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这个世界的女人

小说: 权色声香(狗尾巴狼) 作者: 狗尾巴狼 更新时间:2019-02-28 12:23:02 字数:2584 阅读进度:929/1296

此话不知出于何意,似是吃醋,但凌波仙子这般人物也有微酸之时?

不过,这女人忽然说这话,夏商感觉总也不是个好兆头,也不知如何作答,便就装作一副把注意力集中于前方的样子。前

方战斗并不如何激烈,显然是薛冷香占据了上风。

追来的黑衣善使暗器,面对薛冷香只敢远远试探,不敢近身交锋。

先前他藏于暗处所施展之暗器且不能得手,如今出现于明面,想要伤到薛冷香岂非做梦?薛

冷香从容应对,但却不愿主动出击。她

虽是有几分高傲,但心如明镜,早已看出了黑衣人的用途。

对方佯攻旨在吸引注意,薛冷香倘若主动追击,便会疏于防守。

薛冷香自保没有大碍,但她身后还有夏商。

薛冷香清楚自己的主要目的,在不清楚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自然是要留有回防的余地。这

黑暗之中保不齐还有其他人,而此次敌人的目标也十分明显,要么是夏商要么就是月凌波。

“小姑娘,你功夫不错,怎赖胆子太小,如此只守不攻也想逃走?”几

次象征性的交手后,黑暗中传来了黑衣人低沉的声音。薛

冷香剑锋一扫,一道剑气激起了层层雪花,朝着声音的出处追去,只听到黑暗中一颗小树倒下,散开了无数雪雾。

薛冷香回到:“不用再藏了,我知道你们还有第三人!想要引我出手再伺机偷袭?做梦!”

一句话后,四周陷入了平静,黑夜密林中的气氛变得异常压抑。沉

默之间,头顶明月似乎逃离了阴云的笼罩,洒下一缕光亮来。

柔和的月光不偏不倚,落在清冷的薛冷香身上,和她身上淡淡的火红真气交相辉映,照出了她绝美的身材和脱俗的容颜,而更显眼的还是她手中的剑。

突然,黑暗的边缘杀过一道极细的剑光,犹如划破黑夜的闪电,速度之快让人头皮发麻。但

更快的是薛冷香的反应,一步后退,一剑上挑,就是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和一朵灿烂的火花。

刺目的火光乍现,映照出薛城那老沉阴狠的脸,他嘴角轻动,满是得意:“侄女,现在就看看我们这些天所学到底谁更厉害吧?”“

叛徒,我要杀了你!”“

同样的剑法,你凭什么?”

“凭什么?”薛冷香嘴角扬起,忽然身上赤红的真气爆发,一股令薛城色变的冲击传到剑尖。“

不可能!”薛城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想到薛冷香身上看似古怪的真气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双剑交接,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剩下就是真气的对冲。之

前薛城说过,同样的招式下,就看谁的内功更为深厚,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这

一点没有错,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薛冷香的内功修为一日千里,早已经突破了破脉境的屏障进入了培元境界。同

为培元境,薛冷香已经超越了薛城,并且在真气的性质上更有压倒性的优势。

经此对比,孰优孰劣可想而知。

一剑交锋,真气相撞,薛城居然感觉体内翻江倒海,毫无征兆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同泄气的皮球被狠狠地打了回去。

“这不可能!”

重新消失在黑暗中的薛城还咆哮着同样的一句话,而薛冷香依然在潇洒地持剑而立。

这一次,薛冷香迈动的步子,一步步朝着声音的方向逼近。

既然藏在暗处的人忍不住暴露了,薛冷香也就不再担心什么。“

薛城,你实在是太小看曾传授你剑法的人了。你怎么就能肯定剑法便是我师父唯一的绝学?你怎么就能肯定剑法就是我师父心中最厉害的招式呢?”

“你什么意思?”

“你根本不清楚,我师父心中的本事有多厉害!除了剑法之外,他还有着天下间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在你苦修剑法的时候,我已经早师父的偷偷指点下学习心法,如今的功力早就不能同日而语。你的计划不错,但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放任我和师父在一起!”黑

暗中,薛城惊骇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薛冷香所说是真的。

不相信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心中会记忆着一套举世无双的剑法和一套至高无上的心法。不

相信一个人能在短短的半个月之间就让内力突飞猛进。更

不相信这两个看似没有什么危险的人物聚在一起会闹出如此多的变数。“

我不相信,任何武者,不管天赋资质多高,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你的内功修为超过我!”

“不可能?”薛冷香冷笑,“那只是你这样的井底之蛙无法触及的天空罢了!我曾答应过师父,待内功修为小成,就要除掉你!因为你这样心术不正的家伙不配使用这套剑法!”

话音之后,薛冷香身形闪烁,忽然化作一道单薄的火光,眨眼间就冲入了前方黑暗。

黑暗中瞬间炸出无数火花,那是双剑激烈碰撞的产物。而

后片刻,之前使用暗器的黑衣人便在这样的打斗中摔落,倒在一片血泊中,鲜红的血很快被凝固成冰。“

她的剑法也是跟你学的?”月凌波气息有所好转,在夏商背上对着夏商的耳朵轻轻吹气。“

是。”

“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精妙的剑法?说实话,这套剑法比我甚至比姐姐的招式都要精妙。”

“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不必了,我不适合那种以快见长的剑招。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年轻的女徒弟天赋不错,如果说她真是在半个月之内就将水月山庄的心法xiūliàn到这样,假以时日或许能成为第二个水月仙子。”

“我只是不想心中一些有用的东西浪费了,毕竟我在练武上没有任何天赋,如果能听过其他人将这些东西都展现出来,我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为什么你都选择女人?”月凌波颇为调笑地看着夏商。本

是一句游戏话语,夏商表情却变得严肃起来,沉吟着低语:“因为我更相信女人,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总是有一颗柔软的心,不管是你,还是你姐姐,又或是眼前的这个小徒弟,不管你们外表装得有多么清高冷傲,你们女人的内心深处都是脆弱的,不会忘记一个人的好。而我,在这个世界上总是缺乏安全感,或许只有在女人身边才让我觉得安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