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疯狂的查尔斯一世

小说: 秘巫之主 作者: 真愚老人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7:28 字数:3770 阅读进度:601/731

十二月一号,神鹰联邦内各大超凡组织,旧大陆的神秘侧势力,汪洋另一端的一些组织,南大陆诸如“红帽子狗”之类的组织……灵潮复苏之后,未来将主宰起源星秩序的强者们,此刻都因为所窥视的一幕,而失去言语甚至是思考的能力。

一秒!

或者,更长一些。

窥视者们恢复了思绪,他们同时意识到:

光明教会的“内战”恐怕不可能以和平收场了,查尔斯一世是一位真正的疯子。

大多数超凡者们都认同“神,不可直视”这个观点,所以即便是半神级的存在,也会对神灵保持着尊敬,哪怕是其他阵营的神灵。

但这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查尔斯一世却向荆棘之主的转世,发出了质询。

“他在质问‘荆棘’,在蒙昧纪时,两兄弟既然立约,荆棘答应一切荣耀,归于他的兄弟‘光明’,为什么要在大灾变的最后一战中,建立所谓的‘反叛者阵营’,背叛自己的兄弟?”

就算是诸如“玛姆疗养院”、“神秘畸形秀”这样基本上全是疯子的组织,此时也沉默了下来,不再传递嘲讽的意念和声音过来。

所有超凡者,都在等待结果。

或者说,等待“拉斐尔”的回答。

查尔斯一世所提及的圣约内容,的确没有错误。

光明与荆棘两兄弟,自蒙昧纪开始征伐,一步步建立“光明阵营”,荆棘一直遵循契约,荣耀的确归于光明,这一点只看起源星内,那数量庞大的光明教堂便可以证明。

与之对比,荆棘教堂的数量少得可怜。

这意味着“荆棘”一直在履行自己曾与光明之主立下的约定,祂将一切荣耀让给光明,祂只向人间传播了一样东西,祂的理念,汇聚于那一部“荆棘法典”之内。

虽说很多信徒都认同,甚至是尊崇法典,但名义上,信徒们大都属于“主”,这里的主自然指的是光明。

当然,真正信仰“荆棘之主”的也有一些,比如圣忏悔者马丁·西姆斯,或是圣先知,亦或是黑暗纪、蒙昧纪历史中,那些有着非凡声名的圣者们。

就算是混乱阵营的超凡者们,也不得不承认:

“信仰荆棘之主的人,他们既独立,又虔诚,他们追随的更多是一种理念,或称之为‘道’……他们是一群独行的苦修者。”

“与马丁·西姆斯等人不同,查尔斯一世信仰‘光明’,但他也非常认同‘荆棘’,他将荆棘之道当成是磨砺,他认为那可以使得自己更接近‘主’,所以他年轻时大赞忏悔者的‘身体力行之道’,在教会内部获得权力之后,还借助权力跟随约克·西姆斯而学习剑术。”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查尔斯一世才如此愤怒,他认为自己遭受了无法原谅的背叛,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质询?”

超凡者们意念闪烁之时,古堡内却意外陷入沉寂。

查尔斯一世在等!

所有人都在等,等待着“拉斐尔”的回答。

但这一刻,身处于圣荆棘中,散发着至高无上的神性光辉的那一道身影,似乎处于一种极为奇异的状态,他站在那完全由“圣荆棘”构成的好似通天塔一般的建筑上,微微低垂头颅,似乎正在思考。

通天塔,仍在往上蔓延,渐渐耸入云霄。

那虚空中,各种“异象”浮现出来。

在荆棘环绕、蔓延时,众人看到了拉斐尔的周遭,开始浮现黑夜、群星、巨龙、妖魔、古神……凡人难以想象,且无法直视的神灵战争画面不断浮现,似乎是为了唤醒“拉斐尔”,圣荆棘正在演化出历史。

一时间,起源星各处都出现异动,尤其是博学者们,同时意识到此刻正在被演化出的那一幕幕景象,或许就是当年“荆棘”诞生之后,从蒙昧纪开始征伐、成长的画面。

也就是说,那些都是真实的“神灵历史”。

没有哪一个博学者会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唐奇。

其他学者,几乎没可能窥视到真实。

那些“异象”都是唤醒为了迷茫、思考中的拉斐尔而演化出的,意味着,只有神或者处于现场的“半神”才有资格观看。

大人物们可以借助自己特殊的力量,或是各种奇物来窥视,但要窥破那重重虚幻,看到正那属于“荆棘之主”的成长史,难度却不是一个等级了。

不过唐奇,却与其他学者不同。

……

图书塔第四层,唐奇一边服下秘药,治愈着自己几乎粉碎性骨折的手臂,一边看着正朝着“湖心岛秘境”而来的,那一支恐怖的光明大军。

唐奇面上没有浮现出任何意外神色,虽然魔法门户是极为隐蔽的法术,但有着很明显的“范围限制”,教会内部随便一位主教,都能推测出来。

密凰市是一座繁华大都市,超凡组织很多,但能施放那种魔法门户将整个威廉古堡都救走,且愿意如此做的,只有一个大型组织,那便是与古堡局关系极好的女巫学校。

对于教会而言,古堡局已被划入“亵渎者”行列。

女巫学校拯救威廉古堡,便是与教会为敌。

内战结果还没出现,官方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对“古堡局”施以援手,所以只要在这个时间段内,将古堡局连同女巫学校一起消灭,事后官方也无法对教会如何。

等内战结束,官方立刻便有理由庇护古堡局。

以“威廉家族”的底蕴,官方必定会出手。

唐奇适应着恢复的手臂,看了一眼即将进攻学校的“临时首领”,那道完全被圣光包裹,背后甚至浮现天使虚影的女性身影入目,脑海中也便立刻涌出对应的信息。

目光收回,点点头道:“还有时间”

旋即,他念头一动,身前立刻浮现“虚无之书”,一朵朵混沌蘑菇颤抖着,喷发可以污染神灵的孢子,封面中央,那处于黑暗宇宙深处的一颗眼睛,此时忽然眨了眨。

却见威廉古堡内,一根散发着洁净光辉的圣荆棘,在刹那间似乎变成了一条怪异的、虚幻的触手。

触手顶端,一颗“眼球”浮现。

这变化,完全被神性光辉遮掩,二者的性质因为虚无之书内一块石板浮现而变得一致,此刻古堡内的查尔斯一世、濒死的圣先知、思考的拉斐尔……祂们都没有发现。

“不可直视神,可我现在也算是神。”

“嗯,最弱的神,那也是神。”

唐奇嘀咕时,那颗眼球没有跟随着查尔斯一世去看“拉斐尔”,而是凝聚在了,即将死去的圣先知,那个唤做“哲罗姆”、“mh-046”的老人身上。

在成为“梦幻国度”的主宰之后,唐奇发现自己拥有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力量,其中之一,便是他的特殊能力可以进行延伸,但需要借助“神性之源”的触手。

似乎因为濒死,唐奇预想中的“不可解析”没有出现。

他的眼眸内,与圣先知有关的信息碎片,断断续续的爆开。

【超凡生物:圣先知。】

【状态:濒死。】

【信息碎片一:古老、不可知的神秘存在,他诞生于黑暗纪早期,他是‘荆棘之主’的追随者,他是一种很特殊的生物,他可以进行一次次的转生,或是分裂出各自独立的个体,分裂出的个体会随机附着强烈污染。】

【信息碎片二:他拥有极高等级的‘真言术’和‘预言术’,但无法学习其他能力,唯一可继续增长的,是他所拥有的知识,但每一次转生,他会丢失一些知识……这使得他几乎无法借助‘知识’成为神灵。】

【信息碎片三:他即将进行下一次转生,这具躯体也是他最后一道分裂个体。】

……

让人震惊不已的信息涌入,唐奇却不感到惊讶,在意识到哲罗姆便是皮勒斯时,他就有了相应的猜测。

快速消化了与先知有关的信息,那颗眼球转而落在查尔斯一世身上。

一道艰难无比的碎片,出现在唐奇脑海。

“超凡生物:查尔斯一世,疯狂、愤怒的教宗,正做出可怕的举动,祂正在神化……”

“轰隆”

极为突兀的,唐奇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双目圆睁。

当“祂”这个字眼出现,立时便显示出查尔斯一世此时此刻那不正常且让人不敢置信的状态。

“神化?”

“接收了‘光明之主’的启示,本身便拥有远超‘传奇级’的实力,加上诸多圣物的加持,查尔斯一世无限接近神灵,足以杀死还未转世成功的荆棘之主。”

“但在这之前,教会不知道圣忏悔者、圣先知留下了诸多布置,必定可以阻止查尔斯一世的屠神。”

“除非查尔斯一世将自己也变成……即便那样做了,他将失去自我,从躯体到灵魂,彻彻底底的被同化,被抹去。”

剧烈的心跳又一次出现在唐奇体内,在他控制下的那颗眼球,此刻正要看向那被圣荆棘高举向星空的拉斐尔。

忽而,脚步声响起。

“真让人失望啊!”

一道平静无比的叹息中,鲜红如血的鞋踩在唐奇控制的“圣荆棘触手”之侧,没有等到“答案”或者解释的查尔斯一世。

他高昂着头,蕴着圣光的泪水,不断从他的眼角流淌出来,被他拔出的“十字剑”,横在圣先知的脖颈上空。

光明教会的教宗,此时好似一位即将行刑,即将斩去罪犯头颅的“刽子手”,他嘶哑着开口:

“我向主忏悔,我如误入歧途的羔羊,被罪恶的荆棘缠绕,我愿执罪罚之剑,斩开这蒙蔽世人之眼的荆棘……”

在这极恐怖的忏悔吟唱中,唐奇忽然与一双平静的眼眸对视在了一起。

圣先知!

本就虚幻到即将消失的老人,此刻竟然发现了唐奇的存在。

他对着唐奇眨了眨眼,好似与唐奇早就认识,而非第一次见面。

他仿佛没看到头顶斩下来的“十字剑”,无比坚定的声音吐出,瞬息盖过查尔斯一世的忏悔。

“真理之花,必将盛放于荆棘!”

“轰”

一如之前查尔斯一世的预言,无刃的罪罚之剑斩下。

圣先知,身首分离。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