成员。

由于他们在行动中期的时候就已经被灾变影响而彼此失去了联系,所以完全不知道。

……

他奶奶的,这真当我是傻子呢,我怎么可能相信装备如此完备的美国人,会完全失去通讯联系?

他们肯定是在有意欺瞒我。

因此我等那些美国人也各自回房歇息后,便抢先一步把艾米叫到身边,开始给她详细解释我对那些美国人的怀疑原因,并且告诫艾米一定要尽量多套他们的话,一旦有可疑的情况就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不过艾米对自己同胞的信任还是很高的,她说如果不是这些美国人,他们连别墅区都逃不出来。

这要是以前的话我或许也会相信……不过现在嘛……

不得不说月灵对我的精神历练还是很有效的,她让我不再轻易相信任何的人,就比如这些美国人,他们虽然从别墅区里把我们的人救出来了,但鬼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呢?

再然后我又和陆明交流了一下他那些还活着的赏金猎人的事情。

没错,我想要去东口省,那必须多少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我思来想去,发现最有可能有线索的也就是这些“走南闯北”的赏金猎人们了。

陆明本人是没有去过东口省的,不过他却告诉我说他手下有一些人在游荡者最初迁移的时候,曾经一路追踪到东口省附近,有极少一部分人甚至直接进到了东口省境内。

其中有一些人至今还活着,但陆明却警告我说不能太过相信这些信息,因为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四五个月,现如今蛊虫病毒对环境和生物的改变都是极其迅速的,因此谁也不能保证那些消息的有效性。

我点了点头,告诉陆明说不用担心这些,只需要去把他那些剩下的赏金猎人同伴都聚集起来,因为我现在是最缺少人手的,而目前身边可以利用的似乎也只有他们了。

嗯……

起码要比那些美国佬靠谱一些。

和陆明谈话结束之后,我又接连和我们其他的人挨个儿做了交流。

基本上女孩儿们的谈话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逐个确定了一下他们现在身上的香味浓度和蛊化的程度,另外最重要的则是看看他们有没有聚集灵能的现象,不过结果让我很失望,他们并没有丝毫这方面的迹象……

他们也问到了周琪琪,我只能如实说周琪琪现在行踪未知,不过以她的聪明程度……应该自保还是可以的吧?我虽然很想联系到她,但现在实在无从下手。

再然后就是贺云松和林海了,这俩人是我身边为数不多的、和我年龄相仿的成年男性了,不过两人对我的态度却呈现了两个极端……

贺云松对我是极端的信任,林海却正相反……

据说贺云松在之前逃离别墅区的时候为了掩护众人撤退,腹部和腿部都受了极其严重的伤,我只看了他腹部一眼就确定此言不虚了,因为即便以蛊虫病毒的修复能力,也让他的肚皮上留下了一条很可怕的伤口。

我问他这是被什么武器伤到的,他居然说没看清!说是更像是被一道光割裂成这样的。

这就不得不让我多留个心眼了,因为贺云松所说的“光”极有可能就是灵能……

我之前最多只能把灵能聚成小团当做炸弹或者是冲击波一样的东西丢出去,可现在看来灵能如果运用的好的话,简直可以当成伤人于无形的利刃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灵能会是谁操控的呢?是月灵?还是月尘?

另外,贺云松认为我现在依然不能放弃去缅甸的事情,虽然欧阳姐弟都不在了,但我现在既然已经具备了可以影响周围蛊物的能力,那我似乎也没必要害怕盘踞于缅甸内的各类毒虫蛊物了。

对于这一点我其实也早就想过了,不过问题其实根本不是在毒虫蛊物上,而是我怕到了缅甸后没法找到欧阳硕的师父……那我去了的话还有什么意义?

相对于贺云松,和林海的交流就要短多了,他只和我说了三句话,而且都是被我逼问之后的回答……

我:“现在还觉得我是危险人物吗?”

林海:“觉得,你自始至终就是个不稳定的病原体。”

我:“你对那些美国人有什么看法?”

林海:“他们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和秘密没有告诉我们,但我认为他们还是没你危险。”

我:“那你接下来会配合我的行动吗?”

林海:“会,但你一旦出现危险的征兆,我会立即杀死你。”

……

奶奶个熊,这林海三句话不离“我是危险人物”的设定。

还有……我出现危险的征兆?那这个“危险征兆”的界定似乎也太模糊了点吧,更何况,他真的有能力杀死我?

我感觉现在也就是在面对月灵和月尘的时候有点压力了,其他的人,我还真的不放在眼里,至少在我见过的人里是如此的。

而芊芊和魏冬梅并不能算作真正的人,他们只是一种以灵能方式寄存下来的“回忆”罢了。

段龙和段晓晓是独自待在一个偏房里的,我敲门进去“探望”的时候一连敲了十几次,段龙才把门打开了。

原来段晓晓自从产生了灵能源的体征之后,便开始逐渐也陷入到了头晕、眼黑的负面影响中,而且也经常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境。

这一听就知道是清明梦,不过段龙却说段晓晓的清明梦大多是些混沌看不清的内容,就连声音都充满了嘈杂。

不过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其实并不是段晓晓,而是段龙本人。

我开始详细询问他身上出现灵能抗性的时间是多会儿,段龙仔细回忆了一阵子之后,便告诉我说这有可能是在他在救世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因为当时魏冬梅有一次曾经想把段晓晓带到他们的研究室里做实验,段龙奋起反抗的时候,就曾经亲手打退了两个操控灵能的人,那个时候他们的灵能就没法对段龙起作用了。

不过段龙却如实告诉我说那个时候他还并不清楚这就是所谓的灵能,而且那两个人的灵能强度也和我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过这依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在魏冬梅还活着的时候,她身边竟然就已经有了可以操控灵能的人了?那似乎就说明起源计划在最终被芊芊强行摧毁的时候,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结果,他们对灵能的认知程度应该比我预料的要多一些。

而这似乎就又转回到了那所谓的“第二个岛”上了……

至于段龙生成这种能力的原因是什么,段龙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如果硬要找出一个最大的嫌疑点的话……似乎也就是他当时被人从“海盗”手上救走之后了……说不定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生改变的?

相对于其他的人,我和聂比的谈话时间是最长的,甚至可以说是其他人谈话时长的总和了,因为聂比有我最想了解的内容!

没错,就是他对蛊物的控制能力!

从最初岛上的小黑东西到回到陆地后的壁虎人,聂比都是除月灵之外第一个展现出完全掌控能力的人,现在的他更是可以直接和月灵的灵能进行正面对抗,强行从她手里抢夺蛊物的控制权。

从聂比这里我了解到了他们之前撤离别墅区时的更多细节,按照聂比的说法,第一个察觉到情况异常的人就是他自己,因为他提前感知到了附近蛊物还有那些面具男的异动。

对于这种异动,聂比的解释很模糊,他说只要是附近有蛊物的情绪出现巨大的波动,他都是可以感知到的。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很快就发现聂比的这个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之前在古堡水库那边的情况了。

当时水库底部被杀死了大量的成年巨蜥,我那时就可以切实感应到小巨蜥的悲鸣。

这似乎就表明如果我可以继续“成长”下去的话,也是可以直接感知到附近蛊物的情绪变化的,这对我而言无疑是一个隐形的作战利器。

正是因为聂比的提前感知,才让他们第一时间逃到了别墅区外围地带,然而这个时候除了我们现存的人外,其他人,比如晨曦和尼古丁那帮子尼基人,还有大量的半感染者,他们几乎都在几分钟之内就全部癫狂了,开始变得嗜血且失去人性,如果不是美国人及时赶来,光是这一茬他们就应付不了。

再然后就是一批被月灵灵能所控制的比丘鸟扑了回来,而之前聂比从月灵手上争夺的蛊物群也正是这批比丘鸟,这批赶回来原本是增援月灵方的鸟儿现在却突然被聂比“策反”,最终得以让众人成功逃走。

我叫聂比给我相信口述一下他在控制其他蛊物时的方法,聂比现在应该是伴随着进一步的时间成长,导致语言组织能力也好了许多,他这次不再像于胡海市时候那样,说一些估摸着连他自己都没整明白的词句。

他首先把这种方法概括成了一句言简意赅的话:“向蛊物传达自己的心意。”

没错,就这么一句,却完美概括了我在为数不多的几次控制蛊物群时的感想。

无论是一开始的巨蜥还是最后时刻“死人的帮助”,我之所以能让它们不仅做我想做的事,更还能分清敌我,那完全就是因为我自己的内心就是那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