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章:细奴逻的决定

小说: 开着房车回大唐 作者: 醉卧花间 更新时间:2018-04-02 15:05:07 字数:3271 阅读进度:675/874

袁天罡满面悲悯之色点头,叹息道:“南诏王请节哀。”

“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细奴逻难以置信地摇头,绝望大叫,“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唐皇害死了我的儿子盛罗,这怎么可能!”

袁天罡满面肃然道:“请南诏王相信袁某的话,倘若真是太原王氏所为,必定会做的滴水不漏,又怎会让朝廷查出来,而且这么快就被查出来,显然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一切,刻意留下一些证据,将矛头指向太原王氏,太原王氏为求自保,只能主动承认了,不然就是反抗朝廷,到时候可就不是罚款罚田这么简单了,那可是谋反之罪,谋反二字,南诏王应该比袁某更清楚吧。”

细奴逻听到这里,已是满面泪水,口中不断以南诏语低吟:“竟是唐皇害死了我儿,竟是唐皇……是唐皇……”

他太伤心了,原本失去儿子就很伤心了,他还以为唐皇已经替他儿子报了仇,却没想到,真正的凶手就是唐皇,亏他之前还对唐皇心存感激,都是骗人的,他现在很仇恨唐皇,然而,再仇恨也没有用,大唐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他窒息,他根本没法替自己的儿子报仇,他伤心,憋屈,愤怒,所以他身为堂堂南诏王,只能流泪,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哭泣了片刻,细奴逻拭去泪水,抬眼望着袁天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这种隐秘的事都能知道?”

袁天罡缓缓道:“在下袁守成,乃吴王府上的幕僚军师,吴王在长安布有眼线,对朝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此事虽然隐秘,但却逃不过吴王的眼线,唐皇虽然是吴王的父皇,但吴王生性高洁,不耻唐皇的所作所为,所以派袁某来通知南诏王。”

“你是益州吴王的人?”细奴逻闻言惊讶地望着袁天罡,吴王他并不陌生,虽然未曾见过,但他给吴王送过礼,而且崇州都督和姚州都督似乎都与吴王关系匪浅,数次在他面前称颂吴王贤德,大唐之所以支持他们孟舍诏讨伐其他五诏,据说也是吴王鼎力相助,可以这么说,没有吴王,就没有今日的南诏,所以吴王对他们南诏有浩大恩情,在细奴逻的心中,吴王就是恩公一般的存在。

袁天罡微笑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过去,道:“这是吴王的亲笔书信。”

南诏王赶忙恭敬无比地双手接过书信,只见信封上写着一行苍劲有力的小字:南诏王蒙细奴逻亲启。

细奴逻赶紧拆开信封,取出信纸看起来,看完之后,他激动地放下信纸,道:“竟真是吴王的书信,吴王的字迹和印戳,本王认得。”

李恪并未在信中直接说出招揽细奴逻的话,而是很委婉地表达了他的善意,首先是为自己父皇犯下的错向南诏王诚心道歉,然后希望南诏和大唐和平相处,共治一方平安云云,反正把话说得很漂亮,那贤德的形象,简直堪比圣人。

细奴逻再次看着信纸,感动道:“吴王当真是唯贤唯德,与唐皇比起来,高出太多了。”

“善!南诏王之意,独与袁某同!”袁天罡忽然开怀一笑,道,“而就是如此贤德的吴王,唐皇居然因为他不是嫡出,将之贬到了益州,让那懦弱无能的晋王做了太子,袁某想想就觉得可叹!叹苍天不公!”

细奴逻闻言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袁天罡看,因为他感觉袁天罡的话没说完。

果然,袁天罡继续道:“吴王至仁至孝,尊于大义,不愿行悖逆之事,然而袁某身为吴王幕僚军师,当为吴王前程谋福,袁某以为,吴王胸怀大志,而且贤德兼备,天生帝王之相,可为天下之主,南诏王可愿助吴王一臂之力?”

细奴逻闻言双眼一眯,神色有点复杂,袁天罡这是拉他一起谋反呢,谋反呀,那可是顶天的大事,关系着南诏的存亡,他自然不可能轻易答应,他脸色变幻数次,忽然问道:“这是吴王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袁天罡道:“自然是袁某的意思,吴王尚不知情。”

细奴逻闻言冷笑道:“吴王并无反意,你的话又有何用?”

袁天罡淡定自若道:“袁某不妨与南诏王说实话,吴王对那至尊之位自然是垂涎的,只是碍于仁孝大义,不便出手而已,而且吴王也知道,眼下大唐稳固,他势单力薄,贸然行事,只是自取灭亡,但其实袁某这些年来早已为吴王铺好了路,崇州都督,姚州都督,都已被袁某说服,若南诏王愿意加入,吴王便是如虎添翼。”

细奴逻面无表情道:“即便我南诏归顺吴王,加起来兵力只怕也不足八万吧,这么一点力量,就想举事,你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袁天罡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初禄东赞仅凭十五万大军便差点攻陷长安,何人领军,至为重要,况且,袁某早已在太子身边埋下祸患,太子继位后,大唐将有一番动荡,乃最佳举事之机,到那时候,我们已准备数年,又岂会只有八万兵力?”

细奴逻闻言陷入沉默之中,说实话,他有点心动了,袁天罡见他已经开始犹豫,知道有戏,立刻抛出巨大诱惑,道:“袁某可以代吴王答应南诏王,待吴王登上宝座后,将崇州以南尽数划给南诏,这么一大片土地,可是你们南诏疆土的十倍啊!”

此言一出,细奴逻立刻就心动了,在仇恨的驱使和利益的诱惑下,他怎能不心动,于是他便问道:“本王若是答应,你能说服吴王举事?”

袁天罡道:“这个自然,哪个皇子不喜欢那至尊之位。”

“好!”南诏王闻言猛然拍案站起,沉声道,“等唐使到来,本王先将唐使杀了,以此明志,为我儿盛罗报仇!”

“万万不可!”袁天罡闻言也起身道,“南诏王当以大局为重,千万不可杀了唐使李浩,不然肯定会打草惊蛇,引来唐皇讨伐。”

南诏王闻言恼道:“那李浩可是杀我儿盛罗的凶手!”

“袁某知道。”袁天罡耐心道,“但李浩只是奉命行事,真凶是唐皇,另外,吴王其实很欣赏李浩的才华,极想招其至麾下,南诏王若当真仇恨李浩,可将其暗中擒下,由袁某带回去交给吴王。”

南诏王闻言皱眉:“这难道不会打草惊蛇?”

袁天罡道:“你不可亲自动手,听闻南诏王对五圣教的长老乌青有大恩,南诏王可委托乌青,让五圣教出手擒拿李浩,但切记不可伤了其他人,以免将事情闹大。”

南诏王闻言若有所思点头:“若请五圣教出手,倒也极为合适,但不知李浩的队伍到哪了?”

“五天前还在益州。”袁天罡想了想,道,“巴蜀的路可不好走,想要到达这里,至少还要二十天,或许更多。”

南诏王点头道:“那本王明日便派人去五圣教。”

“还有。”袁天罡忽然提醒道,“此事无论成败,决不可让人知道与你南诏王有关,否则到时候惊动唐皇,兵临南诏,袁某和吴王都救不了你。”

南诏王点头道:“这个你放心,本王自然知道轻重。”

“如此,袁某便放心了。”袁天罡微笑拱手道,“今日能与南诏王结盟,袁某甚悦,这便回去禀报吴王,并说服吴王共举大事,告辞了。”

“慢走,不送。”

南诏王目送袁天罡出去,静默了良久,大叫一声:“来人!”

没人睬,他才想起来,自己的侍卫都被袁天罡打晕了,于是他亲自跑出去查看,果然,殿门外两侧和院中横七竖八躺着三十多个侍卫,他探了一下鼻息,都活着,只是晕倒了。

望着这满院晕倒的侍卫,南诏王惊叹不已,那袁守成太神秘了,居然能在这防守严密的王宫之中来去自如,这让他心底有点发毛,他在想,自己刚才如果拒绝了袁天罡的话,他会不会杀了自己,当时他也没想这么多,现在想起来,竟然一阵阵后怕。

细奴逻稍定心神,走到一个亲信的身旁,用脚踢了他一下,大喝:“段延平!起来!”

没有反应,细奴逻只能蹲下身,对着段延平的人中一顿掐,又掐又揪,段延平终于醒了,睁开眼看到细奴逻,他大吃一惊,赶忙跪地请罪:“小人该死!小人……”

“起来!”细奴逻一把将他拎起来,大声道,“本王不要你死,你好好替本王做事便是,你先将众侍卫都唤醒,明日一早,替本王送一封信去五毒岭,交给五毒教长老乌青……哦,对了,顺便带一千两黄金过去,乌青此人,有点贪财。”

“是!”段延平赶紧行礼,然后屁颠屁颠地去努力唤醒其他人。

细奴逻负手转身,昂头望向北方的天空,他没去过长安,但他猜想那里应该就是长安所在,万万没想到,原本只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大唐长安见见世面,却一去不回,永远地留在了长安,从此天人相隔,一想到唐皇的卑鄙手段,细奴逻双拳紧握,咬牙沉声自语:“唐!我蒙细奴逻与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