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每天都是修罗场(十四)

小说: 路人甲乙丙的自我修养 作者: 木兑兑 更新时间:2019-10-10 02:33:21 字数:2223 阅读进度:321/323

路星所在的房间在二楼,而卫生间里的窗户外面恰好是别墅的背面,只要跳过别墅的围墙,对面就是葱郁茂盛的森林。

路星在房间里乖乖等到日落,才慢悠悠地走进卫生间。

委托人这具身体从没有练过武术之类的,索性路星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还挺高,翻窗逃走倒是不在话下。

莱纳斯算得上机警,在别墅院子里装了摄像头,路星装作未注意到摄像头的样子,貌似艰难地爬上围墙,晃晃悠悠地跳了下去。

不出两分钟,莱纳斯就注意到路星逃跑了。

在摄像头可拍到的范围内,他看到监控摄像里朝森林跑去的背影。

莱纳斯立刻带着人朝森林方向跑去,偌大的别墅一下子空了下来。

等到四周寂静下来,路星才从树上跳了下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莱纳斯抽了她那么多血,就这么一走了之可不太甘心,至少要送给他一份大礼才是。

路星再次攀上围墙,蹲在墙头,掂了掂手里的石头,朝着那钉在别墅外墙上的监控摄像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算好角度将手里的石头投掷过去。

监控摄像头应声而碎。

路星跳下围墙,气定神闲地朝别墅内走去。

莱纳斯带人在郁郁葱葱的森林里跑了很久,原本微微擦黑的天现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如果没有现代设备的倚靠,一个女人根本无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里跑那么远。

莱纳斯猛地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回去!”

几分钟后,莱纳斯看着大开的别墅门,脸色铁青。

他大踏步朝实验室走过去,果不其然,一层的实验室凌乱无比,所有医学仪器像是被重拆了一样,零零散散地躺在地上,他最在意的培养皿里的样本已经空了。

莱纳斯气急败坏,同组的实验人员跑过来,气喘吁吁,“车库里的车少了一辆。”

眉宇间环绕着散不去的阴鸷,莱纳斯怒极反笑,真没想到,他还真是小看了这女人!

路星开着敞篷车飞驰在盘山公路上,带着凉意的冷风吹起她的长发,她颇为开心地勾起唇角,随意将手里的样本丢了出去,巴掌大的样本一下子消失在黑黢黢的山林里。

“滋啦”一声,车轮与路面摩擦而发出声响,路星下意识打着方向盘,车身来了一个漂移,最终横停在马路上。

对面的车开着远光灯,路星眯着眼睛望过去,眼前花花绿绿的一片根本看不见。

对面的车似乎打开了车门,有人走了下来,沉稳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来人遮挡住刺目的灯光,蓝色条纹衬衫领口微开,衬得他的肤色愈发雪白,直筒牛仔裤勾勒出他完美的腿型,原本三七分的墨色短发梳成了大背头,鼻梁上依旧戴着一副金丝眼镜。

啧,斯文败类。

路星仰起头看向他,那张脸上带着她熟悉的表情。

那张俊美的面庞上带着令人心安的微笑,黝黑的眸子倒映着她的身影,恍若全世界只有她一人一般。

路星眼眸平静,甚至有些无奈,低头轻笑一声,红唇一张一合,声音里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淳安。”

崔安宴唇畔的笑意加深,洁白的贝齿若隐若现,她倒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何时认出我?”

路星一手随意搭在方向盘上,撩撩被风吹起的碎发,“这么变态的笑容非你莫属。”

崔安宴笑意未减半分,“顽皮。”

两个人之间熟稔得似乎多年未年默契十足的挚友,实则彼此再清楚不过对方的心思。

崔安宴辗转那么多世界,看过世间无数痴男怨女的悲欢离合,他看得懂他们的表情,却从未能与他们感同身受。

他不惜以魂力吞噬那所谓的系统,甚至遭到反噬封锁记忆,把她困到这一方小世界,依旧是遵循本心。

如此有趣的人呐,好想……好想禁锢她,不止是,还有灵魂。

路星历经数个世界,无论是正常人还是变态沙雕,她都见识过,独独这一个能打破原世界的禁锢随她而来。

虽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机缘,但除了对淳安的厌恶,她也有佩服。

虽然人是个变态,却不妨碍他厉害,能够坚持不懈地追她三个世界,已经足够让她刮目相看了。

路星揉揉眉心,颇为无奈,“你就这么愿意当我的跟屁虫?跟了我三世都不腻的吗?”

崔安宴笑笑,“有趣的人值得我追随。”

有趣?嗤!她信你个鬼!

路星脸上带着讥讽的微笑,舌尖顶顶一侧的软肉,趴在车窗处,下巴抵在手腕上,直直看向崔安宴,“我还真奇怪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崔安宴低头看着她,嘴角难得向下撇了撇。

“不过皮囊一副,不配你,我会为你重新找一个完美的皮囊。”

路星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她问的是这个问题吗?她想知道他到底如何把她困在这小世界里,还有那些熟悉的人是怎么回事,甚至委托人的身份都有诸多巧合。

依照淳安的智商,根本不可能看不出她的问题,之所以有这样的回答,不过是因为他在掩饰罢了。

既然有心掩饰,她就陪他耍耍。

“嗤!谁在意这皮囊?”

崔安宴突然俯下身,似有星芒的眼眸紧紧盯着路星的眼睛,“是呢,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何种风情万种的皮囊能装下你的灵魂。”

他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口吻里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路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平时她沙雕自恋无底线地夸自己倒没什么波澜,但从别人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彩虹屁,头皮发麻,整个头都快吓掉了。

路星黑了脸,一巴掌糊上崔安宴的脸,嫌弃万分,“九年义务教育就教给你骚了啊?”

崔安宴任由路星推开自己的脸,甚至还轻笑出声,他抚着自己的脸,眼眸闪烁,“还有,撩你。”

路星“???”

去尼玛的撩你,你可多喝点可乐杀杀脑子里的x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