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制药

小说: 山沟小村医 作者: 水木一楠 更新时间:2019-04-15 22:29:41 字数:2448 阅读进度:556/556

“你不知道?”唐韵讶然道:“你还享受的哼叽来着。”

李六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听力妖孽的妖精。

他梦里在海上飘荡,好像还真小声哼哼来着。

可加上享受这个前缀是几个意思!

“你别喘粗气,你现在光着,李桔梗随时回来,你先听我说。”唐韵沉声道:“我昨晚为你第一次动用关系,查清楚李桔梗的底细。她有病。”

“是个人六金少少都有病。”李六金觉得唐韵有歧视李桔梗的嫌疑。

“这病害人害己!”唐韵声量加大,“她对男人过敏,碰一下都浑身起红疹,她在国外的姑姑早就出柜了。

两年前,她暗中交往男朋友,偷尝禁果,结果第二天,她就把左手砍了!她之前是脑科医生,业内号称黄金左手,你懂我的意思吗?”

李六金神色郑重起来,“你说她因为这种病,连手都砍了?”

“废话,比起性命,前途算个鸟啊!”唐韵没好气道:“主要是这****对你不过敏,你要不拒绝她,迟早****。昨天你没知觉,没看到她在床上那股吃人的劲儿……”

“我没看见,但体会得到。”李六金沉思片刻,低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就让她滚!”唐韵握着粉拳加油打气。

李六金脸一沉。

“唐老师,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啥……啥?”唐韵瞪大眼。

“你站在李桔梗的角度想想,她一出生,就注定这辈子不能和男人交往,不能做情人间该做的事。换作你这敢想敢做的性格,我觉得她现在没疯,归功于她的坚强。”

李六金心疼李桔梗这个女人。

和美貌身材之类的无关。

唐韵哑然失声。

她想找些措词反驳李六金。

可一想到自己变成李桔梗那个模样,浑身止不住发抖。

还好还好,她生理功能正常,身体不排斥李六金。

“好,是我多管闲事,反正死得不是我。”唐韵气哼哼的说完,拉上窗户。

唐韵前脚刚走,李桔梗后脚进门。

不用说,刚才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那个,李医生,昨晚的事,我不介意。”李六金觉得他该有点男人该有的大方。

更何况他还觊觎过李桔梗的身体。

被逆推,不吃亏。

“你不介意就好。”李桔梗仍然酷酷的。

李六金有种冲上去扑倒她,看她在床上臣服时,是何种表情的冲动。

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桔梗见他往大腿方向瞅,安慰道:“你别担心,你的伤不重,恢复速度快,五天就能下床。”

“得耽误五天时间啊。”李六金叹气道:“我今天还想盖大棚呢。”

“没事,”李桔梗淡淡道:“我调职到桃花村了,这几天没病人上门,我可以帮你监工盖大棚。”

她笑了笑,继续道:“毕竟你伤上加伤,和我有关系,而且,我准备住在李宅前院,用劳动抵你房费。”

李六金被李桔梗那惊为天人的笑晃花了眼。

回过神来时,李桔梗说去选房间安置行李。

李六金欲哭无泪。

他是没想追究昨晚被强推的责任,可也没想过让李桔梗住进李宅来。

桃肥的事,能瞒过唐韵那个马大哈。

想瞒过精明的李桔梗,痴人说梦。

可是,李桔梗已经哼着歌,心情欢快的将行李搬进他隔壁,看架式,想撵也撵不走。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就算哪天被发现,凭着我俩的关系,她也不会出卖我的。”李六金自我安慰着。

“谁不会出卖你?”唐韵推门而入。

“啊!”惊叫一声,冲上前来,直接将被子把李六金从头蒙到脚。

李六金拱出脑袋,问:“你又来干什么?”

“看你被吃得剩下渣渣没,剩下渣渣,我好撒进桃园里滋润土地。”唐韵依旧气冲冲的。

李六金归结于她大姨妈来了,脾气不好。

她刚才秒冲过来,底裤露光,姨妈巾都露了。

“李桔梗是桃花村唯一村医,比你这老师身份都高,就算她不住进李宅,医务室就紧挨学校,一个村子里呆着,还不是想出事随时能出事!”李六金给她分析情况。

唐韵想想,重重地一点头,士气昂扬道:“所以,我必须跟着你多赚钱,给村民做个好榜样。到时候水涨船高,我的身份就能超过李桔梗。”

李六金不知道她和李桔梗攀比个什么劲儿。

俩人职业发展领域不同,赢了有跨界奖金?

李六金打断她发痴般的臆想,问“你吃早饭没?”

“都七点半了,我是去王姐家吃过饭回来的,你受伤的事我告诉王姐了,有李医生照顾,她没来。饭我带回来了,放在院子里,不敢带进来,免得被房间里臭气熏变质。”唐韵挥着手。

李六金明白了。

唐韵就是敌视李桔梗。

无理由的。

貌似俩人第一次见面,唐韵就假模假样的笑。

和对待王莲的态度完全不同。

对于女人间的事,李六金不想参与。

唐韵忙着上课的事走了。

李桔梗简单的收拾完,给他穿好衣服。

这次没再挑逗小六金。

整理完后,李桔梗扶着他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吃早饭。

李六金倚在李桔梗身上,软软的,香香的,很下饭。

吃过早饭,李桔梗将他扶到摇椅上坐下。

“我先去和张村长打声招呼,然后就去找张国贵张先生……”

“叫他张二叔。”

李桔梗抿抿嘴,从善如流道:“去找张二叔,谈盖大棚的事。”

“行,要是张二叔没在家,一定是到家里来了,到时候你回来就行。”李六金见李桔梗安排得合理,赞叹道:“你做事条理清楚,很能干,我对你放心。”

“那就好,”李桔梗将调皮的碎发抿到耳朵,微微一笑,“我还怕干不来这种事。”

“不怕,有我呢。”李六金伸直胳膊,“我只是腿不好走路,其他的都能正常运动。”

“那我走了。”

“昨晚下过雨,小心路滑。”李六金提醒。

“知道了。”李桔梗回眸一笑百媚生。

院中空无一人。

这时,李六金突然嗅到一股芳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