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一日下十城

小说: 去地府做大佬 作者: 起床难 更新时间:2018-11-09 04:29:20 字数:3594 阅读进度:666/670

乘风凌空的仙槎疾飞,穿行在悠悠白云间,白云在羽荣眼前飞逝,劲风在羽荣耳边呼啸不停。

羽荣脚边的菌人应声,迎着刮得他脸颊阵阵生疼的劲风,闭眼凝神聚气,开始按羽荣的命令传信。紧接着,几艘仙槎上的旗手们都纷纷扬起了手中传令旗,不断的打着旗语。

接到了旗语打出的命令,穿插在飞天军和空骑中间的飞雷车上,也从车顶竖起了旗杆,升起了全速前进的令旗。

一传十十传百,不过须臾之间,羽荣的命令就传遍了这支庞大的空中部队,快速传达给了每个鬼兵。仙槎和飞雷车两侧的风火轮,转得比之前更急,呼啸生风。

而跟随着仙槎和飞雷车的空骑兵,也连连挥鞭,抽打座下兽魂,催着兽魂加快行进速度。

大军疾飞向前,投向地上的阴影也跟着快速移动。掠过古木丛生的遁神平原,和在平原上林海间穿梭的溪流,朝着潏山城那边而去。

“传信黑无常大人,告知他我们就快到了。”待到那菌人才完成了传信,羽荣又说到。

“是。”那转眼间,就已是满头渗出细密水珠的菌人,不顾疲惫继续凝神聚气,再次传信起来。

而这个菌人话音方才落地时,羽荣所在的仙槎,已经从浓厚的云层之中冲出。带起的氤氲云气随着仙槎而行,向前延伸拉长。

身下千里平原,一览无遗。

羽荣定睛一看前方,只见得不远处,一道南北走势,此起彼伏的山脉,在海边屹立在波涛起伏的海岸边上。

那里,就是潏山城所在。

这座横亘在海岸线上的山脉,在遁神平原以西,数百里的沿海地带唯一的一处屏障。也是外敌入侵时,必须占领才能顺利进入平原腹地。

羽荣皱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还隔着一段距离才到潏山城上空,羽荣就能看到山的那边,海面上一片狼藉。

飘满了支离破碎的断木断板,浮尸无数的海面,满目狼藉。那些在波涛中随波逐浪的尸体,尽数都是千疮百孔的兽魂和妖魂,早已不再生龙活虎。

而海风随波冲上海岸,依旧带着战争过后还未散去的刺鼻血腥。

见此情形,双拳不禁攥紧的羽荣,眼中再次浮现了担忧之色。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九幽国的旌旗虽已破烂,但还屹立在潏山上迎风招展......

东落的阴日夕阳,染红天地。九幽国军旗随风招展,猎猎作响。数万鬼兵在冬月的率领下,声势浩大的越过国境,大张旗鼓地打到了雷泽国中。一日之内,来势汹汹,气势高涨的九幽国军所向披靡,连战连胜下,势如破竹的攻克雷泽国西部九城,兵临雷泽国都城西面的最后一道关隘——天盖关前。

萧石竹在作出调兵驰援潏山城的计划,并且将其执行时,也让冬月和林聪,兵分两路进攻雷泽国。

他主动撕破了合约不为其他,只为了让东夷洲中的九幽国大军,驰援潏山城的时候,后方稳定。也是为了让东夷洲一统。

纵观东夷洲全局,在九幽国后方的飞头国和扶桑国,都已投诚了九幽国。唯一不稳定的因素,只有一边讨好着九幽国,又一边暗中还对酆都大帝,在不断示好的雷泽国了。

公然撕破条约,固然会让萧石竹背上卑鄙无耻的罪名。但战争就是如此,你不无耻就等着被别人坑害。萧石竹那脸皮都比城墙厚的人魂,才不会在乎这样的罪名的,哪怕他以后会被雷泽国的鬼民记恨,也无所谓。

而冬月早已跃跃欲试,接到命令后早已做好准备的她,立马率军先发制人,率先对雷泽国边境驻军来了个突然袭击。

势如破竹的九幽国鬼兵,秋风扫落叶一般,迅速歼灭了雷泽国的边境守军,向着雷泽国内地高唱着凯歌,高歌猛进。

而雷泽国的主力鬼军,早已在之前与九幽国的作死较量中,折损过半,至今元气也尚未恢复。再加上九幽国早已封锁了它的海岸线,切断了它对外的贸易,雷泽国中早已是无钱扩充军力。

且经之前一战,和都乌拉愤然率军的越境反击,让雷泽国鬼兵对九幽国的枪炮和飞雷车,都多有忌惮。每每见到九幽国凌空疾飞的飞雷车,和漆黑的炮口枪口,他们都会双腿抖如筛糠。

当九幽国鬼兵忽然兵临天盖关下时,关隘中的守军早已是十之八九都已怯战。

而此处关隘位于雷泽国内,遍布的湖泊和纵横的河流之间的平原上,一座在群水之间拔地而起的山丘上。

这座四面环水的山丘,虽高不过百丈,但地势极其险要,周遭的曲折河道本就形成了道道天然屏障。山上还山路崎岖且多有悬崖峭壁屹立山间,易守难攻。雷泽贵在这座山丘上,以坚硬的铁木和巨石,建起了关隘,拱手着雷泽国国都西面。

一旦占据此地,就等于撬开了通往雷泽国国都的西大门。

至于雷泽国花费不少冥币,耗时多年在山上建造的那些坚固的防御工事,在九幽国的火炮下,都是形同虚设。

兵临城下的九幽国军,并未对此关隘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步兵骑兵,和空中部队虽然都原地不动,但当他们的炮兵迅速架好了火炮后,炮兵却立刻对关隘开始了猛烈的炮击。

震天憾地的轰鸣炮声中,千百条火光倏然疾射,朝着前方疾射。在空中划过道道耀眼赤芒的带火炮弹,落在了前方天盖关中每一个角落。

烈焰迸裂,碎石激扬。如坠地陨石的炮弹猛然撞上天盖关,摧枯拉朽般洞穿着关隘中,巨石垒砌的碉楼箭塔,也让环绕在山间的坚固城墙,在火光漫漫下接二连三的塌陷。

关隘之中爆炸声随着气浪炎风升腾,惨叫声和炮弹在半空中划过弧线时,摩擦空气带起的尖锐呼啸,响彻在天盖关的上空。

热风鼓舞,火焰高涨。轰声爆响下天盖关中血雨淋漓,雷泽国鬼兵的哀嚎惨叫声下,随处可见骨肉横飞。滚滚硝烟冲天怒舞,遮住了东落的殷红阴日。

?酣战良久,关隘之中早已是血腥冲天,尸骨散落遍地。那关隘后被夕阳染红的天际,在硝烟和漫山遍野的烈焰的衬托下,充斥着悲凉和凄惨。

九幽国鬼兵都没有杀到关隘中去,只是在远处用火炮对着关隘中齐发,就打得驻扎在关隘里的雷泽国鬼兵,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爆炸中四散而逃,仓惶躲避着从空中落下的密集炮弹。

雷泽国架在关隘里的床弩、连弩和投石机,还有雷泽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只能打几百步远的火石炮,根本就排不上什么用场。至于关隘中展开的神鬼术结界,早在第一轮的炮击中,就已支离破碎。甚至连石头和利箭都没能从武器库里搬出,床弩和投石机就在爆射的赤芒火焰中,化为了带火的碎木。

阵阵阴风,呼啸着刮过九幽国的中军。鬼兵拥簇下的冬月身穿一声银白铠甲,英姿飒爽。她盔顶的盔缨,正在随风飘扬。冬月坐在自己的三角兽坐骑上,目视前方。秀气白皙的脸上,在目视着眼前远处不断爆炸,带起的烈焰和硝烟滚滚,也泛起了凌厉的杀气。

残酷的战场上弥散着歇斯底里,让她不再清纯可爱,秀气的娃娃脸上杀气遍布,而显得也是狰狞。

冬月是个女鬼,自然不愿意有如此狰狞的面孔。但当她每每想起当初龙驹关中的废墟,那洒在狼藉间,九幽国鬼兵体魄化为的齑粉,向来温柔的冬月也会瞬间变得铁石心肠。

回想着前些日子龙驹关里惨状,再听着天盖关里敌军的惨叫,非但没有让冬月动容,反而让她心生复仇的激动和快感。

今日一战,除了是让东夷洲尽归九幽国,和让潏山城战役无后顾之忧外,也是要让雷泽国为当初的不宣而战,付出惨痛的代价。

冬月沉默,注视着前方远处;九幽国炮兵还在不断的开炮,毒火神炮撞入关隘后立即铺开了火海,把关隘中鬼兵化为焦骨。天雷炮撞上炮塔,在炮塔轰然坍塌而扬起的尘埃下,迸射着雷电,在硝烟尘埃中闪烁,把雷泽国鬼兵千疮百孔。

而行云炮和坠星炮,咆哮而去,撕裂着关隘中的防御工事。爆炸带起烈焰灼烧着空气,烈焰中忽生的炎风翻腾。硝烟弥补的关隘中碎石冲天乱飞,断木不断抛飞。

惨叫声,痛呼声也在凄凉的黄昏中,一直响彻,不绝于耳。

才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这座无数碎石断木随着烈焰炸射飞舞,滚滚烟尘带起腾空热浪的关隘,就被九幽国的鬼兵们拆了稀巴烂,成了一片狼藉。

以牙还牙的快感,让九幽国的每一个鬼兵都和冬月一样,躁动的鬼血里充斥着兴奋,流淌着激动。

“冬月大人,主公传信来问,我军今日战况。”就在冬月全神贯注目视前方,看着那爆裂的火光,正津津有味时,她的传信菌人忽然朗声问到。

如奔雷轰鸣的炮声之中,菌人不得不这么大声。

冬月闻言后,却没有急于回答。她继而目视着前方,沉吟起来。

那座本是坚固的关隘,在九幽国鬼兵的炮击下,除了剩下遍地尽是碎石断木横七竖八布下的狼藉,和满地的硝烟烈焰。

九幽国的各种火炮,还在继续轰击,用不了多久,山丘上的天盖关,就会化为漫山遍野的焦土。

连一下还手机会都没有的雷泽国鬼兵,怎么可能还能翻天?

想到此,冬月信心倍增,她立刻转头先对旗手厉声下令道:“炮兵再进行三轮炮击之后停火,飞雷车空骑兵和飞天军即刻出动,剿灭关隘中幸存之敌。”。

说完此话,冬月才转头看向了等待着的菌人,亦是信心满满地对菌人,朗声道:“回信主公,我军在雷泽国中的今日战况只有五个字——一日下十城。”。

关隘也是城池,拿下天盖关,正好攻克雷泽国十座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