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不领谢意

小说: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作者: 掇刀虎牙关 更新时间:2019-01-11 16:52:24 字数:2415 阅读进度:547/681

{ }?“你霸气行了吧,这次还不是在阴沟里翻了船?”陈天星也嘲讽道,借指他这次在吉兰丹州被bǎng jià的事。

“这是意外,你说的那个巫毒计划进展的怎么样了?”雅各布见理查德的脸色都被怨怼的涨红了,赶紧替他解释。

“过两天就可以收网了,这次咱们可能要发笔小财”陈天星也不多做解释。

“哦,发的财归你,我们只要出气”雅各布不在意那点小财。

“现在大方以后别后悔”陈天星嬉笑道。

“那个猴子国能有什么财富?你们在下面谈的怎么样了?还叫什么pk行动?这个行动我们可是出了五千万的”理查德也装作不在意问道。

“亏不了你的,让安迪和马库斯他们去弄就是了,他们估计要忙起来了,没时间去楚州考察了,你们得另派人去看看”陈天星就笑道。

“我们闲着没事干脆就去你哪儿看看”雅各布就说道。

“你们太大个了,去了前呼后拥的谁都不自在”陈天星还是心疼那么一点招待费。

“你赢了我们那么多钱就舍不得一点招待费?咱们去了谁也不见就是玩,我在码莱还没玩好呢?”理查德揭他的底。

“行吧,不过雅各布还要去检查身体,不过应该没多大问题,也就是个风湿性心脏病,这个病不需要手术,要长期保养的;那你们要去我哪儿玩就去吧,别人来烦你们我可不管;说不定有人抢着替我招待你们呢?”陈天星想想也懒得推脱了。

“你既然看出我的病状,那我还去医院做什么?”雅各布很相信这个神奇的少年。

“求心安啊?我就是随口一说,跟你们解释半天你们也会不懂,到了医院各种仪器一查,指标出来一看就知道了,那是科学,你们肯定相信那些数字多一些”陈天星也振振有词。

“有时候眼见未必为实”雅各布就幽幽叹道。

“凭主观判断的错的更多”

郑雨瞳插不上话,只好默默打牌,居然让他连摸两把。

但慢慢的陈天星的后劲就上来了,一个小时候他的抽屉里就堆满了筹码,但都很平和,三家供一家,每家只输几十万。

“你们啦,这是送钱给我花知道不?我可有赌神的外号”陈天星又嘚瑟起来。

“我又没输多少?”理查德还是嘴硬。

于是他的筹码就流水般的流向陈天星的抽屉。

“两个小时了,要不要让李大官人上来,估计他也急了”郑雨瞳输的不多,这时候就打岔说道。

“行吧,我倒要见识一下你们港都的李大官人,嗯,我也有短信,是李天杰,让他也上来说说话”陈天星掏出电话,他是将电话调成的静音。

“等会到哪儿去宵夜?”雅各布看理查德的筹码快见底了,就笑呵呵问道。

“是让我请客吗?是我请客咱们去吃夜市摊子”陈天星将小气进行到底。

“你赢了也有三百多万了吧,就请我们吃夜市摊子?”理查德脸色灰灰的表示不满。

“想吃大餐下面就有啊?你们天天吃不腻啊?要经常换换口味才能保持对吃食的新鲜感,那样就能将每一餐当做一种享受”陈天星说辞很多。

“你这说辞倒是一套一套的,今晚就是吃宵夜也吃死你”理查德不在乎一两百万的,但这输的扎心啊?

“反正是吃宵夜,今晚我找人来请”陈天星眼珠一转又想省钱,这不郑雨瞳将李大官人给提溜过来了吗?过来干嘛的?为自己的外甥赔罪的还有为自己的儿子谢恩的,请顿宵夜不是应该的?

不一会外面的保镖进来报告说有人上来了。

“进来几个就行了,咱们这儿地方小,有个叫李天杰的你们也请进来啊”陈天星看着这四五十平米的套房客厅睁眼说瞎话。

于是李大官人带着他的小儿子李中凯,小李先生带着女公子李思彤,郭大先生带着郭华,还有李天杰居然带着王靖雯进来了。

“你们先坐,等我们这一局结束,我可听牌了”陈天星也不起身,把自己当做这宾馆客房的主人招呼道。

一众人面面相觑,这可是港都四大家族齐聚,这个少年就这么咋咋呼呼的大大咧咧的?

不过几大家主都是非常之人,心里不满也看不出来,倒是李天杰过来看看他的牌面,说道“你这牌听的不错”

“那是,这一局咱们就结束战斗,抽支烟,各位先抽烟”陈天星就侧身给众人散烟,连李思彤这个女公子也扔一根过去,王靖雯倒是很恭敬的站着,陈天星散烟冒过了她。

“我也听了,别说大话”理查德也点根陈天星递过来的骆驼香烟,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看看你的筹码,不到五万了?这把就掏干你”陈天星很自信。

“这一把说不定我能胡个大胡”理查德也自信满满。

然并卵,这一局还是理查德放了个炮,陈天星胡牌。

“算账算账,我说了你们是来送钱你们还不信,下次教你们锄大地”陈天星就得意洋洋。

“给”理查德气冲冲的将支票拍在桌子上,两百万美金输的干干净净,然后急匆匆的去卫生间,这给憋了两个小时没放水。

陈天星收好支票起身“阿狗,你来给这两位算账”

“不会少你的”郑雨瞳输的不多,不到一百万。

“各位怠慢了啊,来,请坐,请坐,喝水喝水,郑老爷子,你这客房里怎么连茶叶也放点好的啊?袋装的也好意思放”陈天星拎着客房里的开水壶来给众人倒水,还埋怨郑雨瞳。

“十七先生客气了”李大官人带着黑框眼镜,头顶已经秃了三分之一了,接过纸杯倒的白开水客套说道。

“本来到港都来,小子我应该去拜访各位的,但我这不是被郑老爷子拖着打麻将吗?各位的来意我明白,这几位公子受了惊吓,但救他们的是华夏有关部门,你们要道谢也找错了人”陈天星给一边倒水一边解释,只是理由牵强的令人尴尬。

“没有十七先生,犬子这次劫难怕是难逃,我们来谢谢十七先生是应该的”李大官人客气说道。

“你们几位喝不喝白开水?”陈天星安排三个家主坐下,几个公子就站着,但还是客套问一下。

“十七先生救了我们,您虽不在意,但我们给您倒茶谢恩还是应该的”李二公子说道,但语气有些耐人琢磨。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强大的华夏,根本就没人去救你们,哪怕你们再有钱,那是跟一个国家近乎开战,个人的勇武根本不够看”陈天星拖过一把椅子过来坐下说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