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昔日画卷

小说: 康熙宠妃 作者: 指尖的精灵 更新时间:2015-03-14 21:29:15 字数:3236 阅读进度:26/57

“娘娘您还是吃些吧,皇上今晚去了延禧宫。”碧竹瞧了一眼桌上丰盛的晚宴,劝说盛装打扮孤零零一人端坐在桌旁的宜妃。

“延禧宫?今日洛答应刚搬到延禧宫?”宜嫔挑眉,因怀孕而略显丰腴的身子,晃了晃,笑得妖娆,却难掩眉眼间的落寞。

“是的,奴婢可听闻,今日洛答应搬家,延禧宫出名的“鬼屋”可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身为宜妃的贴身宫女,碧竹自然懂得说什么会给主子添堵,说什么又能逗主子开心。

果然,刚刚还坐在桌前自怨自艾的宜妃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咱们的皇贵妃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皇宫里独一无二的表妹!当年又是哥哥情分,又少女怀春,英雄情怀的,本宫倒是纳闷,她那么多花样,到床上,是称呼皇上“情哥哥”,还是喊什么情郎?表面瞧着是个无害大度的,可是这私底下也不见得有多干净,不过是倚仗着佟家,又聪明不会触及皇帝的底线。”宜妃的泼辣在宫中是真正出名的,在外面是,本性更泼辣。

“娘娘,奴婢不敢妄言主子们,但主子肚子的小阿哥才最贵重。”碧竹,安抚着动怒的宜妃。

果然,宜妃温柔的抚摸着已经显怀的肚子,面色慢慢缓和下来。

“娘娘,天色不早了,皇上怕是不会过来了,咱们也歇息了吧。”碧竹瞧着宜妃根本没动几筷子,已经凉透了的晚膳,还在不动声色的劝说着。

宜妃抬头,神情恍惚的瞧了一眼身旁的空荡荡的位子,耳畔仿佛又想起皇上低沉的声音,“秀娥,以后你的生辰朕一定都陪你过,让你开开心心的过。”那情景仿若就在昨日。

“天色不早了,走,咱们去瞧瞧德贵人去。”宜妃甩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有的时候,人的快乐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北三所,只不过比冷宫好听点,窝在紫禁北面最角落的地方,破败而荒凉。据说,进了北三所的人呢,不管是何缘故,何身份,只要呆上三个月,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而今年的北三所,格外的热闹,多了一个安嫔,又多了一个还带着六阿哥的德贵人,不,肚中还有一个呢,若再是个小阿哥,不知道皇上又会赐什么福气的名字。

宜妃嘲讽的想着她的死对头乌雅氏,不过是个包衣奴才,凭什么处处跟她比肩?

虽然早就耳闻北三所的破败,宜妃却是第一次亲眼瞧见如此破烂不堪的房屋,简陋无比的室内摆布,同样大着肚子的徳贵人,盖着一床脏兮兮的棉被,同样破烂不堪的窗纸,挡不住初春的寒意,德贵人的贴身婢女落梅正哄着不知何缘故,啼哭不停的六阿哥。

本想来耀武扬威的宜妃瞧见如此凄凉的景象,一时之间居掀然愣在原地了。

“怎么宜妃姐姐来了反倒不说话,是嫌弃妹妹这地方太破败了吗?”反倒是德贵人掀开被子走下来,先寒暄。

不过短短十多日的冷宫生活,徳嫔原本因怀孕而略显丰满的身子,像泄了气的气球迅速瘪了,那浑圆的肚子显得额外的大,未施粉黛的脸上干燥惨白,狼狈不堪。

瞧着昔日光鲜亮丽的仇人落到如此地步,反应迟钝了的宜妃一点都不输气场,得意的开怀大笑,“哎呀,姐姐我还真没想到妹妹的日子这么艰难,瞧瞧,窗子还是漏风了的,床上的棉被都不够,连个像样点的茶杯都没了,也是姐姐考虑不周了,原想着乌雅妹妹有着当内务府总管的祖父,虽说进了冷宫,可私底下总能偷偷照顾点吧。”

宜妃放下手中刚刚已经缺口有裂纹的茶杯时,不知道是否故意手抖了一下,桌上唯一饿茶杯轱辘一圈,蹲到泥土地上,摔碎了,宜妃眼睛含笑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有一点歉意的继续说,“瞧本宫这记性,怀孕了就是忘性大,本宫都忘记这内务府总管换人了,德妹妹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宜妃笑眯眯的双手捧着肚子走到越发显得瘦削的德贵人面前,同为孕妇,一丰腴圆润,一瘦削干枯,这无言的对比就压得德贵人心头沉甸甸的。

可德贵人仿佛一点都没听出宜妃话里的讽刺,依旧笑得温柔,“宜姐姐言过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皇上的一言一行自然也是有深意的,倒是妹妹还没恭祝姐姐生辰快乐,而且姐姐往年生辰不都是皇上陪着过的吗?妹妹倒是真弄不明白了,姐姐今日怎么有时间来看望妹妹?”

恰好在这时,六阿哥突然哭得更大声了,宜妃才从尴尬中惊醒过来,走到落梅那边,仔细打量着哭得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六阿哥,先天不足让这孩子本就比一般婴儿羸弱,德贵人又突然出了事情,这个有“福”字的婴儿怕是.......

想到这里,宜妃才找回了脸上的笑容,笑得更灿烂,“皇上自然是政务繁忙,本宫闲着无聊就想瞧瞧妹妹来,尤其是我们六阿哥,瞧哭得这可怜的模样,妹妹可要好好打算一番了,皇贵妃娘娘既然能抱养四阿哥,若是妹妹好好恳求一番,想必也是肯照拂一下六阿哥的。”

宜妃自然将德贵人瞬间惨白的脸色,摇摇欲坠地的身子都看在眼中,心中冷笑,不过是皇贵妃身边的宫女出身,还真以为得了皇上的宠爱,就能跟她们这些满洲贵族平起平坐?

隔壁的安嫔也算是落魄了,可她宜妃敢担保,同样在被遣送到北三所,安嫔绝对要比宜妃生活得好多了,满洲贵族的家底可不是这些没见识的包衣奴才能比拟的。

听宜妃提及皇贵妃,德贵人心里都在滴血,这次无妄之灾,都是皇贵妃害的,还有那个该死的四阿哥,那口口声声喊她这亲生母亲贱人的四阿哥!她乌雅氏早在当日就发誓了,乌雅氏今生绝不承认四阿哥是她的孩子。

对!她还有六阿哥,她的胤祚!皇上亲口承认有福气的孩子!她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

看着徳嫔神情变幻的站在原地不再啃声,百感无趣的宜妃,笑着说,“这北三所可真是冷,本宫可怕冻着肚中的龙子,就不多奉陪了,可惜永和宫如今空荡荡无一人,姐姐以后想要串门都难了。”

说完,宜妃扶着碧竹的手,慢悠悠的往外走去。

在宜妃快要迈出门槛时,德贵人突然开口说道,“看在姐姐在生辰时还好心探望妹妹的份上,妹妹我就好心给个忠告,姐姐可要小心洛答应啊。”

“洛答应?”两人斗了这么久,宜妃清楚德贵人可不会真这么好心,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

“可不就是名不起眼的洛答应。”德贵人低着头,室内也昏暗,宜妃并不能看清德贵人脸上的表情。

“姐姐哪怕不说,我也猜得到,皇上之所有忘记姐姐的生辰,可是去陪洛答应了?”德贵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可是让宜妃心惊不已,皇上可不仅仅免了额参内务府总管的职位,几个包衣世家也都被好好收拾了一顿,宜妃可不信在这关节眼上,已经进了冷宫的德贵人还能打探到皇上的踪迹。

这次,轮到德贵人笑了,“瞧姐姐的脸色,也知道想必妹妹猜得没错了?别的话,妹妹也不多说了,姐姐认为妹妹我何故突然落得如此地步?”

说完这话,德贵人低下头,再也不吭声了。

她忘不了,那还是怀上六她阿哥,最得宠的时候。

刚刚搬到永和宫的德贵人亲手做了点心,兴高采烈的去乾清宫皇上的书房,想要给帝王一个惊喜。

却不想气氛正浓时,德贵人失手打碎了桌上的茶杯,水渍浸湿了皇上正在看的一幅画,因为抱走四阿哥而对她正怜爱有加的皇上,毫不留情的扇她一个耳光,怒吼着让她滚。

在吓得往外爬的时候,鬼迷心窍的德贵人还是眼见偷瞟了一眼皇上,看见皇上正手忙脚乱的擦拭水渍,自然也瞧见了那只沾湿了一角的画卷,上面有一男一女牵着手的两个小孩。

仅仅那一眼,徳嫔就将那两张脸牢牢的记在心里了,只是时日一天,随着她位分的升高,后宫尔虞我诈的生活着,这一幕也就被乌雅氏给遗忘到脑后了。

直到被送到北三所,虽说一直出身包衣奴才,但从小也是被家族抱以重任,娇生惯养着,自然过不惯人人都恨不得踩上一脚的苦日子,可哭过,怨过,恨过,徳嫔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的,尤其是她还有六阿哥,肚子中更有可能还是一位皇阿哥。

徳贵人开始回忆之前的日子,好像就是从洛答应进宫,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就大不如前。

洛答应,德贵人的脑海里又闪过当年那幅画上的小女孩,德贵人笑了,难怪,选秀时她就瞧着洛己眼熟,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只是不知,皇上是否也想起来了?

当年,不过年幼的洛答应,便可以让皇上失态,让她滚!如今的洛答应,不也轻而易举的将安嫔送到了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