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雷琢釜

小说: 魔界导师 作者: 邀云月上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3:55 字数:4576 阅读进度:568/777

震门道祖嗤笑道:“就凭你吗?”

方雷回怼:“你可以试试。”

震门道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问紫薇:“你真的不去?”

紫薇道:“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往八垣星海走上一趟,但现在不是。”

“既然这样,师姐,你不要怪我了。”

震门道祖轻叹一声,头顶圈子又在急剧的膨胀,转眼间涨成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罩子,悬浮在紫薇和方雷头上。

方雷见识过他这圈子的厉害,连忙一掐诀施展空间变化之术急速向外挪移。

但是咚的一声,他的眼前不知什么时候被下了一堵无形的墙壁,用了多大的力就又返回多大的力,人又给弹了回来。

“糟糕,被罩在圈子里了。”

紫薇诛灵剑飞起,剑锋疾刺之下罩子向上抬了一些,但是虚空一晃马上又给压落回来。

消耗到现在,两人实力已经分出了高下。

方雷忽然叫道:“那个震门的老家伙,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赌,什么赌?”

震门道祖一听来了兴趣,连罩子降下的压力也随之一轻。

方雷道:“就赌你这罩子能不能挡住我一招。”

震门道祖失笑:“就你?”

“没错,就我。敢不敢赌啊?”

“如果你输了怎么办?”震门道祖问。

“我会乖乖的随你到八垣星海走一遭。”

震门道祖点点头:“这倒也可以。”

方雷又问:“如果你输了呢?”

震门道祖微笑:“那不可能。”

“如果可能呢?”方雷坚持追问。

“那你想怎么样?”震门道祖问。

“这天魔域的事情,你就到此为止了。”

震门道祖哈哈大笑:“年青人,你好大的口气,以为你是道门之祖吗?”

“当然不是,我根本就不稀罕。”

震门道祖双眼微眯,凝视他片刻后道:“好,我答应你。”

方雷拍拍手,叫道:“让她们先出去。”

紫薇回头道:“你有把握吗,可不要硬撑。”

方雷只道:“放心,你照顾好我徒儿。”

罩子向上一起,紫薇拉着淳于瑾飞出,站到了天庭阵营前面。

震门道祖冷笑,罩子重新落下把方雷禁锢在里面。

方雷站在里面冲他嘿嘿一笑,人忽然隐进虚空,看不见了。

两边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以为方雷遁走了。

只有震门道祖和紫薇知道,他只是施展空间之术隐藏起了身形。

但这有什么用呢,终究是逃脱不出光罩的束缚,除非能打破罩壁。

可是紫薇现在以准道祖的实力都没有占到便宜,他方雷区区金仙激战教主还有些许胜算,面对借天地法则之力的道祖能有希望吗?

几乎是所有人都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另有一些人则在心里幸灾乐祸,他这是在自寻死路。

震门道祖愈发对方雷感兴趣了。

雷琢釜是震门至宝,在他手里已经温养了几十万年,几近融为一体,如果轻易就被一个只修行了几十年的年青人破开,那震门真可以关门大吉了。

所以,震门道祖对他的法宝雷琢釜是信心满满的,但同时也对方雷这种劲头挺赞赏,孺子可教也。

方雷隐入虚空后一直没有动静,以至让人起疑他是在寻思破开之法还是躲在里面避难,连个面也不敢露了。

淳于瑾喃喃自语道:“师傅在做什么,怎么没动静了?”

紫薇更是无语,盯着罩子下面一言不发。

一刻钟。

两刻钟。

三刻钟……

马上就要一个时辰了,罩子里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刚开始人们猜测方雷在凝聚全力准备破解,可是等的时间久了就都有些不耐烦了,这眼看快一个对时了就有人叫了起来。

“姓方的,你搞什么鬼呢?如果害怕了就跟祖师求个情,说不定祖师会看在你年轻不懂事的份上饶了你一回……”

“就是,这样闷声不响的只顾躲在里面干什么呢,睡着了吗?”

一句睡着引得众仙一阵大笑,纷纷出言讥笑起来。

“瞎嚷嚷什么?有本事你们过来试试,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方雷一声大喝从里面传出来,接着虚空晃动现出身影。

有天奎域金仙讥笑:“你倒有本事,赶快使出来吧,祖师都等着急了。”

“着急?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知道他着急了。皇上不急太监急,瞎叨叨。”

一边说一边施法又隐进了虚空。

众仙看着奇怪,怎么看他都不像逃避的样子,只好暂时闭上了嘴巴。

可是看他又隐进虚空就有些坐不住了,有人叫道:“师祖,这种人不用跟他客气,直接催动法宝将他炼尽为止,看他还张狂不张狂?”

震门道祖却微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对他们也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架式,真的耐心等候方雷施法。

就在这时,雷琢釜下青光一闪,瞬间挤满小空间。

众仙都是一愣,有见多识广者立刻认出这青光是什么东西所致。

“青莲……圣火!”

“真是青莲圣火吗,想不到竟被此人给得到了。”

“不过就算是青莲圣火,想要对抗师祖的雷釜也是自不量力……呀,这又是什么?”

正说着呢,罩子下面又亮起一片青光。

奇怪的是,两股青光相互远离,分别朝着相反的两个方向跳动,好像生怕碰触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没看明白。这姓方的哪来两道青火,都是青莲火吗?”

还没等议论完毕,嗡的一震,第三道青火从两道火焰中间窜起。

这一下就搅了马蜂窝,三道青光开始互相吸引,如同用绳子牵着一样努力的向另外两种火焰对去。

但是他们之间存在相互屏蔽的力量,阻挡他们碰触,直到三条火焰迅速跳动的同时慢慢靠近。

震门道祖双眼瞳孔在放大,紧张的盯着那三个越来越近的火苗,突然右手疾出,对着雷琢釜点出一指。

一股庞然大力落下,雷琢釜表面金光跳跃,一条条金蛇从表面游过,如同天穹闪烁的雷霆。

也就在这时,三道青火终于碰上。

嗤的一声,青光泛滥,罩子里面顿时被青光湮没,无尽的炎力风暴从火苗当中冲射出来对着屏障激射而去。

轰,轰轰,轰轰轰!

一连数声巨响,雷琢釜在虚空中剧烈颤抖,表面雷霆被炎力风暴冲击的无影无踪,一条条细密的裂纹从上面隐隐现出。

狂暴的劲风全都打在黑影身上,随之黑光跳跃,如同破碎的冰块一样纷纷掉落,露出里面一个身形瘦削、几乎透明的人影来。

“啊,你是……”方雷惊叫道,忽然意识到不妙。

“这就是我,多谢你成全……”人影开口说话,就是那苍老的声音。

方雷就见他一开口说话,原本透明的身影竟然有流光在飘散,不由惊讶道:“你、你怎么……”

“是的,我是不能脱离这魔气的,估计马上要消失了。拜托你,请帮我把此物交与枯乐。另外这一个,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谢意吧……”

随着他的说话,从人影心脏部位飞出一个闪亮的晶球,飘到方雷身前不动了。

另外则是一卷纸,看上去油滑光亮,非常奇特,不知道上面记载着什么东西。

方雷看看两样东西,抬起看着已经消失了半身的人影,道:“你就要这么消失了吗?”

“我凝聚了毕生的修为,只为珍藏这两样东西,既然已经送给了你,当然也该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还有什么话要我转达吗?”方雷又问,看着他顿时感到一些伤感。

“让她收到心晶后,尽快去吧,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她回去,拜托了……”

这些话已经耗尽人影所有的力量,随着最后一个了字,啵的一声,光影飞窜,消散于无形。

方雷愣了片刻,茫然看看四周,重重叹了口气,把两样东西取到手中。

那所谓心晶,他看不明白是什么,但是卷纸打开后,略一端详,当时就惊呆了。

诛仙魔子午大阵。

方雷差点忘记所有,端着卷纸沉浸在大阵的诸般变化当中,直到一个声音提醒他道:“该走了,再不走就要被人要发现了。”

方雷一惊,从失神中恢复过来,听出是恶龙在说话,忙道:“你说什么?”

“有人来了,快点走啦。”

方雷展动灵识,果然发现有人正从高处飞落,方向正是他立身之处。

方雷展开龙墟遁法,倏忽避到了千丈之外,但是心中却忽然升起一个念头,忍不住又停了下来,回身向来处望去。

就在他刚才藏身的位置,正有一拨人聚在一起,低声商量着什么。

大概是发现了什么踪迹,但却没有任何收获而狐疑吧。

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来的魔气,方雷一眼认出都是些什么人了,正是刚才震门道祖的一些手下。有半数身着普通衣衫,另外半数则身着黑色甲衣,是魔界甲兵。

看了一会儿,方雷悄然醒悟,可能是刚才消失的那个人,在震门道祖那里留有某种痕迹,一旦消亡就会被震门道祖的人发现,所以才来寻找了。

方雷抬头看天,正是当午时分,不由心中一动,暗想:“诛仙魔子午大阵,意在子时午时威力最盛,不如正好拿他们试试手,看看到底有多大能量。”

主意打定,方雷重又取出卷纸,临时抱佛脚,现学现卖起来。

好在他没有竟全功的打算,加上刚才研读的部分,只是先记了一个大概,然后身形晃动,悄悄向大船靠去。

卷纸虽小,里面却包罗万千,详细记载着整个阵法的各种变法。

方雷比着葫芦画瓢,如法炮制,就在大船的侧上方,把一个简易版诛仙魔子午大阵展开了。

诛仙魔子午大阵,简直就是为方雷量身定制,因为他身上有两把剑,逐仙剑与荡邪剑。

随着一道道法诀打出去,很快在大船千米之外,结出一道无形大网,把大船给困在里面。

外面的变化终于引起大船上人的警觉,有人飞出来,试探着向前寻去,却撞在大网上又被阻了回来,顿时陷入一片惊慌中。

方雷哼了一声,在大船上方露出身形,漠然望着船上的人。

船上响起一阵怒吼,接连数人飞起向方雷击杀过来,但是刚到了近前,忽然嘭的一声,方雷不见了。

紧接着,从脚下飞起一道蓝虹,疾如闪电,向着众魔横杀过来。

众魔大惊,纷纷拔出兵器抵挡,但是冷不丁从头顶虚空中飞出一道剑气,迎着蓝虹从对面杀到。

当时就有几个人反应稍慢,被剑气刺穿了脑袋,死于非命。

活着的人第一时间喝吼着杀向剑气,但只是一晃,竟然在众人眼前消失了踪影。

只是一愣神儿的功夫,蓝虹重新从虚空内飞出,望空一旋,顿时又扫杀了两人,死尸摔落战船上。

杀人后的蓝虹,就在眼前一晃,重新隐身于虚空内,不见了踪影。

紧接着,白光又闪,在一人头顶露出来,飞快向下一落。血光喷溅,人从天上摔落,剑气却已经又隐身了。

一白一蓝两道长虹,暗合天地变化至理,阴阳相倚,令困在阵内的人防不胜防,须臾间死伤大半。

剩下的人再也不敢大意了,全都聚在一起,合众人之力对抗神出鬼没的两把剑,一时间天地仿佛失色,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方雷催动大阵向里面收缩,愈发加剧了里面人的死亡,很快就只剩下四五个人,和一艘即将易主的战船。

嘭的一声,方雷从大阵上空现身,高声喝道:“尔等重返此地,意欲何为?”

下面众魔一阵叫嚷,根本不予理会,作势就要向方雷冲上,但总是飞到半途即将挡了回来,只气得怒吼连连,但却无计可施。

方雷冷笑一声,心说你们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我了。

大阵再次发动,大网迅速向里合拢,逐仙荡邪双剑,一阴一阳,极致完美的配合,顿时刺向几名魔头。

几声惨叫过后,大船上再无多余的叫声,归于宁静。

方雷身形落下,灵识放出,确认都已死光,这才收起双剑,撤了大阵。双手一阵疾弹,打出一个又一个火球,把死尸炼化的干干净净,然后驱动战船飞进虚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