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楼顶惊魂

小说: 借阴命(圣堂幽) 作者: 圣堂幽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1:08 字数:2461 阅读进度:528/539

顶楼聚集了不少人。

这些人都整整齐齐的躺在地上。

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衣服,画着浓妆。

每个人都是一双熊猫眼加上一个血盆大口。

看起来那叫一个慎得慌。

我压低了声音,冲着旁边的人说道:“都小心一点,这楼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叶承大喇喇的一挥手,带着几千名鬼将直接包围了整个天台。

天台上面的那些人都没有醒过来。

但是我感觉,由于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所以我根本就分不清楚天台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没好气的冲着叶承说道:“要不然你现在回去吧,反正我也不需要你了,即便找到那东西我也不怕。”

叶承却冲着我摇了摇头:“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才不会随随便便的抛下你呢。”

“我的意思是说,你身上的气息扰乱了我的判断,你还不如直接回鬼门,不然的话,我都找不到那个东西的所在处了。”我一脸郁闷的看着叶承。

叶承挠了挠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这货冲着我颔首,然后冲着我拱了拱手,接着就原地消失。

眼看着叶承的身体快要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然而就在此时,叶承原本淡化的身影却突然变得凝实,而且叶承的眼神也跟着一变,突然握紧了手中的长刀,黑色的长刀朝着我的头顶袭击了过来。

我迅速的躲开,陆坤拿着桃木剑直接顶上。

叶承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他同陆坤对了一招之后就后退数步,手中的长剑插在了地面上,脸色难看,艰难的挤出了一句话:“离我远点。”

“什么意思?”我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

叶承眼睛慢慢的变成了红色:“老大,你离我远点,我感觉控制不住自己了。”

要知道叶承可是一个鬼王啊。

跟之前灵大人所召唤出来的那些纸做的鬼王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灵大人召唤出来只做的鬼王只是和叶承身上的气息很相似,但战斗力上,和叶承相比,那就差得太远了。通俗点讲,就是灵大人召唤出来的那些,不过就是辅助,而叶承最少也是个打野。

看来这楼上的确有东西。

我四处的打量。

叶承又拿着长剑朝我的方向袭击而来,陆坤拿着桃木剑站在了我的身前,抵挡住了攻击。

而我在此时,突然之间丢出了手中的冥火,砸在了半空中的黑暗上。

接着我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叫。

几乎要把我的耳膜给磨破。

但这一声音其实很熟悉。

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可是最先变的脸色的却不是我,而是一直拦在我身前的陆坤。

陆坤的脸色迅速变得很难看,挡在了我的身前,脸色惨白。

叶承被他格挡在了不远处。

无论叶承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前进分毫。

陆坤二话不说丢出了不少黄豆。

豆子在地上变成了穿着黄金色铠甲的将领,同边上的鬼将打了起来。

而燃烧着冥火的地方,却有光亮从外面照射进来,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但这个似乎是一个空间裂缝,很快就愈合了,连带着冥火也消失了踪影。

刚才被我打中的那个人跌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嘤咛。

顿时我也顿住了脚步。

王帅想要过去看看到底是谁,可是陆坤的剑比他要快,陆坤直接拦住了王帅。

叶承由于没有人牵制,一剑朝着王帅的方向杀了过去,我眼疾手快,直接冲到了叶承的面前,割破了手指,让鲜血流淌进了叶承的眼睛。

叶承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立马就恢复了正常,叶承一脸清明的盯着我,突然抽出了手中的长剑,一把了地面,目瞪口呆的盯着我说道:“我刚才,我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叶承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老大,我真不是故意的,臣愿以死谢罪。”

叶承说着,抓起了手中的长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一把拦住哭笑不得:“都什么年代了?别搞这么些有的没的,我以后还要找你帮忙呢。”

叶承看着我的眼神愈发的柔。软:“老大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护你周全,像影子一般的保护你。”

“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休息一下,”我说着,直接召唤了鬼门。

一开始召唤鬼门的时候还出不来,但是我用冥火在空间处撕裂了一个口子,鬼门这一次算是出来了,不过这一次的鬼门只有巴掌大小,好像我一脚就能够踩碎似的。

挂在鬼门上面的那张脸也很惊讶,在地上直蹦哒:“老大,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突然都变成了巨人了?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而且这里特别难受,我觉得自己都维持不住。”

我没好气的说道:“维持不住就少废话。”

我把叶承塞进了鬼门里,本来叶承是不愿意离去的,但是我是拉硬拽,还好鬼魂是可以缩小的。要不然就鬼门这点大小,连叶承的半只脚都塞不进去。

我本来还想利用鬼门的特性,当做任意门来使的。

但眼见着鬼门这个大小,要想直接把我塞进去,如同痴人说梦。

事情怎么就突然之间变成这种地步?

光是想想都觉得郁闷。

鬼门一脸纠结的盯着我说道:“老大,我把你的朋友送进去了,你怎么办?这可不是个好地方啊,我能够感觉到这里的阴气都快赶得上地府了……”

鬼门还没说完,我一脚朝着他的方向踢了过去,这货直接消失。

叶承和那些鬼将都离开了之后,天台上的阴气才没有那么浓重了。本来叶承和鬼将身上就带着阴气,再加上天台上的阴气本来就重,两方加成,更加让人觉得不舒服。

谢子煜也一脸疑惑:“老大,你这是做什么?鬼门好不容易能来,就算咱们进不去,好歹把它撑大也可以啊。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鬼门的特性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不用,”我回头看了一眼谢子煜:“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给我把嘴闭严实了,要不然,我不介意杀你灭口。”

“掌门大人说的这是什么话?”谢子煜吓了一跳,捂住了自己的嘴说道。

“别打岔,我不是你家的掌门大人,你们茅山群龙无首,长老才把这个位子给我的,我是龙虎宗的人。”我懒得从谢子煜废话,若不是因为在这个城市找不着路,我们才不会联系茅山分部的人。

而现在,陆坤的身上散发着怨气,身体微微的颤。抖,更多的却是恨,滔天的恨意。

因为刚才被我打落到地上的那个人,我们都认识。

而且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