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背后偷袭

小说: 潜行追凶 作者: 摸底牌 更新时间:2019-09-11 16:22:39 字数:3255 阅读进度:282/292

卓乐峰需要让大家明白一个概念,蒙面人并不等于就是涂明喜。而全场只有王安忆说过,他解开面罩确定蒙面人就是涂明喜。可如果王安忆在说谎呢。

“卓乐峰,你认为我在说谎。莫非你怀疑这事是我干的?那我问你,杀人总得有动机吗,我和涂明喜无冤无仇,关系一向不错。我为什么要杀他!”王安忆也气的浑身发抖,手舞足蹈不说,更是指着卓乐峰破口大骂道,“我之前还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竟然要对我捅刀子。你算个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是柯南、福尔摩斯不成。”

“咳咳!”钟凯欣看不下去了,她直接道,“安忆哥,稍安勿躁。可能我之前没有跟你们好好介绍过卓哥。卓哥虽然现在不是警察,可他之前却是我们安京市出了名的神探警员。安京市不少大案要案和稀奇古怪的案子可都是有他参与破获。所以在断案这一块,他即使不是柯南、福尔摩斯,我也确信他有资格说出自己的判断。”

反正现在钟凯欣已经确定站在卓乐峰这边。这里不是安京市,再者这些人确实不了解卓乐峰,钟凯欣索性把卓乐峰吹上天,还能震慑住这些人。

她只是随心而说,却也不觉帮了卓乐峰。因为钟凯欣说出这话之后,王安忆和唐仙仙脸色瞬间苍白。之前两人生气委屈变成了惊恐,同时卓乐峰还注意到两人身体同时朝着一侧倾向。而那个方向便是门口方向。

他们这是本能的逃避动作!卓乐峰看见这个身势动作后便明白自己已经抓住了要点。可这案子需要弄清楚,便是需要知道到底是谁策划,有究竟有多少人参与。毕竟现在唐灵寺也失踪了。这个唐灵寺处于什么位置。

“原来你这么厉害!”人群中有人开始讨论,一些女人看卓乐峰的眼神也已经不一样。

这会卓乐峰可不能谦虚了,他直接道:“我说了,这个案子其实不复杂。只是因为目前真正的凶手还未现身,所以很多事情不好直说。”

“真正的凶手还未现身?”有人眼神扫过,似有所指。

唐仙仙和王安忆脸憋得通红,他们知道现在已经有人在怀疑自己。可卓乐峰此话的意思其实是说,唐仙仙和王安忆实则还不是杀死涂明喜的凶手。

“只是,这事绝对和你们有关?”卓乐峰已经不隐瞒自己的猜测,道,“现在我可以肯定涂明喜的尸体之前一定被藏匿在床底。除了拖拽的血迹痕迹之外,我相信刚才也有人看见,地上有一个指引。那么我想问大家,那是哪一只手的指印?”

哪一只手?不少人听罢后比划了一下。有人已经反应过来,道:“是右手!”

“对,地上出现的指印确实是右手指印。那就证明一点,真正的凶手可能是个左撇子!”

不少人异口同声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我们可以做个实验,一般情况下,在我们需要维持身体平衡,同时又要全力推开面前的物件时。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用惯用手,也就是力量较大的一只手推开物件,而用另外一只手,也就是非惯用手来维系身体平衡。”

在卓乐峰说后,不少人开始尝试比划。他们几乎都很少想过这个问题,直至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还真的就是这般。

钟凯欣也恍然大悟:“所以卓哥你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凶手当时要把尸体推到床底。于是他用非惯用手右手支撑身体,而用惯用手左手将尸体推到床底里面。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床底留下右手指印!”

“正解!”卓乐峰竖起大拇指点了一个赞,“当然,我并非只依靠一个指印就确定凶手是左撇子。毕竟万一还存在帮凶,是帮凶帮忙推尸体到床下呢?”

卓乐峰又瞟了眼唐仙仙和王安忆,见着两人已经在不停吞咽唾沫,手指还在不断扰动,便清楚这两人心思已乱。

“我们刚到这个房间时,看见涂明喜身上已经插了一把剪子,且剪子没有被拔出在插入的痕迹。正因为如此,我们大家才觉得蒙面人被剪子刺中之后没多久就死了。剪子还一直插在体内。可我们如果仔细看看剪子插入的方式便又可以得到很多信息。你们仔细看看,从涂明喜的方位来看,插入身体的这把剪子是朝哪个方向倾斜?”

本身涂明喜的尸体一直躺在那,众人并不敢多看。可带着好奇,大家伙齐齐望去,更是在卓乐峰的提醒下,意识到此前几乎所有人都忽略的一个细节。

涂明喜平坦在哪,剪子插入其身体,从他的位置来看,剪刀正好往左边有倾斜角度。

有人已经不假思索道:“如果是左撇子杀人,便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拿着剪子,剪刀头朝内从后面勒住涂明喜,然后将剪子忽然插入涂明喜身体正面。那因为他是左撇子。左手下手位置必然多少也会朝着左边有倾斜角度。”

又有人补充道:“如果是正面刺杀,则是左手拿剪子,剪刀头朝外直接刺向对方身体。从杀手角度来说,剪刀也是朝着左边倾斜。而如果从涂明喜的角度来看,剪刀位置应该是朝着右边有倾斜角度。所以,你又究竟是如何判断凶手是在背后杀人还是在正面刺杀?”

“死者的面部表情!”卓乐峰走到涂明喜尸体前,指着涂明喜的面部道,“王安忆所言,涂明喜被剪子刺中后还起来和他发生争执。最终因为伤势过重倒地死亡。那照理来说,他在死亡前的表情只有痛苦和不甘,决然不会有惊讶和不知所措之感。毕竟他已经知道自己不行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很多的是恐惧死亡还有痛苦。可我们看见涂明喜双目瞪圆,嘴巴微张。这是典型惊讶的表情。其实死人也有表情,只是我们很难捕捉死亡那一刻。却不想凶手想了很多,终究还是忘了将涂明喜死之前的表情做一下掩饰。一个人面对死亡出现惊讶,就是证明这个死亡来的很突然,让其措手不及。而往往这种死亡大多来自于偷袭!”

三三两两的声音依次传出:“背后偷袭!”

“对,正因为是背后偷袭,所以涂明喜才会惊讶恐惧,不可思议。基于这些,在参考指引。我才猜测凶手极大可能是左撇子!”

又有人很快发现了端倪:“可唐仙仙和王安忆都不是左撇子!”

“所以我才一直没说唐仙仙和王安忆是杀死涂明喜的凶手,我只是说,这两人一定牵扯进来了!”卓乐峰已经猜到凶手大概是谁,“各位,如果你们大家信任我,那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好轮流看管住唐仙仙和王安忆。等到警察来,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王安忆大声反对:“你无权指示他人控制我们!”

都不用卓乐峰反驳,有人已经看不下去了,大声质问道:“那你究竟有没有参与谋杀涂明喜!”

“我……我没啥涂明喜!”王安忆被问的满头大汗。

唐仙仙已经站立不稳,若不是旁边搀扶了一把,她差点踉跄摔倒。

这里也都是见过世面,不算太蠢的一群人。卓乐峰说的有理有据,加上唐仙仙和王安忆确实存在疑点,所以大家伙无疑还是支持卓乐峰。只是,钟凯欣依旧没有彻底洗清嫌疑,所以大家也觉得要同时看管后钟凯欣。

这一点,卓乐峰没有反对。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最好安排好人手。在警察来到之前,尽量控制住这里的局面。除此之外,我还是那句话,得尽快找到唐灵寺!这场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只有找到唐灵寺,又或者唐仙仙小姐开口,我们才能拿回手机,解开这里的屏蔽。”

“哼,这里的屏蔽装置只有我哥知道在哪。至于摆放手机的暗格和密码,我同样不知道。所以你问我也是白问!”

卓乐峰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大家听明白了,正因为唐灵寺的失踪。现在我们大家都被困在这里。所以,唐灵寺是最终答案!”

“唐灵寺!等等,我好想记得唐灵寺是左撇子!”一个人终于大声喊了出来。

这一说,现场哄声一片。几个和唐灵寺交好的人也总算记起来唐灵寺确实是左撇子!实际上,卓乐峰早就确定唐灵寺是左撇子。因为之前唐灵寺带着卓乐峰换衣服以及给他端水递零食时,唐灵寺基本都是用左手完成。

但是,卓乐峰到现在也没直接说出唐灵寺就是凶手。因为作为一个严谨的犯罪分析人员,卓乐峰坚信一点,除了极个别极端犯罪之外,绝大部分犯罪都必然有犯罪动机。那么,凶手的犯罪动机是什么?是谁又是为什么要杀死涂明喜?

暴雨将这群人阻隔在这,而又与外界失去联系,让更多人惶恐不安。卓乐峰告诉众人,唐灵寺又或者凶手现在还在暗处,所以所有人不能单独行动,以免被人偷袭。但是同时,也得让人去尝试找到暗格打开暗格,毕竟所有人的手机都摆放在那。

所以,卓乐峰在确定这群人的能力后,决定将人分成三组。最多的一组人马在看管唐仙仙、王安忆自当还有钟凯欣。第二组人马有一些技术控组成,他们前往寻找暗格且试图打开暗格。第三组人马则是卓乐峰亲自带队,他们继续寻找唐灵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