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羞也羞也

小说: 唐都天行录 作者: 笔尖有虫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8:48 字数:3455 阅读进度:213/231

沉央急急朝山颠掠去,心忧如焚。忽然掠至方才那群人头顶,拔出剑来,一剑横扫,将那几人身前一排大树拦腰扫断。

那几rén dà吃一惊,抬头看去,就见沉央提剑站在树梢上,顿时大叫:“贼人闯山!贼人闯山!”

沉央冷然一笑,朝山颠纵去,不是抽剑斩树,便是掌打房屋,声势极大。

不多时,就听四面八方响起呼喊声:“有贼人,有贼人!”

“贼人何在?”

忽有几人见他凌空飞纵,顿即朝他飞来。沉央哈哈一笑,拔剑一斩,剑气如海,将前方房屋从中剖开,那几人本领不济,惊得魂飞天外,禁若寒蝉如鸦散。

“漠北妖道何在?”

明知漠北妖道不在,沉央却放声大叫,如风一般卷向山颠。

原来,他是故意为之,他心想,我这边声势愈大,玉珑便愈发容易得知我不在司法堂,就算她已与李行空等人斗了起来,李行空等人也必因我所为而分心,便于她从容退却。

果不其然,将至山颠时,突见一道淡绿身影飞来,迅若闪电,不是程玉珑又是谁来,沉央大喜,高声叫道:“玉珑!”

程玉珑见了他也是极喜,笑道:“快走。”拉着他便朝绝壁悬崖奔去。这时,身后响起劲气裂风声,沉央回头一看,只见李行空等人已然追来,犹以那条血影来得最快。

程玉珑冷冷一哼,蓦一扬手,腰上寒月剑脱鞘而出,嗖得一下,窜向血影。血影猛然一声大吼,抓向寒月剑,掌上腾起道道血火。谁知寒月剑灵动无比,忽一挑头,从上至下一剑插下。

血影大吃一惊,往后暴退,险些便被贯颅而入。

逼退血影,程玉珑扬手一招,寒月剑向她奔来,‘锵’地一声归鞘。“既然来了,何不留下?”李行空扑来,沉央反手打出一道元阳乾罡雷符,轰然一爆,骇得大和尚连翻几个跟斗。就这一耽搁,沉央二人与他们距离拉得更开。

来到绝壁悬崖处,程玉珑笑道:“与我一起跳崖,你怕不是怕?”

沉央见她嘴角含笑,美得令人不敢直视,他心头一荡,握着她的手便紧了一紧,笑道:“仙子待沉央恩深如海,便是要沉央上刀山下火海,沉央也是不惧。”

“谁要你上刀山下火海了?”

程玉珑微微一笑,拉着他便要跳下绝壁。沉央突然想起杜蕊微等人,忙道:“跳不得。”

程玉珑道:“你怕了?”

沉央摇头道:“我,我还救了人。”

程玉珑道:“救得是谁,盈儿么?”

“不是盈儿,稍后再与你细说。”

远远听得李行空等人呼喝声,事急不宜缓,沉央也无暇与她细说,返身便要回去。程玉珑眉头一皱,说道:“此时若回,必与李行空等人纠缠。若再迟疑,想走也难。”

沉央仍是摇了摇头,暗道,莫论如何,我也切不可一走了之。但若回去,必遇李行空与陆知鹤等人,却该如何是好?想来想去,倏而哈哈一笑,拉着程玉珑便跳下绝壁。

冷风倒贯,二人俱是身怀dà fǎ之人,丝毫不惧。沉央一边下坠,一边拿剑刺崖,虽惊却无险。程玉珑犹胜三分,但见她每坠十几丈便伸掌在崖壁上一按,下坠之势顿减。这绝壁下半截光滑如镜,上半截却颇多崖树与凸石。往下坠了百来丈,沉央扭身飞向一株崖树,落在上面朝程玉珑招手。

程玉珑将身一旋,轻轻巧巧落在他身旁,叹道:“你又救了谁来?”

“西华山杜蕊微。”

沉央坐在树上,朝上望去,回雪纷纷,自是看不清楚崖上是何光景,但料定李行空等人必已追至。他心想,我与玉珑若要走,他们自是留不住,在崖上盘桓一会,便会离去。待那时,我再上去。

“杜蕊微,她怎在此?”程玉珑坐在他身旁。

雪花纷纷扬扬,把崖树染得尽白,沉央便把上崖之后的事都与她说了。程玉珑点头道:“原是如此,盈儿不在回雪崖,那多半便在范阳,你不要担心,我们总能寻得她。”

沉央见她坐在身旁,歪头沉思,双足探出树外,下意识一晃一晃。程玉珑本就美得不可方物,此时又晃荡双足,顿增几分俏皮,仙子坠下凡尘,愈发美丽,他心头大荡,伸出手去,握住她小手柔荑,笑道:“你怎知我在回雪崖?”

程玉珑任由他握着,说道:“我不知你在回雪崖。”

沉央‘哦’了一声,心头略有几分失望。程玉珑回眼看他,笑道:“我不是为你而来,你便生气了么?”沉央急道:“我怎会生气,你不知道,方才我得知你身陷险境,心下,心下……”

“心下如何?”程玉珑定定看他,眸光清澈无比。

二人坐得极近,被她注视,沉央恍觉六神尽失,怔怔道:“你若有事,沉央百死也绝不原谅自己。”

“我不要你百死。”程玉珑歪头向他肩上靠去,轻轻说道:“你让我等你,我便知道你定是去寻盈儿了。你一个人去,我怎会放心,便即寻来。方才,你闹出那般阵势,我虽气你,但,但也很是欢喜。”

她声音幽幽,吹气如兰,眸柔如水,身子极软。沉央情动如潮,不禁伸手揽住她腰,程玉珑微微动了一下,眸光愈发柔软。沉央再也禁不住了,回头便向她脸颊吻去。

匆匆一触,沉央只觉吻在凝脂玉露上,程玉珑则是浑身一震。沉央本想再亲一下,但见她脸颊绯红,掌中小手不住颤抖,似乎想要抽手而出,他顿即不敢再亲,愣在当场。

过了一会,程玉珑坐直了身子,眨着眼睛忽道:“我上去看看。”飞身便往崖上纵去。沉央见她去势如电,怆皇逃跑,他心头竟然大是痛快,嘿嘿一笑,也即往崖上纵去。

来到崖顶,不见李行空等人,程玉珑站在一块石头旁边凝视,他心下一奇,走上前去一看,便见石头上刻着一行小字:“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仿佛兮若轻云之遮月,羞也,羞也。”字迹娟丽清秀,必是女子所书。痕迹清晰,显然是方才所书。

“是谁?”沉央心头嗵地一跳,故意皱眉问道。

程玉珑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她,方才那血影曾助她下来,我想告与你知,你却……你却对我无礼。她,她便笑我。”

沉央汗颜,方才他坠入温柔乡,情怀大动,自然不知薛颖真竟也下来,不由得便道:“她怎会下来,许是你看错了。”

“嗯,许是我看错了。”

程玉珑伸手在石上轻轻一抹,将那两行字抹去,然后淡淡道:“走吧。”径自朝远方走去。

见她又是冷冷清清,凛然不可侵犯,沉央大奇,他虽本领高强,但素来不知女儿心思,猜之不透,索性不猜,摇了摇头,当即跟上。

二人往西华山众女藏身山洞走去,一路上并未曾见得李行空等人,也不见深严戒备,想来是回雪崖上众人俱以为他们已然离去。回到山洞外,突见绫儿鬼鬼祟祟趴在洞口,东看看、西瞧瞧,她蓦然看见沉央,便欲欢呼,转眼又看见走在沉央身旁的程玉珑,眸光一呆,叹道:“好美得姐姐呀。”

潜入山洞,沉央见众女俱在,心头霍然一松。众女都拿眼去看程玉珑,竟无人在意他。杜蕊微见程玉珑竟然生得如此美丽,心下暗道,她必然便是那位玉清传人了,想着,又看了沉央一眼,摇了摇头。

沉央不知她为何摇头,又见众女俱已回复本领,便想带着她们从绝壁处离开回雪崖。绫儿皱眉道:“凌师兄,便是峡谷尽头处那道绝壁么?”虽然早知沉央是假冒凌盛,但绫儿仍是时常唤他凌师兄。

沉央点了点头。杜蕊微摇头道:“那绝壁足有万仞,我们下去不得。”

沉央猛然惊醒,他与程玉珑本领高强,下去比上来犹为容易,那绝壁自是难不倒他们,但西华山众女如何下去,便是薛颖真也得血影襄助才可下得,何况她们本领初复?

若不能从绝壁处离开,那又当从何处去?

思来想去,他眉头大皱,回雪崖是道孤峰,孤悬于峡谷中,四面俱是万仞悬崖,并未与山体相连。想要离开,只得两条路,一条是跳崖,另外一条便是走那裂缝。薛颖真召走了看守裂缝的人,但那裂缝下面尚有法阵。想到法阵,他心头突然一喜,便向程玉珑看去。

见他看来,程玉珑摇头道:“我不识得那法阵,若要破阵,必耗时辰,极易为人觉察。”

沉央心想,最啊,要不然,她当时怎会尾随李行空硬闯进来?

众人面面相窥,正是去也去不得,留也不留得,好生焦急。这时,杜蕊微忽然悠悠道:“沉央dà fǎ师,蕊微听得,那位圣女曾说,你若要救杜,杜蕊微与西华山那些女弟子,便该知道得去寻谁。”

她学薛颖真说话,竟学得极像,沉央恍觉身旁便站着薛颖真,脱口便道:“寻谁?”

“寻谁?”绫儿也道。

“我怎知?”杜蕊微脸上一红,看向程玉珑,说道:“那位圣女又说,说沉央dà fǎ师蠢不可及。“说着,笑了一笑,看向沉央,又学薛颖真说道:”你若不知,稍后便去问那位仙子。那位仙子是谁?”

“哦……”绫儿恍然大悟,笑嘻嘻看向程玉珑:“仙子姐姐,我们该当去寻谁?”

程玉珑眉头一皱,看着沉央道:“她既如此说,必与你留得去路。你且想一想,当去寻谁?”

“寻谁……”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