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居家过日子

小说: 农门小福妻(凤凰栖) 作者: 凤凰栖 更新时间:2019-07-12 06:49:20 字数:2200 阅读进度:300/330

第300章居家过日子

锦园心中凛然,小心合上窗户,心口一直“砰砰”的跳,心思电转,坐在窗前竟然起不来。

罐头也醒过来了,见锦园披着外衣坐在窗前,急坏了,急忙去翻了一件厚披风披在锦园肩上,一面又去检查火盆里面火熄了没有:

“夫人,你还是别在窗边坐着了,早晨风凉,别受凉了才是。”

锦园紧了紧身上的厚披风,抬头笑笑:“嗯,我知道了。”

一面起身走到火盆边,火早就熄灭了,罐头快速穿好衣服:“我马上去生火,夫人先歇一会儿。”

锦园点点头,盯着火盆里面的黑灰发呆。

等等。

“罐头!”

锦园急忙冲出去,摁住要打水的罐头:“不要,不可。”

“怎么了?夫人?”罐头以为锦园想帮忙,立马道,“我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你快回去吧。”

锦园摇头,将罐头拉到一边,看了眼水井,立马道:“今日不在家吃饭了,昨日驯儿给了我他的赏银,我们出去吃。”

罐头一听,可高兴坏了,但是:“夫人,居家过日子,钱还是省着点花才是,你跟李公子都是外地来的,在这里无根无基,手里面的钱也是越花越少,还是不要浪费了,就在家吃,我做起来很快的。”

锦园哭笑不得,这个罐头还真是勤俭持家:“好啦,我说今天出去吃就出去吃,明天驯儿就得去大殿面见武后,我也正想去街里给他添点好衣服。”

“夫人,你怕是忘了,明儿个进殿面圣,有专门的三甲官服穿,不需要特意备衣服。”

这些时日停着没有宣三甲去大殿面圣,就是给他们量体裁衣做衣裳呢,古代人做事还真是不紧不慢,一步一个脚印。

不过古代衣服做工复杂,的确也不是一两天缝纫机踩几下就好了的。

见罐头又否了自己的理由,锦园抓耳挠腮,干脆凑近罐头耳边直说:“我看到有人在我们的井里面下毒。”

“什么?”罐头的嘴立马被锦园捂住,锦园懊恼道:“你小声点。”

罐头点头,锦园松手,罐头害怕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在庄府别院下毒?”

锦园思索道:“这个人的心思不简单,在庄府别院下毒,我们死了不足惜,只怕庄府是脱不开干系了,到时候庄太傅只怕也得受牵连,这是一石二鸟。”

罐头听不懂,她捏着锦园的衣角道:“夫人,我们要不要报官?要不先找小公子说说吧?”

瞧见罐头害怕的样子,锦园心有不忍,揉揉罐头的头发低声哄道:“暂时别报官,咱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报官了也没用,还会打草惊蛇。”

说着松开罐头的手,往李驯房间走去,敲了几声,无人应答,正要去找钥匙,门被风刮开了,原来竟是连门都没锁。

锦园率先走进去,却见李驯倒在床上睡着,衣服鞋袜都没脱,被子也没盖,还在身下压的好好的。

“这个驯儿,也不怕着凉。”见李驯没事,锦园放下心来,走上前替李驯盖好被子,闻到李驯嘴里浓浓的酒味,锦园皱眉:“明日要面圣,今日不能再让他饮酒,一会儿还需煮点醒酒汤给他喝才好,可如今井水里被人下了毒,怎么煮?”

罐头听到了,立马上前道:“这个好说,我去小公子的院子里面接水来煮,醒酒汤用不到那么多水。”

锦园点头,如今只能这样了。

说到主院,锦园想起来上次庄温氏着人递过来的拜帖,心里有了主意:“罐头,今日我们去温府蹭饭吃,如何?”

“蹭饭?”罐头不解,“何为蹭饭?”

“就是上别人家吃饭。”锦园笑着道,“正好去体验高门大户人家的伙食怎么样,以后要是开酒楼啊,也好做个参考。”

“那李公子怎么办?”罐头看了眼睡的正香的李驯,“怕不是到今儿早晨才睡下吧?”

点头,锦园猜测也是这样,不然那贼人怎么天都有些微亮了才来下毒,这不是给人机会看见么?

“好啦,赶紧给我梳妆打扮,咱们去主院找庄夫人去。”

两个人去找庄温氏说明来意,庄温氏自然高兴,立马差人先去温府通报,这边就拉着锦园坐下,拿出来好几张画像跟红纸。

“庄夫人这是做什么?”锦园看了看,长得高矮胖瘦都有,还附带生辰八字。

庄温氏神秘笑笑,拍着锦园的手捂着帕子笑,保养得宜的脸上硬是笑出来法令纹:“锦园妹子,大喜事啊,这是这几日递到我手里来的帖子,都是找你联姻缘的呀。”

锦园很是不解:“找我联姻缘怎么拜帖递到了庄夫人这里?”

庄夫人只道她乡下来的,不知道这些礼数,遂解释道:

“他们不敢贸然去找你,怕冲撞了你,这不就递到我这儿来了,我这个人呢也热心,想着既然你也住在我家别院,怎么我也算半个主人,就先替你把把关,着人打听了一番,筛选了一下,这些留下来的,家世都好,人也不错,你看看喜欢哪个?”

说着着丫鬟将那些画像跟八字都一股脑递过来,罐头跟锦园结果,锦园打开一张看了眼,有胡子了,莫不是四五十岁了吧?

“这张是张老爷,今年三十有六,家里正妻生子时难产死了,孩子也没保住,一直在找合适的续娶,可一直未遇到合适的,我跟你说,这张老爷家里良田万亩,豪宅千幢,是除了赵氏家族,最有钱的家族了,你嫁过去就是正室,以后生了儿子就继承张老爷子的家业,合不合适?”

锦园只记住了三十有六,三十六岁留那么一大把胡子做什么?还以为四十六五十六呢。

“这个啊,这个是秦太尉家的偏房生的,年纪大概四十有二,家里正妻只生了个女儿,正找个妾室生儿子呢,我看李夫人这模样就是个生儿子的,你年纪轻长得美,进去了就是你最受宠,生了儿子一样继承家业,别看是偏房,可秦太尉你不是不知道啊,那可是开国功臣,爵位世袭,而且坐在家里就有饷银可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