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秀女入宫

小说: 娇妃缠情:夫君坏坏,别乱来 作者: 水上漂的龟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3:24 字数:2362 阅读进度:1281/1291

那这个名字的主人就册封嫔位吧……

接下来的人,都是这样定了位分。

“高茂。”宗褚叫了一声,将拟好了名单交给他,“下去办吧,还有,找一个叫雪儿的宫女,册封为美人吧。”

高茂有些诧异,不敢多做表现,点头回答,退了下去。

高茂的办事能力很强,当晚就找到了江映雪,直接带到殿中,分配了宫女,赐了美人之位。

第二天,那些女子搬到了自己封到宫殿。

和江映雪同一个宫殿的是嫔位内阁首辅喜欢的庶女皖嫔。

皖嫔是殿里的主宫,江映雪只是住偏殿,算起来她还是归皖嫔管。

那皖嫔,江映雪可是熟悉得很,被内阁首辅宠出蛮横骄纵的脾气,不过还有些脑子。

皖嫔却不知那所谓雪美人是谁,只是听到自己的偏殿里,还住着这样一个雪美人,心中很是不齿。

问着陪嫁进宫的丫鬟:“那雪美人是哪家的小姐?选秀的时候怎么没听过?”

“刚才奴婢打听了,那美人并不是官家小姐,只是宫里的粗使宫女,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迷得皇上赐她一个美人的位置。”

“那为什么一起进宫的都是单独的大殿,却安排她在我殿中?”皖嫔脸颊轮廓又几分像宋婉蓉,此时眉毛一横,十分不喜的模样。

“娘娘是这批入宫秀女中最好位分了,那美人算什么,说明皇上还是最喜爱娘娘的,说不定,第一夜就选娘娘就寝呢。”宫女在一旁拍着马屁。

如果皖嫔知道这位分是宗褚抓阄抓的,估计要气死。

听到宫女都话,脸颊红了起来,倒也没有怪罪宫女,反而羞答答的模样:“如此最好。”

“这是必然的。”

“不过我倒是好奇,同我去看看这雪美人是个什么模样。”皖嫔手一抬,宫女就扶着她,俨然一副贵妃的模样,端架子端得厉害。

江映雪从知道皖嫔和她在一处,就想到她定会来找自己麻烦。

果不其然,东西还没摆放好,人就到了。

“妹妹的名,很是生疏,似乎没听过?”

人还没进门,声音先到。

“参见皖嫔姐姐。”江映雪假装行礼,她现在还不能和皖嫔硬碰硬。

皖嫔直接坐在主位,也不叫她起来,捂着鼻子嫌弃道:“妹妹房中怎么有一股味道,很是难闻,这房间也是寒酸至极,果然是贱婢出身的。”

江映雪莞尔一笑,没有过多在意,毕竟她并不在意皖嫔的话语。

皖嫔身旁的宫女接话:“房间每天都有人打理,不可能有味道,娘娘闻到的只怕是人身上的味道。”

“是吗?”皖嫔装作不知道,天真模样。

“自然,娘娘贵体,又岂是某些贱婢能比得上的。”

“也是,就算爬上了这个位置又如何,贱婢就是贱婢。只怕在这位置上也坐不稳。”皖嫔每一句话都十分嘲讽。

江映雪就一直跪在地上,低头不应话。

皖嫔见她雷打不动,心中无趣:“妹妹好生打理。”

起身往外走,路过江映雪事,故意踩着她的手。

江映雪哼了一声。

皖嫔才装作惊讶道:“真是不好意思,踩到妹妹了。”

江映雪看着红色的指头,心里燃起怒气,现在又没办法把她怎么样,只能转转柔弱了:“无妨,姐姐没有摔倒就好。”

“哼。”皖嫔翻了一个白眼,满不在意的退了出去。

江映雪被身旁的宫女扶起来,看了皖嫔的背影一眼。

“美人你没事吧?”宫女看着她红肿的手指,低声骂着,“皖嫔就如此目中无人吗!”

“嘘,不要让她听见。”

“美人……”

“不过肿了一点。”江映雪温和一笑。

公公有些不喜,脸上的表情没有表现出来:“姑娘这是说什么话,在皇宫咱家可比姑娘熟,自然不会有错,皇上今夜传召的就是雪美人。”

“什么!?”宫女停住脚步,想得清楚了,赶快跑到殿中,人还没站稳,就说话,“娘娘,皇上传召的是雪美人。”

“什么?!”皖嫔正在画眉,听到这样的消息,直接把画眉的爱拍在梳妆台上,直接站了起来,“不可能!皇上不是要召见我的吗!这个小骚蹄子!”

“娘娘要去哪?”宫女看着往外走的皖嫔,有些紧张,又有些对雪美人的不满。

“当然要去看看那个小骚蹄子!”皖嫔一脸的愤然。

“娘娘这样去,只会招得皇上不喜。娘娘不如想想,等明后日就可以再收拾她就可以了!”宫女一脸的刻薄。

“也是。”皖嫔深吸了两口气,好不容易压下火气。

江映雪有些吃惊,她还想着,宗褚要很久才会想起自己来,正在想着要穿什么。

公公脸色很好,讪笑道:“美人刚入宫就得皇上宠幸,是何等的宠爱,美人可不要让皇上等急了。”

“是,谢谢公公。”江映雪没有多少银两,能打点的自然不会有皖嫔多。

公公接过打赏,虽然少,但面前这个人,以后可能是贵妃,也不敢当即就露出嫌弃的表情。

心里明明闲她小气,还要装作感激模样:“谢美人赏赐。”

不多时,人送到了红鸾殿。

宗褚早就在里面等着了,喝着酒,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人到了,宫女公公就都退了出去。

“快过来。”江映雪到门口,宗褚就对着她招手。

“妾身参见皇上。”江映雪一脸娇羞。

“做朕身边。”宗褚拍了拍旁边凳子,甩了甩龙袍,亲自给她倒了一杯酒。

“谢皇上厚爱。”江映雪自然听话。

“你既然是朕的妃子,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宗褚微笑,没有多少疼爱。

可是江映雪很受用,假面笑得开心:“皇上如此,妾身………”

宗褚看她脸红的模样,又那么一瞬间,重合了宋婉蓉的脸,眼中不觉多了几分疼爱。

江映雪抓住了他眼里转瞬即逝的疼爱,只觉得他是对自己的。

“喝了这杯酒。”宗褚把酒杯推到她面前。

江映雪抬起掩面一口饮尽。

宗褚又给她倒了一杯:“爱妃好酒量,好久没人陪朕喝酒了。”

“皇上喜欢,妾身就陪皇上喝。”江映雪抿抿唇。

“好,爱妃就是爽快。”宗褚几句谈话,就押着江映雪喝了很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