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紫荆衣的桃花·下】

小说: 霹雳江湖之我有个烧包爹 作者: 紫王风臣凌 更新时间:2019-01-11 16:43:36 字数:2144 阅读进度:331/332

{ }?作为因为被改变了命运而被封印在玄宗的一员,紫荆衣并没有在苦境生活的经历,原本应该成为断极悬桥之主的他,如今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道门弟子。

自从玄宗解封以来,这些堪称支柱的大佬们就没有时间四处乱走,一来是破封时受到的冲击确实对玄宗实力造成了巨大损失,二来则是因为这损失在承受范围之内,是以他们既要担起护卫玄宗安危的责任,又要在自身恢复功体的同时,帮助其他弟子疗伤。

赭杉军和墨尘音在蔺无双的陪同下去了识界,这就等于将玄宗现有的实力砍掉了三分之一,毕竟连苍自己都认同,玄宗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六弦四奇,其中六弦能打的就是他和翠山行。

综上所述,紫荆衣应该算的上是在离开道境后第一次游览苦境风光……嗯,和地灵人杰先天灵脉众多人烟稀少的道境相比,苦境确确实实多了让人不得不感佩的人气。

尤其是在听渡流云介绍过苦境的一系列遭遇后,紫荆衣深刻地认为,苦境简直是一个洞天福地——废话,经过这么多次大轰炸还能存活下来,不是个福地是个啥,尤其是苦境生命力顽强的如同蟑螂一样的百姓,那真的是堪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越是平凡普通的人越可怕这句话在苦境百姓身上得到了开挂一样的证实……

“这么说虽然有些对不起因为灾难而死掉的苦境百姓,但苦境的生命力确实让人感叹啊。”

从一开始,渡流云的视角就没有完全地放在寻常百姓身上,无论是未曾恢复天界记忆前的过去,还是恢复记忆后的现在,她的同情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泛滥,也可以说,她并没有像素还真一页书众位大佬一样,在对待救世这样的事上觉得有什么重要,更多的时候,她是出于兴趣。

“哈,你倒是有趣,不像苍和赭杉军一样,和那两个人一起,总觉得空气都是僵硬的。”

紫荆衣哈哈一笑,他性子本就率性狷介,自然对渡流云毫不掩饰的性子欣赏,当年她年纪尚轻前来玄宗做客,他便看出这小姑娘与其他人都不同,当真是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八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用无欲无求来形容她简直不要太正确,虽然是儒门出身,却将道门一脉的大道无为运用的相当精纯,不仅仅是如此,他甚至能感受到,正是因为她当年在玄宗出现,才让苍有了改变,这变化对其他人而言或许是细微的,但在他和金鎏影眼中却是让人吃惊,虽说还是像以前让人无法亲近,明明是同门,但却有着让人不悦的隔阂,可现在却让人感受到了平易近人这个词,尽管思前想后都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他必须承认,正是因为苍的有所改变,才让玄宗再不知不觉间避过了一些一旦做了就会不可挽回的选择。修行到他们这个地步……说观测不到天机,那才是真正的假话。

“人嘛,就是有各种各样的性格,才能称之为千姿百态,要是所有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岂不是成了神的恶趣味。”

每个人都生的一样,性子也一样,每天重复着刻板的生活,一切都受到控制,不过是一个傀儡一样的世界罢了。这样虽然能够控制人心和人性,但失去了自我的生命,还能称之为生命吗?

神,不过是比人类更加高级的生物罢了,凌驾在神之上的又是什么,谁也无法说清楚,毕竟他们谁都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既然你对苦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看重,为什么会对异度魔界的事如此在意?”

她对异度魔界的态度要比玄宗对待异度魔界更狠的做法,实在让人不想注意都不行。

“嗯……较真来说的话,大概就是看异度魔界不顺眼,很不顺眼,相当不顺眼吧。”

渡流云这答案和没回答没什么两样,然而语气中对异度魔界的厌恶却是异常清晰。

这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倒也和谐,他们上天雷穹寻无绝期,本就没有太急的必要,毕竟渡流云已经传了讯息,若是无绝期先一步回到天雷穹,自然会与她联系,如果他没回来,那就算收到讯息也没用啊,天知道他背后那个神绝残生又指挥着他上哪儿去当苦力。

一路上看看风景,没事儿扯扯犊子,这一天过得倒也是快。而随着眼前道路开阔,不觉间已是走到了一处小小村落。

“嘛,反正再有个一天也到了,不如今晚就在这住下。”

看了看天色,渡流云做下了决定。入乡随俗,对于在哪儿住店什么的,紫荆衣倒是没什么想法,大家都是修道人,没那么多讲究。

欧呦,那个是……?

这可是个罕见的景色喔,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小镇子里,竟然有这么一个极具风情的占卜帐篷,如果不是她的脑袋里还有这么个印象,恐怕她还真的会被吸引着去看看热闹。当然了,正因为她想到了这个帐篷是谁的,才觉得更加有意思。

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明显被这个异于苦境特色的所在勾起兴趣的紫荆衣,渡流云的脸上浮现出了玩味的笑,有意思,这兜兜转转的还是转到了这里来,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紫荆衣要如何与这位来自诡龄长生殿的占卜师纠缠一番咯。

要知道,紫荆衣可是完完全全没有经历过长生殿遭天地异变之力封印的那yī mǎ意外哟,没有救命之恩,没有危机之中的援助之情,该不会上演一出一见钟情的狗血剧情吧,紫荆衣一心修行倒还好说,修道之人很难动情,但莎罗曼就不好说了,天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入的苦境,搞不好她是长生殿在重现苦境后才被派出来的,在常年面对歪瓜裂枣的长生殿一干人众荼毒下……难免会对紫荆衣产生好感哟,这不知道该不该算是紫荆衣的桃花呢,人生吗,总是要有点调剂才有乐趣,既然阴错阳差地某人被勾出了兴趣,她看戏就好~~安逸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