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拿自己的命跟她赌!

小说: 娇妻重生:墨少,强势宠 作者: 吾王美如画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7:22 字数:2196 阅读进度:345/361

呵......

白宏图不禁在心里冷笑了起来。

虽说他之前是被白雪给坑了,但那是因为有人在背后给她出谋划策。

再加上,他弟弟白宏韦死后,他一心都在白家的企业上,根本就没把白雪放在眼里。

所以才导致他落得今天这个局面,无法翻身。

可再怎么说他五十多岁的人了,走过的路比她吃过的盐都多,在商圈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跟他玩这套,真当他落魄了,脑子也丢了吗!

他一看白雪跟这男的关系就不简单,不然她也不会急着否认跟段潮生的关系。

想到这白宏图开口道:“小雪,你非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当真不给大伯一条生路?非要看着大伯死在你面前是吗?好,好,既然如此,与其被生哥的人抓住打死,还不如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你放心,等我做了鬼,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联合生哥搞的我家破人亡,吞了我的财产不说,现在还想要我的命,我疯了?呵呵,那你们就当我疯了吧,反正就算我不疯你也会让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不是吗!“

白宏图有些踉跄的拖着狼狈的身体站起身,脸上因为绝望而变的狰狞起来,他双眼猩红的瞪着白雪,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定会不得好死!”

说完,他转身看向道路一旁的墙壁,就要往上撞去。

速度之快,根本就没给任何人拦他的机会,就听砰的一声,白宏图脑袋撞在了墙上,然后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赤红的鲜血沾染在墙壁上,似是在挑衅着白雪,又像是在宣告他的胜利。

没错,白宏图这一撞,成功的向所有人证明了他并没有疯。

哪有疯了的人头脑会这么清醒,会绝望到想要去zì shā?

一般疯了的人不就是因为太绝望了,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导致精神受挫,用另外一种方式来逃避现实吗?而他没有,既然逃避不了,那他就去面对,这样的人会是疯了吗?

想都不用想,在白宏图选择撞墙zì shā的时候,就已经有结论了。

当然,他肯定不是想要真的zì shā了,他只不过是希望用这种方式向大家证明他没疯而已。

这是最有效,也是最有说服力的。

他在撞的时候也是拿捏了力度的,看着是不管不顾猛地冲上去的,其实就是动静大雨点小。

又加上他刚才跪在地上使劲磕头,脑门早就全是血了,根本就分不清楚那血是他撞出来的还是磕出来的,反正有血就对了,这会儿他更是直接躺在地上装晕了。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坐实他没有疯的事实。

既然他没有疯,那也就意味着他刚才所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了......

在场的吃瓜群众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们了,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

要说之前听到的看到的都已经够颠覆他们对白雪的印象了,可这会儿回想着刚才白宏图说的那些话,那已经不是颠覆可以来描述的了,脚踏两只船这都是小事,她竟然还搞的白宏图家破人亡,这可就有点厉害了,而且现在还逼的人家撞墙自尽。

真的是太恐怖了,完全看不出来,表面上这么单纯柔美的女人会是这样的。

妈耶,惹不起惹不起,这种事还是要离她远一些为好,白雪就看到周围那些人一个个都又是摇头又是小声议论的,脸直接就黑了,尤其是看到躺在地上昏迷的白宏图,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双手攥成拳头,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她怎么都没想到白宏图竟然给她来这一招,这下她说什么都没用了。

白宏图你够狠,拿自己的命跟她赌!

张杨在一边,这之前的事还没处理完呢,又来一出,他脑袋都大了。

这剧组开机之前是不是没有查黄历,一个一个的,都差点闹出人命,这剧还让不让他拍了?

可是气归气,但总不能真的看着他们这么闹吧,剧组要是真的出了人命,那就真不用拍了。

张杨也是没想到白宏图会突然选择撞墙zì shā,连忙让人上前阻拦。

但还是晚了一步。

不过确认白宏图还有呼吸后,松了一口气,赶紧打了个120,等救护车把人拉走。

他是松了口气了,可有人却松不了气了。

宫樊现在脑子里面只有白宏图那一句,白雪是生哥的女朋友,至于其它的他已经放弃思考了,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本来他还在心里告诫自己,白宏图可能是在挑拨他跟白雪之间的关系呢,要相信白雪,可是现在看到白雪那有些阴狠的表情,他心里的那份信任便逐渐的崩塌了。

但可能是太喜欢了吧,他还是想要听到白雪亲口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解释一下吗?”宫樊深吸了口气,他双手抓住白雪的手臂,尽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暴动,细听之下都能听到他隐忍的声音之下带着颤音。

毕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受的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给自己种草原吧!

何况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让他感觉自己就跟一个傻子一样。

“那个生哥到底是谁,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你告诉我!”

白雪双眼轻轻闭了下,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眼帘也跟着掀开,他看着宫樊,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你弄疼我了......”说着她试图扒开他的手,可宫樊那两双手就跟钳子似的。

她费了半天劲也没撬开一点。

反而被宫樊抓的更紧了,他使劲晃了两下白雪,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愤怒起来,“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宫樊几近咆哮,“回答我,听到没有,你跟生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然而他越激动,白雪反而越淡定,她一双眼睛直视着宫樊,开口道:“你还想要我说什么?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我说他说的都是假的你信吗?你根本就不相信我!连你都不相信我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