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暗杀

小说: 快穿惊悚:她在平行世界里 作者: 可守花海 更新时间:2019-10-10 02:16:32 字数:2411 阅读进度:208/220

入夜,风铃一直睡不着,可能是她昏迷了太长时间,所以醒来便一直不困。

白天精神很差,想要问李奈川些问题还什么都未问出。她看到从窗户透进来明亮的月光,有花树的影子在纸窗上,但不知开的什么花,屋里总是阵阵清香。

风铃舒气,试着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但她一使劲就感觉身体传来剧烈疼痛,看来这次确实是非常严重。“小凡,你到哪里去了?是你把我弄成这般模样的,必须要快些把我治好!小凡,出来——”

无论风铃怎么喊叫,小凡一点出来的动静都没有。直到她嗓子干渴,已经形成惯性的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声叫着,“小凡——小凡——”

屋门被人小心翼翼的从外打开。风铃瞬间止住声音,静听,进来一个人。这么晚会是谁来?

那人的脚步声很小,像是小心着不让自己发出大的动静,在慢慢的向她这里走来。

风铃闭着眼。李奈川绝不会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因为夜里非常幽静,所以她还是能够听的很仔细,那人在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风铃突然睁眼,一道白光闪痛了她的眼睛。她的眼本来就不好使,现在又被这强光刺痛的睁不开,但她知道那是什么,是匕首!

因为眼睛的剧烈疼痛,她开始大放悲声,“我的眼好痛!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杀我!”

那人捂住风铃的嘴,“我也不想的,可是你太碍事,掌门非要我和寻逸师弟来照顾你,已经快到各门派比试的时间,如果照顾你,我们就没有时间修炼了。况且,你根本好不了的。对不起,请不要怪我自私,我只能选择牺牲你了。”

她听出又是白天的那个人,寻烁!风铃叫天不应,痛苦的发出呻吟声,感觉这次真的是已经走到了尽头,脖子上有个凉凉的东西贴上。

“寻烁!住手!”

李奈川的声音响起,脖子上的凉匕首掉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立刻听到寻烁慌张的声音,“对不起掌门,我——我——”

不到一秒,刚才打开门在门口的李奈川的声音已经到她面前,用双指贴在她脖颈上,感受她动脉的跳动,同时她也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

“你简直太放肆!是不是平时我和你师父对你管教的太松了些,让你如此胆大妄为!”李奈川愤怒的呵斥声,使风铃感到害怕,她把头使劲的往被子里缩,但毫没有移动一分。李奈川又道,“你已经犯罪,自行下山去官府里认罪,或许还能减轻你的罪过。”

“掌门不要啊!”她听到寻烁的猛烈的磕头声,声泪俱下,其痛苦之意让她都有些于心不忍,“我只是一时想不开,求掌门在给我一次机会,为了进连祈,我们家不知花费了多大代价,求掌门千万不要赶我走。”

“你已经犯了大忌。向一个——全身瘫痪的伤病人动手!”李奈川的声音由愤恨的斥责变为平静,“有些事情是不能原谅的,即使只做了一次。去吧,只要悔过自新,日后或许还有机会再进连祈。”

寻烁见哀求已经不管用,掌门又下定了决心赶他走,于是猛然站起,冷声道,“哼!你就如此狠心,一点也不考虑我的处境,你赶我走就是要我死!我们家花费了多少金银才送我入的门,我也不愿在你的门下,与你这个衣冠禽兽表里不一的人一起修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专收长的好看的女人做徒弟,你又觉得这个僵尸长的好看,所以才必须要把她救活,好做你的小老婆。你真是无耻,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

“我不会杀你。去自首,否则三天之后,你寻烁的名声就会传遍整个天山与周围的城镇,并且会受到官府追捕。如何去做,你自己决定。”李奈川转向风铃说道。

“你——,你今日若不杀我,他日我若修炼的比你强,一定不会放过你。”接着一阵急速的脚步声离开房间。

刚才因为两人的紧张关系,让风铃也吓的不敢吱声,咬牙忍受住自己眼睛的疼痛。在寻烁走了之后,她才发出轻微的疼痛的喘息。

李奈川大惊,看到她的双眼已经流血,“你怎么不说话!”他声音都有些颤抖,急忙运功为风铃治疗眼睛。

过了一会,风铃果然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再疼痛。李奈川道,“不可睁眼。”之后又叹口气,过了一分钟又说,“本来全身上下,你的眼睛已经好了一些,可是这次又加重了其伤。我明白你的感受,门徒的过失,我会替他承担!”

“掌门无需太过自责。的确是我拖累了你们。”风铃如实说道,“寻烁说是我耽误他们练功,所以才想要杀我,还请掌门不要再让你的弟子来照顾我了,我——我不用人照顾!实在不行——就让我自生自灭吧!”一泛起眼泪,感觉眼睛又疼痛了一些。她当然不能无人照顾,可是也不想耽误别人的时间。

知道自己的这副样子,如果是让她自己来照顾,她也是不愿意的,说自生自灭只是气话,可是又别无他法。

“姑娘莫急,否则我刚给你输的功力又白费了。我——以后就由我亲自来照顾你可好?不知姑娘芳名?还未请教。”李奈川悉心安慰道。

“我叫风铃。”

“风铃?”李奈川的声音带有疑问。

“怎么,是我的名字太奇怪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不是,只是感觉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不过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或许是我这个名字太大众了。”

“或许吧。”李奈川又内疚的道,“对不起,都怪我的照顾不周,怠慢了你。真不知该如何弥补我犯下的过错才好。”他又叹一口气。

风铃一听说由李掌门亲自照顾,简直大喜过望,又想讨好掌门,“掌门无需太过自责,首先这不是你的错,是他自己心术不正。其次,掌门老是叹息,太过忧愁对自己的身体不好。掌门多开心些,我觉得我的伤也会好的快些。”

“其实,这也是我的管理不周,他说花费很多金银才入门,看来这其中大有蹊跷。”李奈川回想着刚才寻烁的话。

她也觉得这其中绝不简单。不过这不是她该考虑的事情,便把白天没有问出的话一下子全吐出来,“掌门,我昏迷了多久?您真的决定要亲自照顾我?这会不会太麻烦您,不耽误您的修炼吗?如果耽误了,我是绝不会答应要您照顾我。”

她知道以她对李奈川的了解,虽然时间不久,但接近圣贤之人是瞬间就能让人感觉出来的,李奈川肯定言出必行,只是她还是需要这样问一句,这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