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风云际动

小说: 双界祭司 作者: 宵狂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9:48 字数:3281 阅读进度:449/494

“也只有来到了地球,感受到了你,我才真正知道,一个人想要蜕变成为神灵,需要多少坎坷……”

迈迪翁双眼有些失神地望向远处,似乎就连睿智如他,也难免在神路上感到了两分迷茫。≒

“你写下的仙人见闻录,揣摩天意,道法自然。然而耕耘了这么久,却还是无法跨出那一步。”

木偶人轻笑道:“贫道天资愚钝。若换了你在这里,早就得见那一方天地了。”

另一边的伊格挠了挠头,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俩能不能别打哑谜了?我们到底要怎么帮沈源那个家伙?”

……

赤帝国极西之处,有一座绝峰,高逾万丈,寒风呼啸,平日里绝难见到人迹。

今日,这绝峰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灿金色的佛光,两个人影从佛光中缓步踏出。

这两人一僧一尼,尼姑在前,身上虽然披着素淡的佛袍,姿容却堪称绝丽,若放于尘世间,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尤物。

僧人在后,一身袈裟宝相庄严,面容却俊秀近妖,直似要将前面那尼姑的长相都比下去一般。

“乱象初生,正应了师祖千年前留下的训诫。慧悟师叔,你觉得我琉璃境该当如何?”法华静静看着下方风云搅动,轻声问道。

慧悟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师祖有训,诸佛有心,境主有志,小僧有力。该当出世。”

法华侧头看了慧悟一眼,忽然展颜一笑,这绝峰之上似是有海棠盛开,颜色绚烂。

“师叔终于想通了?”

慧悟轻叹,“小僧早知道这一天会来。既然阻不住这世间的乱象,也挡不了琉璃出世的决心,今世因果有染的小僧,也只能以雷霆佛怒的手段,来略报琉璃缘法一二。”

“我与师叔同去。”法华重新低头看向远处搅动一片的风云,喃喃道:“不过眼下之景,和我料想的却有些不同,我去去便回。”

说罢,法华脚下生出一朵金色祥云,托着她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向东方疾驰而去,一晃便消失在了天边。独留下慧悟和尚站在绝峰之上,手中念珠轻轻转动,眼中似悲似喜,似是一尊垂怜世人的佛陀。

……

姬家村中,正在和族中一众长老讨论武艺的姬汤冕忽然抬头,看了一眼东方隐约冲天而起的黑气,霍然起身,低声喝道:“立刻调查黑龙城发生了什么事情!”

立刻有族内小辈领命而去。

坐在一边旁听的姬赤根缓缓起身,皱眉问道:“父亲,黑龙有变?”

姬汤冕沉重地点点头,“应劫之兆。此劫我姬家首当其冲,受创在所难免,立刻启用族内的三号预案!”

姬赤根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其余三大秘地是什么反应。”

姬汤冕一双眼眸中幽深至极,“若他们不援手,我姬家可能就此覆灭!”

姬赤根抿了抿嘴角,“圣殿对帝国积怨之深,根本找不到缓和化解的可能,恐怕那群家伙巴不得坐在星星上看我姬家如何支离破碎吧?”

姬汤冕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又看了许久的天象,才低声呢喃道:“圣殿是更古流传的秘地,希望不会如此浅薄吧……”

……

一处不知名的空间碎片中,万千星光从天际垂落,照耀这片大地,带去了生机与能量。

在空间碎片最中心,是一座庞大宏伟可与山岳比肩的圣殿,金碧辉煌,星芒流溢,甚为神异。

在圣殿的最高处露台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个圆形的星盘,上面星罗棋布无数细微的光点,色泽不一,闪烁明灭之间,隐约有星芒化作的线条将每一枚光点连接起来。

这星盘上的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了一颗星,是焚星圣殿中最主要,最深奥的修炼法门,连星诀。其中包罗万象,蕴生万法,修炼到极处,可见过去未来、万法演变、万物生灭,用来卜算推演,自然也不在话下。

老者又在星盘上点亮了两颗星星,星盘内的线条骤变,竟连成了一头巨龙模样,爪牙锋利,双翅横空,凶威几欲从星盘中扑出来!

老者面色微变,仔细打量着星盘中的巨龙,沉默不语。

没过多久,老者便被远处传来的一阵叫嚷声打断了思路。

“让开!我要见殿主!”

“副殿主,殿主有令,谁都不能过去啊!”一个惶急的声音连忙劝说。

“放你娘的臭狗屁!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闭关?难道我姓金的说话已经没分量了吗?他是殿主!我还是副殿主呢!给我让开!”这火爆的声音异常激动,说话间已经距离天台越来越近。

“让金贤过来吧。”老者淡淡开口说道,声音倏忽飘到了远处那两人耳中,争执顿止。

下一刻,一道星芒从远处廊中掠来,急停在老者面前。

星芒散去,正是当日横空凝聚虚像与秋葵在海上争斗的华服老者,金贤。

这金贤刚刚在走廊中与弟子说话分外张狂,可到了这手持星盘的老者面前,浑身气焰登时一收,躬身低语道:“义父,贤儿唐突您了。”

光看面向,那星盘老者甚至要比金贤年轻一些,谁曾想竟然是金贤的义父,看来这两个观星师的年龄和境界早已不是外表能够揣度的程度了。

星盘老者摆手,“说吧,是火儿的事情吗?”

金贤闻言,面色一沉,“义父定然早已知晓。火儿被人打得形神俱灭!难道义父还能就这样坐在殿内,任由凶手逍遥法外吗?请义父打开圣殿封印,让我出去为火儿报仇!”

星盘老者摇头叹息,“我早和你说过,火儿遭了厄难,该改修冰星能,以此消解镇压体内戾气。如若不然,性命堪忧。”

“你却舍不得火儿的太子位,舍不得那一身惊世修为和过人天资。会有今天,完全是你这当师父的不称职!”

金贤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半晌后才怒道:“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火儿废了自己,去修那劳什子冰星能?那和他的根骨不合,这辈子都不可能有造诣的!”

“在你眼里,有造诣就那么重要吗?比火儿的命都重要?”星盘老者淡淡说着,看向金贤的目光中满是失望。

“我……”金贤急得直跺脚。他知道,义父这是在责备他,但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若说错,那也只能是海上那两个杀千刀的家伙错了!

半晌后,金贤颓然道:“义父,贤儿知错了。但火儿已经死在外面了!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星盘老者点头,用十分确定的语气说道:“没错。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贤儿,你踏出这门,你便也死了。”

金贤面色一抽,再也忍不住,大声吼道:“我焚星圣殿千万年传承,难道由着人在我们头上拉屎放屁,残杀我们的弟子,却还忍气吞声连门都不敢出吗?那这么多年的沉淀,这么多年的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若也被杀了,不还有你?还有十八位太上长老?难道整个圣殿就只有我和火儿两个有血性的男儿吗?”

星盘老者伸手,在金贤额上重重一敲,声音中终于多了两分薄怒,“你怎么就学不明白!这么多年的修行,难道你脑子里留下的,就只有打打杀杀,只有快意恩仇吗?”

“火儿是死了,我知道你难过!他对你来说像是儿子一样,那对我呢?我一直将火儿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但他的死是自取其死!没有别人应该对此负责!”

“你知道杀死火儿的是什么吗?你自己回去好好用星盘描画描画!在如此大势之前,如果我圣殿执意给火儿报仇,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结果是我圣殿就此覆灭,而火儿的仇依旧报不了!”

星盘老者的怒斥在天台上来回激荡,震得金贤整个人都愣住,吞了口唾沫后才不可置信地说道:“怎么……怎么可能?那不过是海族新生的圣女和一个无足轻重的祭司罢了……我只需要三名圣境师兄弟……”

“海族圣女好说,即便是海里,我也能和她周旋一二。难办的是那个祭司。”星盘老者摇头,反问道:“你还记得吗?我圣殿在世上,只怕两个东西。”

金贤点头,“义父的教诲,贤儿当然记得。神灵和世界意志,这是焚星圣殿如今唯二惧怕的东西。”

“现在神灵寸和世界意志的注意力齐齐交汇在那祭司的身上,你去杀他,那就是飞蛾扑火。你带着三个师兄弟去杀他,那就是羊入虎口。你带上整个圣殿去杀他,那就是带着自己的狼群跳崖。不论打出去的力量多大,最终都会被侵吞一空,徒增损失罢了。”焚星圣殿殿主冷笑着对面前的义子说道。

金贤额上渗出滴滴冷汗,心间的怒火已经彻底被义父的一番话浇灭,迟疑问道:“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将目光从火儿身上拿开吧,有更大的决定需要我们去考虑。”星盘老者说着,将手中星盘递给了金贤。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