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皇太后

小说: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作者: 六月 更新时间:2017-12-27 08:55:25 字数:2300 阅读进度:29/1300

子安做完这一切,梁王还是没有醒来,呼吸依旧急速,且胸腔的喘鸣还是和原先一样。

从肉眼看过去,梁王没有任何的进展。

甚至有御医提出质疑,在呼吸这般困难的情况之下,固定住脖子岂不是更加不妙?

御医质疑的时候,皇后眸色冰冷地看着子安,子安蹲在榻前,静静地再度检查着梁王腿部的伤势,并且,顺便检查梁王的旧伤,她眼角余光能看到皇后,皇后冰冷的眸光她也能接收到,她心头悄然叹气,只能摒弃一切外在因素的影响,专心做她的事情就好。

宫人熬了汤药上来,这是御医开给子安的,用来清毒,子安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方才沐浴的时候为自己下针,凝聚了点体力,如今也在慢慢地流逝,她太累了,伤痛和身体的余毒让她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凝聚精神,她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治疗之外的事情。

初步估计,梁王的腿应该是断了骨,但是衔接不好,骨头生长错位,压住了神经线,所以行走不便。

她用手都能摸到断骨处长出来的骨刺,根据这个推断,她可以想象梁王平日还得忍受强大的痛楚,生骨刺的痛楚是常人难以理解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这种时常的痛楚,是否造成他脾气暴躁的原因?

太子再也忍不住了,冲子安厉声道:“你皇兄会醒来,现在都过去那么久,怎么还没醒来?看情况反而更严重了。”

太子的质问,撕开了压抑的宁静,皇后也坐不住了,盯着她,“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子安回答:“皇后娘娘,这大发作后的嗜睡期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一般在一两个时辰后,请皇后娘娘再等一下。”

太子冷冷地道:“敢情我们都被你戏弄在掌心之上,一会要迁移过来,迁移过来之后也没任何人进展,又会醒来,等到如今还没半点动静。”

慕容桀淡淡地开口,“再等一下,人都搬过来了,那么多有什么用?”

太子哼了一声,“不是本宫要质疑皇叔的决定,只是皇叔一向挺聪明,这一次怎么被人牵着鼻子走?”

慕容桀看着太子,眸色异常冰冷,“你若也觉得本王聪明,就闭上你的嘴巴,等着就是。”

慕容桀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太子话,往日纵然多不喜欢,表面都维持着客气,但是现在当着皇后的面,也如此疾言厉色,可见他的情绪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子安低头不语,她尽可能地不想受到影响,但是很难,在这里的都是当今下最尊贵的人,无论谁,都能一手摁死她。

就在局面难以控制的时候,听得有人高喊,“皇太后驾到,令贵太妃驾到!”

皇后慌忙站起来,上前迎接。

在场的人都跪下来,子安也跪下,她微微抬头,看见一众宫人拥簇着两名身穿华服的贵妇过来。

两人的面容都是极为相似的,子安从衣着判断,走早左侧的是皇太后,她的眉目比较温和,只是眉心蹙起,一脸的担忧。

而在右侧的那位令贵太妃,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戾气十足,脸颊的皮肤下垂比皇太后严重,法令纹很深,眸光也锐利异常,一眼看过去,觉得她比皇太后更威仪。

“臣妾参见母后,参见贵太妃!”皇后福身行礼。

皇太后皱着眉头,“阿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通报哀家?”

皇后解释道:“母后请息怒,臣妾只是怕惊动您老人家,怕您担心。”

“都这么严重了,哀家能不担心吗?”皇太后疾步走过去,上了台阶,也没看跪在地上的子安,掀开凉席进去。

看到了无生气的孙儿,皇太后泪水滑落,“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刚才听得宫人来报,他是死里逃生的,这到底是什么病?”

院判上前,“回皇太后的话,梁王殿下,是羊癫疯发作!”

皇太后勃然大怒,“胡八道,他是皇室子孙,怎可能有这种邪病?是不是诊断有误?”

院判见皇太后震怒,慌忙跪下,“皇太后息怒,臣与诸位御医一同诊断,确定是羊癫疯。”

令贵太妃冷着脸走过去,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冷冷地问道:“谁是夏子安?”

子安心中咯噔一声,跪着回答:“回贵太妃,臣女是夏子安!”

看来,有人在皇太后与令贵太妃面前了自己的坏话,是谁会这样做呢?子安根据原主残留的一些记忆,得知令贵太妃是摄政王慕容桀的生母,已经住在了摄政王府,而皇太后与令贵太妃又是亲姐妹,娥皇女英共事一夫。皇太后这些年已经不怎么理事,后宫的事情全部交给了皇后,所以,才造就了皇后独大的局面。

她们过来的目的若是针对自己,那就太不妙了。

令贵太妃厉声道:“抬起头话!”

子安依言缓缓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锐利异常的眸子,她的面容沉着威严,眉心凝成一个川字,倒不是因蹙眉造成,而是长年累月拉着脸皱着眉头造成的。

子安觉得,她是完全抢了皇太后的锋芒,皇太后纵然是冷着脸,可站在她的身边,却让人有种慈眉善目的错觉。

“是你让梁王移来此处的?”贵太妃再厉声质问。

子安道:“回贵太妃的话,是臣女的主意。”

贵太妃冷道:“你的主意?你的主意竟也能得动皇后?你是什么东西?”

皇后当下就回答:“贵太妃,本宫没有同意,是王爷坚持为之。”

皇后的态度不是很好,言下之意,就是你儿子独断独行,没有征得她这个皇后的同意。

慕容桀神色冷淡地道:“母妃,是儿子的主意。”

贵太妃眼底透露着失望,“你的主意?你竟然如此荒唐?”

慕容桀道:“儿子相信夏子安。”

“相信她?”贵太妃不禁冷笑起来,“御医也都赞成搬过来吗?有病之人,在这四处通风的地方躺着,风又是这样的大,好端端的人都得病,莫本就有病之人。”

子安听这话的态度,便知道他们母子的关系也不好,不禁头痛至极,这宫里的关系实在是太混乱了,做母亲的看不惯自己的儿子,兄弟的恨不得对方死,这宫里的水要比相府的更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