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自食恶果(上)

小说: 盛世极宠:天眼医妃 作者: 李尽欢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9:31 字数:3411 阅读进度:322/333

思及此,叶子苓眼眶陡然转红。

“我承认,是我败了,我认输!”

她抬眸看向傅长风,爱恨交缠,泪如雨下,“傅长风,我都是为了你,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管我做了什么,我为你生了一个女儿,照料你饮食起居,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就算我做下今日的一切,也没想过要伤害你,傅大哥,难道你要取我性命吗?”

傅长风浑身一震,心绪极度纷乱之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穆颜姝也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居高临下的冷声道,“我想你搞错了,他做不了主,我说了才算。”

叶子苓面色一僵,不得不说,她也是果决,当即跪倒在地,顶着众人的目光,凄凉哀怨的膝行到了傅长风面前,拉住了傅长风的衣袍。

“傅大哥!你我夫妻多年,虽然我做了很多错事,可我对你一片心意,从未改变,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就算你不曾对我有一丝怜惜,可瑶儿呢!她是你的亲生骨肉,难道你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诛杀自己的母亲吗?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吗?任由自己的女儿对着另外一个女儿的母亲喊打喊杀,肆意欺凌吗,还是说,你连瑶儿……都要放弃了?”

没错,傅仙瑶便是她的底牌!

没人比她更清楚傅长风的性格,这个男人重情重义,他或许不爱自己,或许痴迷医道,但这些年,他对傅仙瑶却是真心疼爱,甚至是宠爱的。

她就不相信,傅长风能够在傅仙瑶面前,容忍穆颜姝对自己下手!

事实也的确如此,傅长风可以不在乎叶子苓的死活,但他不能不在乎傅仙瑶,叶子苓这些话,正正好戳中了傅长风的软肋!

说来,吐血之后,傅仙瑶一直都混混沌沌,直到混战开始,她才觉得清醒几分,沈威武便出现了,叶子苓手下的暗卫一败涂地,傅仙瑶只觉天地翻覆,面色惨白,眼前黑了一阵又一阵。

根本不需要演技,这个时候的傅仙瑶已然是惊惶交加,唇角染血,样子很是有些凄惨。

看到这样的傅仙瑶,傅长风自然是心痛的。

可不管再心痛,他仍旧咬紧牙关,强忍着没有开口,因为他没有那个脸,更没有那个资格!

眼见傅长风强行扭过脸去,不言不语,穆颜姝这才慢慢悠悠的开了口,声音如穿云破日,冰寒刺骨,“在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就是以爱为名,行罪恶之事,明明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作恶多端,却好像有多身不由己一样,想来你也知道自己这种狡辩有多不要脸,所以拉了傅仙瑶出来挡枪,依着傅长风优柔寡断的性子,还真有可能做出替你求情这种缺心眼的事儿,在你看来,他是我的生父,我这一生没有尝过家人的温暖,自然对亲情无比渴求,一个动摇,说不定就会妥协了。”

感受到叶子苓的颤抖,穆颜姝一字一句道,“放心,你想的这些绝不会发生,前十六年,我没有父亲,往后余生,我同样不需要。还是那句话,他做不了主,我说了才算。”

傅长风闻言,面色陡然苍白!

先前,听到穆颜姝直接喊他的名字,傅长风便已经猜到了几分穆颜姝对他的态度,可当他亲耳听到,仍旧心痛如绞,不堪重负,整个人再次踉跄后退了几步。

叶子苓却是猛然抬头,满面痛色,泪如泉涌,“穆颜姝,我知道我做的事不值得原谅,可瑶儿是无辜的,她是你亲妹妹,你就不能放过她吗!”

事实上,在今日的动荡中,傅仙瑶并没怎么参与,穆颜姝未必会立时动她,叶子苓之所以如此控诉,就是为了引起傅长风的恻隐之心,甚至对穆颜姝的不满。

穆颜姝说自己不在乎傅长风,可她真的不在乎吗?

这些年,叶子苓一直关注穆颜姝,对穆士鸿那个假仁假义的小人,穆颜姝幼年时都充满了期待,现在见到自己的生父,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只要穆颜姝在乎,她便不会轻易动自己。

因为动了自己,便伤害了傅仙瑶,伤害傅仙瑶,傅长风必然会心痛,甚至跟穆颜姝生出嫌隙。

想来,穆颜姝是不愿意走到这一步的。

不得不说,叶子苓对人性的把握相当精准,若是换了原来的穆颜姝,的确如此。

可她千算万算,恐怕也算不到,如今的穆颜姝早就换了芯子。

眼见到了这一步,叶子苓还要作妖,穆颜姝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巴掌,直接扔出了一枚重磅zhà dàn,“叶夫人的演技真是感人,我都要相信,傅仙瑶是我的亲妹妹了。”

这话一出,叶子苓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怔愣之下,面上的眼泪都停住了。

眼见叶子苓如此,傅长风心底涌出了巨大的不安,声音颤抖道,“颜……姝儿,你这话……这话是什么意思?”

穆颜姝淡声道,“字面上的意思。”

许是为了投诚卖好,还不等傅长风继续询问,傅藤便骤然出列,双手抱拳,跪倒在地。

“谷主,傅藤有事禀告!”

傅藤也没磨叽,直接道出了真相,“数年前,傅藤曾无意间听到叶夫人和大长老的对话,傅仙瑶并不是您的骨肉,她的父亲是傅亦安!”

这话一出,当真无异于晴天霹雳!

不光是傅长风被炸傻了,整个神医谷的人,都被炸傻了,只有傅业深等寥寥数人,面露惊恐,强自镇定。

这里面反应最快的,反而是叶子苓这个当事人。

她最初虽然被狠狠惊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随着傅藤话音落下,叶子苓陡然厉声尖叫。

“不!你胡说,你胡说!”

似是察觉自己反应太过,叶子苓深吸了口气,宛如抓住浮木一般,抓住了傅长风的裤腿,绞尽脑汁道,“一定是穆颜姝,对!是穆颜姝教你这么说的,是穆颜姝让你过来陷害我们母女二人的,傅大哥!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叶子苓说的情真意切,傅长风却是机械垂首,面上的表情似哭似笑,“你说……是姝儿陷害你,你现在已经彻底失败了,就像姝儿说的,我说了不算,她说的才算,她为什么还要陷害你,根本没必要,傅藤说的……都是真的,对吗?”

叶子苓悚然一惊,心肝发颤,摇头连连,“傅大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

傅长风的眼珠子慢慢转为赤红,甚至染上了几丝惊人的狠戾,“好!我听你解释!不过在这之前,我会把傅业深,傅亦安,还有你身边的婆子下人全都抓起来,严刑逼供,把他们一点点做成药人,若是他们从头到尾都不改口,我再来听你的解释!”

“傅大哥!”叶子苓着实没想到傅长风会说出这样狠辣的一番话,心虚一下,眼底的惊悚不禁泄露了几分。

虽然只有一瞬间,仍旧是被傅长风尽收眼底。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难怪当初傅亦安能那般豁出性命,算计自己的女儿,原来,傅仙瑶竟是他的女儿!

傅长风登时仰天大笑,笑的涕泪横流,“当年我酒后失德,跟你yī yè qíng缘,没过多久你就怀孕了,所以,不光一夜醉酒是你设计的,连傅仙瑶也是你的算计,而我,一再被骗,不但成了辜负妻儿的混蛋,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看着傅长风这般几乎泣血的模样,众人皆是心下唏嘘。

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可仔细想想,傅长风也挺无辜的,出了意外,被人下了忘情活毒,纂改了记忆,娶了杀妻仇人,现在连女儿都成了假的,平白替别人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脑子里边被人动手脚,外边一片绿油油,这事儿当真是想想都让人要骂娘了,更别说傅长风这个当事人了!

傅长风笑过之后,看向叶子苓的目光,已然是没了丝毫纠结,甚至连恨意都淡薄了,只剩下了全然的杀意。

“叶子苓,你该死!”

叶子苓闻言,整个人蓦然陷入了呆滞,像是被人狠狠朝心窝子扎了一刀,整个人都定格了!

傅长风为人宽厚,胸怀黎民,他鲜少动怒,更别说杀人了。

这是叶子苓第一次听到傅长风让一个人去死,而他口中的这个人,居然是自己!

她看的出来,他现在对她连恨意都被磨灭的差不多了,除了杀意,再无其他,他想她死,今生今世都不想再看到她!

而她呢,争了一辈子,抢了一辈子,筹谋了一辈子,最后却换来了所爱之人决绝的杀意。

这个结果,让叶子苓强大的心脏,终于走向了崩溃!

叶子苓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傅仙瑶就更接受不了了。

就在数月之前,她还是神医谷唯一的继承人,当之无愧的明珠,万众瞩目的焦点,可现在呢,她不但被穆颜姝打败,踩在脚下,还变成了一个无媒苟合的野种!

傅仙瑶只觉心中大恨!

强烈的恨意,让她不由丧失了理智,她绕过死伤的神医谷暗卫,一步步走向穆颜姝。

此刻,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傅长风,叶子苓几人身上,还真没什么人注意她。

一来二去之下,傅仙瑶竟是成功绕到了穆颜姝的身后。

她蓦地从身上掏出了一枚bǐ shǒu,面色狰狞扭曲的刺了过去,“穆颜姝,你去死吧!”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