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玄元重水

小说: 透视龙魂在都市 作者: 世代杀猪 更新时间:2018-11-19 01:54:48 字数:2744 阅读进度:1231/1590

许一峰是离山剑派弟子,固然不及剑崇吾之辈良多,但也是金丹期,剑道修为不俗。

灵剑飞舞旋转,剑气流控,层层叠叠,转瞬间在身下布下了十三重剑幕,重重流转交织,使其身后虚空如同化作剑域。

但是,那一串连珠玄光穿入剑气之后,却像是摧枯拉朽般长驱直入!

仔细看时,这一串玄光分明是一串水珠。水珠虽小,却在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旋转着,撞剑气时,非但没有被剑气割碎,反而将剑气给撞得粉碎,带着一种雄浑精炼,金铁更沉重之势!

这,正是玄元重水,是陈禹当初应付南明尊者时xiū liàn出的水系神通。

现在他的修为,已经不是面对南明尊者时可,这神通自然也更强,炼出的玄元重水也更多,分明有着十五之数。

许一峰感觉到了威胁,猛然回身,脸透着仓皇,一道剑灵浮现,与手的灵剑合而为一,狠狠斩去。

轰,第一枚玄元重水终于被挡住,但破碎的时候,不过小拇指粗细的水滴碎成了无数更细小百倍的水滴,却带着一种毁灭之力。

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

在许一峰的剑灵以及全部剑道神通下,玄元重水一口气被斩破了七枚。

但随着这七枚玄元重水的破碎,剑灵之威也散去。

而紧接着,一枚枚玄元重水瞬息从剑灵下飞射而过,穿透其法力屏障以及护体灵罡,全都打在其身。

噗噗噗……

玄元重水像是雷珠一样爆发,一团团鲜血爆发,许一峰的身躯被轰得平飞出十余米,摔在地,全身血肉模糊。

玄元重水之威,一至于斯!

许一峰的脸,尽是恐惧以及绝望。

陈禹很快来到了许一峰的身前,身躯依旧有些僵直迟缓,但这种僵直落在许一峰的眼,却让他几乎将肠子悔青。

后不科科情孙察战孤冷科指

“你……”喷出一口血,许一峰绝望道:“你根本没有受伤?”

“你错了,我确实受了伤!”陈禹面无表情说道:“但算受伤再重,也不是你们能挑衅,杀你们,也轻而易举!”

说完这句,陈禹懒得废话,屈指一弹,一记青帝指洞穿了许一峰的眉心。

沼泽的岸边,一片寂静,剩下的几人,对陈禹侧目而视。

后仇远远独艘察陌孤故艘技

玄林脸色煞白,额头冷汗淋漓。

林芷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不安以及惶惑。

陈禹大步走向玄林。

刚才他虽然因雷电之力身躯僵直,但对这些人的话可听得清清楚楚,他们逼迫林芷若,都要取自己性命,他现在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玄林看着陈禹向自己走来,也是忍不住后退,汗湿重衫。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走,但雷岛这么大,又能逃到哪去?

况且,陈禹实力如此强大恐怖,真能逃得掉?越逃反倒显得越是心虚。他的心里总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陈禹不会因为他说的几句话要杀他。

但现在,这种侥幸让他心里煎熬恐惧。

不只是他,剩下的太微宗的玄道人,傲寒宗的寒思,都是神色不安以及惶恐。

结不远地酷孙球陌冷陌显冷

“陈道友,请住手!”在这时,素娴卿的声音响起。

结不远地酷孙球陌冷陌显冷但随着这七枚玄元重水的破碎,剑灵之威也散去。

陈禹偏头看向素娴卿,后者身躯依旧僵硬,但头还勉强转动了雪白的脖颈注视着他。

他这一看过去,顿时四目交接。

同样是承受雷蟒的攻击,素娴卿被陈禹挡在前边,击她身体的雷电其实要少了很多。但她的体魄自是无法和陈禹相,现在才算是勉强能开口说话。

当然,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无有遗漏地看到听到的!

注意力集在左眼,透过素娴卿曼妙的身体,陈禹能看到素娴卿五脏六腑尽皆受损,伤势不轻。

“陈道友,多谢救命之恩。但事情,还请到此为止吧!”素娴卿一边继续炼化着遍布身体各处的雷电之力,一边说道:“梁炎荣和许一峰已死了,请陈道友不要再行杀戮了!”

“素道友,他们刚才都对我动了杀机!”陈禹朝素娴卿说道:“换成你是我,有放过他们的理由?”

“陈道友,梁炎荣和许一峰确有取死之道!”素娴卿沉默一下,眼神复杂,好半晌才缓缓说道:“但玄林子,还罪不至死。况且,幻神海凶险重重,多一位金丹高手相助,好歹多一分活着出去的把握。还望陈道友给我一个面子!”

陈禹看一眼玄林,后者在听到素娴卿的话之后,眼里浮现出一丝希冀。

孙不不仇情艘学战月指月球

他连忙说道:“陈……陈道友,我对你,没有,没有恶意啊!”

孙不不仇情艘学战月指月球他连忙说道:“陈……陈道友,我对你,没有,没有恶意啊!”

陈禹淡淡说道:“素道友既然这么说,那放过他好了。但是合作已无必要,祝素道友好运吧!”

敌仇仇仇鬼孙恨战冷冷酷最

素娴卿瞳孔一缩,说道:“陈道友何必如此?这件事,确实是我失察。现在梁炎荣和许一峰都已身陨,绝不会再有人敢对陈道友心怀叵测。此地凶险,合我们之力探索,把握方能更大几分不是吗?”

显然,经历刚才了,雷蟒爆发的凶险,素娴卿知道单凭她那边的力量,无法深入雷岛。所以,哪怕明知经历这梁炎荣和许一峰的死之后,陈禹的存在只会让寒思等人不安,她还是得出言挽留!

没有陈禹,想要深入雷岛鹰山下的宫阙,基本不可能!

陈禹扯了扯嘴角,面部肌肉还是有点僵硬,“素道友,如果是和你一人合作,我不介意。但其他人,实力本不够,还是算了吧!”

素娴卿眼神微微一凝,有些踌躇。

“你自己考虑吧!”陈禹淡淡说道:“将她们留在外面,也是出于保护她们,也留下一个接应!”

说完,陈禹看向林芷若,问道:“芷若仙子,你呢,是继续和我一起探索,还是?”

林芷若神色变幻不定,好半晌摇头,涩声说道:“我和素师姐一起!”

陈禹闻言不由皱眉。刚才林芷若对自己的维护,他不能不承情,在幻神海,自然也是要尽量护她周全。

他也知道后者现在确实很为难。

摇摇头,陈禹也不强求,取出一枚灵玉炼制成烟花传讯符,交给林芷若道:“遇到危险,或者是要离开雷岛的时候,激发这个玉符,我会尽快赶来!”

言罢,陈禹转身离去。

剩下在场之人,一个个神色复杂。

离开了数里地之后,陈禹找个地方坐下,继续压制和压缩着身体残存的雷电之力……不是炼化,而是压缩!

事实,在被雷电殛体的时候,他开始以强大的神念,调动龙气将侵入身体之的雷电之力给压迫收缩。

这,是为炼九大阳胎的雷灵阳胎作准备。

若非如此,以他的体魄强大程度,再加身藏龙气以及龙啸之音的神通,虽不可能避免受伤,但要祛除雷电之力并不会是一件多难的事。

换而言之,他本无须那么久的时间才能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