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仗义执言

小说: 情陷表姐大人 作者: 楼主本尊 更新时间:2018-11-09 04:45:41 字数:2311 阅读进度:1038/1043

柳仲良的话一放出来。

荣家父子二人的脸色立时差到了极点。

这等于是在胁迫他们啊。

在场的其他医生,也都窃窃私语起来。

“柳仲良还号称神医呢,怎么这副德行。”

“他是想趁火打劫呗。”

“真给我们医生蒙羞。”可

尽管大家都对柳仲良的行为不齿。却

无一人站出来说话。

无他,只因柳仲良在医生这个行当里名望太高。而且他的实力也比较强,得罪了他,不仅可能砸了饭碗,而且生命安全都会面临威胁。反正他们也拿荣立的伤束手无策,索性都做了旁观的看客。王

大锤和李潇潇不知内情。两

人颇感疑惑的问胖子:“胖子,这家伙什么来头,怎么所有人都好像很忌惮他。”

胖子低声道:“说话小点声,可别被他听到。我告诉你们啊,他全名叫柳仲良,大家都叫他柳神医。这人以前就是中医,只不过他为人太嚣张,中医行当里的人都爱打压他,所以知道他名字的不多。

可最近两年,他突然像开了窍似的,修为火箭式蹭蹭往上涨,在附近的中医行当里,估计属他的修为最高,所以名号现在也最响。他给人看病,出了名的要价高,只有大富之家才敢找他。荣家这次碰上他,也是倒霉。”

说完。胖

子又对吴庸说:“我看咱俩也别较劲了。赶紧走吧。柳仲良已经放出了话,谁敢再给荣立治伤,就是跟他过不去。我可不想因为跟你打个赌,害你丢了小命。”吴

庸听后笑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嘛,若是没碰上这档子事儿也就算了。既然碰上了,我还非要管管。现如今啊,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叫神医了,这特么算哪门子神医,干脆叫强盗好了!”后

面的两句话,吴庸不仅仅是对胖子说的。更

是对柳仲良说的。所

以他故意加大了声调,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唰

唰唰。所

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吴庸这里。

大家满眼都是困惑。

这谁啊?

胆子这么大?

听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在骂柳仲良啊!柳

仲良自然也听到了。他两只眼睛顿时瞪了起来,恶狠狠道:“小子,你什么意思,说谁是强盗呢!”哗

啦。他

说话的时候,将自己的气势释放出来。强

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压

得王大锤和李潇潇喘不过气来。李

潇潇变了脸色:“不好,他可能是神海境!吴庸,小心!”

吴庸倒是一如常往,面对柳仲良的威压,没有丝毫变化。他直视着柳仲良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我说的就是你!就你这种行为,也敢号称什么神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医生本该悬壶济世,以消除病痛为己任。而你却狮子大开口,别人不愿意,还要施以威胁,真是恬不知耻,不配称作医生!”他

的话字字诛心,将柳仲良骂了个狗血喷头。柳

仲良怒不可遏,眼看就要大打出手。

这时,荣义成连忙出来劝解。荣

义成内心里,对吴庸仗义执言是很感激的。所以他生怕柳仲良一生气,会对吴庸不利。于是他将吴庸挡在身后,笑眯眯的对柳仲良道:“柳神医切莫生气。这位小兄弟,只是在跟你开个玩笑。你给荣某个面子,不要跟他计较。另外,今天的事情,麻烦柳神医了,荣家无以为谢,待会儿送上十斤黄金以示感谢。柳神医您看如何?”现

在的世界,还并不都是用灵石来做交易。

黄金和珠宝、玉器之类依然有很大的价值。

十斤黄金也算是一笔豪礼了。

柳仲良只是把了把脉,什么都没有做,就拿到十斤黄金,按理说也该心满意足。

可是。柳

仲良听后,却满脸都是冷笑:“十斤黄金就想打发我,也太小看我柳仲良了。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荣家的灵石,我拿定了。医好荣立我要三十枚,让我现在走也行,先把十枚灵石的报酬付了。反正都要出灵石,怎么选你们看着办!”“

你!”

柳仲良的行为,相当于明抢。荣

家父子二人,气的面红耳赤。若

不是实力不如他,真恨不得一掌把他拍死。

这时。

吴庸淡淡道:“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以为他的伤离了你就治不了了?”

柳仲良颇为自负:“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他的伤,只有我能治!”

吴庸道:“话别说的太满。小心脸被打肿。”柳

仲良说:“我还真就把话放在这儿,谁要有信心,尽管可以尝试。”吴

庸笑笑:“那你就看好吧。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医术!”

柳仲良听后,轻蔑的嗤笑起来:“你?别逗我了。本来刚刚想着一掌拍死你的,但既然你这么自信,我就先让你多活一会儿,看看你有多少斤两再拍死你不迟。”

胖子见他们剑拔弩张,懊恼的捶胸顿足。

“哎呀,我就不该跟他打赌。这下要把他害死了,可怎么办啊。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王大锤和李潇潇面面相觑。以

眼下的情形来看。谁

也没有退让的可能。

荣立的伤,吴庸肯定是要治了。李

潇潇安慰他俩,也安慰自己道:“事已至此,我们还是相信吴庸吧。他一向说到做到,从来不干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说自己能够医好荣立,那么就一定会有办法。”

王大锤和胖子摇头苦笑。

看他们的样子明显是信心不足。

而这时候。吴

庸已经笑笑,来到了荣立的旁边,对荣立道:“你躺下吧,我现在就给你医治。”

“啊!”

荣立脑袋还是懵的。他

都不知道吴庸从哪里冒出来的。

上来就跟柳仲良针锋相对。好

像一点也不在乎柳仲良似的。而

且还主动要求给自己医治。

真的能行吗?

荣立脑袋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这

时,荣义成按住了吴庸的手臂,语重心长的劝道:“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是热心肠。但是为了犬子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搭上自己的命不值,你快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