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对策

小说: 芊泽花 作者: 酒壑盛人 更新时间:2015-02-22 12:05:57 字数:3166 阅读进度:115/152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刘钦大踏一步,上前问道:“怎会如此突然!?”

夕岄脸色微微一动,眯眼道:“将军去北营时并不知晓,但夜里有探子来报,说有大批人马进了端睿王府。将军于是回府,才知竟是皇帝微服私访。”夕岄缓了一拍,转而瞥向一旁呆若木鸡的芊泽。

女子神色微烁,一张煞白的秀脸在摇曳的风灯下忽明忽暗。夕岄不知芊泽怎想,只说:“芊泽,这里已非安全之地,我这就带你走。”他说罢便抽出马鞭,欲要扬长而去。临行之时,刘钦却像想到了什么一般,蓦地拽住马绳。

夕岄狐疑的侧视。

“不行。”刘钦微皱起眉,低沉道:“这出了西营,就是荒漠,你带着芊姑娘能去哪躲避?况且你两人只身出营,反倒打草惊蛇,不如就留在营地躲藏起来,还多一份把握。”

夕岄听罢,觉得有几分道理。漠西大营,方圆几里之内都空旷无人,一旦有马匹出入,盯梢的人一眼便能看见。但待在营地,可谓是羊在虎口。夕岄恐会弄巧成拙,于是又说来:“可是,皇帝来了王府,肯定是要来营地的。到时候全营的兵士和婢女都要出来迎接,芊泽该藏哪?”

皇帝来定不是只身一人,他的随从奴仆都是宫里的佼佼者,谁会不认识芊泽?芊泽躲在营地,来日方长,那些侍卫奴仆们四下走动,如果露出马脚又该如何?夕岄越想越郁愤,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一气之下他怒喝道:“我不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直接把她带走!”

刘钦讶异他的反应,夕岄向来都冷静沉着,这次碰到芊泽的事上,却暴躁易怒。看来祁澈对芊泽,的确极是在乎。而如今不是冲动的时候,他又上前一步,劝慰到:“夕岄,你莫要冲动,皇帝来营地,自不会太快。我们尚有几日准备,我有一计,尚且可试。”

“什么?”

夕岄迫不及待的问到。刘钦却稍一踌躇,缄默的转回身。他颇为高深的眼神,郑重的投向不远处云翘的帐篷。夕岄和芊泽随着他的视线看去,两人一顿,竟不约而同的脸色一沉。

“你是说,让郡主帮忙易容?”

“不错。”刘钦若有所思的颔,夕岄却一摆手说:“不成,郡主现在对芊泽芥蒂甚深,怎劝也劝不动,如何会帮她?”夕岄想起云翘不分青红皂白,把他们赶出帐篷,就怒气腾腾。看来他从来都没有错看她,她就是个刁蛮任性,不做思量的娇贵千金。

“话虽如此说,但我们总得一试。我信郡主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她识得大体的。”刘钦为云翘说话,夕岄见他言辞灼灼,倒撇过视线稍作沉默。此时,恍然失神的芊泽却突的开口:

“澈……”

刘钦见她喊夕岄‘澈’,大吃一惊,骇然的望着两人。祁澈也顿觉蹊跷,芊泽应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两人相认的事说出来。他低注视女子的神情,但见她双眸不止颤抖,小嘴嗫嚅:

“我想问,皇……皇后娘娘她,有没有跟来……?”

芊泽一直以为祁烨说不定已被上官柳莹给控制。她心中一直担忧此事,而丘都被屠之时,她因为不愿意相信是祁烨所为,更是下意识的把一切归结为上官柳莹所做。洛羽晴死前的叮嘱,仿似是一把坚不可摧的锁链,把她的心牢牢禁锢。羽晴知道芊泽心地极软,即便受尽祁烨的凌辱,也不会真恨他。

但是祁烨的爱,太沉重,羽晴不忍芊泽承受,索性断了她的念想。芊泽在漠西的这段日子,故意忽略心里的疼痛,尝试过得平静。她以为自己可以面对新的生活,不会想过去的种种,然而,一旦听见皇帝即将驾临的时候,心又不由自主的抽痛。

夕岄听芊泽一问,心中煞是疑惑,说到:“你不知皇宫的事?”

刘钦也不解的望向芊泽。

“皇宫生了什么事!?”芊泽急迫的拽紧夕岄的袖襟,忙不迭问。夕岄愕然,说到:“皇后怎会跟来,她图谋不轨,欲篡权谋反,早就被废了。就连上官家余下的三百多口人,也已被一并问斩。”

“她死了……?”

芊泽听罢,瞳仁一张一缩,小手颤颤巍巍的举起,捂住小嘴。她的心情极为复杂,一是庆幸祁烨没有被上官柳莹控制。二是,丘都里,所有无辜百姓的性命,竟当真是他夺取的。商队是他杀的,路边无家可归的孩子是他杀的,救了自己性命的杏姑姑,亦是他杀的……

竟都是他杀的!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芊泽的泪夺眶而出,她自欺欺人的下场竟是这般惨烈?

恐惧与彷徨感铺天盖地的袭来,芊泽一想到已变得更为暴戾血腥的祁烨,即将来临,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来漠西做什么?他来漠西,要把她抓回去是么?她不要,她不要被抓回那个冷冰冰的牢笼。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好不容易才尝试要开始新的生活,不要回去,不要!

她答应过羽晴,要远走高飞,永不回去的!

“澈,祁澈,你要帮我,我不要回去,不要!”芊泽柔荑攥的愈紧,她猝然的紧张,让祁澈大为吃惊。但一见她仓皇无措的表情,他便更加坚定了要保护好她的决心。此时他想,除了云翘的帮助,的确没有什么更保险的方法。

于是他便双手一按芊泽的双肩,笃定道:

“你放心,芊泽,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祁澈说罢,霍然跳下马,遂又把芊泽抱下来交给刘钦。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扶了扶自己腰身的佩剑,径直向云翘帐前走去。刘钦讶然,从身后呼叫:“你要做什么?”

“我去劝她。”

祁澈眯了眯眼,加快步子。刘钦见他执意,便也不多劝,只希望他能成功劝服云翘,不然事情就麻烦了。想毕,刘钦侧目睨了一眼惊魂未定的芊泽。她竟这般害怕,看来她在皇宫里,的确受尽了委屈。

“哎……”

想时,刘钦喟然一叹。心中感叹命运的多变,如果当初明夏将军早一步把芊泽救出,或许就不会是这般下场。

夕岄停在云翘帐前,和守夜的阿嬷耳语了几句,阿嬷便面有难色的进了帐。芊泽与刘钦站在远处观望,两人的心不约而同的吊了起来,生怕云翘这次再闹别扭。哪知,半晌之后,阿嬷出来请了夕岄进帐,这时刘钦才舒下一口气:“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芊泽此刻也平静不少,但依旧忧心忡忡。

夜里风大,侍卫手中的风灯,几欲在凛风中湮灭。刘钦的目光至始至终都盯着云翘的帐前,他等了又等,心急如焚:“怎么还不出来?”

芊泽也讶异,惴惴不安的双手合起,攥了紧。

而就在刘钦说完这话的时候,突然一阵怒极的哭啸声从帐内传出:“出去,出去,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别再说了!!”

伴随着这哭喊声,撞入芊泽眼帘的,便是夕岄被推搡出来的一幕。云翘把他赶出后,便冲着阿嬷喝道:“谁都不许再放进来,你们都走,都走!!”云翘哭着向这边咆哮,刘钦大惊失色,忙不迭上前问起夕岄:“你怎么劝人的,没把人劝好,倒把人给气哭了!!”

他见云翘不是普通的生气,那泣声分明伴随着心伤,于是便恼起夕岄来:“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芊泽也是这么认为,云翘看上去伤心至极,定是夕岄多说了什么。

夕岄低,大手紧了紧,淡淡说来:“我只是先把误会澄清,既然要澄清,我便直话直说了。”

“直话直说!?”刘钦抬高一声调,又问:“你说什么了?”

夕岄仿似极不愿意谈起此事,但却见芊泽和刘钦都满是期待的等待一个解释,于是便吞吐道:“我……我只是说,我对她没有别的意思。”

“哎呀!”

刘钦料了个准,顿时捶胸顿足。

“你是要气死我啊,现在你让堂堂郡主,明明白白的失恋了,她现在管着自己伤心,哪有空想别的了!”刘钦懊恼的反身,芊泽听罢,也是一脸失望。但旋即,她又想了个明白,说到:

“没什么,我们可以想其他方法的。”

她能理解云翘的心情,更能理解夕岄的直白。她调转回身,兀自向自己的帐篷走去,边走仍边说:“明日再做打算吧,现在夜深了,还是早些休息。”她的脑子如今一片乱,太多事情凑在一起,她无法一一理清。

只希望,这一次,命运不要再捉弄她。

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哪怕孤身一人,她再也不想陷入曾经的痛苦当中,再也不想失去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