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那就来吧

小说: 炼化诸天 作者: 苍狼怒 更新时间:2019-04-15 22:32:40 字数:3098 阅读进度:940/941

阴森的地牢带着腐烂的气息,潮湿和闷热混在一起。剧烈的疼痛稍作停歇,衣衫褴褛的云空缩在地牢一角,瑟瑟发抖。

被抓已经三天了,日夜不分的拷问令云空几近崩溃。至少在他清醒的意识里,感到自己已经崩溃了。

或许当时死了,反而比较好受……

持续的疼痛会让人对外界的感知趋于消散,眼前会产生这样那样的记忆和幻觉。

身体发抖,云空低声哭了起来,思绪混乱,时而想死,时而后悔,时而麻木,时而又想起这些年来的经历。

这是他的人生中,第一次经历这些事情,鞭打、棍棒、雷击、焚烧乃至浸泡剧毒。

从满是毒虫的虫巢出来,云空感觉自己撑不住了。

他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坚强的人。

这些年来,先是跟随师祖修行,然后被大势席卷,参与到战争中,成为一名战士。这几十年走过来,并不容易,但相对而言,也算不得艰难。

待在师尊身边,能够学会很多东西,虽然也得付出自己足够的认真和努力,但对于乱世中的其他人来说,他已经足够幸福了。

从凌霄宗的努力修行,到落日城的求生,再到数年大战,连败强敌,最后辗转迁徙,在弦月平原蛰伏经营。他作为杨天的弟子,见过了许多东西,但并未真正经历过浴血搏杀的艰难、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奔走在外,云空内心深处,始终是有恐惧的,但对抗恐惧最好的方式,便是冷静的分析。

当詹家态度敷衍,广云城开始戒严,情况混乱起来,云空也担心对方会不顾一切的翻脸。但理智分析的结果告诉他,詹世清是个聪明人,能够看清楚局势,无论是战是和,自己的平安,对他来说都有巨大的利益。

只可惜,他小看了天丹宗密谍的疯狂,不仅抓了他,还敢严刑逼供。

自从被关进大牢,李显每天都会现身,拷问他影卫的名单。云空自然不愿意说,随之而来的折磨每一息都让人生不如死。

云空想着战死的袍泽,招供的话到了嘴边,再咽回去,抬头喊道:“我不能说……”

接下来,自然是更加恐怖的折磨。

一遍遍的循环,施刑的人换了几次,后来他们也都累了。

云空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坚持下来的,然而那些惨烈的战事在提醒着他,不能开口。

已经坚持这么久了,再坚持一下……

说不定营救的人会来呢?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打开了牢门。

李显拿着笔墨走过来,让他坐到桌子边,说道:“考虑这么久了,给我个面子,写一个名字就行,哪怕是个不重要的。”

云空浑身发抖,咬牙道:“我不能说,师傅会杀了我……”

“他不会知道的。”

“他知道,只要我说,他肯定会知道,你根本不明白,你身边有……”

话没说完,李显一巴掌将他抽在地上,大喝道:“挑拨离间,其心可诛,给我继续打!”

几个人将云空绑在架子上,李显走过来:“你不肯说,舌头没用了,可你只有一条,我给了你面子。让你写你不肯写,手指头有十个,我们慢慢玩!”

“我师傅会杀了你!杀你全家……啊!我不能说啊!”

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从地牢里传出……

千丝山脉的战事结束,三大军团已经全部准备就绪,但暂时还未有正式开拨。

从表面上来看,詹家对是战是和的态度并不明朗,但谈判从未有过实质性的进展,直到林傲下了强硬的备战命令,詹世清才勉强做了让步。

谈判定在了白蟒江南岸。林傲带三百人,詹世清带三百人,要在一天内将事情谈清楚。

如果不谈,或者有任何模糊的地方,那就决战吧!

这是林傲的态度。

上午时分,江风清凉,吹过了岸边的草地。两人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见面,相互问好后,林傲看到了云空。

他穿着整洁的长袍,脸上有些淡淡的淤青,步伐显得虚浮。

这次的谈判,天瑜也跟随着过来了,看到云空的神态,眼睛微红。

林傲走过去,轻轻抱住了云空。

云空脸上露出痛苦委屈的神色,虚弱的声音像是从喉咙深处艰难地发出来:“师叔……我没有说……受刑的时候……鬼仆前辈查清了他们的底细……”

“知道了,好好养伤。”

“打我的是天丹宗的密谍,他们要逼詹家开战。”

“好。”

云空艰难的说完话,才与林傲分开,朝天瑜走去。

林傲看向詹世清。

詹世清拱了拱手,笑容殷勤道:“误会误会,绝不是詹某的意思!”

林傲点点头,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然后说道:“有劳詹家主费心了。”

“唉,林统领客气了,应该的,都是天丹宗的密谍惹的祸,竖子不足与谋,林统领一定息怒。”

林傲点了点头,淡淡道:“以前总觉得年轻人需要打磨,需要经历苦难才能成为人才。否则即便天赋再好,也只能沦为纨绔。事实是,走到今天,詹家主你看,我的师侄,弦月平原的少主,放眼整个灾厄之地,在同龄人中跟任何人去比,算不算的上是一位佼佼俊杰?”

詹世清沉默了片刻:“没错,詹某收到你的口信,带人去救他的时候,云少主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林傲抬起头看天空,声音有些缥缈:“詹家主,这几十年来,我们遇到过很多艰难的困境。在三国故地,在落日城,被百万大军围攻,都没有真的屈服败过。很多人死了,包括我的好友,我的前辈,还有很多天赋心性都很好,很有前途的年轻人。未来我们肯定要打回去,还会死很多人,死很多亲朋好友,但我想让他们死得其所。詹家主,我们真的无意和你们争夺什么,我希望你能认真想想,给他们一条活路,给你自己的人一条活路,让他们死在离故乡近一点的地方,死的更有意义一点,行不行?”

沉默了许久,詹世清开口道:“云少主被俘受辱,你们能放下?”

林傲点了点头。

“千丝山脉你们愿意归还?”

“明面上肯定不行,暗地里可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打回故地?”

林傲认真道:“上个月接到传讯,陵越率领大军三十万,扫平了迷雾沼泽的灵兽,基本解决了三国内的隐患。万尸宗发展的很快,五毒教已经挡不住它崛起的脚步,最多三十年,我们就要兴兵打回去,越往后拖,机会越小。詹家主,你应该也快接到这些消息了。”

詹世清笑道:“林统领……”

林傲摆摆手,笑容收敛,“你在看我的时候,我也在分析你。假话套话就不用说了,天器宗不满你们的做法打压你们,天丹宗给你们下命令,让你们拿弦月平原做投名状。处在你的位置上,都会心动,这无可厚非,不过机会已经错过了,密山寨已经没了,哦,这一点要多亏了詹风林的配合。”

詹世清无奈道:“可我能怎么办?天丹宗的命令,李显在背后看着。他们抓云少主的时候,我不是不能救,但是几百炼丹师在前面挡住我,往前一步我詹家丹药世家的名号都要保不住。这次将云少主救出来,詹某已经冒了跟他们撕破脸的风险。”

林傲摇了摇头:“相对于一个虚名,家族利益和传承才是根本,你袖手旁观,固然会失去很多东西,但至少保全了实力。詹家主,别再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次装不过去的,谈不妥,我就会把你当成敌人看。”

詹世清笑起来,脸上的笑容,变得极淡,“你们有大军二十余万,除了监视青苍山脉的降龙军团、维持各城池的执法堂,还有十五万大军能够投入战场,但如果真要出兵与我对决,你的后方肯定不稳。詹某早猜到你会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也也真心希望,李显他们能做出点什么动静来,只可惜,他们太没用,太心急……封锁商道,你每一天都在消耗自己,我是真心希望,这个过程能够长一些,但我也知道,在杨天和你的面前,这个小花样玩不长久。那问题就只有一个了,你们再三强调打回故土,对我詹家没有威胁。但别忘了,也正是你们,强行占据了本不属于你们的弦月平原,强占了我詹家视为禁脔的千丝山脉,你我都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怎么走,不全是我们能做主的,所以,林统领,你的承诺,我詹家不能信。”

林傲站起来,平静道:“那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