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剑道对决

小说: 透视邪医在山村 作者: 司徒小二 更新时间:2019-08-14 06:45:46 字数:2366 阅读进度:627/635

第628章剑道对决

“孽徒,这次看你往哪儿跑!”中年男人严厉地呵斥,大步走到卞云装面前。

卞云装颓然跪倒在地:“师父,弟子……弟子对不起你。”

“虽然你是外门弟子,我有心要栽培你,可你……”中年男人恨铁不成钢,“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竟然盗走本门的飞剑诀!剑谱呢,拿出来!”

卞云装从布裙口袋里掏出一本线装书,那本书并不厚,被她卷着藏在身上,双手捧在手里,恭敬地递到中年男人面前。

中年男人取了剑谱,翻了几页,确认是真的剑谱,收了起来,然后又板起面孔。

“你是自尽,还是我动手?”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问。

“不劳师父,弟子不配师父动手,我自己动手吧。”卞云装心如死灰,转身跪爬过去,拔出刚才被达叔震入地面的长剑。

这次她来找马小虎,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杀了马小虎,她会自尽,杀不了马小虎,她也没打算活着。

仇恨压抑着她,太辛苦了。

马小虎迅速出手,怕她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剑身,鲜血淋漓。

“你……你干什么啊?”卞云装吃惊地看着马小虎。

“自杀是最懦弱的行为,你不是这种人。”

卞云装冷笑:“你很了解我吗?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就是一个懦弱的人,我连仇都报不了,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你放手听到没有?谁要你来可怜我?”

“你还没报仇,怎么能死?”

“你——”

“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我就在你面前。”马小虎抓着长剑就往心口移动。

卞云装诧异地看着马小虎,她是想杀了他,但看着剑尖一点一点往他心口移动,她又忽然下不了手,泪眼婆娑地望着他。

南宫薰和南宫息红泪暗暗无语,这家伙真是随时随地撩妹啊!

“你干什么啊马小虎,你疯了吗?”卞云装失声大叫,用力抽出长剑,马小虎的手掌被拉开一道很大的口子,差点没有断掌。

“你……你怎么样……”卞云装表情紧张,突然又察觉自己不该紧张他的,横起长剑,又要往脖子抹去。

达叔手中捏了一个剑诀,一股剑气迸指而出,击在卞云装长剑之上。

长剑飞了出去,铿然落地。

中年男人诧异地望向达叔:“剑气?足下何人?”

“朱达。”

“江左剑宗第一高手朱达?”中年男人心头震惊不已。

“正是。”

“在下南宫世家南宫参。”

“久仰。”达叔有些敷衍地道。

“朱先生,这是本门之事,请你不要插手。”

达叔自然知道江湖规矩,插手别人门户之事,素来都是大忌,说道:“你们南宫世家的事,我本没兴趣插手,但在我家门口不行。我现在已经退出江湖,如果人死在我门口,警察来了我也说不清楚。”

“好,朝儿,把人带走。”南宫参吩咐身边的青年弟子。

南宫朝上前,也不打话,伸手就来抓卞云装。

马小虎知道卞云装跟他回去,必死无疑,轰然出手,一拳招呼过去。

南宫朝大吃一惊,随即拔出了手中长剑,一剑横削过去,马小虎随即往后退开了一步。

“你是谁?想管我们南宫世家的事吗?”南宫朝拿剑指着马小虎。

马小虎正色说道:“我身为夏国公民,我不允许你们如此草菅人命。她不过是盗走了你们的剑谱,现在剑谱已经还给你们了,你们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她触犯了南宫世家的家规!”

“什么狗屁家规,有没有触犯法律,轮得到你们滥用私刑吗?”

南宫朝顿时恼火:“妈的,你小子是不是江湖中人?这是江湖规矩,你懂不懂?”

“我不是江湖中人,也不想懂江湖规矩。”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江湖规矩。你插手别人的门户之事,即便我杀了你,江湖的朋友也不会说什么。看招吧!”长剑一挥,南宫朝的身影扑向了马小虎。

但在那一瞬间,马小虎突然就在南宫朝眼前消失。

南宫朝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景,还以为马小虎的轻功造诣已经达到这种水平,愣了一下,结果背后挨了马小虎一记重拳。

“噗——”

一口热血喷出。

南宫朝顿时倒地。

南宫薰急忙去扶。

“装神弄鬼的,要打光明正大地打!”南宫参怒了,长剑抽了出来。

他已看到地上的血迹,马小虎虽然隐身,但他的手被卞云装划伤,还在流血,血迹暴露他的位置。

长剑犹如离弦之箭,身影跟着长剑快速逼近。

马小虎迅速后退,巴蛇血的催动,速度很快,但仍快不过南宫参的剑。

卞云装情急大叫:“师父别杀他!”

可她根本阻止不了南宫参的剑,达叔没有办法,只能出手,作为长辈,就是要给这些孩子擦屁股的。

叹了口气,剑气如虹,荡开了南宫参的长剑。

南宫参长剑一偏,便没有刺中马小虎,凝目望向达叔:“朱先生,你要阻止我?”

“这孩子是我朋友,我不能见你杀他。”

“哼,都说江左剑宗朱达是天下用剑第一高手,今天正好领教一下!”南宫世家也是修炼剑道,但身为四大武道世家,却一直被江左剑宗压了一头。

南宫参早就想领教一下达叔的剑法了,天下剑客谁不想打败江左剑宗的第一高手?

长剑飞舞,犹如游龙,嗖的一声,白驹过隙似的,射向了达叔。

达叔仍旧沉着应对,身影犹如脱兔一般,快速蹿出,手中剑诀,剑气回荡,与飞剑交缠一起。

南宫参明显感觉空中的长剑已被达叔的剑气囚住,有些力不从心,江湖传说,达叔的修为已入上日境,今日一见,果然不同一般。

“撤!”

达叔大喝一声,南宫参的长剑已被剑气甩了出去,射出十几米远的地方。

南宫参冷汗涔涔,但他不得不心悦诚服,双手一拱:“能够领教朱先生的神技,此生无憾。”

“客气。”

“这个孽徒,我能带走吗?”既然南宫参已败,便不得不请示达叔,这是规矩。

江湖的规矩比较粗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南宫参尽管心有不甘,但也无话可说,人在江湖,就得守江湖的规矩,任何群体都是如此,不守规矩,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没有一个群体喜欢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