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4章 意气风发

小说: 绝世剑魂(讲武) 作者: 讲武 更新时间:2018-08-05 16:56:13 字数:2302 阅读进度:2037/3644

这时候,叶飞从石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外面咄咄逼人的气势,还有刘勇等人气的铁青的脸色,他微微一笑,深深看了林贵一眼:“你真要让我们打头阵?”“哼,叶魔头,这可不是我让你们打头阵,而是我们联盟全体武者一致,要求你打头阵,毕竟这里就你战力最强,又不是我们联盟中人,不让你打头阵,难道还让我们打头阵?”林贵语带双关,不但借助联

盟的力量,压制了叶飞,还顺带把叶飞彻底孤立在了联盟之外。

叶飞不经对林贵高看了一眼,“不愧是皇城最强家族,好,既然林盟主既有此心,叶某若不从命,那可就成为众矢之的了。这个头阵,我打了!”

这番话,也当场让林贵傻了眼,刘勇也震惊的看着叶飞,也没想到,面对林家的逼迫,叶飞会如此痛快的选择屈服。

叶飞故作郁闷的瞪了眼刘勇,又低声传音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别看他现在笑,回头有他哭的时候!”猎杀兵煞的时候很痛快,但真当把一万兵煞,杀的只剩下孤零零一百头的时候,叶飞才猛的醒悟,这些兵煞,可是皇族的心头肉啊,结果短短十天,就被他杀的差点全兵覆没,这要是让皇帝查出来,那还

不立马砍了他的头。

叶飞心中正后悔找不到人背黑锅,既然林贵跳了起来,叶飞当然是求之不得,面对林贵的恶意逼迫,叶飞不但性情大变,主动认怂。而且林贵吩咐什么,叶飞就干什么。

林贵吩咐他打头阵杀出去,叶飞二话不说,提着玄铁重剑,带着刘勇这些人就杀了出去。

林贵吩咐叶飞去攻击那些孤零零的兵煞,叶飞闷不吭声,扛起重剑就上。

林贵吩咐叶飞把获得的魂石交给他,叶飞不顾刘勇等人铁青的脸色,老老实实,就把那一百多颗可怜的魂石,全部交给了林贵。

“怎么才这么几颗,上次我放在石屋里的那些呢?”

叶飞眯着眼睛没说话。

“林贵,你不要逼人太甚!”刘勇彻底的无法忍耐了,忽然无比愤怒的跳出来,一副要跟林贵拼命的样子,把林贵当场吓了一跳,林家的武者更是人人紧张,生怕林贵把叶飞逼急了,赶紧把林贵拉走。

林贵也是聪明人,明白叶飞认怂,完全是忌惮他组建这个联盟,不敢触犯众怒,他要是逼的太紧,反而会弄巧成拙,林贵这才不再逼迫,而是得意洋洋,意气风发的走在最前面,“算了,能让姓叶的主动认怂,这也证明了我林贵的本事,还在林晨之上,现在先稳住这魔头,等皇城狩猎结束,自有我林家的主宰,来取这叶飞狗头!”林贵不无得意的想到,就是走路的脚步,都轻飘飘

的如在云端。此时趁着叶飞“不敢触犯众怒”,林贵更是彻底拿出总盟主的气势,颐指气使沉声命令道:“叶飞,别以为打了头阵就算了,十天前,周围的兵煞明明成千上万,怎么现在居然孤零零的半天都看不到一头,

现在我命令你,立刻进去附近的兵煞军营,查探一遍!”

“什么,兵煞军营?”很多武者脸色都变得难看,他们犹自记得许多同伴,被抓进军营恐惧的惨叫声。

尽管四周一个兵煞都没有非常奇怪,还是没有一个武者,敢轻易接近那处军营。

唯有叶飞,当任不让,抬脚大步就走了进去。只是他才进去,就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惨叫声。

听到这声惨叫,林贵和一群武者全部手脚冰冷,“怎么可能,那叶魔头如此强大,进入瞬间就遇害了,不好,这果然是兵煞的陷阱!”

轰!

刚才还紧密团结在林贵周围的武者,瞬间如惊弓之鸟,你推我挤的朝着军城就逃,作为总盟主的林贵,更是苦胆都要吓碎了,竟是下意识的推开挡路的人,想要第一个逃回军城。

“救命,救命啊!”可就在这时,另一座军营内,居然摇摇晃晃,走出来好几个衣衫褴褛的身影,其中还有一个,没有力气站立,只能在地上爬。这又是把逃命的武者们吓了一跳,不过在看清楚这些人的样子的时候,所有的

武者,都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是他们,是那些被兵煞抓走的人,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被兵煞抓走了吗,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林贵到底颇有头脑,他第一个反应过来不对劲,叶飞既然遇害,刚才那惨叫,岂能叫的中气十足,居然比打雷还响?

他马上冲向那几个从军营中逃出的武者。

不仅是这座军营有人逃出,其他的军营,在叶飞打散掉所有的兵煞后,居然陆陆续续,有人逃出,就连刘勇的几个侍卫,也脸色苍白的从一座军营中恐怖的逃了出来。

“是兵煞,它们把我们拖进军营,不断吸我们的精血和生机,可是就在不久前,兵煞禁锢我们的阴气,忽然先后消失了,我们这才慢慢恢复一些力气,挣扎着逃出来!”

几个逃出来的女子,都是嚎啕大哭,被兵煞抓走的这段时间,绝对是她们的噩梦,她们不但被兵煞吸走了大量精血和生机,就连她们的容貌,都变得苍老了几十岁,许多人的身体血肉,都是亏损干瘪。叶飞走出军营的时候,还意外的看到了在地上艰难爬行的王建,只是此时的王建,仿佛被榨干了似的,饱满的肌肤瘦成了皮包骨头,干枯的双手,更是枯枝一样,在地上打颤,哪怕是仇敌,叶飞还是忍不

住叹息一声,无比同情的走到王建面前。

“王公子,我早说了,让你小心身后的兵煞统领,可惜忠言逆耳啊,你就是听不进去,不肯相信我!”

叶飞叉着腰,站在王建面前。

王建眼窝深陷,如榨干的人骨头,浑身哆嗦的抬起头,看着叶飞,什么都没说,只是留下无比悔恨的眼泪,他不是悔恨不相信叶飞的话,而是悔恨,不该跟叶飞作对。

轰!

兵煞之地的变化还不仅如此,随着九成九的兵煞,被叶飞炼化干净,剩下的最后一成,也被打散,失去了兵煞镇压的道君世界,突然出现一座巨大的桥梁,从外界,一直落进了这片兵煞之地。而在看到那座神桥的瞬间,在场大部分武者,都激动的流下了眼泪,“太好了,是道君桥,这场可怕的皇城狩猎,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