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十九楼,我碰到知己了!

小说: 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 漫雨 更新时间:2015-01-22 02:26:42 字数:2161 阅读进度:1209/2737

人的心底,有两方区域:一方善良区域,遇到真xìng情,自动会打开;一方戒备区域,遇到假恶丑,即刻拉jǐng报,所谓因果,不过是场互动,有因必有果,而有果,很多时候,我们都忘记了当初的原因,这是人xìng最善忘的一面,也是最丑陋的一面,只记得现在对方给予自己的这份‘窘迫’,却忘记当初,自己施加予对方的那份痛楚,。

此时此刻的华美,便是这种心态,她忘记了在华夏自己曾痛下杀手,差一点就要了眼前这个男人的xìng命,反而,在此时,满眼愤怒的望着对方。

“不要用这般歹毒的目光,看着我,你不该对我有恨,即便恨,也应该是我对你的一种宣泄字眼,无论是EO,末世卡门,还是你舅舅执掌的广德集团,你自己回忆一下,他们所给予我的是什么,而这个媒介点,又是谁呢,华总,己所不yù勿施于人,这句话,你不会沒听说过吧,你做了,那我也‘做’,你说呢。”

在说这话时,原本抡起对方一条美腿的肖胜,不断的深处探去,粗糙的手心,每前进一分,华美的身体便颤抖数下,妖娆的脸颊,变得亦有些扭曲,紧咬着嘴角的她,猛然想要推开肖胜,却被对方抵得更紧,。

“你很喜欢布娃娃吗,童心未泯吗,一个有着自己信仰的女人,而且信仰的还是上帝,。”说到这,肖胜鼻尖细嗅着对方的幽香,半眯着眼睛,继续说道:

“我想根据教义,婚前是不能发生xìng、关系的是吗,哥今晚要是给你开苞的话,你会怎么样。”

“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

“喜欢你这种狠劲,让我有征服感,你若真的如同,你表现出的那般浪、荡的话,说不定我还不敢出手呢,拉出來怕丢人,万一伸不到底,我就臭大了,。”

“够了,我说过了,你赢了,不用在搬出你的筹码,说出你的目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还是美shao妇呢,妹子,我想你能感觉到,我本身对你的冲动,说实话,我真舍不得。”说完肖胜凑到了对方嘴角处,侧过头的华美,显得很是厌恶。

“大蒜味是吗,沒办法,这几天被你们追的只能吃这些东西了。”听到这话,华美猛然扭头,此时的她与肖胜的鼻尖紧挨着。

“这么多天,一直进行活动的是你们,不是,。”

“我们也是jīng英啊,你看不起我啊。”刹那间,华美终于顿悟了,对方最大的筹码,不是他手握了自己的贞cāo和xìng命,而是他们真正的杀手锏,。

“知道我來干什么了吗,库班,川下浩二这两个王八羔子,一直缩在龟壳内,不好动手,所以,。”就在肖胜说完这句话时,脸sè突然变得寒意浓郁起來,紧皱着眉头,瞥向后面,凑到了华美耳边的他,轻声道:

“看來今晚,想要一染芳体的,不止一个人,有句话怎么说來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十九楼,我碰到知己了。”在肖胜说这话时,果断松开对方被自己抡起的美腿,伸手迅速的扯下原本整齐叠放在托架上的浴巾,动作麻利的紧裹着华美那妖娆万分的身体,在这期间,华美在肖胜眼中,看不到一丝的贪婪之sè,。

伸手拉开浴头的阀门,微微张合嘴角的肖胜,轻声嘀咕道:

“平常怎么洗澡,现在就怎么來。”在说完这句话之际,肖胜果断的从包里把事先准备好的毒针以及推助器那了出來,小心翼翼的安置在浴池门边,一旦对方猛然拉开房门,便会触动这个发shè器,。

扬手摊开另外一个浴巾,在透过玻璃缝看到那道直接透过窗口,翻阅而知的黑影时,侧过身的肖胜,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示意对方按照刚才自己的姿势,撑在半空中,此时,表情极为为难的华美,紧拉着浴巾口,看到这一切的肖胜无奈的摇了摇头。

双手直接托起对方,使其横立在半空中之中,示意对方利用双手和双脚发力,撑住身子的肖胜,单手按住实墙,嘴角咬着浴巾,整个浑然发力,不但依靠着脊背承担着华美身体的重量,单手还有摊开浴巾,时不时抖动几分,让人透过模糊的磨砂玻璃墙看起來,有人在扯着浴巾,不断开启的热水,使得玻璃上更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蒸汽,嘴角咬着浴巾的一边一头的肖胜,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抖动着,使得这个戏份更加的逼真,。

傲人的酥、rǔ,近乎盯着屋顶的照明灯,近在咫尺的炙热,再加上姿势的憋屈,使得华美甚是难受,侧过头微微看向用整个人脊背撑起自己重量的肖胜,若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出手的话,对方绝对毙命。

原本戴在手脖上的镯子,突然被其按出一根尖针,紧咬着嘴角的她,努力的抑制着身子的颤抖,双眸毒辣的瞥向背朝自己的肖胜,在她看來只要这边发生大动静,外面的约翰肯定有所察觉,只要自己刺下去,就肯定能达到效果,那么短的距离,约翰是有机会,制服玻璃门外的那道黑影,。

举起的玉手,迟迟未曾刺下,按理说,在被眼前这个汉子轻薄之后,在时机如此有利于自己的情况下,应该果断出手,可不知为什么,当他细心的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躯体,并双手托起來,且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自己前面之际,内心说不颤抖,那绝对是假的。

这是一种信任,一种对敌手的信任,眼前的一切情况,他不是分析不到,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这番做,他完全可以把自己推出去,以此吸引那道黑影的注意力,他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本就是煽风点火,驱赶着库班和川下浩二走出这家酒店,若是把事情闹大,他同样可以利用这些,完成自己的任务,。

高举的白臂缓缓的落下,诱红的唇角被齿缝松开,在缓缓放下的那一刻,长出一口气的华美,如释重负般撑着自己的身子,也许错过了这次机会,自己真的很难再伤害到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