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失了脸面的田卿

小说: 锦绣田园之娇女要招夫 作者: 冰茉 更新时间:2019-09-11 16:31:48 字数:4452 阅读进度:201/212

可怜洪玉衡脚受了伤,朝刘顺他们呼救无果后,做惯了粗活体力很好的莲儿更是铆足了劲的追他着打,又惊又怒的洪玉衡躲避不开,身上硬生生的挨了好几棍子。

这家的小姐弱的风都能吹倒,偏这死丫头个子不大却一身的蛮力,自己翻入别人家的宅院已经是失礼,还被人家的小姐撞上,若事情闹大,恐怕不好收场,好汉不吃眼前亏和识时务为俊杰,都是洪玉衡这些年在打架时积累的经验。

啥脸面不脸面的,他也不顾及,只是连连向莲儿求饶,“你先放下棍子,咱有话慢慢说,我就在这隔壁住,你可以过去问问,真不是坏人。”

看到洪玉衡俩手护着脑袋朝莲儿求饶,戴淑仪觉得眼前比她年纪还要小的黑瘦少年,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咋看和蟊贼沾不上边,既然人家都说了是隔壁的,脚还受了伤,怎能再让莲儿胡闹下去。

“莲儿,快停下,我头好晕,你扶我回去,他既说是隔壁的人,让奶娘去隔壁打问以下便知。”

戴淑仪身子本就不好,这些日子大多都在床榻上躺着,饮食也不当,说头晕也不是弘骗莲儿。

莲儿听到二小姐的话,回头看到二小姐手扶着一株小树,身子有些摇摇欲坠,脸色好像更加不好,她转过头,把木棍朝洪玉衡丢了过去,“今儿看在我家二小姐的面子上,饶了你,哪里来滚哪里去!”

这死丫头的意思要他原路返回,要是脚没崴,翻墙爬树那是再不能轻松的事情,可这会他连走路脚都疼的要命,洪玉衡满脸的窘迫,“哎,姑娘,我脚伤了,这墙和树实在是爬不上去,能不能让我从你们家的正门出去?”

二小姐原本就是被继夫人无中生有的打发到了这里,若让恶毒的继夫人得知她们才来没多少日子就有陌生男人在这里出入,那二小姐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搀扶着主子的莲儿冷笑着呵斥他,“嘿嘿,你这个人不知好歹,放了你,还得寸求尺了不是!”

戴淑仪不想多生是非,自己的路太狭窄,她也不愿与人交恶,吩咐着气哼哼的莲儿,“若真是隔壁的人,咱也不好做事太过,你扶我先回去,再让奶娘去隔壁,把他家的人叫过来把他弄回去吧。”

听到这家小姐要派人去找田卿,怕田卿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洪玉衡弯腰捡起地上莲儿扔过来的木棍,“小姐,不用去喊他们,我自己能走回去。”

戴淑仪由莲儿扶着走回自己的院子,洪玉衡拄着木棍也从后院里出来。

莲儿把主子扶进院子,让她自己先回屋子里,莲儿把大门从外面关上。

她正要去找程妈,看到洪玉衡拐着腿也跟了过来,见到她竟然一屁股坐了下来,莲儿小脸立即拉的老长,“你不在后院等着,来这里干吗?还想讨打吗!”

刚好程妈从厨房里端着给戴淑仪做的莲子羹出来,看到二小姐院子外坐了个男人,莲儿正在骂他,程妈吓了一跳,险些把托盘打翻。

田卿在戴家大门外拍了好一会子的门,没人应声,仔细看看大门也没上锁,心里疑惑,这大宅子里应该是有人住的,咋会连个门房都没有呢?

正要转身离开,听到厚重的木门缓缓的打开。

程妈出来了。

得知青天白日的隔壁的男子竟然跳墙过来,她也很是气愤,不过自家二小姐说的也有些道理,把心里的郁闷隐藏起来,要去隔壁请人过来。

看到程妈的打扮,田卿明白这妇人是这宅院里的仆妇,她脸上浮现得体的笑容,“这位妈妈,我就住在你们隔壁,才搬过来没多少日子,今儿有些空闲,特意上门拜会你家夫人的,不知你家夫人可在家?”

眼前的姑娘是隔壁的,瞬间想到那个二小姐大门外坐着的那个混帐东西,程妈脸色更加阴沉,为了二小姐的名节,她也知道不能在大门口说那件事。程板着脸邀请田卿,“这位姑娘,我家主子可不敢劳你拜会,不过你来的正好,也省了婆子我去你府里请人过来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请进来吧!”

这仆妇的态度和神情很是不好,知道是洪玉衡惹了祸,田卿忍了下来,跟着程妈进了戴家院子。

担心洪玉衡田卿也顾不上打量戴家的宅子风貌,和这仆妇也不熟悉,没有啥可说的,只是默默跟在程妈后面朝前走。

接连过了一个大院子,又绕过一个园子,田卿看到洪玉衡耷拉着脑袋坐在一个小院子的台阶上,她又气又好笑,“洪玉衡,你果然在这里,爬墙的滋味不错吧?”

田卿讥讽的话让羞愧的无地自容。

程妈厌恶的看了眼洪玉衡,又把脸转向田卿,冷冷的催促着,“姑娘,废话也不多说,我家主子不想多生是非,你把他带回去吧,要是这样的事再有一次,我们可要报官了!”

自己头一次让人这样看待,田卿暗暗咬了咬牙根,脸上带着诚恳的笑容,给程妈赔不是,“妈妈,给你们带来困扰,是我们对不住了,这篮子里的点心是我们自家做的,还请你赏脸收下。”

不想和外人多掺合的程妈并没给田卿面子,挥着手让她把人带走。

这个仆妇难打交道,田卿也不能再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狠狠的剜了已经站起身子的洪玉衡一眼,“你不走,还愣着干嘛?”

洪玉衡耷拉着脑袋随着田卿出了戴府。

回到自家院子里,田卿把篮子放下,冲着蔫巴巴的洪玉衡发了好大的火。

说啥也不让他在作坊里再待下去,杨莲他们也不敢来劝。

自知理亏的洪玉衡让刘顺套马车把他送回自家铺子。

听到他要回家,田卿阴沉着脸,“洪玉衡!你让我省点心,好胳膊好腿的不回家,这下脚崴了,你要回家,让你爹咋看我呢!刘顺,去找个大夫回来,要是让他腿脚残了,我的麻烦可大了!”

大夫过来看过,说是脚跟有些骨裂要静养一个月才能痊愈。

在戴家失了面子的田卿,这会脸又拉的好长,“听到了吧,这都是你自己作的,好好的在床上躺着,啥时候脚伤养好,你啥时候就自由了。”

转眼又过去了三日,作坊也正常的运作起来。

田卿知道自己不回家过中秋,哥哥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再加上心里还牵挂着临丰的那些荒田还没买回来,她去洪掌柜那里送货回来,就决定带着刘顺离开。

拄着拐杖和杨莲他们把田卿他们送走,洪玉衡没想到自己一念之差,这次不能跟着田卿再去临丰,看着马车远去,心里很是失落,站在在铺子外面上发呆。

刚好莲儿要出去给小姐买绣线,看到洪玉衡那傻呆呆的模样,嘴撇撇,迈着轻松的步子朝街市上去。

等她在街市上逛了大半个时辰回来,看到洪玉衡还在那里没个动静,莲儿心里想着这小子八成是个痴呆货,也就没理会。

眼前就是田家点心小铺,她也闻了好久的味道,也是这几日才知道隔壁这家是做点心生意的,也想进去瞅瞅那诱人的点心到底有多好。

进了铺子就是客人,杨莲在这里没熟人,也能放的开,她本就是个玲珑嘴巧的人,再加上铺子点心做的别致滋味又好,差不多进来的客人都多少买几样点心回去,这几日铺子生意也日渐好起来。

看到莲儿进来,杨莲热情的招呼着,“姑娘,你喜欢吃甜味的,还是咸味的点心,还有果子味的,咱这里都有。”

莲儿见掌柜的热情,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掌柜的,你不用招呼我,我先看看。”

看杨莲笑着离开,莲儿漫不经心的把眼睛扫向柜台,瞬间就被柜台上摆放的各式点心给惊住了,“呀,你们的点心可真好看!”

杨莲用小碟子装了一个带着果子的小点心走了过来,笑吟吟的问着,“姑娘,你要不要尝尝味道?”

没想到还能白吃,莲儿的小脸都羞红了,她又抗拒不了香甜滋味的诱惑,怯生生的给杨莲道了谢,接过来那个小碟子。

四下打量这铺子里也没别的客人,莲儿轻轻的咬了口点心,是她从来没吃过的,又松软又香甜,样子做的也精致,自家二小姐说不定会喜欢。

把碟子里的小点心吃完,莲儿挑好看的买了三样,先让二小姐回家尝尝,要是好吃,她再过来买。

提着装在盒子里的点心走出铺子,正好和洪玉衡打个照面。

洪玉衡想起这个凶丫头那日拿着木棍打他,眼神缩了下,急忙闪过身子把路给她让开。

嘿,这小子是怕了自己,没想到时常受人欺负的自己也能让人惧怕,莲儿的开始有些自大,她收敛了脸上的喜悦之色,冷哼一声下了铺子的台阶。

莲儿回去就当作笑话和戴淑仪学了一遍,自己先嬉笑了一阵。

戴淑仪白了眼,自己的婢女一眼,“你呀,到了这里胆子是越发的大了,都敢盯着男人瞧,真是没脸没皮,像个啥样子,让奶娘知道,又该训斥你。”

被二小姐说的脸红,莲儿不服气的说着,“莲儿不是看着二小姐正日的闷着,想说个笑话让你乐呵一下子,咋就说我没脸没皮的。”

自己身边也就奶娘和这小丫头了,戴淑仪不想看莲儿生气的模样,捏捏她的小脸颊,“好了,说你几句,就给我甩脸色,用不用我给你赔礼道个不是啊。”

这丫头生气的快,高兴的也快,立即把点心盒子提了过来,“二小姐,莲儿哪敢啊,你不是胃口不好,不乐意吃饭,瞧莲儿给你买了啥稀罕东西?”

打开点心盒子,清新的果香味飘了出来。

三种花色的点心摆在桌子上,顿时吸引了戴淑仪的目光,“莲儿,这些点心比京城的还要好,你打哪里买回来的?”

见二小姐惊喜,莲儿得意洋洋的说着,“二小姐,你不会想到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咱隔壁田家小铺,里边的点心花样可多了,个顶个的好吃呢!你快尝尝!”

原本想推辞说不饿,可这点心也忒诱人,戴淑仪去净了手,也拿起了带着果子的点心。

把点心托在手心里,戴淑仪仔细的看了一遍,开心的说着,“莲儿,你看这点心还是三层的,颜色也不一样。”

看到主子欣喜,莲儿也松了口气,她俩眼带着期盼望着,“二小姐先别管颜色,你尝尝能不能如口,要是你稀罕吃,程妈也不用再犯愁二小姐会越来越瘦了。”

闻到香甜的味道,看着也赏心悦目,戴淑仪眼睛亮晶晶的,“能把点心做的这样与众不同,味道肯定没得说,这么好看,我都舍不得吃掉。”

自家主子心情好,莲儿越发的胆大,拿起另外的一块,笑眯眯的开了口,“这点心又不是摆设,买回来就是吃的,二小姐不忍心下口,那莲儿可不客气了。”

主仆二人一人分吃了一块点心,剩下的那块留给了程妈。

得知自家小姐喜欢吃隔壁田家的点心,心里也有些欣慰。

这几日程妈从街坊嘴里知道,这田家当家作主的竟然就是那日上自家宅子里的那个姑娘,程妈想起自己那日对田卿有些无礼,很是后悔,早知道就该收下那些点心,不为别的,能让闷在家里的小姐多交个这样有本事的朋友也是好事,说不定俩人相处的久了,自家小姐懦弱的脾性也能改一改。

心里存了这样心思的程妈,不知道田卿已经离开,她还特意做了京城里的风味小吃让莲儿送进了田家作坊。

田卿已经走了好几日,洪玉衡心情已经有所好转,看到提着食盒的莲儿上门,又想起那日自己做的蠢事,脸色微变。

“莲儿姑娘,你们可真客气,还送稀罕吃食过来,要是我们卿丫头在肯定很开心。”

得知是邻里街坊给他们送吃食,知道田卿最为好客,杨莲不敢怠慢,笑呵呵的接过莲儿的食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