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2章 目的性和选择性

小说: 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 漫雨 更新时间:2015-01-22 02:33:01 字数:2199 阅读进度:2118/2737

一艘巡航舰的归港,并未引起多大的影响。特别是所停靠的港口又是军事港口,但小心谨慎的霍姆斯,还是以执行特殊任务为由,让整艘舰艇内的士兵以及士官在未来数些时日内,不得与外界联系。以防托雷通过一些渠道得知如今军部已经与肖胜等人的合作。

当然这样做,也是为了下一步的行动,提供一定的隐密性!

单就肖胜现在所掌握的资料来看,隐忍与托雷合作的基因实验室,很有可能就建立在临海的那两家工厂底部。

反正现在即使出门,也有扯不完的事条,还不如就以舰艇的船舱为临时指挥部,在确定下一步计划如何进行前,最起码几人的日常生活将不受外来人影响。

拉着老脸,去了趟巡航舰内所谓的禁闭室。看到在房间内‘闭门思过’的蛋蛋,在见到自己时,丝毫没有悔改之意,气不打一处来的肖大官人,在归去的途中,脸色阴沉不已。

“我说蛋蛋,你得饥?渴到啥程度吧?刚才接你之前,我还特地去看了下,那名所谓的通讯员,泥煤的,除了屁股跟锅盖似得,那大腿壮的跟象蹄似得,你咋就这么饥不择食呢?你说你犯私人错误,你的品味也不能低至到无底线吧?有这,还不如去厨房要二斤牛肉,肉丝还粗,快?感也不弱啊?”

听到自家班长的训斥,一脸委屈表情的弹头,在沿途中不敢说什么。时刻留意着走廊上的监视器,生怕自己的解释被舰艇上的技术人员捕捉到。直至两人暂且回到肖胜所下榻的房间后,在检查了下船舱内确无异常后,这厮才道出苦水。

“头,你觉得像我蛋蛋跟了你这么多年,难道就只有这么一丁点的定性?还是我属那种重口味的汉子?”乍一听弹头这话,肖胜就觉得他这样做,肯定有深意。未等他问出口,弹头就犹如怨妇般叽里呱啦的解释道:

“咱暂以这里为临时指挥部,很多通讯都需借用他们的信号传输终端传出去。现在咱给霍姆斯那老家伙,正处在蜜月期,啥事都好说,万一有一天他过河拆桥了呢?

头,对于一名职业程序员来讲,通过信号传出所留下的痕迹,就能侵入对方的主控系统,斥候这厮没少靠这屡立奇功。他可以这样,难道偌大的摩纳哥就没有?

再说了,咱们现在主内,外面的事情是不是需要龙玖他们去张罗,你需要和他们联系吧?龙组在欧的事情是个公开的秘密,可这么多年,他们找到源头了吗?万一通过这些信号的传出,调查出了龙玖的存在,是不是因小失大了?”

经弹头这么一解释,肖胜顿时会意了其深意。再联想到斥候把巡航舰多数通讯员都叫到了他的房间,以学术交流为由牵制住对方,弹头这一猥、琐之举,就有了清晰的概念。

把大批骨干通讯员以交流的借口,全都把目光聚焦在斥候自己身上,所剩下的那些再有为人处事圆滑的弹头去接近,以他的官方资料来看,这厮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流、氓’,继而,无论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显得突兀。最坏的结果,就像现在这样被人抓了个现形,顶多也就是紧闭……

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两人要比肖胜本人想的要远,想的要彻底……

“搞定没?”这才是肖胜现在想要刨根到底的问题。咱别人也被抓了,名声也臭了,到时候事情也没搞定,那就得不偿失了。

“没有……”当弹头一脸憋屈的说出这番话时,肖胜顿时‘雷霆大怒’,拍案而起刚准备指着他的鼻子在那臭骂,弹头瞬间转变了表情,笑呵呵的继续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头,你竟然对我的能力这么不信任?再怎么说,我也是跟了你这么久的老人了,我就用你教我的把妹技巧,三两下就迷惑了那名中年大婶,要不是有人眼红,提前给上面打了招呼,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你还真准备‘囫囵吞枣’,啥都咽得下去?”就在两人胡侃之际,隔壁房间内传来了人群离开的声响,拉开房门的两人,看到刚刚在斥候房间聆听教导的数些通讯员纷纷出门。

与他们走了个对头,还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待到两人窜进斥候房间时,这厮正弯腰检查着刚才几人所坐的位置,是否‘留下点’什么!

“煤的,自打深陷虎穴,我特么的就浑身不舒服。感觉看谁都跟间谍似得。人家放个屁,打个嗝,我都得反复推敲,这是不是他们之间所用的暗号。一场学术xj流,搞得跟深入敌后打入敌人内部似得……”待到三人又把整个房间检查了一遍,确定无疑后,才敢安稳的坐在那里闲聊打屁……

指尖‘啪啪’的键盘上敲打着,边说边忙着自己防御网部署的斥候,表情显得很是浓重,没有打扰这厮工作的肖胜和弹头两人,仅仅是笑了几声,便凑到了这厮的身边,看他指尖如飞般在电脑上操作,特别是在看到xx系统已经启用后,两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那些个聆听了斥候教导的通讯员,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而是先是到霍姆斯这里汇报了一番。

为首的霍姆斯,在看到众人那颇显兴奋的表情以及措词中,不难发现斥候对于他们的帮助不是一丁点。欣慰的同时,又倍显忧虑,把这么一群猛禽放在军舰内,会不会有引狼入室的可能?

等到众技术性人员退出房间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霍姆斯,才开口对身边的拉姆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首长,我觉得像这类有着华夏鲜明特色和背景的人,还是以合作为主。至于你所担忧的那些事,在我看来是不成立的。单就从军事发展而言,华夏已经远超我们太多,他们来摩的目的,所针对的并不是我们,而是以托雷为首的教廷以及其背后所延伸的隐忍。

万一咱们的手段一旦过激了,那他们会比教廷更让人头疼……”听到这话的霍姆斯思量了少许,重重的点了点头,显然他已经接纳了拉姆的意见。