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奇怪的一女人

小说: 深爱到底:总裁豪宠心尖宝 作者: 红玉如冰 更新时间:2019-08-14 06:34:34 字数:3624 阅读进度:447/460

第447章奇怪的一女人

“哥,我来介绍一下,”容子浩看到他们,笑微微地拉过疤脸男,“我跟他是不打不相识,他是蔚叔的儿子蔚泽成。”

“蔚叔?”容泽轩蓦地睁大眼,“是京都的那个蔚叔吗?”

“那还有谁?”容子浩爽朗地笑着,拉着蔚泽成的手说,“二十年不见了,我们之间早忘了彼此的相貌,直到这儿说起名字,才恍然。”

蔚泽成人高马大,体魄健硕,左脸颊虽有一条大约二厘米左右的疤痕,可一点也不影响他俊朗的五官。

他比容泽轩小了三岁,一直在国外留学,五年前回国,在京都打拚下了一番事业。

一个月前来到了环海开发旅游项目,因为父亲的人脉关系,他一下子就跟一群高干子弟成了铁哥们,开始在环海市成名。

“你怎么不来找我们?”

容子浩握了握他的手,脸上有着欣喜。

“爸爸说了,过来打拚一定不要去麻烦你们。”蔚泽成微笑道。

“为什么?”容泽轩不解。

“老爸说起当年还不好意思呢,我又怎么好意思?”

蔚泽成朝身后的几个男人望了一眼,回头说,“这儿有两个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富二代,我在这儿做事还蛮顺利,本来想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我再登门拜访,不想差点与你们俩兄弟打起来了。”

“呵呵,”容子浩挠挠头发,“我太冲动了。”

“不不,是我,我不该打电话给你们市领导的儿子。”蔚泽成忙自我检讨。

聂宇霆与肖寒他们静静地站在一旁,也不去打扰他们,蔚泽成与容家兄弟说了几句话之后,眼睛就瞟向了聂宇霆。

先前在酒吧门口,聂宇霆的一拳头差点就要向他擂过去了,那么英俊的一个男人,动作又如此凌厉,气质高贵,看来也是一个有身份的。

容泽轩叫他朝聂宇霆看,就笑笑说:“聂总,环宇集团总裁,我小姨夫。”

蔚泽成听了眼睛一亮,嘴角勾起一抹痞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能干的男人,他老婆……你小姨肯定漂亮吧?”

容子浩听了哈哈笑:“泽成,你哪天到我们家来坐坐,看到我嫂子,你就知道他老婆有多漂亮了。”

“行行,我哪天一定来。”

蔚泽成跟他们客套了几句,就让几个高干子弟拉走了,几个人坐上了豪华的跑车,一股风似地旋走。

他们一走,容泽轩才跟聂宇霆说起蔚泽成。

原来,蔚泽成的父亲当年是容父的老乡,也是同学,因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向容父借了一千元给向父亲看病。

容父当时有一块价值昂贵的全自动表卡地亚,一次跟他出去游泳时突然不见了,当时也怀疑过他,可他不承认。

直到他后来出去当了兵才向容父承认了错误,并重新买了一块卡地亚给容父。

容父其实心里清楚就是他拿走的,知道他是为了救他父亲才那样,所以便跟家里人说是自己掉了,这一度让蔚泽成的父亲很感动。

他发誓要有所出息,将来把表还给容家,就这样,他们结下了很深的友情,老人间常常保持联系。

回到家里,容泽轩才想起忘了问蔚泽成那个穿黄裙子的女孩子,不过,想想觉得他们的关系,他没有必要多管,便一下子抛到了脑后。

而容泽轩哪里会想到,就因为这一次的相遇,给他以后的生活掀起了一次不小的波澜。

……

聂宇霆回到临海湾别墅时,米思蝶已带着俩个儿子睡觉了,原来她接到电话后就直接从公司到了容家,把儿子接了回来。

洗了澡,聂宇霆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悄悄来到了儿童室。

两张小床,聂祈盼一个人睡,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熊娃,另一张小床上,小睿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狗窝在母亲怀里,正睡得香甜。

因为床小,米思蝶只能侧着身子,腰间盖了条粉色的毛毯。

聂宇霆先看了看大儿子,又回过身来,俯下头看看小儿子。

小睿的脸粉嫩嫩的,睫毛很长,巧挺的鼻子微翕,水嫩的唇如吸奶般轻轻蠕动,睡颜极其可爱,聂宇霆忍不住想亲一口。

可当他的头刚低下,一只手掌就盖到了他脸上,他咧嘴一笑,戏谑地伸出舌在那掌心中添了两下。

米思蝶心里一颤,如过电般,她收手,抬眸嗔了聂宇霆一眼。

聂宇霆的手从身下伸过,抱起她走出了儿童室。

“为什么这么迟回来?”米思蝶搂着他脖子,闻了闻他浴后的清香。

“看女人。”聂宇霆有心逗她。

“好看吗?”米思蝶也不生气,挑眉问他。

“好看,个个穿着暴露,太诱人了。”

“有没有那种感觉?”

聂宇霆嘿嘿一笑:“脑子里一想到你,便有冲动了。”

米思蝶眯起眼,惩罚似地张嘴咬在了他肩膀上,微微一用力,聂宇霆一个哆嗦:

“啊……疼。”

今晚,聂宇霆今天的兴致高,搂着妻子尽情缠绵。

米思蝶躺在床上,面色红润,额上汗渍涔涔,阖着眼眸怨责着:

“你以后每天给我吃素!”

聂宇霆亲了亲她的俏脸,嘻笑:“你舍得?”

“为了我自己能舒服睡觉,我舍得。”米思蝶喃喃着。

“呵呵,口是心非,我知道你不会舍得。”

说完,聂宇霆搂过她,下巴抵在她发顶,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春风般的暧和气息,“老婆,我爱你!”

米思蝶睡意朦胧,轻轻地“恩”了声。

“不要太辛苦了,我可不想你出一点事。”

听说她要管季可娜的事情,聂宇霆就隐隐担心,他帮她出面,就是为了让她不参与。

可这两天,他总觉得米思蝶在瞒着他做什么,这让他微微不安。

米思蝶的脸贴在他泛着汗香的胸口,发出了轻浅的呼吸息……

她睡去了。

夜色深浓,月光如纱,宁静的夜充满着温馨与甜蜜,安详与幸福的人总在幸福中度过,可忧郁轻愁的人总免不了对月感伤。

季天磊已两天没有看到林倩倩了,她打电话回来说,她还在沪市,如果明天再没有季可娜的消息,她就回来。

季天磊说季可娜肯定不会去沪市,要是去了,警察会找到她。

可林倩倩说一定要试试,可能她的运气也会像米思蝶那么好,毕竟环海市离沪市较近。

她是好心,季天磊不好多说,只期望她在外面能好好照顾自己,平安回来。

季小宸很听话,虽然母亲不在,可对季天磊已然很依恋,吃过晚饭之后,就搬张小凳子坐在父亲的身边,听父亲拿着故事书讲猫和老鼠的故事。

“爸爸,老鼠很坏吗?”

猫被老鼠欺负,季小宸觉得不可思议,眨着黑亮的眸子奇怪地问。

“老鼠太狡猾了,猫才被它骗去的。”季天磊爱怜地摸着儿子的头。

“我不做猫。”季小宸又眨了一下眼。

“喜欢做老鼠?”

看着儿子可爱的表情动作,季天磊开心地笑起来。

季小宸点点图片,指尖戳着猫头:“猫是爸爸,我要做小老鼠。”

“你想骗爸爸吗?”

“爸爸大个,大个的人才笨。”

“哈哈……好好,爸爸愿意做猫,就算小宸骗爸爸,爸爸也开心。”季天磊宠溺地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尖。

季小宸扬唇一笑,脸颊旁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季天磊看得一愣,说真的,他才第一次那么清楚地发现儿子脸上有小梨涡,这让他又惊又喜。

他记得容熠星笑起来,脸上也有两个小酒窝,当时,他觉得容熠星真是太漂亮了。

可现在看自己的儿子,那两个小酒窝比容熠星小多了,不注意的话真的看不出来,而作为男孩子,微微一笑,漾起那两个小梨涡是多迷人啊。

情不自禁地,他低下头,托起儿子的下巴,亲亲他的额头,说:

“小宸,你真漂亮。”

“妈妈说,男孩子要说帅气,爸爸很帅!”

季小宸抬起小手,摸了摸季天磊的脸。

季天磊把他抱上腿,细细地审视他的脸蛋,精致的五官,清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还有那张粉嫩的薄唇……

儿子他真的融合了他与林倩倩的优点,集中了他们的精髓,用他们最好看的部分雕凿出来的精品。

抱着他,季天磊感受着他的珍贵,心里淌满了暖流。

“爸爸,你别把小宸压扁了。”

做完功课的丫丫走过来,微笑着靠在他身边坐下。

季天磊听了一笑,松开了儿子,季小宸的脸似乎被压红了,大口地喘着气,故意断断续续地说:

“姐姐,爸爸……爸爸他……劲好大。”

“呵呵,那你还让他抱?”丫丫捏了一下他的脸。

“爸爸自己抱我的。”

“姐姐抱你吧。”丫丫伸出手。

季小宸扑过去:“好。”

丫丫抱起小宸,对季天磊说:“爸爸,我带他去洗澡,等下再帮你擦背。”

看着懂事的女儿,季天磊微笑着点点头。

季小宸洗完澡就上床睡了,丫丫又帮季天磊擦了上身,帮他换了衣服后推他到了二楼露台,

然后,她依偎在父亲身边,仰头看着天上的星辰。

“丫丫,你在想些什么?”

季天磊见她不说话,清亮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盯着深邃的夜空。

“我在想,妈妈现在在做什么。”

丫丫一笑,漂亮的脸蛋宛如一朵夜色中绽放的昙花。

季天磊摸着她的头发,黝黑的眸子深凝着天空,轻喃:

“当然是与你容爸爸一起……”

尾音寓意深长,小孩子哪听得懂。

米雪莉也可以与丈夫一起聊天,或像他们一样依偎着看星星,或一起看电视,或一起上床睡觉……

不管做哪一样,她都是幸福的。

“爸爸,你还会想妈妈吗?”

丫丫随意地问,问完还吐了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