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喜嫁

小说: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作者: 楚正秋 更新时间:2019-08-14 06:33:47 字数:5174 阅读进度:363/377

十月初十,大吉,宜嫁娶。

天不亮姚瑶就被姚玫拽起来了。

赵大年和赵康安昨天也在这边住,孩子赵康安带,姚玫过去喂了奶,又赶紧回来,等姚瑶洗漱好,帮着她穿嫁衣。

宋氏拿了羊角梳,挺着孕肚,给姚瑶梳头,梳着梳着,眼泪下来了。

姚瑶神色无奈:“娘啊,我是招赘,又不是远嫁,别哭了。”

“娘是高兴的,我家瑶儿长大了。”宋氏抹了把眼泪,接着给姚瑶梳头。

本来梳头化妆这些事,姚瑶说她都可以自己做,但宋氏坚持她来梳头,让姚玫给姚瑶化妆,还是姚瑶提前教了姚玫的。成亲本就是个形式至上的活动,姚瑶觉得,家里人开心最重要。

秦玥昨夜就睡了一个时辰,秦非墨陪着他,等天不亮起来,他洗把脸就去给大院挑水、烧火、喂马喂鸡。

姚大江不让秦玥干,秦玥坚持,说他也没事。

秦非墨在旁边乐:“亲家,别管他!你没看他这一趟趟来来回回的,就是为了从二丫房门口路过瞅一眼吗?”

“你这孩子,现在你俩可不能见,拜了堂就见到了,急什么?”姚大江把秦玥手中的盆子拿过去,推他回小院去,“赶紧的,你去收拾收拾,把衣服换好,我让康安给你送饭过去,半晌客人就该来了。”

村里办喜事,上门都是客。尤其这种招赘的,除了他们请的亲戚朋友之外,肯定还有不少村民过来,准备的酒席是足够的。

曾经秦玥在青山村生活过,不过跟其他人也没什么来往,以后不需要是一回事,但是大喜的日子,只要来道喜的,他这个新郎都得露个面招呼着。

秦玥回去,秦非墨跟过去,看着他换上了宋氏给他准备的喜袍。

姚瑶不做,是因为宋氏跟姚玫早就准备得差不多了,她只是觉得再往上面绣花没什么必要。

“好看。”秦非墨不再调侃,帮秦玥整理着衣领,点点头,一脸欣慰,“一表人才,我家阿九最好看!”

“我跟丫丫拜过堂之后就没事了对吧?”秦玥问秦非墨,“如果要招待客人,你去。”

“哈哈!看你小子急的!不过听说林二山打算带着小凡和小泽来闹洞房,这我可拦不住啊!”秦非墨笑着说。

秦玥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已经成功“策反”了林凡和姚景泽,林松屾到时候来不了的。

这天天气晴朗,姚大江穿得喜庆精神,带着赵康安和秦玥在外面迎客。

才刚入冬,天气还不算冷。姚景泽穿得像个招财童子,宋氏给他扎了两个小揪揪,绑上红头绳,可爱极了,跟林凡一起在院子里到处跑,欢声笑语不断。

“二丫,你好漂亮啊!”张翠翠一进门,看到姚瑶,惊叹道。

“我知道,别夸了。”姚瑶笑了笑,“翠翠,听说你前两天也定亲了?”

张翠翠红了脸,坐在姚瑶身旁,点了点头。

“哪家的?我见过吗?”姚瑶问。

“宋家村的,你舅舅的徒弟。”张翠翠有些不好意思,“就上回,过来给你们家盖新房的一个傻大个儿。”

“傻大个儿?”姚瑶笑了“不会就是那次看上你了吧?”

“哎呀你别打趣我了!我娘还说呢,都是因为你那次给我化了妆,你算是我们的红娘呢!到时候好好谢谢你!不过我娘说冬天冷,今年也没啥多好的日子了,我要过了年开春才成亲呢!”张翠翠说着,小声问姚瑶,“二丫,成亲是什么感觉呀?”

“我是招赘,跟你不一样,我这个其实没什么感觉。”姚瑶笑着说。

“那倒也是,你们本来就是一家的。”张翠翠点头,“我家那个傻大个儿,有仨姐姐,不过都嫁出去了,过得都还行,不算富裕,但也不穷,但我到时候肯定得伺候公婆。你这就啥都不用担心了,你家大哥对你那么好。”

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搁姚瑶前世就是重男轻女的标准模式,不过在这个世界来说很正常。张翠翠嫁过去没有妯娌,三个大姑子都出嫁了,也不好插手娘家的事,总体来说还算个简单的家庭。她口中的傻大个儿姚瑶想起是哪个了,见过好几回,宋强的大徒弟,而且是他本家的一个侄子,现在都当上工头了,家底应该还不错,人也踏实。

“也恭喜你,到时候一定去喝你的喜酒。”姚瑶对张翠翠说。这是她在村里唯一的朋友。

姚玫怕姚瑶无聊,带了阿福过来。

姚瑶画的图,姚大江亲手做的小推车,很是可爱,阿福坐在里面,咿咿呀呀地冲姚瑶挥舞着小手,口水流了出来,姚珊连忙去给他擦。

过了一会儿,梁薇抱着小乐乐过来,姚瑶屋里更热闹了。

马明一早带着全家人从金水镇往这边赶,快中午才到,礼物准备得很足,除了宋月芝笑得没那么真心之外,这门亲戚别的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宋氏怀了身孕,姚大江啥也不让她干,就让她陪着姚瑶。姚大江乐呵呵地抱了抱宋月芝的小闺女,安排马家人在大院里坐了一桌,让赵康安帮忙招呼着。

就住在一个村儿,直到日上中天,姚大江都准备让人放鞭炮了,姚老头才带着姚大海一家过来了,脸上硬扯出的笑,很是勉强。不见姚修文。

姚秀玲和冯波一家也专门从镇上回村,跟着一起来了。从穿衣打扮来看,过得不好不坏。

姚秀玲经历过魏员外那一场,流掉一个孩子,破裂的家庭又重新聚到了一起,儿女也回到了身边,曾经保养不错的脸有了年龄感,那双手也粗糙了,但眉眼间的刻薄没了,整个人安静了不少,就冲姚大江叫了一声“二哥”,带着孩子找地方坐,也不往屋里去。

冯波吃了两年牢饭,在里面遭了不少罪,以前眼里的精明算计没了,木讷了许多,腿一瘸一拐的,见到姚大江,扯了扯嘴角,笑得很不自然。

最后只姚秀玲一家上了礼钱,老宅其他人都是空手来的。朱氏伸着脖子要往屋里看,还想进屋说去看看宋氏,被姚玫拦住了。今时不同往日,朱氏也不敢跟姚玫再闹起来,姚玫真拿菜刀砍她,怕是都没人管。

大喜的日子,姚大江虽然不热络,但也没给老宅的人难堪,安排了一桌让他们坐着,跟对待村里其他人,没什么差别。

孙氏死后,姚老头衰老得厉害。前年还能下地干活,现在拿个碗喝水,手都在哆嗦。看着姚大江家欣欣向荣的景象,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两年也曾数次想拉着姚大江说说话,但姚大江已经彻底不理会了。

虽然村里有人说闲话的时候会酸溜溜地数落姚大江不孝,但也只是说说闲话而已,没有人真的帮姚家老宅打抱不平,因为他们根本不占理。再说了,谁也不愿意得罪村里最富裕,而且有了靠山的姚大江。宋思明中了文榜眼,在京城当官,就这一件事,里正见了姚大江都比曾经客气三分。

鞭炮响起来,一群小孩子捂着耳朵在旁边跑来跑去,抢着去拣没炸的小鞭。

赵康安端了个大簸箕,站在高高的椅子上,簸箕里面是糖和花生,大把大把地撒出去,客人们都挤着去抢,一片热闹欢腾。

吉时到了,林颂贤把姚瑶从房里背出来,交到秦玥手中。

林放当了礼官,客人们脸上带着笑,看着秦玥和姚瑶三叩首拜天地。

拜高堂的时候,主位上坐着姚大江和秦非墨,旁边坐着宋氏和原缨。姚大江和宋氏眼圈儿都红了,秦非墨却又想起了此时被流放西凉城的秦非白,心底有些遗憾,但也真心为秦玥感到高兴。

其实青山村的村民看到秦非墨和原缨坐在高堂的位置上,都有点不解,因为他们俩看着太年轻了。赵康安就解释说,他们是秦玥的叔叔婶婶,中间还有过继这层关系。

但谁也没有往京城秦氏那里联想,毕竟外人谁能相信,今日入赘这个小村姚家的上门女婿,就是灭了北疆国的战神将军秦玥呢?

“送入洞房!”林放面上带着笑,高声喊,话音没落,秦玥已经把姚瑶打横抱了起来。

秦玥带着姚瑶穿过小门,回了小院,客人们纷纷入席,喜宴开始了。

外面热闹喧嚣,小院里独有一份宁静。

被秦玥放在床边坐着,姚瑶盖着红盖头,舒了一口气,语带笑意:“这就成亲了呀!”真到了这个时候,仪式从开始到结束,感觉特别快。

姚瑶亲手绣的q版鸳鸯,在盖头上面微微晃动,很是可爱。

秦玥挑落盖头,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痴痴地看着姚瑶娇媚动人的芙蓉面:“丫丫,你真好看。”

这是姚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化妆,以前几次化妆都是为了扮男装。姚玫怕到了这天给姚瑶化妆化不好,在自己脸上练了好多回,今日发挥很不错。

姚瑶面庞娇嫩,白皙透粉,柳眉弯弯,唇瓣如缨,双眸粲然,顾盼神飞。

姚瑶打量秦玥,他比起初见的时候成熟很多,面庞褪去少年气,更有棱角了,帅气不减反增,多了几分成熟的男人味。

“你也好看。”姚瑶笑靥如花。

秦玥的目光舍不得从姚瑶脸上挪开,都忘了接下来还有什么流程,在姚瑶身旁坐下,握着姚瑶的柔胰,轻叹:“丫丫,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了。”

姚瑶头一歪,靠在了秦玥肩膀上:“以后我会疼你的。”

秦玥笑了:“我可是嫁给你了,这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秦玥低头,想要一亲芳泽,结果……姚瑶头上的金簪,挂住了秦玥的头发,拧在了一起。

姚瑶动了一下,两个人的头发都被揪住了,她只能歪头,继续保持靠肩膀的姿势,乐不可支:“娘非要让我戴这个,还是爹和娘专门让人打的,足金,可沉了,现在解不开,娘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说咱俩太笨了!”

“丫丫你别动。”秦玥说着,托住姚瑶的腿,把她抱了起来,一起走到旁边去,找到了剪刀,再坐回床边,姚瑶的脑袋始终靠在秦玥肩膀上。

秦玥拿着剪刀,小心地剪下了两人缠在一起的头发,带着那支金簪,拿在手中。

姚瑶直起脖子,就看秦玥把金簪上的头发解下来,把金簪放在一旁小柜上,把剪下的小绺头发小心地整理了一下,放在了他腰间的荷包里。那个荷包,是姚瑶做过的为数不多的绣品之一,上面绣了一个萌萌的小月牙,还带着笑脸的。

秦玥让姚瑶坐着,他神色认真地把姚瑶头上的饰品全都取下来,整整齐齐地放好,然后拿了梳子,给姚瑶把头发放开梳好,姚瑶感觉舒服多了。

秦玥斟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姚瑶,双手交缠,目光交汇处,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喝过合卺酒,秦玥拿走姚瑶手中的酒杯,放好,再回来坐下,把压在被子下面的红枣桂圆花生那些东西全都拿出去。

姚瑶闭上眼睛,语带笑意,对秦玥说:“相公,现在你可以亲我了。”

听到这声相公,秦玥笑意加深,靠近,在姚瑶唇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在她耳边声音低沉地说:“时间还早,先吃饭,吃饱了我们就睡觉,嗯?”

“咳咳……好啊。”姚瑶脸上飘来两朵红云,不过一旦接受她已经成年这个设定,其他的事情,她没那么害羞,亲亲抱抱什么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同床共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秦玥是怕他现在开个头就把持不住了,一直在克制。

两人都是一早吃的饭,也过去半天了。秦非墨送了饭菜过来,刚到门口,想悄悄放下就走,不打扰秦玥和姚瑶。

结果门开了,秦玥出现,秦非墨很意外,对着秦玥挤挤眼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把食盒交给秦玥,就走了,顺便把小院和大院之间的小门给锁了。

招待客人,敬酒的事情,姚大江和赵康安,还有秦非墨他们代劳了。村里的人,没有那么多规矩,好酒好菜招待着,不会挑这个礼。

本来林颂屾是打算带着娃去闹洞房的,不过俩娃到了该上场的时候都改主意说不去了,还拉着林松屾不让他去,林松屾知道肯定是秦玥把俩娃“策反”了。

“二叔,等你成亲了,我们一定去闹洞房!”林凡如此安慰故作失望的林松屾。

姚景泽扑到林松屾身上,笑容灿烂地说:“二山哥哥!大哥说了,等你成亲,我和大哥二姐三姐凡凡乐乐阿福,我们都去闹洞房,给你捧场,好好热闹热闹!二山哥哥你什么时候成亲啊?”

“呵呵,你大哥真是个大大的好人呢。”老光棍儿林松屾扎心了,默默地表示,明天就找秦玥打架,就这么定了!

村里人吃完就散了,姚家老宅的人吃饱喝足早早地走了,姚秀玲和冯波带着他们的一双儿女,也没回老宅,直接回了镇上。马明和宋月芝一家人走得晚了些,姚大江给他们回礼,装了许多家里有的吃食点心,说是给孩子的。

等人全都散去,给帮忙做饭洗碗的人结了工钱,分了剩菜,里里外外该收拾的都收拾好,太阳都快落山了,彩霞漫天,明天又是好天气。

大桌子放在大院里,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林凡和姚景泽你追我赶跑来跑去。

林放和李郎中中午拼过一次酒,没分出胜负,酒醒了又开始新的一轮,已经喝嗨了。

林颂贤和林松屾兄弟俩碰了一杯,林松屾嘿嘿一笑问林颂贤:“大哥,看妹妹成亲羡慕不?你啥时候再给凡儿找个娘呗?爹一直念叨呢!”

林颂贤很淡定:“至少我成过亲,有孩子,爹一直念叨的是你。你打不过秦玥就算了,可以考虑在生孩子这件事上面赢过他。”

林松屾哈哈一笑:“谁说我打不过秦玥?上次是我让他,明天接着打!”

赵大年抱着孙子乐呵呵地哄着,赵康安哄着姚玫,说她最近都瘦了,让她再多吃一块肉。

樊峻和梁薇一家三口正在商量,过几天到隔壁县去游玩的事情。

姚大江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宋氏的手,夫妻俩相视一笑,都觉得人生圆满不过如此了。

至于隔壁小院里,秦玥和姚瑶,春宵苦短,此处省略一万字……

------题外话------

洞房花烛什么的,不敢写,一写就屏蔽,大家自行脑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