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泰坦尼克号

小说: [综]男狐狸恋爱史 作者: 普洛 更新时间:2015-03-15 22:57:51 字数:4864 阅读进度:78/90

在自己床上躺了会,胡小祚也没睡着,主要是心中还是有些烦躁的,看着外边天色差不多了,他也答应了要去今晚的酒会,便换好了衣服,出了房间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进了那餐厅,才发现今晚这可来了不少人,往里走了走,便见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一根柱子前,胡小祚愣了下……那是杰克?他身上穿的西装哪来的?

走近,胡小祚立即就和他打了声招呼,杰克见着熟人,也很是高兴,胡小祚笑着指了指他身上那套西服:“本来你就长得帅,如今一装扮,简直可以去演电影了。”

“哈哈,你别笑我了,这身西装是布朗夫人借给我穿的,刚好,她儿子身形跟我差不多。”杰克笑着说。

胡小祚看着他那身贴合的西装,笑道:“你要是不这么说,我都要以为你是昨晚开始就让人连夜给你裁的。”

杰克摆手:“我哪有钱做这么好的衣服。”

他刚说完,胡小祚就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扭头看去,就见着卡尔正和罗丝的母亲正从楼梯上走下,边道:“这船用了很多我们家的钢铁。”

罗丝母亲问:“都用在什么地方?”

卡尔理所当然地回道:“当然是在好的地方。”

罗丝母亲就带着些开玩笑的语气道:“要是出问题了你可得负责。”

卡尔浅笑了下,又问她:“罗丝呢?”

刚这么问完,卡尔和罗丝的母亲就见着了胡小祚和杰克,罗丝的母亲没理他们,和卡尔说着罗丝快来了,而胡小祚不知为何,听着卡尔说起罗丝就很不爽,连杰克也没顾,就直接往餐厅里边走去。

找了个位子坐下没多久,便见着卡尔又再次和罗丝的母亲走了进来,没一会罗丝也挽着杰克的手走了进来,而刚进来没多久,卡尔就和别人打起了招呼并且攀谈,胡小祚见他鸟也不鸟自己,讽刺地想起他们白天才做了三次那事,他倒是撇得快,才几个小时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扯了扯嘴角,胡小祚掩盖着内心的不爽,拿起餐盘就准备拿点东西吃。

拿了点前菜和一杯红酒,胡小祚正准备往座位走回去的时候,却见着卡尔已经坐到了那位置的旁边,卡尔一抬头,也见着了胡小祚,不过胡小祚依旧不爽,便没再往那位置走回去,反而转身去找别的空位子。

卡尔见着,立即就起身追了上来,到胡小祚身后的时候便拉住了胡小祚的手,刚好,胡小祚的那只手还捏着杯酒,被他一扯,一个回身,那杯红酒就直接泼到了卡尔身上。

胡小祚并不是有意的,于是他也愣了下,而周围的人也都呆住了,还能听到几次女士发出的低呼声。

胡小祚回神,觉得卡尔活该,便也没露出什么抱歉的表情,看着卡尔正低头看着那块红酒渍,胡小祚开口道:“卡尔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又泼了你一身,不过也不能怪我,谁让你突然来拉住我的手呢。”

原本以为自己再次让他当众丢脸,以他那么爱脸面的人肯定会和以前那样发怒,不过卡尔抬头的时候,却见不到任何要发怒的模样,不过被当众泼了一身红酒,他的确会不好意思,便和胡小祚道:“我先回去换身衣服,等下再来找你,你等着我。”

胡小祚却酸酸地道:“找我做什么?而且我为什么要等你?我又不是你的未婚妻,没必要这么听你的话。”

说完,胡小祚转身就往别的方向走去,卡尔看着他那明显生气的模样,却依旧不恼,反而还笑了笑。

只是他身上还湿漉漉的,衣服上白色的地方都给染红了,他也无法,只能先回房去换了套衣服,等他回来的时候,却见着胡小祚正坐在杰克身边,两人不知在说什么,还时不时发出几声笑声。

卡尔见着他们如此亲密的模样,立即皱眉往那走去,就要到那桌前时,罗丝和她母亲正好也往那走去,罗丝见着卡尔那皱着眉头的模样,立即就走到他面前问他怎么了。

这时,胡小祚和杰克也抬头看向他们,卡尔摇了摇头后,罗丝和他便也坐到了胡小祚他们那桌,罗丝原本还想坐在杰克身旁,却被她母亲拉到对面去,原本以为卡尔会和她们坐一起,没想着卡尔却坐到了胡小祚的身边。

罗丝母亲也没多说什么,不过仍笑着道:“卡尔你与胡先生坐得那么近,不怕再次遭殃吗?哈哈。”

同桌的不少人都知道胡小祚几次让卡尔出丑,刚刚胡小祚泼卡尔红酒他们也是见着了的,听着罗丝母亲这么说,立即就跟着笑了出来,还有个男子直接道:“卡尔与胡先生的气场肯定是不对盘的。”

胡小祚可没打算理他们,反正次次都是卡尔出丑,卡尔听着那男子那么说,却有些认真地道:“怎么可能,我和小祚私下也相处过,可没什么事。”

胡小祚撇嘴,小声道:“真没什么事?你可是被我踢下床过呢……哦,还有,你那里也差点让我给折断。”

卡尔正想和胡小祚说些什么,罗丝母亲却突然道:“道森先生,下舱住得还算舒服吗?我听说是还不错的。”

她的话一出,这桌上的人就安静了下来,罗丝还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眼她妈,然后又担忧地看着杰克,杰克倒是没什么所谓地开口:“还不错,也没见着几只老鼠。”

胡小祚看不顺眼罗丝母亲那狗眼看人低的模样,也开口道:“确实不错,我去那玩过,人们都很热情,不像这里……”

话还没说完,胡小祚就耸了耸肩膀,可他的意思很明显了,罗丝母亲一听,脸色立即就暗了下去。

卡尔听着胡小祚的话又是紧皱着眉头,原本听着罗丝母亲开口,他还想顺便踩杰克几句,只是此时他则顾不得这么多了,立即小声问胡小祚:“你去他那玩过?玩什么?”

胡小祚瞥了他一眼:“你管得着吗?”

说着,一旁就有侍应端着食物到他面前,胡小祚便转身拿了些到他的餐盘里,卡尔脸色不是很好,只是那侍应还在他身边,他也不好说什么,等他也拿好了食物,胡小祚却已经开始吃了起来。

接着罗丝的母亲也不知为何,又再次开口针对杰克,问着他怎么会有钱旅行,杰克直言这船票是赢来的,众人听着,立即就笑了。

然后罗丝的母亲又问:“你喜欢这样四处漂泊?”

她这话一问完,桌上的人又安静了下来,毕竟她那意思是暗示杰克是个到处流浪的乞丐。

杰克也楞了下,随即才点头:“是的夫人,我很喜欢。”众人又是一愣,杰克才接着道:“我的意思是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身上,我有个健康的身体,有作画要用的画纸,我喜欢一大早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或者会到哪里去,就像前两天我还在桥下过夜,现在我却在这么一艘豪华巨轮上与你们喝着香槟。”

说着,杰克就低头喝了口香槟,胡小祚正准备瞪一眼罗丝的母亲,却见着罗丝用着深情地眼光看着杰克。

杰克喝了口香槟又道:“上帝给我了生命,我并不打算浪费,世事难预料,只能随遇而安……所以我要把握光阴。”

一旁一个胖女士立即就道:“杰克,说得好!”

同桌其他人也陆续附和,罗丝更是继续深情地看着杰克,还举起了酒杯:“敬‘把握光阴’。”

同桌其他人也跟着举起酒杯,包括胡小祚,一同笑着道:“敬‘把握光阴’。”

胡小祚身旁的卡尔尽管不爽,不过还是一同举起了酒杯,喝了口香槟后,他又想和胡小祚说话,可胡小祚已经凑近了杰克,小声问:“你和罗丝好上了?不然她母亲怎么会这么针对你?”

杰克低头浅笑:“没,不过是今天下午的时候和罗丝在船板上说话被她母亲看到了而已。”

胡小祚见他那么开心,也笑了笑,还同他碰了碰杯。

卡尔怒了,也不顾什么,立即就把杯中的香槟倒在胡小祚的身上,胡小祚突然被泼,咬着牙忍着大声怒骂的冲动,瞪向卡尔。

卡尔依旧一脸的怒气,却道:“噢,真是对不起胡先生,我手滑了,你随我去换套衣服吧。”

说完,他就起身,还拉上了胡小祚,胡小祚原本还想挣开他的手,可这是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他也不想丢脸,便由着他拉着自己走出了这餐厅。

出了餐厅,见着没什么人了,胡小祚便立即甩开了卡尔的手,怕引起别人注意,不过仍小声地怒道:“你这算什么?打击报复?”

卡尔也一样怒着开口:“我还想问你呢,在我面前和那个叫什么杰克的如此亲密,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吗?”

“哈哈。”胡小祚笑了出声,不过这可不能说明他心情是好的,“我和杰克亲密怎么了?和你的未婚妻罗丝亲密才算是对你的打击报复吧……况且我也没什么事需要报复你的!”

“你!”卡尔词穷,在这又不能多说,他只能再次抓住胡小祚的手,往前边走去,胡小祚穿着那满是香槟的衣服确实不是很舒服,便也打算回房去换衣,他原本以为卡尔是要和他回他的房间,也确实是往那方向走去的,可到了他房间卡尔却依旧没停下,还拉着他到了隔壁间套房的门前。

见着卡尔掏钥匙开门,胡小祚就道:“很好,知道你的房间了,下次等你喝醉而我的同情心又起的时候,也知道送你回哪了。”

卡尔回头瞪了眼胡小祚,也没多说什么,继续开门,胡小祚却继续道:“行了,我要回去换衣服了。”

说完,他便转身往隔壁走去,卡尔却又拉住了他的手:“进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胡小祚翻了个白眼,不过内心还是想听听他要对自己说什么,便没挣开,进了他房间,卡尔立即就把那门给猛地关上。

胡小祚见着他那么生气的模样,道:“怎么?这么生气是想要杀我灭口吗?”

卡尔不解:“灭什么口?”

胡小祚不耐地道:“白天的事呗,这事说出去了,你钢铁小王子的名号还要不要了?”

卡尔都快忘了要生气了,此时嘴角一抽:“谁跟你说我还有什么钢铁小王子名号的?”

胡小祚懒得理他,“你拉我进来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快点说,这香槟贴着衣服可不好受!”

卡尔见着胡小祚胸前已经湿了,便立即道:“你先换了衣服吧,不然等下可就得感冒了。”

说着,就问胡小祚要钥匙,说要过去拿套衣服过来,胡小祚无奈,只能把钥匙给了他,没一会,他就抱着一套衣服回了来,而胡小祚已经把上衣给脱了,正用着卡尔放置在一旁毛巾擦着胸前。

卡尔见着,愣了下,不过想着现在天气冷,立即就把那衣服递给胡小祚,胡小祚接过,没回避,直接在卡尔面前就穿起了衣服,还边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卡尔轻咳了声,刚刚这么一忙,他的气就不见了,胡小祚提起,他还是有些吃味,问:“你和那个杰克是什么关系?”

胡小祚刚穿好衣服,瞥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卡尔的怒气又上来了,“怎么不关我的事?我们白天还上了三次床呢!”

“那又怎么样?别说我可杰克没什么,就算我们有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话?你不也有个漂亮的未婚妻么?”胡小祚不爽地回视着他。

“我……”卡尔一顿,又高兴地开口:“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和杰克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胡小祚翻了个白眼,他都不知这负心汉是怎么觉得他和杰克有关系的……负心汉?原来卡尔在他心里的标签已经从“褐发男”变成“负心汉”了么?

卡尔想着胡小祚谈起罗丝,高兴过后,一时间就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罗丝是他的未婚妻,他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很喜欢罗丝的,毕竟罗丝漂亮,又是大家小姐,举止大方有礼,自从他那些朋友知道罗丝是他的未婚妻后,可有不少人是带着羡慕的眼神在看他的。

而胡小祚见着他那模样,便猜着他在想着罗丝和他之间的问题,深吸了口气后,他便扯着浅笑道:“卡尔先生是觉得和我做的那事会对不起你的未婚妻么?没事,都是男人,我懂的,难免有需要的么,要是卡尔先生过不了自己那关,完全可以塞给我几千块当是给我的报酬不就得了。”

卡尔看着胡小祚,愣愣地道:“你要我给你报酬?”

胡小祚撇着嘴:“你要是过得了自己那关,你可以不给啊,我也不缺那几千块。”

说完,胡小祚便一把夺过卡尔手中把那自己房间的钥匙,然后便直接开门出了卡尔的房间,心情很是不爽的他也没打算回餐厅,到了隔壁,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卡尔见着胡小祚离开,却依然站在了原地,回想起胡小祚刚刚那决然的表情,有种胡小祚要离他而去的感觉,心中有着浓浓的不愿意,也不顾其他,他便转身出门去追。

到了餐厅,却见着众人已经用完了饭,有不少人已经离去,也见不到胡小祚的身影,跑出餐厅,见着罗丝和杰克正

作者有话要说:目前不知道下一篇的现代要写什么,亲们有什么电视剧或者电影的建议吗?当然,某普看的影视剧太少了,如果没看过的电视剧,此时要补也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